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xeg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萬族之劫-第700章 定軍侯(求訂閱)看書-1hkmf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大明王负责安营扎寨。
很快,葬魂山中,出现了一块空地,大明王开始布阵,星宏负责清理那些钻魂虫。
作为鱼头怪,他对付这些小虫子还是有一套的。
而苏宇,默默观察此地。
天门开启,看天!
大周王和蓝天,也迅速感应四方,探查信息。
蓝天身上,一只只小虫子飞出,和钻魂虫一样,一边分身,一边叮嘱道:“大鱼头,别吃我,知道吗?”
那边,星宏无语。
你全家才是大鱼头!
这变态,这么一会,就开始弄钻魂虫分身了。。
片刻后,大明王从虚空中走出,落地,低声道:“好了。”
“进去!”
苏宇迈步朝不远处的空地走去,一群人迅速跟上,大周王边走边布下静默之阵。
……
进入大阵。
苏宇一挥手,众人面前浮现出一副巨大无比的地图,苏宇手指柳山两人,淡漠道:“放开他们,过来,帮我校对地图!”
蓝天笑呵呵地,丢下了两人。
柳山两人到此刻,还是心悸无比。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又都是什么实力?
永恒境的,倒是大体上可以看出一些,可是,有几位却是无法看出境界,包括眼前这位白发男子,这白发青年,好像是这些人的头。
青年?
他们也不知为何有这样的感觉,明明觉得此人有些日暮西山,又觉得此人其实很年轻ꓹ 很矛盾的感觉。
两人哪怕被放开了,此刻也是心惊胆战ꓹ 没敢挣扎,也没敢逃跑。
开玩笑!
此地最少有三位合道境!
那个抓他们的蓝天,布阵的大明王ꓹ 还有一头依旧保持原型的食铁兽,这三位ꓹ 都是合道!
至于其他人……其实两人不敢去想。
合道,也许不止他们三位!
白发青年ꓹ 让他们不要说的那位面带笑容的中年ꓹ 还有那位吞噬钻魂虫的鱼头怪,可能都是合道!
一想,两人愈加胆寒。
位合道境?
而苏宇,没管他们怎么想,指了指地图,平静道:“校对地图,我手上有多版地图ꓹ 你们帮我校对看看,我对比一下ꓹ 哪一版才是最准确的!”
没多说。
但是柳山和杜兵二人不傻ꓹ 这是考验?
乱弄ꓹ 可能会死!
这些人上来了ꓹ 可能都是有备而来,校对地图ꓹ 也许也只是一种试探。
两人不敢多说ꓹ 柳山急忙看向地图ꓹ 仔细看了一下,小心翼翼ꓹ 半晌,指了指一处地方,小声道:“这里不是一线峡,这里是落头谷。”
苏宇稍作调整,柳山松了口气,继续指出一些地图中的不对之处。
一旁,杜兵也急了,急忙迅速观察,很快,也指出了一些不对的地方。
过了一个多小时,整个地图上的不对之处,才被两人全部调整了过来。
苏宇一挥手,地图消失。
而此刻,整个大阵之下,也改了样子,桌椅板凳都出现了,都是一群强者,用规则之力制造。
苏宇坐了下来,随意道:“二位坐!”
“……”
柳山和杜兵此刻真的越来越害怕了,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有人族,他们确定。
因为其中有些比较弱,他们可以感受的出来。
也有非人族,他们也感应的到。
那眼前这几位感应不到的,是人族吗?
柳山和杜兵不敢坐,柳山长相显得有些憨厚平凡,实际上却是比杜兵要精明一些,此刻,急忙道:“不敢,大人面前,哪有我们的座位。”
几位合道都在站着,他哪敢坐下。
苏宇淡淡道:“让你坐就坐,听话,才能活的长久!”
柳山心中一寒,不敢再说,迅速拉着杜兵坐下。
显然,这地方这位白发青年为主,说一不二,而这位,感觉……感觉比定军侯要恐怖,不是实力,实力他不好判断,而是那种气质和架势。
一看就觉得比定军侯要可怕!
苏宇看向他们,问道:“认识赵川他们吗?”
“认识。”
柳山迅速道:“我们都是定军卫的,赵川他们还活着?”
“是我问你。”
柳山不敢再说什么,不过,身旁的杜兵,却是迟疑了一下,咬着牙道:“敢问大人,是否是下界人族?”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杜兵咬牙道;“不是的话……我们不会说的!”
苏宇心累,轻叹一声,“上界人族,为何都如此白痴?”
一旁,蓝天笑道:“是挺白痴的。”
大周王也是尴尬:“可能是见识太少,经历的太少,毕竟一直被围杀,只能在一个小圈子中活动,所以大概是笨了点,可情有可原。”
杜兵和柳山有些愤怒!
什么意思?
大明王也看了两人一眼,微微皱眉,此刻,其他人有些不懂,有些却是懂了。
大明王插话,带着一些冷漠:“好歹也是永恒七段,和我之前实力差不多,智商一点没有吗?还问是不是下界人族?若是下界万族,还需要走这通道?还需要偷摸着上来?真是蠢到家了!上界人族很强吗?既然不强,万族上来,还需要避人耳目?若是仙魔,你俩还能活下来?早就从命界通道传递消息,在这接应了!”
他冷哼一声,“在这留守通道,如此重要的任务,哪怕实力不强,那也要脑子够用,结果,实力不怎么样,脑子也不够用,两个白痴!”
被鄙视了!
柳山和杜兵一想,也是啊,好像……是这么个理。
两人顿时羞愧难当!
丢人了!
其实不止他们,苏宇这边的人,也有人没想到这些,一瞬间,纷纷装出一副我们早已知晓一切的姿态,丢人,差点就问出,苏宇为何要骂人了?
合着……是因为这个。
是的,若是非人族,又有多位合道境,那只能是下界大族,而大族,在上界也是根基雄厚,还能直接通过命族通道去联系上界强者,没必要偷偷摸摸的。
杜兵尴尬,但是还是坚持道:“那大人是人族?既是人族,为何抓我们……”
苏宇靠在椅子上,懒得理会。
蓝天幽幽道:“是人族,为何不能抓你们?上界人族,屡战屡败,多少人投靠了万族,还是个未知数,你们敢说,上界人族一个叛徒都没?”
两人瞬间闭嘴。
没有吗?
谁知道呢!
岷山侯被杀,会不会是被人出卖了?
还有,这些年一些人族强者,也陆续被人围杀,有叛徒的原因吗?
大家平时其实也想过这些问题,可惜,无能为力,只能管好自己那一摊子事,做不到去解决其他人的麻烦。
柳山深吸一口气,开口道:“几位大人,既然大人们知道赵川,那应该见过他们,我们知道的不比他们多。若是几位大人要见侯爷,我们可以回去提前通禀,找机会,和侯爷见一面……”
“见一面?”
蓝天幽幽笑道:“好大的架子,好大的口气!让定军侯来朝见宇皇!小小的一尊侯,也敢摆架子!”
“宇皇?”
两人一震,什么宇皇?
这些人,口气一个个大破天了。
这真的是下界之人?
苏宇笑了笑,扫了一眼蓝天,“你这口气,一听就是反派,少给我惹麻烦!”
蓝天很快不再幽冷,而是妖娆:“我知道了,只是看这两位小朋友太可爱了,逗逗他们。”
小朋友?
你才多大!
苏宇也是无奈,这家伙,算了,他反正不想和蓝天多说什么。
此刻的苏宇,正在思考,半晌,开口道:“大周王,你说从哪开始好?是先拿下定军侯这一系,借这一系力量行事,还是直接单独行动?”
大周王沉默一会,开口道:“有个老人在,定军侯知道的肯定比一般人多,甚至可以联系其他人族合道,上界突兀地多出一股力量,哪怕伪装天阳侯麾下……其实还不如李代桃僵,就混在定军侯这边,万族对定军侯应该了解不少,也不会因为突然多了一股力量而意外。”
“这么说,你的意思是,先拿下定军侯?”
苏宇看向他,大周王点头:“是,我是这想法!而且我们现在抓了这两人,定军侯那边迟早会发现!与此让他坏了事,不如先拿下定军侯!”
旁边,大明王也道:“宇皇,我觉得也该先拿下定军侯!不为别的,就一点,他知道通道的事!”
大明王沉声道:“一旦他有问题,我们又冒了出来,他一旦联想到我们是从通道出现的,很可能会断我们后路!当然,前提是,他是叛徒!但是一切皆有可能,所以,拿下定军侯是极其有必要的!”
苏宇微微点头。
在这之前,他的想法是单独行动。
不过,上来后,倒是有了点想法。
大明王的担忧很有道理,苏宇他们不可能凭空出现,那定军侯知道通道,又派了人下去,一旦真有问题,很可能会判断出他们从通道上来的,那时候,一旦联系万族断苏宇他们后路,就不太好办了!
此刻,柳山也在听,一听这话,有些愤怒,急忙道:“侯爷不可能是叛徒!你们……你们……”
他很焦急!
因为这群人,感觉不像好人。
是的,一点都不像!
庶女妖嬈
和他们想象中的下界之人,一点也不像。
想象中的下界,很凄惨,永恒可能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知道了上界的存在,会把上界当成救命稻草,哪怕上界也很难,但是上界有合道人族!
若是想象中的下界之人,从通道出来,一定是对他们毕恭毕敬,然后祈求他们,带他们去见定军侯。
可是……和想象中的一点也不一样!
这些人很强大,合道很多,其他非合道境,也有大量的永恒高段。
而且很狂!
下界?
给柳山他们的感觉,这明明是比他们更高等的存在一般,提及上界合道,都是一脸蔑视。
这些人,真的是下界人族吗?
有些不敢相信!
苏宇没理会他们,开口道:“定军侯居于明月花谷,也算是险地之一!我们对那地方不熟,贸然前往,一旦被他逃脱……”
苏宇摸了摸下巴:“那会很麻烦!”
蓝天笑嘻嘻道:“他跑的了吗?按照那赵川的说法,这位撑死了和陨星侯差不多实力,我和大周王联手,瞬间制服他!他往哪跑?”
单对单,他也能拿下,就怕出意外。
可是,和大周王联手,意外都不会有。
苏宇笑道:“也别小看了上界强者,尤其是人族,逃亡多年,各自占据险地,别的不说,逃命的本事肯定是有的!”
蓝天笑容灿烂:“不是有宇皇在吗?无论如何,拿下对方,问题不大!”
苏宇微微点头:“若是情报准确,肯定没问题。定军侯麾下,永恒还有20多位,永恒之下,大概有千人左右,若是没有别的合道,拿下他,不难。”
永恒不少。
20多位!
之前就派了不少下去,也就是说,一个定军侯,麾下的永恒就堪比下界人族永恒了。
也正常!
毕竟下界才崛起几百年,而上界,从上古一直到现在,也没彻底灭了传承。
只是弱者越来越少了,第一是经常得换地方逃跑,传宗接代的事,也耽误了下来,弱者又容易拖累人,一旦爆发大战,弱者也是率先死亡的。
多年下来,强者倒是不少,弱者越来越少了。
这么下去,再过一些年,永恒之下的都死了,人族差不多也要灭了。
指望少数的老家伙,还能传承一个种族吗?
苏宇敲了敲椅子,笑道:“行,那就先拿下定军侯!”
柳山急忙插话道:“大人,何须如此!大人们若是真来自人族,我们回去和侯爷一说,侯爷定然会以礼相待,哪会和大人们冲突!”
他都没想通,既然是人族,干嘛要拿下侯爷?
这……这明显是对待敌人的手段。
这些人,真的是人族吗?
他现在反而不太相信了,有些心惊胆战,这些人,到底什么来头!
宇皇?
大明王?
大周王?
哪来的皇!
苏宇轻笑道:“先拿下,再谈,也免得出岔子。放心,若是没问题,自然不会对定军侯前辈如何,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
对上界人族,都先当叛徒对待,这就没问题了。
先拿下,再甄别!
没再多说什么,苏宇再次看了看天空,轻吐一口气道:“那就先这样,人不需要太多,这次也不是为了杀戮去的!星宏前辈,你和九月在这留守,其他人不要出去,大周王,我们过去就行!”
柳山忍不住了,急忙道:“几位大人,都是人族,一旦起了冲突,很容易出现死伤,既然同为人族,何必自相残杀?”
他担心侯爷出问题,也担心这些人会制造杀戮。
鬼城 awei龔詩唯
苏宇没说什么,一挥手,两人声音消失,苏宇手中出现一些无形锁链,将两人大道之力锁住。
在上界,感觉更容易动用大道之力。
苏宇眼神古怪,他其实没看到时光长河!
但是,远处可能有,说明时光长河的力量蔓延到了上界,但是,上界可能和死灵界域一样,也许只有一个支点。
偏偏,这些人又能修炼规则之力。
这上界的道,有点问题。
当然,现在还不是深究的时候。
在上界修炼,可能更简单一些,因为时光长河之力不强,反而少了一种压制之力,开道也好,融道也好,其实都需要抵御时光长河的压制力。
在这,反而没那种感觉。
苏宇他们其实都觉得轻松了不少,有种大道沸腾的感觉,难怪不少人不愿意留在下界,而是上来了。
可上来了,真是好事?
苏宇保持怀疑!
上界的强者,破坏力也许更强大一些,能动用的大道之力更多。
但是,隐约还是能察觉到一些虚浮。
“缺乏了时光长河的压制和凝练吗?”
“但是,在这修炼,的确更简单一些。”
“对于一些需要突破瓶颈的人,倒是好事。”
“不过也有弊端……”
好处有,弊端也有。
心中想着这些,苏宇看向那些镇守:“我没回来之前,哪怕感觉要突破了,也不要突破,这地方,大道压制力太弱,一旦突破,动静极大!”
他算是知道,为何人族没人突破合道了。
这就和黑暗中,亮起一盏灯一样,在这合道,动静一定不小!
大道压制力太小,突破的异象一定很大。
“诺!”
众人纷纷应声。
苏宇看向大周王几人,笑道:“那几位,随我走一遭!”
“好!”
苏宇、蓝天、大周王、大明王纷纷消失在原地。
带上大明王,也是为了布阵,预防动静太大,被他人知晓。
……
明月花谷,上界险地之一。
此地,顾名思义,花很多。
花的海洋!
之所以叫明月花谷,因为这地方,到了晚上,会浮现一些如同明月般的花朵,那些花,会散发光芒,光芒映射,凡是被照耀到的人,都会有中毒迹象。
毒性很浓郁,连合道都容易中招。
上界,其实算是蛮荒未开辟之地,所以险地特别多。
哪怕这么多年下来,险地也没有荡平,因为缺乏规则之主,有些险地中,甚至存在一些强悍的存在,天王都容易栽跟头!
久而久之,这些险地,也成了人人避讳之地,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人不会来。
人族占据险地,那是因为无路可走。
越是危险,越是去那,可以避免一些强者袭杀他们。
各大种族,围剿人族多年,人族其实没杀多少,大部分都是在险地中,惊动了一些恐怖的存在,导致各族损失惨重,不得不退避。
当然,尽管如此,人族也不好受,每一次大规模的围剿,人族都会损兵折将,多年下来,人族生存的空间越来越小。
此刻,明月花谷中。
无数巨大的花朵,绽放出淡淡的光辉,已是夜晚。
这些花朵,大的吓人。
有些甚至堪比一座巨山。
有的绽开,有些花朵闭合。
无数的花朵,溢散光辉,虚空中,好像多出了一轮明月,这便是明月花谷。
而就在这无数花朵中,其中有一朵闭合的巨大花朵中,却是生活着不少人族,这就是定军侯的藏身地,万族来攻,首先得先在这无数花朵中,找到他的存在。
找到了,还得小心那些附近的大花朵会袭击他们。
一旦爆发大战,又得小心大战会引出更多的强大花朵吞噬一切强者。
当然,这鬼地方也很危险,为了探索此地,定军侯耗费了无数时光,死了不少人,自己也几次受伤,总算找到了一朵适合居住的花朵。
这花朵,可以闭合。
到了晚上,定军侯可以操控花朵闭合,不让外面的那轮明月照射进来,也能避免麾下将士被毒死。
花朵中的花盘,也足够上千人生存了。
定军侯在这驻扎超过80年了,花盘上甚至建起了一座小镇模样的建筑。
按照往年惯例,最多百年,必须要换地方生存!
否则,百年时间,足够万族摸清楚他们的情况了,一般情况下,最好是50年就要换一次地方,可人族没办法,每次换地方,都是一次巨大的损失。
能拖到百年,那是最好的。
一寸相思一寸灰
此刻,花盘上,小镇中还有些人往来。
有老有少。
定居此地80年,倒是诞生了一些新生代人族,这让定军侯极为欢喜,甚至比麾下出现永恒还值得欣喜。
他麾下,当年第九潮汐刚结束的时候,还有人族数十万。
然而,数千年下来,就这千余人了!
现在,最着急的不是没有强者出现,而是新生代越来越少,少到,最近80年,只诞生了80多位小生命,这才是定军侯忧心忡忡的地方。
这么下去,不用万族围剿了。
再换几次地方,他麾下也许就没人了。
最近,明月花谷好像又有万族行动的迹象,更是让他忧心,若是持续下去,他就得想办法换地方了,派人去下界,也是无力之举。
希望下界有点动静,能吸引走万族的注意力,具体情况如何,定军侯也不是太清楚。
但是他知道,最近明月花谷的万族好像撤离了。
他只有一些简单的消息来源,可能是万族出了事,下界据说死了不少强者,导致万族震怒,最近都在商议对付下界人族的事。
外面,已是夜晚。
不过花朵中,还算明亮。
定军侯身穿戎甲,走在小镇的街道上,两侧,有些小屋,也不豪华,都是简单的能住人就行,就为了有个能闭关打坐的地方。
紋龍少年
定军侯身后跟着几个人,陪同他一起巡查。
巡查,是一项每天都要坚持的事。
第一,安抚军心。
陰陽鬼使
官場壁虎
第二,清点人数。
第三,证明定军侯还在。
清点人数,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在这,要小心一件事,担心有些人族,无法忍受,选择背叛。
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人族被压制太久,导致一些人族忍受不住诱惑,选择逃离,单纯的逃离还好,怕就怕,去投了万族,引来万族围剿。
第九潮汐刚结束的那段时间,就因为一些强者没重视,导致一些人叛逃,引来了万族,死了不少强者。
前车之鉴,定军侯也不敢忘。
从街头到街尾,人就那么多,一趟走过,人都在,还算不错。
定军侯吐了口气,轻声道:“也不知下界到底如何了?”
身后,几位同样古老的存在,此刻也都是忧心忡忡,听闻此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轻声道:“侯爷不必忧心,既然万族商讨对付下界的事,显然,下界还没彻底沦陷!”
定军侯微微点头,朝自己的屋子走去,前方,一座简陋的大屋,便是他的侯府了。
一边走着,定军侯一边道:“岷山陨落……是我没料到的,哎,我最担心的是,岷山陨落之后,我们的一些情报是否暴露了?”
他带着一些忧愁,“岷山是我们之前联络的核心,我们的藏身地,岷山都知道,岷山大概不会暴露我们,怕就怕……他告诉了他麾下一些人,有人背叛,导致我们所有人的地点都会暴露。”
“前些时日,明月花谷忽然来了一批万族……这才是我担心的关键!”
“不行的话,我们只能撤离了!”
定军侯带着无奈,白发老人也是沉声道:“侯爷,我们现在撤离,换地方,只能再找一处险地,每一次迁移,都是一次巨大的损失,这千余人……等到了下一个险地,能活多少?”
换险地,没那么简单的。
若不是如此,早就换地方了。
岷山侯一死,他们就该搬走了。
不搬,也是担心,再迁移一次,这些人还有几人能活?
定军侯一脸苦涩,“昔年,我人族何其辉煌!万族臣服,诸天朝拜,天上地下,生灵死灵,皆我人族为尊!”
“父亲,你又说这些了!”
大屋中,一位少女走出,带着一些无奈,“我们又没经历过这些,父亲,你下次就别说这些了!每次都说,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咱们现在被到处围杀,我都没出过明月花谷。”
定军侯眼中露出一抹悲色。
是的,这是他女儿。
出生30年。
为了延续后代,传承人族,他儿子战死之后,在明月花谷定居这些年,他又生了一个女儿,因为是他女儿,资质自然不错。
才30年,如今已经达到了日月巅峰。
可是……没出过明月花谷。
她的天,只有明月花谷这么大!
她只是听说过上古的辉煌,没有经历过,没有看到过,她不知人族昔年到底有多强大!
万族跪拜!
朝圣之地!
他是上古侯,上古人族的强者,哪怕万族之皇,见了他定军侯,也得以礼相待。
“会出去的!”
定军侯心中想着,脸上笑着,“会的!人族,会再次崛起的!我们延续了十万年,都不曾灭绝!人皇陛下,文王大人,他们都会回来的!”
说是这么说,心中,却是早已绝望。
十万年了!
要能回来,早就回来了。
他不相信那些强大无比的存在死了,可是……现在不得不信。
不死,十万年岁月,该回来了!
落花傾城之影妃傳 純天飛羽
少女没当回事,无数年了,自己的父亲一直都这么说,她也是听一些老人说的,此刻,也没打破父亲的幻想,露出笑容道:“父亲,先别说这些了,今晚给我具现一下星辰海看看呗!上次看了一眼,太好看了,大海是那样的吗?真美丽!”
这些年,定军侯也会为她具现一些上古地界,给女儿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星辰海……
定军侯笑了笑,点头:“好!星辰海……那可是个极美的地方!那里有无数种族,有无数界域入口,还有无数的传说,无数的神话……当然,少不了明王大人的痴情史。”
身旁,白发老人失笑,“侯爷,明王大人的事,都说了无数遍了。”
定军侯笑道:“那提及星辰海,就得提明王大人!那强大无比的力量,一己之力,悬浮星辰海,千万年不坠落……只为了明王妃红颜一笑……真的是羡煞旁人!”
一旁,少女这次没打断,她喜欢听这些故事。
打打杀杀的,她厌倦了,30年来,不是没有战斗,每一次,都有人出去,再也回不来了!
之前走了一批人,一批看着她长大的叔伯们,也许……都回不来了。
这样的日子,太过疲惫。
听听父亲说一些上古强者们的八卦,倒是她最欢乐的时光。
至于什么荣耀,辉煌,这些都不重要。
再辉煌,也都过去了。
十万年岁月,足以掩埋一切。
……
而就在定军侯为他女儿说起星辰海的这一刻。
明月花谷外,空间微微波动了一下。
苏宇定睛看去,无数的花朵,密布整个天地,巨大的峡谷中,都是花朵,峡谷上方,还有一轮明月呈现,极其美丽。
但是,也极其危险!
他天门一开,朝峡谷看去,下一刻,微微皱眉:“倒是个比葬魂山更危险的地方!这些花朵,居然都在修炼,同走一道。”
苏宇说着,忽然朝四周看去,微微挑眉:“定军侯被人盯上了!”
话落,三道小门烙印在蓝天三人额头上。
一瞬间,他们也看到了四周,有一些隐约可见的细线。
蓝天笑的妖娆:“的确有几个小爬虫!不过只有一尊合道,三位永恒,看来还没准备动手。”
真动手,一尊合道显然是不够的。
但是,既然合道都来了,大概率也是确定了定军侯的位置,很可能会随时发起攻击。
这些人,守在花谷之外,应该为了不给定军侯撤离的机会。
大明王也是笑道:“这么说,我们不来,这定军侯可能要陨落!我们来了,反而是救了他?”
“应该算是吧!”
苏宇笑了一声,“先拿下他们,这几个家伙不在花谷中,倒是好对付一些,那合道,也只是五等左右的合道!”
垃圾!
在场的,大概就大明王和对方差不多实力。
其他人,都比对方强大的多。
“大明王,你去收拾三大永恒,我们三人,瞬间拿下对方,不要制造出动静,以免惊到定军侯,大周王,看你的了!”
大周王笑道:“还要宇皇和我一起联手,更万无一失!”
苏宇,也有蛊惑大道之力。
两人联手,对付一位五等合道,几乎不会有问题。
蓝天却是幽幽笑道:“把我放哪了?走吧,再废话,我的无数兄弟姐妹,都按耐不住了!”
腹黑權少戲嬌妻 安姿蓧
“……”
无语。
几人都笑了笑,笑的轻松,却也没大意。
一切气息收敛!
初来乍到,还是小心点为妙。
……
花谷之外。
一尊魔族强者,朝远处看去,微微凝眉,身后,三位永恒强者,看向这合道境,有人低声道:“大人,有异动?”
“没事。”
魔神依旧皱眉:“只是刚刚隐约有点空间波动,不知是不是一些规则波动导致……”
几人都探查了一下,没察觉到什么异常。
至于危机感,也是没有的。
合道境的魔神,倒是稍微感觉到了一些危机感,但是仔细探查一下,又不知道从何而来。
难道被定军侯发现了?
发现了,他也不敢和自己动手,逃跑更有可能。
魔神深吸一口气:“一旦定军侯逃跑,马上传讯,围剿对方!我们的任务不是交战,而是盯梢,不给他们无声无息地逃了就行!”
一位合道当眼线,可见,万族对这些遗留人族还是极其重视的。
“明白!”
三人点头,他们可不想和这些亡命徒交战,只要定军侯敢出来,马上就能传讯出去,让大量强者来围杀他们!
正说着,四人耳边,都传来了一声笑声:“几位,嘘!忍一会,别说话,我们聊聊天。”
三大永恒,瞬间着了道。
而那魔神,脸色却是狂变!
谁?
稍有恍惚,耳边又传来一声嬉笑:“别说话,乖宝宝,我爱你哟!”
“安静一些,保持安静,才能活命!”
三大强者,几乎是同时运转大道之力,干扰这位五等合道。
外围,大明王阵法瞬间落下,屏蔽四方。
三大永恒境,早已迷失。
差距太大了!
那魔神,眼神剧烈挣扎,刚挣扎一会,忽然身边冒出无数个蓝天,男男女女都有,化为一张大网,嘻嘻笑道:“乖宝宝,苍生爱你,你爱苍生,别乱动哦!”
大周王踏空而出,笑容柔和:“忍住,别说话,别挣扎,我们是来拯救你的!”
魔神心中挣扎,不,不是!
这是敌人!
下一刻,苏宇出现,手中浮现一支笔,一笔点出,无数文字浮现。
前妻來襲:總裁的心尖寵 紫語
封、锁、擒、镇、压……
无数文字浮现,笔尖点出,一瞬间,肉身爆碎,下一刻,只剩下书封的文明志,上面一页封印了西王妃,下面一页,一把将对方四人席卷!
瞬间吞噬了对方!
仙門聖尊
没有杀人,以免动静太大。
圣化印落下,瞬间镇压!
一切动静消散!
几人对视一眼,都露出了笑容,一位天王,两位顶级合道,加上布阵的大明王,对付一位五等合道,不要太简单。
苏宇笑了一声,“速度点,拿下定军侯,免得这些人消失,引起万族注意!”
几人点头,瞬间消失。
既然动手了,那得速战速决!
免得这几个人消失,万族要是联系他们,没联系到,容易出纰漏。
……
那巨大的花朵中。
定军侯忽然有些心悸,朝上空看了一眼,正说着的话,也停了下来,眼神凝重。
刚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