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9pmt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承包大明笔趣-第九百二十二章 一婿難求-ojloh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寇涴纱虽是徐姑姑一手调教出来的,但二人的性格却是迥然不同,寇涴纱是非常严谨的一个人,做任何事都事一丝不苟,迟到早退几乎难以发生在她身上。
徐姑姑就比较随意一些,即便如今她已经成为一诺保险的总经理,她也几乎就没有准时过,早退那更是常有得事。
但是有一点相同,就是她们都能够将事情做好。
郭淡只在乎利益,只要你要能为我赚钱,你就是天天不来上班都行。
今日也是在日上三竿之时,徐姑姑才坐着马车晃悠悠地向一诺牙行驶去。
此事人家都已经上了一个时辰的班。
“今儿这眼皮怎么总是跳?”
徐姑姑微微合目,抬手轻轻揉着双目,这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心道,今日恐不宜出门,还是回去算了。
这翘班的念头刚刚冒出来,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徐姑姑睁眼问道:“到了吗?”
门外的丫鬟回答道:“大小姐,已经到了。”
徐姑姑掀开车帘,突然双目一睁,远远看着一诺牙行的门前停着几辆非常豪华的马车,“怎么前面停着那么多马车。”
这也时常发生,但徐姑姑今年心里本就不安,一看这么多马车,更觉有事发生。
正巧见到一个少年从牙行出来,此少年名叫小林,乃是小安的小跟班。
徐姑姑喊道:“小林。”
小林见是徐姑姑赶忙走过来,恭恭敬敬行得一礼,“小林见过徐总经理。”
徐姑姑问道:“小林,牙行门前怎么停着那么多马车,是牙行来了贵宾么?”
小林当即噗呲一声,未说先笑,咬着唇道:“他们是来提亲得。”
“提亲?”
徐姑姑问道:“又是来向芳尘来提亲的么?”
小林直摇头道:“不是的,他们是来向我家姑爷提亲的。”说到后面,他是双肩急耸,吐词不清。
徐姑姑听得也纳闷,向郭淡提亲?是娃娃亲么。问道:“你先别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林也很怕徐姑姑,立刻道:“是这样的,最近陛下封我家姑爷为大明第一赘婿。”
“第一赘婿?”徐姑姑睁大眼睛。
赘婿本就是贬义,第一赘婿无异于放大来侮辱人。
小林直点头,道:“这第一赘婿可是了不得,是可以无限入赘的。”
“什么唤作无限入赘?”徐姑姑是一头雾水。
小林道:“就是我家姑爷还可以入赘别人家,那些人都是希望我家姑爷上他们家入赘。”
“无…无限入赘。”徐姑姑不由得娇躯一抖,一股恐惧从脚底窜上心头,咬牙切齿地骂道:“这混蛋……!”
小林见徐姑姑粉拳紧握,身子微馋,神色慌张,不禁问道:“徐总经理,您…您没事吧。”
徐姑姑斜目一瞪,吓得小林赶紧低下头去。
徐姑姑将车帘放下,“回去。”
她刚刚离开,又有两辆马车行至这里,正是周丰与曹达的马车。
“哎呦!曹贤弟看来我们是来晚了。”
貼身鬼
周丰一看门前停着那么多马车,不禁很是郁闷。
曹达道:“那好像是英国公得马车。”
“英国公也来了。”
周丰双目一睁,又向曹达道:“曹贤弟,看来我们是没啥机会了。”
曹达点点头道:“我们还是别去凑这热闹了。唉……!”
……
总经理办公室内,郭淡正襟危坐在一群老流氓中间,犹如一只待宰羔羊。
“各位长辈,你们就放过我吧。”
郭淡双手一摊,欲哭无泪道:“这只是因为陛下见我誓死捍卫我与寇家的入赘契约,无法纳妾,无法为我郭家开枝散叶,故而才封我为第一赘婿,我也没有说要大开杀戒,哦不,咳咳,我没有要入赘别家的意思。”
“你小子少来!”
张元功哼道:“这事情我们已经打听得非常清楚,是你小子看上人家凤儿,想入赘老徐家,故而才要来这一道圣旨。”
郭淡没好气道:“虽然事实并非这样,但就算事实是如英国公所言,那你们都已经知道我的目的,还来干嘛。”
张元功哼道:“正是因为知道,老夫才来的,凤儿可是老夫一早就看上的,早已经视凤儿为家人,如果你想要得到凤儿,那必须连我家孙女一块娶,如此一来,凤儿也算是我家孙媳。”
“这样也行?”
郭淡这脑子开始理不清了,这真是神奇得脑回路啊!
正德五十年 竹下梨
嬌寵田園:農門醜妻太惹火
“当然能行啊!”张元功哼道:“既然你能够入赘他老徐家,那也能入赘我老张家,我老张家可不比他老徐家差,这男人还怕女人多么。”
“咱们的孙女虽然不如徐家千金,但是咱孙女那是年轻貌美,这是那徐家千金比不上的。”李高笑呵呵道。
“可不是么,你入赘也是为了开枝散叶,年轻才好生孩子。”
“郭淡,拿出你大丈夫的气概来,来者不拒!”
陸小鳳之劍嘯九天
“来者不拒?”
郭淡猛吸一口冷气,然后就使出浑身解数,将他们给轰走。
再聊下去真的会那啥人亡的。
送走这群老流氓后,郭淡突然后门藏着两道八卦的身影,道:“人都走了,还瞧甚么,进来吧。”
“哦。”
只见小小和朱尧媖从外面走了进来。
杜黃皮 媚媚貓
郭淡瞧了他们两个一眼,一本正经道:“有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你们要且行且珍惜啊!”
朱尧媖和小小相视一眼。
“总经理,我们去做事了。”
二人急忙忙离开了。
郭淡一翻白眼道:“不识货的家伙,真是没有干秘书潜质。唉…其实我也没有。”
“哈哈…贤婿,忙坏了吧。”
只见寇守信、寇涴纱父女从后门走了进来。
網遊之幸運混混 想念那個夏天
“岳父大人,人家跑来提亲,您应该出面才是,哪能让小婿抛头露面。”郭淡是一脸委屈道。
“你也不嫌恶心。”
寇守信鄙夷了他一眼,道:“这事可别找老朽,老朽是爱莫能助啊!哈哈…!”
“夫人…!”
郭淡刚想向寇涴纱求助,就被两道目光给瞪了回来,转而道:“夫人累了吧。快坐,快坐。”
一家人坐了下来,寇守信打趣道:“贤婿,你可真是真人不露相,看看这上门提亲的人,个个都是非富即贵,就连武清候都来了,他可是李太后得哥哥啊!”
郭淡呵呵道:“那又怎样,这事是一个巴掌拍不响,我才不想入赘他们家。”
寇涴纱笑吟吟道:“夫君就惦记着大姐姐。”
“哎呦!夫人,你可算是酸了,为夫真是太兴奋了,我还以为你一直都不珍惜我。”郭淡差点没有泪崩。
“别瞎说。”
寇涴纱啐了一声:“爹爹可还在这里。”
寇守信却道:“女儿,你确实对贤婿关心不够,这你得改。”
他一看这架势,这么多人来抢,这还真得稳一点,可别弄砸了。
寇涴纱微微一翻白眼,道:“爹爹,你莫听他胡说,女儿要真拦他,他又会怪女儿。”
“夫人,这话你可千万别说。”
郭淡呵呵道:“夫人你要真拦,我还真就请求陛下收回我无限入赘的权力。”
寇涴纱道:“真的?”
“真的。”
郭淡点点头,道:“就你一句话的事。”
寇涴纱道:“飞絮呢?”
郭淡眨了眨眼,道:“那…那我是被逼的。”
儿子都生了,他能怎么办,勉勉强强多收一个,真是好生为难啊。
寇涴纱立刻道:“多一个和多两个也没有什么区别。”
开枝散叶得压力,令她这工作狂确实非常恐惧,她还真希望郭淡能够再找两个。
正当这时,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总经理,关公子求见。”
“这死胖子还真会凑热闹,平时也没有见他来。”
第一萌偷:拐個夫君來暖床
郭淡嘀咕一句,道:“让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只见胖子关小杰挺着他那十月怀胎的大肚子走了进来,入得屋来,猛地一怔,“寇叔父和嫂嫂都在啊!”
寇守信起身拱手道:“关公子。”
“有礼!有礼!”
关小杰赶忙回得一礼。
郭淡打趣道:“胖子,你至于吃成这样么,你看看你,连行个礼都快喘不上气了,你可是五条枪中流砥柱,可别将身体给吃坏了。”
关小杰讪讪道:“我最近已经吃得很少了。”
藏地密碼10
寇涴纱忙道:“关公子,请坐。”
鬼打傘
“多谢嫂嫂!”
关小杰一屁股就坐在郭淡身边。
郭淡赶紧坐开,“这热量可真的是,你还是冬天再来吧。”
关小杰一脸委屈,不爽道:“第一赘婿了不起么。”
“一般般啦!”
郭淡哈哈一笑,又问道:“你今儿怎么有空上我这来。”
关小杰突然想起什么事似得,不禁瞄了瞄了一旁的寇守信和寇涴纱。
寇守信哈哈一笑,道:“关公子也是来提亲的吧。”
关小杰问道:“寇叔父不在意么?”
寇守信摇头笑道:“不在意,不在意。”
在意也没啥用,这来提亲的人,他可都得仰望。
关小杰立刻朝外喊道:“拿进来,拿进来。”
只见四个仆人,拉着两幅画卷走了进来,画卷上面画着两个妙龄少女,看模样也就是十四五岁。
“郭淡,都是我妹妹,你觉得如何?”
关小杰忙问道。
“你妹妹?”
“对呀!我姐都已经成婚了,就剩妹妹了。”
“亲兄妹吗?”
郭淡问道。
关小杰道:“当然是的。”
郭淡道:“同父同母?”
“不同母。”
“难怪。”
郭淡点点头。
寇涴纱瞧了眼郭淡,不免抿了抿唇。
“你啥意思?”
“啊?”
郭淡一怔,摇摇头道:“没啥意思。呵呵!”
关小杰又问道:“你觉得如何?”
郭淡点点头道:“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