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jar扣人心弦的小說 漫遊在影視世界討論-第六百八十二章 栽贓小能手閲讀-cslyu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朱由检看了魏忠贤一眼,面露犹豫:“皇嫂,这……”
张嫣说道:“陛下,妾身认为魏忠贤与宝船案有关。”
天降特工:庶女傻後
殿下群臣又是一阵骚动,没想到张嫣把这事儿扯出来了。
“皇嫂,你说魏公事涉宝船案,可有证据?”
“有。”张嫣把手里的折子呈上去。
朱由检看看魏忠贤,稍作沉吟,望殿前侍卫使个眼色。
那人接过张嫣手里的折子送到朱由检手里。
翻看一遍折子内容,朱由检皱着眉头说道:“林三和人证何在?”
张嫣说道:“就在外面候着。”
全能抽獎系統 青春不復返
“宣。”
命令传下去不久,林跃带着一个人从外面走进大殿。
魏忠贤想起一句话——养虎为患。
天才寶寶極品娘親
虽然他一直把林三当成工具利用,但是真走到被工具反将一军的地步,还是有些难以面对,至于跟林三一起上朝的那个人……看到那张脸后感觉像吞了一只苍蝇般难受。
神禦天穹
郭真。
古墓奇兵
超級小道士 老衲不念經
是的,原内官监掌印太监郭真,可是郭真怎么会落在林三手上?
魏忠贤有一种非常不妙的预感。
“林三,现在大殿之上,满朝文武皆在,无需担心魏忠贤加害你。把你调查宝船案所得原原本本说出来,自然会有皇上为你主持公道。”
待林跃见礼毕,被朱由检赐座侧席的张嫣站起身来,面带鼓励说道。
“是。”
林跃答应一声,目光扫过在场大臣:“今年六月,先皇在太液池游玩,没成想新造的宝船竟沉了,先皇不慎落水,自此落下病根,两个月后驾鹤西行。锦衣卫和东厂得先皇命令调查宝船案。七月,内官监掌印太监郭真在金陵楼遭遇伏击不知所踪,同日锦衣卫总旗凌云凯被一名叫周泰的男人重创,锦衣卫南镇抚司百户裴纶前往事发地调查,因裴纶与周泰之同伙殷澄有旧,臣林三受魏忠贤指派,前往监督裴纶办案。”
“侦办此案过程中,臣和裴纶发现郭真同东林党人北斋有联系,便将两个人合在一起调查。随着调查深入,臣发现事情比想象中更复杂,郭真可能牵涉宝船案,他之所以遇伏失踪,很可能是宝船案幕后主使想杀人灭口。”
“后面发生的事进一步证实了臣的猜测,就在东厂郑掌班接手锦衣卫案牍库那天,有人夜袭案牍库,一把火烧了,里面封存的内官监造船文书付之一炬。不过没关系,还有一个北斋可查。”
“再后来臣通过汇总来的情报,知道了沈炼等人的动向,随即前往山东拿人,怎知这时锦衣卫千户陆文昭同其党羽出现,打乱了臣的诱捕计划,恰在这时,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许显纯率大队人马出现,将陆文昭等人杀死,周泰带着北斋跳入黄河,生死不知。”
“本着生见人死见尸的想法,臣在黄河两岸多番走访,发现周泰和北斋存活的可能性是有的。也就在这个时候,魏忠贤命臣停止调查回京述职。臣回京后把周泰可能存活,陆文昭疑似被人灭口的事情上报,请求继续深挖宝船案,结果被魏忠贤发配库房巡检清盘库存。”
“然皇后娘娘圣明,知臣有一颗追求真相的心,便以调臣去坤宁宫当差做掩护,着臣继续暗访宝船案。先皇举办葬礼这段时日,魏忠贤防范之心有所减弱,臣在搜查陆文昭的家时找到一些线索,然后顺藤摸瓜,于顺天府境内一座半荒废院落中找到被其软禁的郭真。”
“据郭真交代,他和陆文昭都是魏忠贤的手下,而宝船案更是魏忠贤一手炮制,目的是行刺先皇,至于后面说郭真与北斋等东林党人私通,臣以为,这都是魏忠贤用来混淆视听,顺便拿来嫁祸不听话的官员,打压异己的连环计。就连锦衣卫案牍库失火,都有可能是魏忠贤自编自导的一场苦肉戏。至于在黄河北岸的战斗,也是魏忠贤知道臣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一旦拿住北斋和周泰,便可以知道真相,他当然不会坐视这种事情发生,于是派陆文昭追杀北斋等人,打乱臣的计划,后面又命许显纯对陆文昭等人格杀勿论,以期杀人灭口。”
说到这里全场鸦雀无声,文臣武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一脸茫然。
宝船案开始的时候是锦衣卫在查,但是才开个头儿就被东厂接手了,而东厂处于魏忠贤的绝对掌控下,外人根本获取不到案情进展信息,现在林跃一口气说了那么多,信息量大到一时间消化不了。
这事儿怎么跟魏忠贤扯上关系了呢?按理说他最不应该行刺先皇的,毕竟他的一切都是先皇给的——部分精明的官员开始怀疑林跃发言的真实性。
“林三,朕想不通魏卿为何要加害皇兄。”
朱由检问出了他们想问又不好问的问题。
“为了皇位。”林跃冷冷地看着魏忠贤:“魏忠贤的对食夫妻客氏乃先皇乳母,正是依靠先皇对乳母的关爱,他才能位极人臣,得今日之势。”
这是众所周知的一件事。
“今年入夏,先皇曾告之懿安皇后,魏忠贤大兴文字狱非先皇所愿,并有意令奉圣夫人客氏搬出皇宫,这件事不知怎么传入客氏耳中。自觉先皇对待二人态度有所转变,他们便加快实施偷梁换柱的阴谋。因先皇没有子嗣,二人暗中挑选怀孕女子送入宫中并安排她们侍寝,假装怀上龙子。先皇卧病在床时,客氏曾进言,一旦怀孕宫女腹中婴儿生产便立为储君,懿安皇后知道后多番劝谏,先皇最终没有同意客氏的提议,此事乾清宫当值宫女和太监都可以作证。陛下登基后,客氏担心事情败露,将那几名怀孕宫女带出宫外谋害,臣以将行凶之人抓获,现在宫外看押。”
此言一出,许多官员想起先秦吕不韦的故事,再联系朱由校这么多年所得子嗣要么胎死母腹,要么离奇夭折,对林跃的话信了七八成。
“你……你……血口喷人。”魏忠贤指着林跃大骂,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小子的嘴如此恶毒,宝船案明明是朱由检做的,弟弟杀哥哥得皇位什么的古来有之,实在不是什么稀罕事,可是到那小子嘴里拐了个弯就成他行刺皇上了,关键是跟搜集怀孕民妇送入宫中的事还勾连上了,两件不挨着的事愣是拼凑成一桩阴谋。
“魏贼,你败坏朝纲,胆大谋逆,人人得而诛之。”林跃扭头看向朱由检,抱拳道:“皇上如果不信,可传客氏上殿与证人对峙。另外被害宫女的尸体也已经找到,现在城外妥善保管,皇上可以派刑部仵作和宫女过去辨认。”
魏忠贤气急败坏,没有想到自己终日打雁却被雁捉了眼,给个小太监阴了。关键是他又不能说出实情,难不成告诉满朝文武,宝船案不是我做的,是当今皇上朱由检做的,关键你得拿出证据呀,然而证据就在那里——郭真,要他指认朱由检可能吗?真要这么做了,那就等于把朱由检逼到懿安皇后一边,转圜余地都没有了。
朱由检看看懿安皇后张嫣,又望望满朝文武,一脸为难,末了叹了口气:“宣客氏。”
凡欲成
前方侍卫唱道:“宣客氏上殿。”
……
十萬個鬼故事 落雪無塵彡
两个时辰后。
今日份的早朝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但是文武官员谁都不敢发牢骚,因为事情闹得太大了。
此时此刻,客氏瘫倒在殿内,脸白的看不到一丝血色。
这是很多人意料之中的事,因为既然懿安皇后敢来乾清宫参人,那就一定掌握了大量证据,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客氏要翻身,难……难如上青天。
死亡宫女-死亡宫女肚子里的孩子-死亡宫女家人的供词-凶手的供词-认识死亡宫女的宫女的证词-再加上懿安皇后的证词。
这些都串联起来指向客氏,她想狡辩都做不到。
“好你个客氏,皇兄念你对他有抚育之恩,对你百般宠信,不曾亏待你一丝一毫,没想到你居心叵测,妄想以偷梁换柱之法窃取大宝,如此恶毒,虽凌迟也难消朕之心头恨,不过念你是个女流,又是皇兄乳母,朕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朱由检一拍龙椅扶手:“来呀,将客氏拉到浣衣局笞死。”
殿外当值侍卫走入殿内,架起山呼“饶命”的客氏往浣衣局的方向走去,满朝文武没一个人敢求情,更让人意外的是魏忠贤的表情没有太大变化。
为什么没有变化呢?是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