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5ipx火熱都市言情 終極武力討論-第921章 龍象 三分享-iv1qo

終極武力
小說推薦終極武力
第九百二十八章龙象三
是以,两人拳头一撞,又分开,王越的沉腰坐马原势不变,在他对面的丹增上师却向后一晃,把脚下的青石踩的好像烂泥巴一样。人虽没有像之前一样,退出几步,但他身上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下面却猛地颜色一暗,前伸的胳膊,筋骨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就仿佛是地震中不堪重负的房梁。
随后,他一吐气,口鼻中登时喷出一大片白生生的热气,掌心中的毛孔就像是通开了泉眼,瞬间便湿漉漉全是汗水。
与此同时,王越的脸上也是一红,脚下地面突的往下一陷。半尺厚的大青石碎的像是打磨机打出的粉末,稍稍一动,立刻就翻卷着从下而上涌向了四面八方。
打到了现在,两人消耗的体力无数,可硬拼之下,这一招的力道却仍旧是如此猛烈,由此可见功夫练到了他们两个人的这种地步后,想要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来,实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至少比想象中的要难的多了。
丹增上师的年纪虽然大了,但秘法层出不穷,还有外力加持,饶是以王越的体力和爆发力在这种情形下也只能说是稍占上风,却始终不能一锤定音。只好一发狠,脚底横踏,猛的向后一蹬地,人立刻向前迈出半步,以六合拳中最根基的夹剪步,配合呼吸,追上去又是一招前冲硬打。根本不敢给对手任何喘息的机会。
这老喇嘛的韧性实在太足,一身瑜伽简直百折不挠,一只脚刚被王越踩的变形,这时候居然也是向上一提,以脚后跟向后横拉,同时大腿后面的两条大筋绷紧弹动,整个人在向上一跃而起的瞬间,偌大的身子便倏地往后一挪,顿时自然而然的就让过了王越追打过来的一拳。
“好!再来。”
拳打虚空,恍如雷鸣!却一招落在空处的王越,似乎对此早有预料,一见老喇嘛后退脱身,立刻也抬脚朝前一窜,仍旧是个半步,可他这一下却是以震脚发力,啪!的一声脆响落地的瞬间,大腿内侧的肌肉和小腿下面的韧带大筋全在这时齐齐一抖。
然后,他整个人的身子就突然摆胯由正面追杀变成了横肩立肘,前臂抬起与肩同高,借着震脚跺地的反作用力,脊椎只往上一挺,他这一侧的肘尖就好像一条大枪头似的,随身而动朝前顶戳了出去。
苏家的六合拳虽然脱胎于大枪术,讲究一个行拳如扎枪,但拳法中类似于这种肘的用法却比拳要难练的多。想要在实战中用的好,最重要的就是要贯穿一气,将脚往上一直到肩膀的所有关节韧带和筋肉,骨骼全都练得灵活无比,既要节节贯穿,形同一体,又要发力用劲如线提气催。最后才是整合一体,聚力在肘尖一点上,一抬肘,浑身劲力凝成一线,宛如一条有质无形的大枪,挡者披靡。
所以,六合拳最上乘的法门内外兼修,平时打人硬打硬进,走中宫直入,固然也是刚猛无比,可若是换了肘法,真要练到了家,这一肘子顶出去,那杀伤力简直不比真的大枪差。拳经中所说的三拳不如一肘,在这一点上绝非虚妄。
拳法中的肘击之所以威力巨大,原因就是聚力后的以点破面,就像是用铁锤将一枚钉子锤入坚硬的木头中一样,同样整合全身的力量,受力面积越小,自然压强越大。但在苏家的六合拳里,这样的肘法,配合特殊的发力方式用出来,却叫做“摧城顶”。
想要把这一招练的好,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先去练大枪。一丈多长的大枪杆子用一手持了,齐肩发劲,一抖手刺中远处的目标,初时刺中即可,练准头,到最后就要装上枪头,一枪扎进墙里,破洞如拳般大小才算成功。然后,再弃枪用肘,但有所成,一肘戳出去,只要对手敢接,立刻就会触手发力,碰哪哪碎。
因此,六合拳的肘,练得其实还是个枪劲儿,一戳一扎里还有个挑,和别的拳法中的肘区别很大。
斬龍
就好像现在的王越,久战丹增上师不下,这一肘追上去,肩膀腰胯都连成一体,形成真正的上下贯通之势,发力时几乎就和古代大将军纵马持枪的运枪法门一模一样。
花心總裁的殺手妻
虽然屁股底下没有马,可他这时的侧身马步扎下去,却活脱脱就像是身子里站出了一匹马来,肘往前一扎,身形随之微微晃动,沿途上下所有的关节都像是往里面塞了一个弹簧,一晃一晃,内敛阴阳,表面上只是那么起肘一扎,实际上却是双手合于阴阳的绝顶杀法。
形势似乎又回到了从前。刚刚强行打断了王越连绵不断的攻势,开始反击的丹增上师,出手却不过三两下,紧跟着却又在一记硬拼中,重蹈覆辙,被王越震的向后退让。虽然还不至于因此露出败势,可如此几次三番这般模样,也着实让老喇嘛心急如焚。
一见王越毫不放松,提肘又来了这么一下,连忙一伸手,大手印如云盖顶向下一落,宽厚的掌心向内凹陷,看似一起一落的同时,实则却是手腕连颤用的是以柔克刚的手法。就像是一块厚布突然从天上落了下来,甭管王越的力道有多么刚猛,一碰之下,刚柔对冲,势必也会被持续消磨,卸掉大部分的爆发力。
而刚不持久,只要力道这么一泄,再后面丹增上师自然就有无数的手段,借此施为……。
正所谓柔能克刚,自从和王越交手以来,王越也不是没有用过肘法,老喇嘛应对的这一下按道理来讲,也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接下来双方的手肘再次相遇之后,丹增上师的手掌却猛地向后一缩,如被电击。
然后,如果有人能在旁观观战就会发现,这老喇嘛的掌心深处赫然已是一片血红。那不是气血凝聚显露出来的颜色,而是真正的血。
双方碰撞的声音,比起之前来,几乎弱不可查,可由此造成的伤害却实实在在的。一身瑜伽成就的丹增上师,肌肤皮肉之坚韧就是刀砍斧剁都无法伤害分毫,但现在只是刚和王越的肘尖一碰,他的手掌中心部位的皮肉就被磨破了。
对,就是磨破了!王越这一肘,在接触到对方掌心的一瞬间,还有一个向外逆时针剧烈旋转的动作,就像是电钻一样,一碰到障碍物,立刻飞速旋转。
结果,哧!的一下,本来还想着以柔克刚,只等卸掉对方肘上的力道,立刻就是顺势包裹缠上去的丹增上师,却只觉得掌心猛地一热,一股可怕的力量就像是烧红了的钢钎一样洞穿了自己的手掌,顿时他整个人如被电打了一下,刷的一收手,当时就一声闷哼,从嘴角流出一道血线。
他的瑜伽术虽然练得出神入化,筋骨坚韧,刀斧难伤,比这世上任何的横练功夫还要难缠的多。而且兼修内外,连五脏六腑都淬炼的强健无比,一发力,筋肉拉伸,骨骼扭曲,整个人就变得和橡胶人似的,在这种状态下,他的身体几乎可以天然卸掉大部分的外力攻击。
而这也正是王越和他交手到现在,几次全力以赴,体力全开之下,仍旧无法奈何得了的真正原因所在。任凭他的混元捶发力,打法刚猛无俦,挡者披靡,却也无法彻底碾压这个老喇嘛。
不过,这一次王越显然已经是有了相应的对策,一记摧城顶的肘击直戳,劲力内敛,合于一线凝为一点,也真是做到了将浑身力道都集中在一起,一肘子朝前顶出去,就好像是大将军纵马摇枪,飞驰而来,人借马力,枪借人势,才往前一扎,立刻就是抖手拧,顿时扎枪便钻,用劲简直歹毒之极。
这样的一枪,就是战场上专破敌人重甲和盾牌的“毒龙钻”。再加上他摧城拔寨般的发力,同样是一记肘击的势子,里面蕴含的门道却已是天差地别。
“嘶……!”
丹增上师一掌盖在王越的肘尖上面,掌心皮肉好像被钻头猛烈的钻了一下,虽然及时收了手,可对方的那股子力道却是穿透力十足,竟是一碰之下马上就顺着他的收心透体而入,沿着手腕,顺着手臂,一路攻到了肩膀头上。
这还是他一觉不妙,立刻就运劲抵抗,这才将这股力道在肩膀前面给截了下来,没有让它一路再破入身体,伤及脏腑。但即便如此,他的这条胳膊却仍旧像是被仍旧巨大的绞盘里,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的被狠狠绞了一下,沿途所至,不论是筋肉还是骨骼关节几乎全都错位,立时间剧烈的疼痛,饶是他这等人物都忍不住连连痛哼,一时间这条手臂就像是被废了一样,只要微微一动便火辣辣的痛入骨髓。
然后,他就知道自己的这条胳膊暂时已经算是废了。不论是外面的皮肉,还是里面的筋骨韧带,全都被剧烈的扭伤了。
想要在短时间内恢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不是肘法,是枪法!”
丹增上师一收手,紧跟着就向后退,人虽没有当场疼的叫出声来,却也连连倒抽了几口冷气。
孽罪青春 飛天豬
他虽然和苏明秋之间没怎么照过面,可也知道苏家的拳法原本就是脱枪为拳的来历,如今在王越这里刚一吃了个大亏,心里也立刻明白了对方这一招的来处乃是战场上杀人无算的古代大枪术。
金剛經修心課:不焦慮的活法
要不然以他的功夫,瑜伽练体,又在外力加身之下,整个人从头到脚都几近不坏,又怎么可囊之前吃了王越那么多拳,连脚被踩变形了,都“安然无恙”。
抗日決死隊
而且他与人交手,生死厮杀的经验也丰富异常,打法凶狠,一点儿都不比王越差,再辅以真言震慑心神,在碰到王越之前,那么多年来,也从来都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把他怎么样的。
但是今天,就偏偏碰到了王越这么一个狠人,年纪轻轻不但先天元神强大,不惧他的真言震慑,还体力无穷,爆发力猛烈到了极致。一路压着他打不说,眼下更是一下废了他的一条胳膊。虽然只要给他时间,这条胳膊养好并非难事,可谁给他这个时间啊?
雲中歌 桐華
面对王越这样的强敌,双手俱在尚且落在下风,如今废了一条,那接下来还怎么打?
思及此处,丹增上师不由大惊失色,心神震动,几乎难以自持!
当下,顿时去意迭生,借着人往后一退的同时,竟是不管不顾,将身上所有的力道一敛,一个转身,人就向前扑出了十几二十步远。
“哈哈哈哈!都打到现在了,你还想走?”
眼见自己一招得手,终于重创了这个难缠到了极点的老喇嘛,王越不由一阵放声大笑。
然后,他再一看到对方突然一转身,纵跃好似飞龙行空,转眼就拉开了和自己之间的距离,顿时就也知道这老喇嘛肯定是心生去意,没了和自己再打下去的勇气了。
再世情殤:諜影天涯共君舞 波希米亞玫瑰
柯南之肥宅偵探
可世上的事,哪里有那么多都随着你心意的?一场鏖战到现在,好不容易奠定胜局,要赢了,你却想跑,说不打就不打了?
王越当然也不可能就这么让眼看就要吃到嘴里的这块肥肉,就这样像当初的严四海一样飞了。当下,也是一步跨出去,双臂一展,恍如行空天马,几个纵跃就追到了丹增上师背后,然后一拳狠狠的轰了下去。
背后大人,最是要命,姑且不说王越这一拳到底有多大的力量,只要丹增上师稍稍因此一缓,整个人自然也就无法再维持之前的势子,继续逃跑了。而这么一来,只剩一条胳膊的老喇嘛,对上乘胜追击的王越,那下场不管怎么想,如果不出其他的意外,那也只剩一条死路了。
这段时间,王越连遇强敌,先是严四海,再是赵祯,结果几次交手下来,力气没少费,却都没有留下对方。如今对上更厉害的丹增上师,再要让他在这种局面下跑了,那王越可就要自己窝火死了。
所以,无论如何,王越其实都是不可能放过面前的这个老喇嘛的!只要打死了这家伙,他换血洗髓的过程势必大大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