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t6s好看的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討論-第一二六三章 泄密根源熱推-0lkuc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大门真吾问道:“先生在思考什么?能跟我们讲一讲吗?”
大须贺英士听罢,略有抱歉的啊了一声,道:“当然可以。”说完,他再次考虑了一下,道:“从风格和手法上看,这个地方把人救出去的,和在警务局犯下杀人罪行,并将人带走的,是一伙人。这一点从医生哪里也可能证实,里面的人死亡时间,和警务局死亡的警员,这个时间是可以对上的。”
高手系統 盛唐刺客
唯願與你終老 櫻桃小姐
掌禦乾坤
王大生说道:“对,另外,从手法上看……尤其是下刀子的方式,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大须贺英士点了点头,道:“是啊,除了这些能够看出的情况外,我在想他们是如何确定警务局和这里,就是他们要劫走的目标的呢?”
娘子太傾城
“您的意思是?”王大生道:“我们内部,有重庆那面的坐探?”
李志在旁边皱眉,道:“大须贺先生是怎么认为的?我想,这个可能性虽然有,但是很低啊。毕竟这个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绑他们的兄弟,和押送他们过来的兄弟,还有看押的兄弟都是同一批人。到了之后,警务局中,地下一层的看守虽然知道有这么一个特殊的犯人,可具体是什么人,他们却不了解。还有策划这件事的薛志宁主任知道。剩下的,就只有我和王处长,知道一部分情况。”
龍珠之超級仙豆
“啊。”大须贺英士笑着摆了摆手,道:“对于王处长和李局长的忠诚,我是信得过的。如果你们中要是有人泄密的话,我想敌人不会拖到现在。还有缉拿、押送、看押的同一批特工里,也不可能有敌方坐探的。我想,让何友亮跟司徒克两个人到这里的意义,恐怕就是在跨年宴会上,邀请他们各自家族商团的代表罢了。也就是说,明天就是跨年宴会了。如果这些人中有内鬼的话,时间上会拖到今日凌晨吗?他们不怕中途我们会转移这两个人吗?不怕事情有了什么变化吗?所以缉拿,押送,看押的特工,是没有问题的。”
浅野一雄抿着嘴,一边思考一边狐疑的问道:“不得不说,大须贺先生说的有道理。那您怀疑是如何泄密的?无意中走漏的风声?才让敌人获得了如此精准的地域情报?”
大须贺英士笑了笑,道:“那就要看看重庆那面有什么情况了。如果信息对的上的话,我们还是可以猜测一二的。另外,这件事情虽然策划的极好,但如果想要找到的话,我想还是有迹可循的。”
大门真吾问道:“比如说呢?”
大须贺英士,道:“比如,何友亮。他的失踪时间,是万万瞒不住的,一个人突然消失,他的家人一定会知道,这就是时间线索。那么何友亮最后一次出现在哪?跟着这个信息,就可以推测出很多内容。另外,跨年宴会想要邀请两家人也一起出席的话,就一定要让两家人知道。什么时候给他们传递的邀请函?也一样是一个时间上的线索。邀请两家人到哪?宴会的举办地就是南京城。那么敌人自然就会把地点大致锁定到南京城中。因为如果这两家人要是真的派遣代表过来,届时却无法见到司徒克与何友亮的话,可能会起到反效果。所以这两人的位置信息,敌人就会有理由判断是在南京城的。”
大须贺英士说道这里,看了看几个人,续道:“锁定了南京城,剩下的就是找人了。怎么找呢?之前我说了,他们失踪的时间线索是万万瞒不住的。从而就可以推测出,他们抵达南京的大致时间。藏人,无非是两大类,一个是在城内的某个民居当中。另一个,是在新政府的某个机关当中。如果我是对方,我就会从这方面下手,在时间范围内,寻找进驻在民居当中的人,只要肯下功夫,还是能够找到的。你们看,现在距离跨年宴会只有一天,他们确实找到了。这个房子,是大两居室的格局,里面住着六个特工加上何友亮是七个人,他们都是在之前我说的,时间线索之内入驻进来的。只要他们还需要吃喝,那就一定有迹可循。”
天道之天殤升龍之變 天外宇族3
几个人听到这里,面面相觑,王大生道:“大须贺先生不愧是现代侦缉之父。论点论据充分,逻辑推理环环相扣,真是令我等大开眼界。”
“啊。”大须贺英士依旧保持者谦虚的笑容,道:“王处长过奖了,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没有想明白。那就是,何友亮被藏匿的惠松路,是可以用我说的大致情况寻找,并且定位的。但是……司徒克关押在警务局,他们是怎么找到的呢?要知道,南京是新政府的首都,这里机关单位林立。他们就算是专业素质再高,也不可能通过外围的侦查,来确定内部的情况。所以有内鬼,这才是合理的情况。但……知情人的情况,就如我之前跟李局长解释的那样,是不可能有问题的。所以……我现在倒是有些想不通了。”
大门真吾皱眉思索了一会,道:“或许,他们要保护情报的来源,所以故意的拖延到了现在。就是为了保护这个内鬼,并且迷惑我们。”
一句话说完,大门真吾却好似感觉有点不对,又道:“似乎……不太对啊。大须贺先生的推断,我想更加合理,那就是,就算这些人中有内鬼的存在,他们也会能尽量早点救出,就早点救出才对。毕竟他们要防止出现变数。要不然,他们就会完全失去机会。”
大须贺英士点了点头,道:“是啊。”跟着他看向了李志,问道:“李局长,之前在警务局地下一层的时候,我看那间特殊的房间中,一应摆设可不便宜吧,那个小酒架上,甚至还有高档的酒水。所以,司徒克的一应吃穿用度,恐怕花费不少吧?”
我真的是演員 老貓三千問
我在後海等你
“可不是吗。”李志说完这句话,立刻反应了过来,道:“大须贺先生是怀疑,从司徒克的吃穿用度上,敌人找到了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