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hdd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蜀山之玄門正宗-535雪魂峪分享-r857j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尚和阳终究是自己独自一人偷偷前往了雪魂峪,毕竟一个动换不了的郑八姑和两个峨眉后辈还真算不上威胁,在魔火金幢和白骨锁心锤都已经祭炼大成的今天,尚和阳有信心能够压住郑八姑和一干峨眉小辈,只是事情会如同尚和阳想象的那样吗?
尚和阳来到郑八姑僵坐的雪凹之外,看到的的却只有八姑一人,此前见到的文琪和若兰却不知去了哪里,自觉无所谓峨眉小辈的尚和阳立刻大剌剌的上前要八姑交出雪魂珠,别说雪魂珠乃是八姑用了百年时光、以元神驭使彻地神针硬生生在从雪山顶上打下去数千丈冰层,直入地窍深入最古老的冰层才费劲千辛万苦才得到的,就是如今也被八姑炼化,成了第二元神的寄托,交出去不啻是交出去一条命一样,何况如今八姑本尊肉身还在入魔僵坐当中,失去了雪魂珠,就等于是任人鱼肉一般,如何能应了尚和阳的要求。
大道修行者 歸臥故山
尚和阳见八姑不从,反而一阵讥诮,不由得大怒,魔火金幢应声出手,高悬顶上,手中也拿出了白骨锁心锤,就待最后再劝几句,就打算魔火炼八姑了。
正在这时,一阵朗笑传来,尚和阳只觉得左脸一疼,那种熟悉的挨了嘴巴的感觉再次出现,先是大怒,随后又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当中,数十年前被人连续扇了十几个嘴巴的过往,再次浮现心头,急忙左右观看。
就在这时,一阵风声传来,尚和阳的右脸再次遭到重击,这一回可是将尚和阳打得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在地,“嗬嗬”几声之后,“呸”的一下,竟然吐出几颗雪白的大牙,嘴角也有一丝鲜血蜿蜒而下,就连此前攥在手里的白骨锁心锤也同时消失不见。
万分恐惧之下,尚和阳就要发动魔火金幢自保,可惜的是手中掐诀,嘴中念咒,半晌儿之后,依旧不见有魔火发出,伸手一摸头顶的金幢,竟然摸了一个空处,原地留在尚和阳头顶的金幢竟然只是一个虚影,真身不知道去了哪里。
再也不敢停在原地不动,尚和阳借着口中鲜血,一口喷出,整个人也化作了一道血光,瞬息之间就化作了一个小小的红影。
紧随着尚和阳的红影,尚和阳还是听到了一句话:“小红鬼,老祖觉得你日后就不要再回来了,要是胆敢再回来惹事,老祖可就不是收了你的法宝,而是废了你的丹田元婴了。”这话一出,尚和阳所化的红影血光似乎又加快了几分速度。
郑八姑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可是真的糊涂了,尚和阳凭空挨了两个巴掌,那个清脆的声音,和尚和阳左摇右倒可是被八姑听得清清楚楚,看得明明白白,甚至就连尚和阳的两件法宝凭空消失,都是历历在目。可是却没有看到有什么人出手,此前准备的种种后手都没有用上,而八姑最希望借助尚和阳魔火来温暖肉身的希望,似乎也一同破裂了。
邂逅億萬大人物 古剎
正在八姑双眼中露出失望、沮丧的神情时,八姑的耳边也传来了声音,声音很温和,但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令八姑登时精神大振,虽然那人话中对自己的称呼让人心里极为别扭:“丑丫头,打算借助小红鬼的魔火,就不怕把骨髓也炼成白灰吗?还是觉得有了你那个便宜师父的丹药就能万事无忧了?真要是用魔火炼体,即使火候把握极准,日后修行也难免留下隐患,就算能够修成天仙,未来的潜力也会耗尽啦,你就能够接受这个结果吗?你的向道之心呢?就知道急功近利吗?”
八姑听得此言,若不是身体僵坐失去知觉,恐怕眼眶里眼泪都要留下来了,哪个会希望自己今后再无存进,尤其是已经能够参悟玄门正宗的道法之后,眼看着仙门在前,却因为肉身、元神之故,迈不进去,那才是最大的遗憾,难道还要转世重修吗?要是想重修,八姑早就能够尸解转世了,何必等到今天——魔火炼体只是此时无奈之下的选择啊!
大约是八姑眼中的无奈和委屈被人家看得分明,八姑耳边再次传来了轻笑声:“罢了罢了,难为兰因收个满意的弟子不容易,老祖我就再给她出点力,省得日后埋怨老祖我不给她撑腰。丑丫头,老祖我帮你炼体,不过,要是遇到老祖的时候,最好不要让老祖看到你这个丑怪的样子。”
话音一落,八姑就觉得自己丹田深处蓦地出现了一个比针尖还小的亮点,刹那间就从针尖大小变成了燎原之火,只是与真实的火焰还有所不同,八姑根本没有感到火焰的炽烈,也没有一丝痛楚,只有温暖,无尽的温暖,就好像是寒冬腊月晒太阳,忽然间就是大地回春,接着就是艳阳高悬,盛夏来临,全身上下暖洋洋的,就连僵坐已久的肉身解冻时应当感受到的那种遍体的痕痒,八姑都没有感觉到,甚至从嘴里传出来一声猫叫一般的呻吟,立时就让八姑飞起了一片红霞,就连脖子上都染成了玫瑰一般的艳色。
“呵呵呵,丑丫头,还不借机会好好修炼一番,细细体会给你的好处,老祖我走了。”话音落地,就在没有了动静。
八姑不敢怠慢,急忙开始运转妙一夫人传下的峨眉心法口诀,真气在丹田中随即顺着心决引领,在奇经八脉中飞快地运行了起来,瞬息之间,真气就运转了十二个大周天,当真元法力冲入泥丸宫之后,如汤沃雪一般就把八姑原先的真气法力熔化,再从泥丸宫中出来,已经变得如臂使指,随心所欲起来。
八姑原在旁门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散仙巅峰,半步地仙的修为,只是因为所学不正,才在最后凝聚元婴的时候走火入魔,可是这时候八姑可是感觉到真气所致之处,所有的经脉旧伤和隐患都被身体中那股暖洋洋的气息化为无形,甚至就连经脉都比原先宽阔了许多,随即金丹一震,竟然开始有了与元婴合为一体的征兆。
八姑大喜的同时,也是大惊,虽然那人口气里显得与妙一夫人十分亲近,对于尚和阳这等老魔头都是一副看待小辈的称呼,可是究竟是谁,以八姑修道数百年的经验,却是实在想不出来。因为据八姑所知,妙一夫人等峨眉当代掌教、长老都是出自长眉真人门下,师长几乎都已经飞升灵空仙界,只好到时候再向恩师妙一夫人求教了。
極品修仙學生
不过好处可是实实在在的,现在八姑可是已经感觉到了筋骨变得强健,肌肤皮肉都变得柔软而紧致,原本暗黑色的皮肤都变得白皙起来,最主要的是,八姑如今竟然恢复了当初学道时的容貌——八姑当年与玉罗刹玉清师太同门学道之时,可都是难得的美女,没有少招惹各路散修妖人对二女美色的觊觎,二女也是同样的因此大开杀戒,只不过一个是玉罗刹遇到了优昙大师,被大师降服,诚心皈依佛门,从此得了优昙神尼的庇护,再没有那个旁门左道敢去骚扰。
而八姑就不同了,女殃神郑八姑自始至终不远皈依佛门,只想依靠自己的力量虔修,在坚定自己人定胜天的信念的同时,也心向正道,但事不如人愿,就在即将修成元婴地仙的时候,功亏一篑,走火入魔了。而摩伽仙子玉罗刹玉清大师也曾为此来到雪魂峪玄冰坳劝解八姑,只要八姑放弃这个女殃神的身份,皈依佛门,自然会去请自家师父优昙大师前来助八姑脱难,但是被八姑拒绝了。
而八姑与玉清大师当年分道扬镳之后,因为没有强大的师门后盾,只好将自己的花容月貌毁掉变成了如今的丑八怪的样子,所以才有神秘人告诉八姑,日后再遇之时,不要让他在看到这幅丑样子——事实上,就在八姑恢复当年的容貌同时,元神中叶突兀地多了一篇易容改貌的法术神通,只要八姑不愿意,就能仍然用那副丑陋古怪的面貌示人,而无需担心有人能看破这张假面。
从八姑肉身后的冰洞中疾电也似飞出一道银光,带着极度的冰寒,瞬息之间就落到八姑的顶门,随即与八姑的肉身合为一体,八姑身体也是一震,暖阳遇寒冰,一寒一热,一阴一阳,两种不同性质的法力同时在八姑体内运行,不知不觉之间竟然形成了一道金银双色的真气回到了八姑的丹田,被那颗金丹吸收,随即再次吐出来,循着周身经脉运行了三十六个周天。而与此同时,八姑身处的雪魂峪玄冰坳上空也逐渐有阴云聚合,隐隐的还有雷声传来。
盤龍少爺 玄昊
当八姑真气法力运行到丹田重回金丹之时,八姑也从突如其来的惊喜中惊醒,一眼就看到了头顶密布的雷云,心知肚明的知道这雷云就是自己招来的,若是将真气法力继续运转下去,一旦满了四十九个周天,就是金丹破碎元婴诞生的时候,而雷云也就会变成自己的元婴雷劫,虽然能让自己法力修为大进,可是这个时候可不是进阶的时候——青螺峪可是魔头聚集的地方,距离玄冰坳近在咫尺,那些魔头们可是绝对不会放任自己渡劫,而帮助自己护法的四个峨眉弟子可不是众多魔头的对手!
八姑强忍着碎丹成婴的诱惑,心神收束,将飞速运行的真气慢慢停了下来,而雪魂珠再次化作一道银光冲出了天灵,银光再次闪动,现出一个绝美的女仙。八姑的第二元神顺利化作人形,对着文琪和英琼等人隐匿的地方招了招手,对四人说道:“姊姊得了神秘前辈高人的惠赐,免去了魔火炼体之厄,如今更是功候大进,就连雪魂珠都彻底炼化了,几位弟弟妹妹也无需在此出手,不过姊姊还是要先谢过弟弟妹妹们,不如到姊姊的洞府里歇息片刻。”
八姑虽然没说神秘前辈是谁,可是英琼和若兰可是心有灵犀一般,猜测八姑遇到的前辈可能就是自己那位神出鬼没的祖师了,也只有这位祖师,才有这般手段,无声无息地就帮助八姑恢复了肉身。更令二女熟悉的,就是那种收拾尚和阳的手段,嗯,对,就是打人嘴巴!与灵云相处的四个月时间里,除了修炼,就是向灵云、朱文和金蝉请教如今江湖上正邪各道的高手,尤其是这些高手的特点,
其中白谷逸和朱梅两位师叔祖更是让英琼和若兰记得十分清楚,打耳光,就是这两位的典型手段,尤其是英琼可是见过矮叟朱梅,并且见过矮叟朱梅在林晓面前是什么样子,那么,有其师必有其徒,林晓的手段英琼也能猜出一二来。所以,英琼和若兰心中有了猜测,自然而然的面上就没有了惊奇之色,倒是让八姑另眼相看起来。
只是八姑经那人出手,自身少了一个劫数,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众人正说着此后的行止,凌空却飞来一个妙龄女尼,身后还紧随着一幢彩云,正是灵云与轻云还有秦家姊妹几人。那妙龄女尼正是摩伽仙子玉罗刹玉清大师,因为知道八姑想着借魔火炼体的时机,将原本冻僵的肉身回暖,正是危险万分的取巧之法,所以十分不放心,终究还是向优昙神尼请示了机宜之后,匆匆赶了过来。按照玉清大师原本的想法,此时八姑正应当在尚和阳魔火之下,苦苦支撑,自己来了正好可以将尚和阳赶走,然后帮助八姑复体。
帝少的專屬:小甜心,太纏人 默小水
只是来之前,优昙大师就没有说得十分清楚,玉清大师也没有注意,而此时亲眼目睹之下,却发现八姑竟然完好无损地坐在那里与英琼等四人说话,让此前玉清大师安排灵云等找凌浑求取九天元阳尺和聚魄炼形丹的用处落了个空。
不说玉清大师那里心生疑惑,灵云等四女可没有这么多想法,都是为了八姑而高兴。众女你一言我一语地将刚才发生的一切补充了完整之后,玉清大师这才明白,为何自家师父优昙神尼对此语嫣不清了,感情是有了前辈高人出手,而那位前辈可是连优昙神尼都算不清行止的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