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fl8m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獵諜 隱爲者-713、柳老實不老實展示-tqefu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松江路上的这个联络点一直都是我盯着的,他那边的负责人叫做柳老实,经营的是一家干果店。”
“我之所以发现他有叛逃的迹象,是因为他竟然在私下里买票了。买的是去港岛的票,总共三张,正好是他,他媳妇和他爹的。”
“站长,您是清楚的,作为联络点的负责人,肯定不能说你不经过任何报告,就私自离开,这要说没事谁相信?”
“我现在不能肯定的是,柳老实到底是自己想要离开的,还是说已经被特高课的人策反,要是前者的话,情感上还能接受点,后者却是必须要清理门户。”
魏大宝言辞诚恳地说道。
“糊涂!”
听到这番话,楚牧峰当场就冷声呵斥,吓的魏大宝顿时一哆嗦,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话了,只能是更加恭敬地站立着。
“什么叫做情感上能接受?魏大宝,你是军统的人,就应该知道军统的规矩,不管是谁,只要敢做出背叛军统的举动,下场就只有一个!”
“你在这里扯什么情感上能不能接受,不觉得是一种很荒谬的事情吗?难道说你情感上能接受,就想要放过柳老实?”
“是是是,卑职错了!”
原来楚牧峰是为了这个动怒,魏大宝恍然大悟后急忙认错。
足球之征服世界 胡癲子
“哼!”
楚牧峰冷哼一声后漠然说道:“柳老实是你发现的,那么这事就由你来办,你现在就去那家干果店,给我将人抓来。”
“至于说到联络点的其余人,一并都拿下!听清楚,不能够落下任何一个人!这件事你要办不好,就不用再回来了!”
“是,请站长放心,卑职保证完成任务!”
魏大宝急忙应道。
看着魏大宝离去的背影,楚牧峰冲着西门竹说道:“你过去盯着,我总觉得魏大宝办事会出现纰漏,真要是有了变数,你负责善后。”
“是!”
西门竹恭敬道。
吩咐完这些后,楚牧峰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来。
联络点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意味着他必须要重视起来,要在内部先行肃清,搞一场思想统一运动。
任何对抗日事业有动摇者,对他楚牧峰有怀疑者,都将从队伍中踢出去。
军统华庭站断然不容许有任何危险因素存在。
……
松江路上的这家柳氏干果店。
柳老实就是这家店的老板,他那有个媳妇,有一个瘸腿的老爹,还有个刚刚两岁的孩子。
平常的话附近的人都喜欢来这里买干果,因为童叟无欺,物美价廉,再加上柳老实人如其名,是一个真的非常老实的商人,大家伙都乐意来照顾照顾生意。
所以虽然说这里利薄,但柳老实也能勉勉强强地凑活过日子。
“柳老板,给我来两份蜜饯。”
“这是上次欠您的钱,收好喽。”
“老柳,上次你不是说喜欢喝我们老家的酒吗?这次给你带过来两瓶!”
……
一整天柳老实这里都是挺热闹的。
直到下午三点钟才算是消停下来,大家伙都有自己的事情做,谁也不能说整天泡在这里。而也就是这时候,魏大宝带着人过来了。
他是装作卖家来的。
而在看到他露面的瞬间,柳老实就连忙站起身来,恭敬的说道:“魏老板,您怎么有空来我这里转悠了?想要吃什么随便点。”
“行了,老柳,这里没有外人,你就不用演戏了,走吧,和我走一趟!”
魏大宝抓起把花生,一边吃一边说道。
走一趟?
柳老实有些愕然,“去哪里啊?”
“当然是回站里了。”
魏大宝不紧不慢地说道:“咱们华亭站刚换了站长,说是想要和每个联络点的人见见面。你这里比较特殊,我正好过来就带着你一起回去。走吧,别瞎琢磨了。”
“魏处长,请容我先收拾下。”
柳老实连忙说道。
“容你收拾?”
魏大宝翘起眉角,冷声说道:“柳老实,你真的以为自己是去赴宴的吗?还要给你点时间梳妆打扮不成?”
“我是让你去见楚站长的,你难道还想要让他老人家等着你吗?赶紧的和我走。”
“我……”
柳老实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站在当地却是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
察觉到他的这种异常反应,魏大宝冷笑连连。
“柳老实,怎么?你难道还想要抗命不成?”
“我!”
谁也没想到柳老实在说出我这个字眼的瞬间,竟然拔腿就往后院跑去。只是就在他刚刚做出这个动作的瞬间,魏大宝眼底便闪过一抹寒光。
“砰!”
从进来后就一直盯着柳老实的行动处队员二话不说就冲上前,一记重拳挥过去,当场就命中柳老实的腹部,让他疼痛的像是虾米般蜷缩起来身体。
“柳老实,你说你跑什么?你是不是心里有鬼那?你要是说没鬼的话,怎么不敢跟着我回站里那?”
魏大宝走过来,居高临下的俯瞰着,眼神中充满了嘲讽。
婚途錦繡
“呜呜!”
和刚才不同,现在的柳老实是说不出话的,在被击倒在地的同时,他的下巴就被卸掉,双手双脚被控制住,只能是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毕竟都是业务熟练的行动处队员,他们自然知道要将所有危险都扼杀在襁褓中,哪怕只是一个很小的危险都不容发生。
这会儿就算是让柳老实有所动作,都办不到。
偵探隨筆 黑瞳黑
“带走!彻查这里!”魏大宝肃声道。
“是!”
很快干果店这里就关门了。
差不多十来分钟后,便有人向着这里围聚过来。
他们刚才虽然说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却是听到动静的,又看到柳老实被陌生人带走,所以都是有些好奇的。
“你们说好端端的柳老板怎么会被带走?带走他的又是谁?”
“是警备局的人吗?”
“不清楚,但我想这里面应该是有误会的,柳老板又怎么会作奸犯科?”
就在这种议论声中,一道身影转身离开。
穿越之絕版無賴 女巫仙仙
那些看雲卷雲舒的日子 一個女人
將門之驚華嫡妃
他没想到的是,一双眼睛恰好盯住了他,看着他离开后,西门竹扬起手臂,冲着身边的人低声说道:“跟上去,我要知道他的所有资料。”
“是!”
……
华亭站审讯室。
看着眼前的这位柳老实,楚牧峰淡淡的问道:“知道为什么把你带过来吧?”
“不知道。”柳老实摇摇头。
“你……不老实啊!”
楚牧峰扬手指了指对方,慢慢说道:“都说你是老实人,现在看来你是最不老实的。你明明知道为什么带你过来,却装作什么都不清楚,装作自己是多无辜。”
“这样做有意思吗?你觉得要是说没有确凿证据,我会下令让魏大宝抓你吗?”
“还是说你真的对家法已经麻木了?”
家法!
当这个字眼说出时,柳老实的瞳孔微紧,再看向楚牧峰时,已经不像是刚才那样坚持,而是苦笑着扬起嘴角,语气苦涩的说道:“站长,我错了!”
“你错在哪里?”楚牧峰问道。
“我错在不该想着离开,但我真的不是说想要走的,我只是想要将媳妇和老爹送走,我是会留下来继续潜伏的,我!”
“胡扯!”
楚牧峰打断柳老实的话,冷厉的说道:“柳老实,事已至此,没想到你还在狡辩。你说你只是想要将老婆老爹送走,那为什么要买三张船票?”
“怎么,合计你当我们都是摆设吗?对你的话会无条件的信任?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让我们相信的资格吗?”
“楚站长,我真的没有想过逃走的。”柳老实脸色惨白,抖抖索索地说道。
“你是干果店的老板,你的干果店在松江路还是不错的,有着不小的名声。这样的你,有一天忽然将老婆和老爹送走,只剩下你,你觉得岛国特高课会觉察不出来其中是有猫腻的吗?而只要被他们怀疑上,你就是必死无疑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会说只是送他们走吗?”
“柳老实,你真的是糊涂至极,你觉得咱们军统的触手只是在这华亭市吗?你觉得在港岛,就没有咱们的人吗?”
“你信不信,只要确定你叛逃的事情,一张纸令,就能让你的老爹和老婆死在港岛,而且保证是没谁会过问。”
楚牧峰的话像是一记记重锤就这样锤击在柳老实的心窝上,让他根本不敢想象后果,心理防线一下就崩溃了。
奸臣是妻管嚴 畫媚兒
他不敢尝试和领教家法。
因为那意味着的是死亡。
而且还带着全家一起死,那自己的抵抗还有什么意义呢?
“现在说说你为什么要潜逃?为什么要背叛军统?你是自己当叛徒的还是说被特高课策反的?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楚牧峰冷漠的问道。
“我说我说,我全都说!”
被威慑住的柳老实,一股脑的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说出来。
名門錯嫁:小小萌妻帶球跑
等到他说出来后,楚牧峰也才逐渐明白这件事原来果然是另有玄机的。
毕竟像是柳老实这样的联络点负责人,每个都是心理素质过硬的人,都是被考核过,值得信任的军统老资格,换做是一般的愣头青都没有资格担任。
他怎么会突然选择叛逃呢?
没想到,原因竟然会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