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3s1精华都市小說 明尊 愛下-第一百九十章刀光起,斬殘魔;將決戰,暗佈局相伴-dprlb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血色的刀光斩空而过,持伞的凶灵犹如幻影一般穿过刀光,魔刀的刀光凶狂,却沾不得那代表九幽的红伞半分!
重生舊時代,大千金惹不得 楊唇
残魔宗的老魔头心中惊恐万分:“被九幽所背弃!不如幽冥的绝世大凶!”他们不知道这持刀的凶灵,究竟为何被九幽所背弃,至死都不得见九幽,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等被九幽所排斥,留在人间的死灵,足以称为绝世凶灵。
残尸的身影出现在刀光之后。
刀光翻起血色,仿佛有人在刀光之中低喃:“万般罪孽,皆归于我!身处无间,永堕阿鼻!解脱!大解脱!”
自祥佑和尚手中习得大解脱魔刀之后,历经数次轮回之旅,钱晨终于能模仿到了七分精髓,身立黑暗,心向光明,处于无间地狱永受折磨,心中有无穷的悔恨,内疚,疯狂,绝望,悲伤,嗔怒,这一切化为将化为强大的魔性,另一半的善良,宽恕,守护,慈悲与爱,却有始终维系着本心,使得此刀不至于沉沦……
这便是拥有无穷魔性,却又始终维系心中一点执念的一刀。
大解脱魔刀……
血光吞噬了一切,这是九幽道的天魔化血神刀,但亲眼目睹此刀者,却绝不会以为这是天魔化血神刀,因为魔刀之上的诡秘魔性,已经并非天魔,而是经历了无穷痛苦折磨之后,残存的一点执念。
钱晨心性砥砺,未曾达到把握‘我执’的一步,因此他在此处取了巧……
帶著記憶寵你
身外化身握刀斩出,刀光中那万劫不磨的我执魔念,却被喧哗魔界无数隧道中合奏的魔音替代。
此刻在石壁面前奏响诸神挽歌的钱晨真身,沉浸在神天前奏之中,感受诸神共举辉煌大世的心神,才骤然突然一变,无尽辉煌的诸神之世,骤然堕入黑暗之中。
漫天的神明骤然骤然扭曲偏狭,化为厉鬼魔神。
他们残余在祭神台左近,此地陈尸百万,诸神化为血雨同坠时残留万古,最为坚定的执念,被魔刀牵引,寄托于魔刀之上。
魔刀之中无数神祇执念浮现,刀光暴涨之际,那累累残尸,那尸山血海都浮现于刀光之中,残魔宗的三位阴神再无一丝反抗之心,只身化血光,想要遁走。
刀光一个吞吐,便将一人斩的四分五裂,本命神魔就连一瞬间也没有撑住。
在肉身崩裂之际,只来得及哀嚎一声,就被拖拽入血光之中,一尊修成本命神魔的魔道强者,就如此轻易被魔刀斩杀……并非是魔道太过无能,而是面对钱晨融汇大解脱魔刀,天魔化血神刀的一刀,只要心性之上出现一丝破绽,便是致命的。魔道之上寄托的无穷执念,寄托那化为无数天魔的诸神魔念。
只要心怀一丝畏惧之意,便立刻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而残魔宗三位阴神被钱晨出场前的一通装神弄鬼,吓得早就心怀畏惧,面对极为克制魔道的一刀,这一点破绽便令他们再无还手之能。
面白无须的中年人和矮胖的阴神一起祭起那柄人骨拂尘,三千白发一般苍白的青丝飞舞,想要系住那柄魔刀。
鳳凰令
但魔刀这一刻的变化,早已经晋入了一种两人完全不能理解,不可思议的境界,那道血色的刀光,带着神祇威严辉煌的金色,却又夹杂这九幽最为深邃的黑暗,这种神圣和污秽矛盾之感被血光完美的包容,成为一尊至圣至大,却也至邪至暗的生命……就仿佛那一日诸神大劫之际,烛龙残魂带着罗天仙器一同入魔,将罗天仙器寄托的仙秦神道一同拉入九幽。
金陵洞天之中所有生命……无数神祇,方仙道弟子,三位方士和烛九阴一同坠入黑暗。
九幽容纳了一切而诞生的那一尊深邃、黑暗的神魔!
魔刀劈开了三千斑驳青丝,残魔宗的镇教法宝,那如玉一般的手骨被魔道劈断了三根手指,抓着的拂尘丝线爆散落下,刀光一抹之间,将两尊阴神魔头一柄斩却,他们的阴神也几乎难以挣扎的坠落进了刀光里。残魔宗的残余真传和内门弟子,并不知晓钱晨这一刀挥出之前的种种铺垫。
他们只看到那尊无以言述的凶灵,只是两刀,便斩杀了众人心中可怕至极的三尊老魔。
这一刻,钱晨瞬息便在众人心中,成为了无可匹敌,堪比魔君的那种存在。
成了造成万古之前那场大劫的罪魁祸首,那尊无敌的存在,此刻就算最为凶狂出的残魔宗弟子,也只想着逃。
残余的血色刀光吞吐间,便将残余的魔道弟子斩杀大半,这一刻斩杀了数十位至少也是通法境界修士的魔道,血光终于浓郁到可以牵引冥冥之中死亡力量的程度了。
残尸微微抬头,终于自那一抹雪亮的刀光之中,看到了身后执伞女子的倒影,他作势愣了一下,追杀众人的刀光堪堪停下。
独臂的残尸蓦然回首……身后却空空荡荡。
红伞之下的女子,踏着莲步徐徐远去,残魔宗剩余那那几位弟子哪里还敢留下来。他们慌不择路的四散而逃,唯一的念头,便是尽快逃出这个可怕的地方。
残尸继续追寻着红伞而去。
一只小妖怪偷偷留在了原地,收敛残魔宗三位阴神的尸体和其他弟子的法宝囊,它抬着那人骨拂尘柄,低头撅着屁股,将一根根拂尘丝捡了起来,甚至来到那趴在石壁上,四肢尽断的尸魔面前,使劲刮下了二两尸油,见到无法磨灭尸魔,而钱晨又已经走远,才堪堪志得意满,大摇大摆的离去。
司倾城收起了伞,银牙咬着红唇,又是兴奋,又有些不安的道:“师兄,我演的没有破绽吧!”
钱晨忙着从耳道神那里收刮法宝囊,拿着那柄白骨拂尘,正在考虑怎么接回去,闻言头也不抬道:“师妹演的极好,若不是你,那些魔头怎么会被吓得无法还手?”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司师妹脸上还残留着一分兴奋的红晕,蒲扇眼睛道。
钱晨微微一笑,魔刀斜斜指地,道:“如果魔道那边足够聪明,就应该知道形势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掌控,该办正事了!若是还在拖延,我一个一个的,可以把他们全部杀光!”
“正事?”
“也就是司马家志在必得,魔门大力扶持,也是他们为何一定要选在祭神台中,所欲行的那事!”钱晨平静道。
此事的根基,便是司马家和魔道的合作,司马家毕竟是南晋皇族,和魔道合作亦是冒着天下之大不韪。两者有效合作之际,固然能掌握局势,但钱晨已经斩断了金陵洞天之内魔道和司马家那边的联系,对于他们来说,形势反而混乱了下来。
BOSS追妻:假小子別跑!
两方的合作,若是再指望密切配合,必然会出大问题。
唯一能做的,恰恰是不再追求对付谢安那一方的正道,而是推进双方都欲求的那一件事——襄助司马炎成就元神。
只要此事一成,司马家那一方转眼便有一尊元神压阵,局势也就重回他们的掌控之中。有司马炎这尊元神真人,根本就用不到什么残魔宗,双方便连建立起更密切的联系。
寂滅天尊
前世的情,今生還 愛笑的小…
而钱晨所欲者,恰恰就是逼得他们不得不在这最混乱之际,为司马炎晋升元神。
如今祭神台与罗天世界的联系,让钱晨可以从魔道根本不知道的方面影响祭神台,而谢安那一边,又是牵制魔道的上好棋子,如今祭神台所在的深渊被钱晨的真身唤醒了许多凶灵,可以说已经成功把水搅浑,接下来便是钱晨最熟悉的浑水摸鱼时间,他大可以开始一步一步布局,正式对付起司马炎。
司马炎虽然冲击元神失败,但这么多年借助南晋国运,应该早已经恢复如初,鬼躯阴魂之中已经孕育一点纯阳。
若没有这般成就,他又怎么会有信心再一次冲击元神?
如此,半只脚已经踏入元神,只要度过生死玄关,便能一蹴而就,成就司马家第二尊元神老祖。
魔道和司马家所认为的决战,乃是在司马炎成就元神之后,一举拿下谢安。
钱晨自己,无论是真身李尔还是化身李太白,都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
而钱晨认为的决战,却是在司马炎冲击元神的那一刹那。烛九阴在罗天世界那边是一大底牌;令司马家和魔道的合作出现混乱,也是削弱敌人的一步棋;甚至祭神台左近的种种天时地利;世家那一方三位天师埋下的暗手,都在钱晨的利用之中。
重生娛樂圈:男神,好神秘! 夢清清
司倾城心里有些担忧,面上却极力不显现出来。
姐姐有妖氣 奈何笑忘川
母族和魔道勾结,自己的父亲也在暗中算计,欲破坏他们谋划的阴谋,说起来她才是最难过的那一位。
所以,陶天师居然肯让司倾城进入金陵洞天,钱晨都有些惊讶。
“魔道和司马家准备了数百年,以司马家皇族的地位,加上魔道那些人搅风搅雨的本事,没有几张底牌才奇怪呢!但他们有什么准备,我却并不知晓,只能看谁算的更深一层了!倒是道门那边准备的三张底牌,我隐隐有些猜测!”
肉文女主想從良 空白a123
“我应该是陶天师准备的一张牌,王知远手里的金钟没有那么简单,恐怕在关键时刻,也可以强行打开金陵洞天!”
“谢安距离元神只有半步,和司马炎乃是同等级的大佬,哪有如今表现的这般普通?王龙象和谢灵运身上也必然有所安排……这应该是张天师一手准备的。孙恩估计会亲手对付司马师……还有刘裕……他也是道门对付司马家的一个棋子。道门三位天师的落子,即在于金陵洞天,也在洞天之外。”
“但洞天之外,毕竟有道门天师,三位元神。司马家肯定不愿意把关键放在那里,所以决战应该还在洞天之中!魔道最大的底牌——烛九阴,已经投靠了我。若非如此,有一尊道君保护,哪怕是道君的残魂,受到了严重限制,保护一位元神成就,也是有七分把握的。”
“可惜遇到了我,算你们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