xomuw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伊塔之柱笔趣-第二百零六章 艾爾帕欣上空的火焰 VII-utgel

伊塔之柱
小說推薦伊塔之柱
方鸻轻轻放下操控手套。当猎龙人眼中闪烁着暗红色光芒将长刀从那台残缺不全的构装体身上拔出来的时候,后者微微颤抖起来,躯壳下发出细微的、犹如玻璃破碎一般的、令人牙酸的尖锐的声音。
方鸻在距离这些残骸不远处站定。昏暗的光线之下,他并不是第一次近距离打量这些形如来自深渊之下的‘生物’——魇炉——残缺不全的躯壳上覆盖着漆黑的金属,犹如触须一样沿着骨架生长,层层覆裹,其间偶尔流露出一丝暗红色的光芒,但转瞬即逝,仿佛仍有魔法的力量流淌在这具躯壳之下。
这东西的审美仿佛迥异于这个世界的风格,或者说,它本就不应当属于这个世界。
这东西与他手上的猎龙人似乎有着某种似是而非的相近关系,而对于两者的来历他其实隐隐有些猜测,只是一时并不能得到肯定的答案罢了。
三两具这些东西的尸骸骨横七竖八地倒在船舱之中,在他面前的这一台,倾斜地靠在舱壁之上,头颅上裂开来一道黑洞洞的口子,从中显露出一枚灰白的宝石——与安插在猎龙人头盔之下的如出一辙。
方鸻将手放在那冰冷的宝石之上,隔着手套厚厚的织料似乎也能感受到一丝寒意,但他很快收回了手,正如他在其他船上所检查过的那些东西一样,在这里也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收获。
他这才直起身来,默默四下看了一眼,意识到自己并不能在这里伫足太久。
花都兵王
但正是这个时候,方鸻脚下的甲板猛然一晃,原本稳固的船体好像忽然之间战栗起来,犹如一头扎入了某个乱流带之中一样。但影人巨大的主力舰很难受到云海之中乱流的影响,何况这里是战场的正中央,受选召者一方舰队的阻拦,它们一直没有移动过。
他微微一怔,下意识将目光投向另一个方向,那里的舱壁在先前的战斗之中开了一个口子,云海之上的风正呼呼从那个地方倒灌进来。从那里看出去,目光越过战场上弥漫的硝烟,一团耀眼的光华正从远处天边绽开。
茅山正法
犹如一轮明亮的太阳,正从云层之中冉冉升起,灼目的光彩,刺得人眼中生疼。方鸻忽然意识到什么,将手支在舱壁之上,一道半透明的云浪横扫而至,撞在了船舷之上,在猛烈的摇晃之中,杂物间内的零散物件几乎滚落了一地。
但方鸻浑然未觉,接二连三的闪光已点亮了云海,让一下子记起了那里是什么——影人庞大的舰队正在转向,它们显然已经察觉到地面之上战局的变化——只是那个方向上……
那个方向是杰弗利特红衣队的舰队。
参与这场战争的双方似乎皆在这一刻意识到了大战尾声的到来,杰弗利特的火枪手们毅然决然地将最后的筹码堆上了牌桌,他们正不顾一切地发起冲击。
意图迟滞这支庞大舰队的行动——
天錯之合
方鸻心中一时间有些微小的感触,那明灭的光焰,在他眼中正犹如一条安静流淌的河流,河面的闪光,不过折射出两个世界悠长的历史。而一些众所周知的东西,始终贯穿着人们的认知,有潜藏于人心之内的幽暗,但也有值得讴歌的高尚。
犹如傲慢与偏见,野心与贪婪,但也有美好、善意,与不顾一切的勇敢。
他再一次松开手,并试图维持平衡,脚下的倾斜并未恢复原状,反而进一步加剧了。船舱之内一切物件都微微战栗起来,发出蜂鸣的声音,一些未固定好的架子正缓慢地滑向另一侧,四周传来一些杂响,那些声音仿佛是从其他的舱室之内从四面八方涌过来。
是沉闷的,迟缓的脚步声,方鸻对那些调子十分熟悉——正是魇炉们笨拙的脚步声,起码有十数台,甚至更多的魇炉构装正在靠过来。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是暴露了,但听起来那些脚步声并不是每一个都是向着这个方向而来的,而有一些甚至正在逐渐远去。
接着是两三声低沉的爆炸声,轰鸣产生的冲击波似乎顺着船体传导,一直延伸至这个方向。方鸻心中微微一怔,忽然之间反应过来什么,这个地方距离核心舱已经不远,那说不定是红叶他们那边弄出来的动静。
想通了这一点,他立刻从领口之下扯出挂在项链坠子处的通讯水晶,但才刚拽出水晶,那幽暗的坠子之上已经染上了一层闪烁的红光。
方鸻马上将大拇指按上水晶,只感到水晶表面微微有些发烫,但里面传来的并不是红叶的声音——而是卡卡的搭档,那个似乎是叫做‘六影’的少女急促的声音:
“艾德团长,它们发现我们了……”
“我来不及说了,小心……”
他改變了羅馬
那个声音忽然戛然而止,水晶之上的红光也一下子收回了幽黯的表面之下。方鸻看着那水晶微微一怔,在他印象当中红叶与那个夜莺小姐皆不是在危急关头会大失分寸的人,她们一个是橡木骑士团培养的精英,一个来自于杰弗利特红衣队的后备旅团,不至于会因为一点小事而大惊小怪。
但对方的语气,听起来却像是遇上了什么可怕的状况一样。
他握着水晶踌躇了片刻,红叶那边看来如同想象之中一样遇上了麻烦,只是他现在是应当前去搭救,还是干脆一个人执行B计划?
虽然听红叶的口气,似乎是要让他逃离,可他一个人在没有掩护的情况下又怎么能入侵魔导舱?
方鸻犹豫了片刻,几乎是无意识地从身后取下发条妖精,还是打算尝试一下第一个可能性。只是他才刚刚作出这个动作,还未来得及踏出第一步,忽然之间一阵冰冷的刺痛感便已从脑海之中产生。
那就像是一记重锤砸在了他的脑门之上,剧烈的疼痛几乎让他当即惨叫一声,手中的发条妖精也再握不住‘砰’一声掉在地上,骨碌碌滚出老远。
他在那一刹那之间便已感到失去了对于身体的控制,仿佛坠入了一个无穷无尽的黑暗空间之中,他再也感受不到除了自己的思维之外的任何事物,而只有一个冰冷的、如同雷鸣一样的声音刻入他的思绪之中:
“止步,小家伙。”
方鸻一下子跪倒在地上,瞳孔不由自主地放大,脸色一时间也变得煞白无比,犹如死人一样。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了好几秒钟,他才逐渐回过神来,血色渐渐又重新回到了脸上。过了好一阵子,他才张开口,正如同从一个恐怖的梦魇之中的苏醒过来,虽然只有短短片刻,但已浑身为冷汗所浸透,犹如从水中捞出来一样。
那是什么?
那个声音的主人又是谁?
方鸻喘息着转动着有些僵化的脑子,那突如其来的晕眩似乎如同海啸一样摧毁了他的思考能力,他总觉得自己今天状态有些不大对劲。
可那个声音显得如此陌生,既不是他所熟悉的身边的每一个人,也不是来自那些他曾经直面过的最可怕的敌人,托拉戈托斯,尼可波拉斯,那些诸多的邪神,甚至是流浪者。
那是一个略显中性的,偏冷漠的声音,他脑子里嗡嗡作响,一时之间竟然回忆不起先前的细节。
……
白雪眸子里闪烁的银光逐渐暗淡了下来。
在那儿,天边所折射的火光渐渐消失了,通讯频道之中大部分的声音正逐渐显得静默,犹如忽然之间缺失了一块什么。
杰弗利特的红衣火枪手退出了战斗,随着最后一片云层散去,并将火焰隐没在硝烟之下,那支曾经存在的舰队,已经将他们最后的意志折射在了这个战场之上。
但那并不是唯一在这战场之上拼尽全力的人,战场之上的如同阴影一样展开的庞然大物正在缓缓转向,犹如一头正在挣脱牢笼的巨兽。
所束缚它的链条正一条条断裂,闪烁的银帆,与来自云层港上空赤红如火的血帆,正逐渐交织在一切,但也已渐渐为黑色的潮水所吞没了。
綜熊孩子拯救世界 雀鳴
虽然那些人曾经有过冲突,与种种的意见不合。
但至少在这一刻,他们都忠实地贯彻执行了那个最后的命令。
少女骑士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太多意外的表情,她只平静地回过头去,向自己的传令官询问:“地面上还有多久能结束战斗?”
但她并没有得到回答,立在那里的是一个略显拘谨的原住民。
对方是临时从下层选拔上来顶替的士官,因为原本的骨干们已经分散到了其他船上,已补充在这场战斗之中的损耗。
光染,甚至伊格纳茨也早已离开,登上了不同的浮空战舰,成为了临时指挥者,他们并不是经验丰富的舰长,但不得不站出来独当一面。
舰队与舰队之间的联系已经被切断了,舰队与地面也是一样。
那个原住民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看着她,年轻的脸上沾满了火灰之色,开裂的嘴唇微微嗫嚅着,但却无法给出一个有用的答复来。
“……地面上,已经攻入艾尔帕欣城内了……白雪小姐,我们或许随时都有可能胜利……”
“但是……”
也随时都有可能失败。
白雪将手放在船舷之上,目光注视着灰白色的地平线,那道由选召者所构成的洪流已经涌入了艾尔帕欣之内,火光正沿着这座立体的城市逐层向上,占据每一个街区。
但影人的舰队并未停止动作,这意味着胜利还远未有到来。
它有可能就在下一刻奇迹般的降临,但也有可能永远不至。
她转过身去,语气轻描淡写:
“接下来轮到我们了。”
“什么?”
那个年轻的传令官微微一怔。
但白雪并未就此作答,杰弗利特红衣队已经交出了答卷,而他们的战斗可能已无意义,但这场战斗到了这个时候,本身就已经不是意义可以修饰的。
要么生,要么死,对于北境来说,命运从未有一刻如此清晰。
……
在手中通讯水晶的光芒暗下去的那一刹那。
在那一瞬间六影便已经想好了一切,她决然地转过身去,一把将面前的舞霞推了出去。
她毕竟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战职者,虽然夜莺是比不上那些以力量为傲的粗鲁的战士们,但面对一个体格羸弱的炼金术士,还是绰绰有余。
她看着那个月尘的年轻人直接横飞了出去,狼狈地滚落入对面的舱室之中,手中还死死抱着那个包裹,才忍不住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再一次回过身。
她手中握住了匕首,那对漆黑的刀刃还是她从杰弗利特红衣队的某次比赛之上赢回来的战利品,那是她加入这个精英团队的契机。
也是她自踏入这个世界以来,最光辉的一刻。
她曾经希望自己可以成为那些传说之中的存在一样,藉由杰弗利特红衣队作为阶梯,并最终登上那赋予了最高荣耀的行列,让她身边的那些人从此对自己刮目相看。
但事与愿违,上面给她安排了一个有些不那么靠谱的搭档——虽然对方在这个小圈子里还算有些名气,但他们几次执行任务,皆或多或少因为无厘头的原因而总会出现一些状况。
六影一贯将这里面的原因归结为因为自己搭档总是那么的不靠谱,她虽然几次向上面提出要求,但每一次都毫无意外地被驳回了回来。
这不止一次让她恨得牙痒痒——只是在转过身的这一刻,她却意外地再一次想起了对方——她忍不住去想,要是自己在这个时候也学对方一样来两句不以为然的台词,一定会显得十分帅气罢?
只可惜面对那席卷而来的阴影,她发现自己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可恶……”
六影咬着牙想到。
那怪物悬浮在半空之中,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他们,它半透明的手已经穿过了红叶的身体,让那位工匠小姐像是失了魂一样跪倒在地上。
对方的魔导构装,像是垃圾一样被丢弃在一旁,那怪物不过是轻轻一挥手,就将那东西化为了一堆零件的状态。
美利堅酋長的幸福生活 爐中火暖你我
她都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等级的产物,对方身上所散发出的冰冷的气息,几乎让她忍不住要低下头去,或者下意识地移开目光,不与对方对视。
那种感觉甚至在她曾经遇上过的那些龙骑士之上,虽然她也清楚,公会之中的龙骑士们在对面他们的时候,几乎不可能尽全力出手。
但不知为何,六影心中就是翻动着这个古怪的念头,对方的实力似乎远远超出她所认知的极限——至少是在这个世界认知的极限。
那团阴影像是黑洞一样向她席卷了过来,她努力克制着自己内心之中的恐惧感,几乎是有些颤抖地举起刀刃来,将其中一把黑刃用力向对方投掷了过去。
然而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那柄漆黑的匕首像是穿过了一面镜面一样,向另一个方向折射了出去,然后扑一声插在了舱壁之上。
少女瞪大了眼睛,下意识想要抽身后退,她明白自己本无胜算,但至少也要为那个月尘的工匠多支撑一点时间。可她身体才刚刚开始虚化,逐渐化为暗影,但忽然之间,又重新恢复了原状。
她感到自身似乎被拉入了一个迥异的空间之中,这个时空之中既不存在元素,也不存在光与影的概念,四周是无穷无尽的虚空,仿佛是一个自然而然的念头从她脑海之中浮现——
灰烬。
然后一切的意识皆从她身体之中剥离,整个世界在她的目光之中逐渐坍塌,最后化为一片漆黑。
而同一时刻,在船舱的另一边舞霞事实上并没有看到夜莺小姐被阴影吞没的全过程。
毕竟对于选召者来说,生与死不过只是一个概念而已。他出身于月尘这样的顶尖公会,具备着起码的战斗素养,在他被推飞出去的一刹那,他就已经反应过来自己要干什么。
他死死地抱着手中的包裹,在撞上甲板的那刹那顺势向前滚了出去,他尽力缩成一团以减少自身所受的冲击,但还是撞了个七荤八素。
然后他来不及检查自己的状况,在停下来的那一刹那便昏昏沉沉的爬了起来,甚至来不及分辨方向,便抱着包裹飞奔了出去。
他并不清楚魔导舱究竟在什么方向,但从之前得出的情报来看已经相当接近,而且眼下也来不及顾虑其他,总而言之先逃离那可怕的怪物才是正经。
舞霞自问自己并不是一个时常为幸运眷顾的人,但这一次命运似乎罕见地钟情于自己,他不但在第一时间找准了逃生之路,没有昏昏沉沉地跑反了方向。并且身后那可怕的怪物,也不知道是为六影拖住了脚步,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总而言之第一时间并没有继续追上来。
然而幸运只是一时的,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其实并未脱离险境,很快四周便回响起了一片沉重的脚步声——那个声音他十分熟悉,是影人们的魇炉构装。
自己虽然才脱离虎口,但似乎又闯入狼穴之中,之前因为过于紧张,让他似乎忘记了这档子事情——这船上可不只有先前那个可怕的怪物,还有到处正在搜寻他们下落的魇炉构装。
舞霞当即一个急停,试图在自己陷入重围包围之前找出一条生路,眼下红叶小姐与六影小姐多半已经凶多吉少,留下他一个非战斗职业者,不要说面对魇炉构装,就是船上那些没什么战斗力的影人他也未必打得过。
但他还是反应得稍微慢了一点,当他停下脚步的那一刻,前方已经闪过两道红光,舞霞几乎是福至心灵一样下意识向后一缩,两声枪响带着两发旋转的铅弹从他之前所站立的位置呼啸而过。
铅弹击中不远处的货架,在轰鸣之中掀起两团烟雾来。舞霞大声咳嗽了两声,但背后已是一片冷汗,他心念急转,马上转身向另一个方向夺路而逃。只是还未来得及踏出脚步,便看到那个方向也浮现出一团火光,与其背后所勾勒出的构装体高大的轮廓。
“完蛋。”
舞霞只感到嘴巴发苦,他之前还一腔热血以为自己可以担当起重任,至少不辜负两位女士的牺牲,但没想到转眼之间便已闯入罗网之中。
他将手伸进包裹之中,将手握住其中一只火巨灵,虽然任务失败,但至少与这些怪物同归于尽的决心他还是有的。
只是舞霞还没来得及输入指令引爆手中的火巨灵,忽然之前面前那台高大的构装体一个箭步从他身边掠过,手中刀光一闪,乌黑的光芒从另一个方向的两台魇炉构装之间斜斜切过。
在他震惊的目光之中,那两台魇炉构装眼中闪烁的红光微微一黯,随即身首分离,缓缓向后倒了下去。
随后一个熟悉的影子才从雾气之中钻了出来,来到他的面前,舞霞认得对方,那正是他们这次行动的策划者,与指挥者,那个被称之为梵里克的龙之炼金术士的少年。
只是对方的状况让他有些意外,虽然对方看起来也没受什么伤,但脸色却苍白得可怕,几乎好像是传说之中的吸血鬼一样,脸上看不到一点血色。
对方好像在短短这一小会时间内生了一场罕见的大病一样,不但脸色奇差无比,而且额头上全是汗水,柔软的黑发也濡湿了紧贴在大理石一样惨白的额头上。
对方几乎无法站稳,要依靠着支撑着舱壁才能站在面前,只抬起头用有些幽幽然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竟然发不出一个字的音节来。
“艾德?你没事吧……”
舞霞被方鸻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给吓了一大跳,几乎忘了眼下的境况,忍不住下意识开口问道。
但方鸻只虚弱地摇了摇头,对对方摆了一下手势,他虚弱到近乎说不话来,但还是可以用目光让对方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含义:
“我没事……”
“这里交给我来断后,你去完成应该完成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