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c0a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御用兵王 ptt-第6041章萬紅是個名字展示-jpmj2

御用兵王
小說推薦御用兵王
他和无相至尊剑的器灵相识这么多年,如今无相至尊剑被陈阳得到了。
他就要和无相至尊剑的器灵分开了。
这片天地的仙力这么稀薄,仙府要几百年才能开一次。
要是这一次还找不到合适的继承人,他以后都得一个人待着。
连个说话斗嘴的人都没有。
反正这家伙也得了主人的无相至尊剑,还领悟了主人独有的剑招中的剑气。
这能帮助他闯过那一关,说不定他还真的得到主人的传承。
到时候就不用和无相至尊剑分开了。
陈阳一直好奇华岐大陆以外的世界是怎么样的,想去看看也不知道怎么去。
上次在历练之地有机会过去,他又怕找不到回华岐大陆的方法。
这边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处理好,老婆还没找到。
他当初追着火神真人过来的时候,好像遇到了空间乱流。
他不知道嫣然是不是被火神真人带到了华岐大陆。
以前他修为低,怕那火神真人背后有势力,不敢闹出动静寻找嫣然的下落。
他现在的修为在华岐大陆已经算不错,原本计划修为达到大乙仙就着手寻找嫣然的下落。
却因为虎啸宗遭遇变故之后,导致石逢春受伤,他一直在操心救治石逢春的事情,耽搁了很多时间。
師妹養成記錄
如今知道仙府有传送阵,陈阳想要夺得仙府的想法就更强了。
盜墓太子妃
“嘿,我说,小伙子啊,先收起你眼里的精光吧!那石壁就快撑不住了。”
陈阳回过神一看,对面的石壁已经开始有了大片的裂缝,顶多还能再撑住两次攻击。
仙府器灵率先远远的退到一角。
陈阳也想跟上去,却被器灵的话打断了。
“看在万红了你的份儿上,我再好心给你提个醒儿。这罡风洞以你如今的修为虽然没办法进去。
但是离远一些淬炼一下肉身还是可以的。”要是换了别人,他才不会多这个嘴。
一切都是看在万花的份儿上。
他这是在照顾万花,应该不算背叛主人吧?
“咔嚓!”
对面的石壁终于熬不过罡风的攻
击,被完全击碎。
大地魔騎 夢狂風
石块哗啦啦的掉落。
一阵阵罡风朝外面扑出来。
陈阳站的位置本来就正对着罡风洞,看到这罡风的气势。
他完全不是对手,赶紧追着仙府器灵的方向去。
“万红是什么东西?还有啊,我根本就不会炼体的功法,你让我留在那里让罡风炼体,还不如直接要了我的小命呢!”
炼体不光是去接受各种摧残就行,还得有心法辅助。
除非你有逆天的天材地宝,能让你碎成渣都能活下来,不然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罡风洞远处正前方的石壁,好像经过了特殊处理,那罡风在跟石壁接触的一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跟之前那院子里的阵法倒是有点相似。
“万红才不是个东西!”仙府器灵好似有点生气。
随即又觉得自己说得不妥,“呸呸呸!万红是一个名字!无相至尊剑的器灵的名字!
你如今是它的主人,怎么能连人家的名字你都不知道!”
看仙府器灵无语的样子,陈阳也表示很无奈啊。
“前辈啊,它如今都还没醒过来,刚才你们也没告诉过我,我上哪儿知道去啊!”
仙府器灵也才想起这一点,“哼!你也没问!”有点尴尬。
“不过这么霸气的一柄剑,怎么器灵叫这名字啊?”
“说你笨,还不见你承认!无相至尊剑,什么叫无相?无形无相!
无相至尊剑本来就没有具体形态,而相由心生,你看到的是主人心中的剑的样子。
它本就可以幻化成世间万物的形态。生成的剑灵又是女相,女人多爱花,主人就给她取了万花这个名字。”
……陈阳不想理这仙府器灵。
他是知道这无相至尊剑名字的来历,可他怎么知道无相至尊剑和“万花”这个名字之间,还有这么多联系。
她要是叫个“万象”或者“万相”之类的,他倒是一下子就能想明白。
“嘿嘿,前辈,你主人修炼过炼体功法?”
“哼!就知道你小子打着主意呢!”
“这不是前辈你先提起的嘛,嘿嘿……”
仙府器灵抬手朝陈阳的额头一点,一段上古文字便出现在了他的神识之中。
陈阳心中一喜,他就知道这仙府器灵不会无缘无故的叫他炼体。
得了人家的好处,赶忙朝仙府器灵道谢:“多谢前辈!”
“谢不谢的都不重要,你以后得对万红好一点。”
陈阳有些不习惯仙府器灵这语气,整得跟托付自己家大闺女给女婿似的。
“你就放心吧!”他又不是傻子,这么顶级的武器,到谁手里都会爱惜。
“还不快去,这次开放仙府可没有具体时间,要是被谁先得了仙府令牌,大家都得被传送出去。”
“按你这么说,我不是应该先去找仙府令牌吗?”
只要拿到仙府令牌,整个仙府都是他的,想什么时候来炼体不行?
“那也得你能走出这里才行啊!笨死了!要不是看在万红的面子上……”
“得得得,前辈,你老人家先打住,我去,我这就去!”
陈阳不想听他再继续碎碎念。
“去吧,我先去看看其他人。”器灵说完就突然消失了。
如果夏櫻不快樂 奈奈
陈阳突然反应过来忘记问他要怎么离开这里了。
“不管了,先试试炼体术再说。”
陈阳试着走向离罡风洞最远的位置,刚刚站定,就有一道气刃袭来。
他赶紧心神归一,运转起炼体功法。
因为是第一次修炼,运转功法也需要自己先将功法熟悉。
“噗!”
一片雪花溅开。
当第一道气刃割在他的身上,他才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莽撞。
那一瞬间,剧烈的疼痛,让他根本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去试运转功法。
他低头看了一眼,被罡风击中的地方在大腿上,差点就是靠近大腿根儿的位置。
要是再偏一点……啧啧,他都替自己后怕!
女作家的愛情冒險 席絹
短暂的走神之后,陈阳干脆原地盘坐在地上。
也不去管又要刮过来的罡风。
全心运转起那炼体的功法来。
就算那一道道的罡风将他的身上割得血肉模糊,他好像全然不知一般,定定的坐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