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lbx都市言情 漫漫仙路奇葩多 ptt-第1304章 誰是選民?(上)熱推-2pk2c

漫漫仙路奇葩多
小說推薦漫漫仙路奇葩多
牧师同样是十分万能的存在,需要肉盾的时候他们能给自己加持buff顶上去,需要法术输出的时候又能披着重甲炸的对面人仰马翻,更重要的是一个冒险小队会非常需要牧师的治愈能力。
牧师只在控场手段上略差,但由于全身重甲速度和灵活性当然肯定是不能跟修士对比,除此之外各方面的手段都不差。
然而牧师也有最大的软肋,也就是他们的力量来源。
冷雨 寶石貓
失去了神祇的关注,牧师就不可能在使用哪怕再小的一个法术,这样一来,牧师的战斗力就会成断崖式的下降。
他们能近战能抗线的保证就是各色近战法术,不管是给自己加buff,还是伤害敌人的都有,这才能牧师发挥出不俗的前排实力。
而失去施法能力以后,牧师论近战本事肯定不如专业的战士,这点比圣武士还惨。人家圣武士如果破戒堕落了,还会保留下所有作为战士的本事,牧师失去神明赐予的神术,连二流都算不上。
在这个需要拼命的重要关头,怒涛女士收回了她的力量,也难怪那个牧师会心态爆炸。
这么大的动静,本来跟米兰达等人打起来的神殿守卫也看得到,望着在林天赐面前漂浮的‘水晶’圣徽,兵器相交发出的声音快速减少,神殿守卫们不约而同的停手后退,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破碎面具之殘殤女皇
“杀了他们!杀了米兰达!杀了那个渎神者!你们在干什么!还不赶紧动手!”
失去神恩的牧师歇斯底里的喊着,面具后面的眼睛涨的通红,仿佛择人而噬。
但不管是他的牧师同僚,还是神殿守卫都没有敢再次动手,尤其神殿守卫们,互相看了看,纷纷朝向林天赐半跪在地上,等于放弃了抵抗。
跟米兰达一起的士兵们见状也纷纷退开,既然神殿一方不想打,他们当然也不会挑事儿,只有瓦列莉亚不爽的嘀咕了两句,像是没有打痛快。
林天赐多少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他伸手接住落下来的圣徽,之前那粗铁的触感已经消失不见了,摸起来也不像是水晶,就真的像是在摸一团水,几乎软软的不着力。
“他们大概把你当成了怒涛女士的选民吧。”
看现场的这个情况,神殿一方的人要么对林天赐惊恐不已,要么已经放弃抵抗,林天赐虽然不太明白怎么回事,但也只能先摆出一副‘全在我的计划之中’这样的表情,毕竟如果表现的满脸懵逼说不定会让情况恶化。
所以他看到神殿守卫跪下来,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微笑。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笑的啥。
听到赛丽的话,林天赐维持着非常有逼格的画风,用从牙缝里挤出来声音问:
“选民是什么?”
选民是一个神祇教会中最特别的存在,独立于教会的主教体系之外,地位却是整个教会当中的最高点。
选民只有神祇钦点才行,因为选民能够使用所信仰神祇的神力。
这跟牧师们用法术呼唤来的神力不同,前者是能把它召唤过来,控制权依旧在神手里,但选民使用的神力,就是他自己控制。
鉴于神祇所居住的神域跟凡人世界隔着无数的位面,呼唤来的神力都很呆板,无法进行太精细的操作,相当于延迟太高,只能F2A了。
而选民使用神力则不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且在总量和权限上,牧师呼唤来的神力都远低于神祇赐予选民的神力。
更重要的是,选民得到神力以后,随着对神力操控的熟练增加,有一部分神力会变成选民自己的。
左手的旁邊是左手 醉是逍遙
这种情况下,即便神祇收回力量,前选民依旧可以使用神力,如果再走运点能得到神格,点燃神火自己登神的难度要低得多。
正因如此,神祇对于选民的钦点都特别慎重,也不是所有的神都会弄个选民出来,毕竟人心隔肚皮,一个不好很容易坑了自己。
通常来说,选民都是神祇最虔诚的信徒,甚至干脆是神祇留在凡间的血脉,只有信得过的人才能当选。
“要是详细展开这个话题就比较费时间了,你只要知道选民在教会中的地位最高就行。”
这事儿还没完,赛丽很难得的没有科普一大串。
流年默相守 盛夏未央
寶寶發飆:總裁爹地你欠削
西遊世界裏的道士
他们会把林天赐当成选民,是因为那枚圣徽可以吸收怒涛女士的神力,但林天赐真的不是什么选民。
修士对能量的感知还算敏锐,毕竟气感不强也没办法纳气修真,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身上没有多什么神力。
再说,一般这种情况下咸鱼系统就该发来提示,既然它什么提醒都没有,这肯定是个误会。
不过这也不妨碍林天赐利用这个误会。
作为现在全场的焦点,林天赐听了赛丽简短的解释后非常淡定的抬脚朝神殿大门口走去。
速度仅仅只是步行,犹如吃饱了撑的溜溜弯,可没人敢阻拦。
拐個夫君來暖床
挡在最前面的神殿护卫见林天赐过来,自发的左右散开,让出一条宽阔的路。
米兰达和明达提斯也颇为惊讶,不过他们一看这种情况,也非常自然的跟在林天赐后面,仿佛在说:看到没,怒涛女士的选民来了,你们感动吗?
神殿卫士纷纷不敢动……
各国来的武官和使者在开打的时候躲的老远,这时候似乎也都明白怎么回事,在后面吊着也跟了上来。
踏上最后一级台阶,轻松穿过散开的神殿护卫,这就到了牧师的队列。
失去神明恩宠的那个牧师还在歇斯底里的咆哮着什么,但根本没人搭理他,或者说没人敢。
毕竟有这个前车之鉴在,谁也不敢冒着失去神术能力的风险继续打。
牧师们纷纷弯腰退开,希望怒涛女士能网开一面,躲避来自神明的怒火。
这里的牧师,没一个是干净的,由于怒涛女士现在不能直接控制教会,牧师们为了利益中饱私囊的情况屡见不鲜。
不过现在倒是也没有必要继续刺激他们,人家的牧师怎么处置是怒涛女士的事情,林天赐又不是真正的选民,没有必要多这个嘴。
可以说本来还需要再打一阵的战斗,在圣徽蹦出来以后立刻来了个180°大转弯,林天赐他们等于是狐假虎威。
不论有什么理由,反正这段路走的十分顺利,几乎发狂的那个前牧师也被同僚死死摁在地上,除此之外神殿一方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神殿左右两侧,高大的从神雕像在圣徽靠近的时候亮起蒙蒙灵光,像是在欢迎,也更加坐实了林天赐可能是选民这一印象。
现在转身往回看,就能看到刚才还怒斥米兰达是渎神者的人全都跪在地上祈祷,不得不说,还真有点暗爽?
林天赐倒是没有回头看,因为五六米高的神殿大门就在眼前了。
“加拉赫一定就躲在神殿深处,他也是这座神殿名义上的主教。”
靈異鬼怪
米兰达提醒了一句,随即试着用力推开刚刚关闭的大门。
怎么说林天赐现在也是戴着选民的名头,自己去推门好像有点掉价儿。演戏就要演全套嘛,米兰达和明达提斯就充当了开门小弟的职责。
厚重的木制门板发出吱吱呀呀的轻响,很快打开一道缝。
当米兰达和明达提斯正要把大门完全推开的时候,一直看戏悄悄说话的赛丽突然提高了分贝大声提醒道:
亂宋
“上面!”
林天赐的神念术完全没有察觉到任何东西,毕竟这是个在探测法术中非常低级的技巧,侦测死物还行,对优秀的隐身手段效果不佳。
而且这时候不能掏探知符捏在手上,那画风就不太对路了,所以直到赛丽提醒前,林天赐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
而几乎就在赛丽说话的同时,林天赐直觉一股突风从大门内侧的斜上方飞下来。而且很明确就是朝他来的。
按理说真要下手偷袭,应该去打最重要的米兰达才对,优先偷袭最能打的,万一失手就很难受了。
来不及多想,旋即轰的一声巨响。
那声音,像是高速奔涌而出的水流撞在石头上,巨大的轰鸣一瞬间让所有人的目光再度聚集到大门口。
关键时刻,还是修士的反应速度够快。
千钧一发之际,林天赐启动空气盾挡在身前面,一条如同高压水炮般的水柱砸在那上面,刚刚的声音就是这么来的。
单凭空气盾无法抗太久,这水流的攻击出乎意料的强,刚一接触林天赐就看到空气盾上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痕,强大的压力仿佛是什么重物压在林天赐身上,控制空气盾的手都跟着被压了下来。
不过刚刚字面意义上大发神威的圣徽亮起璀璨的蓝光,林天赐旋即就感觉手上的压力一轻,空气盾上的裂痕也被这蓝色的灵光填补,似乎变得更加坚挺。
不黑不吹,以这个画风来说,确实很像选民。
偷袭方见一击不中,又赶紧补了一下。
刚刚试图推开的门板嘭的重新闭合,从门板后面的缝隙中渗出大量流水,也就不到一两秒的功夫,整个门板轰的一下被直接冲飞,贴着神殿下方的山壁坠落,少说数十吨的庞大水流从门洞里奔涌而出。
不过相较于第一下偷袭,失去了突然性的‘范围攻击’并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米兰达和明达提斯反应都非常快,赶紧一左一右闪开。
大量的水顺着倾斜的台阶往下飞奔,把惊愕中的牧师、神殿护卫一起冲的东倒西歪,跟在林天赐后面的士兵也是同样的待遇,只有各国来的使者因为站得比较远,反应也比较迅速,才能来得及站在阶梯的两侧避开。
而林小哥儿倒是不用跑,奔涌而出的流水在碰到林天赐身前不到一米远的地方时自动绕开,让想重新踩着仙剑起飞的林天赐选择站在原地没动,应该是手中怒涛女士的圣徽起了作用。
紧接着,在逐渐降低的水位后面,林天赐看到了一个长相似乎很正派的中年人立在那里,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摆出一张非常标准的扑克脸。
但身体周围,一圈如同生物般扰动的水流环绕着他,像是忠诚的护卫……1603412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