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kp1优美玄幻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 起點-第183章展示-slb4g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那个小希别说我挑你毛病,将千寻说成这个很过分吧。”阿莲说。
“被阿莲说教了,对不起全新,请责骂我的无礼。”
“你这个笨蛋。”
‘哇,真的开骂了。’
“不能这么做么”
“千寻这话你听谁说的。”
“那个是在哪儿呢。”千寻说。
“应该不是在13个小时之内记住的。”
“自从来到这里以后,就总是看到掐奴性令人意外的一面。”
‘对了小汐,我有个问题要说,这边这个人是谁。’
“哦,这个家伙,他是我的表哥,一直说是千寻前辈的恋人,一边做着白日梦的阿莲。”
“等等,自称听上去不是危险人物。”
‘其实他是人畜无害,既无害也没用。’小汐说。
“作为小汐的表哥,真是普通啊。”小白说。
“虽然我和他有点关联,可是这个家伙的性格很软弱呢。”
‘那是因为拿我和你相比的关系。’
‘总司会有那么几个憧憬男装的少女,仅仅是穿成这样的话,啊。’
‘昂我是不是被误解了。’阿莲说。
“可是能够和千寻交往,一定是非常有趣,这样的设定令人着迷呢。”小白说。
“随便你们怎么说。”阿莲说。
被称为阿莲的那个人摆出一副放弃的表情,无力的垂下肩膀。
虽然性格软弱,可是这个人还有不少起卦ID地方呢。
“他本人好像认输了,我姑且继续说明,阿莲是海归的,是为了进入音羽就读而来参加考试的哦。
千寻前辈被他照顾者。”消息说。
“唉,是这样啊。”小白说。
“消息可以的话,能不能向我们介绍一下她呢。”千寻说。
“的确。”
“这边这位是小白,是三年级,他是叶不负的女朋友哦。”
“哇,是叶不负哥哥的女朋友吗。”
“以前消息也提到过,各种意义上都很厉害。”
DNF之直播阿拉德
“小溪。”
小白将手搭在小汐的肩膀上。
“吓!”小汐说。
“你是怎么描绘我的,姐姐有点在意哦。”小白说。
“不,我只是根据事实描绘了一下前辈你而已。”
九轉不 大荒散
為我們逝去的青春
‘实事求是的描绘的话,可是会将人吓跑的。’
‘我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了。’
“虽然没有什么关系,消息,你不是说有什么要事要做。”
“哦,对哦。”消息说。
“小白前辈,不好意思千寻前辈和阿莲就拜托你照顾了。”
“交给我吧。”
从以前开始就对小金的妹妹挺感兴趣,想要好好交谈。
而且现在必须马上就回去了。
那么,虽然很不舍,不过就此别过了。
消息挥挥手,伴随着裙摆的飘动,离开了这里。
“那么。”小白看向阿莲:‘小金她还没有回来。’
‘姐姐的说教很漫长。’
千寻露出有些困户偶读笑容。
“不可能仅仅是说教,总觉得肚子饿了。”
‘今天我做了便当,方便的话,你也一起吧。’阿莲说。
‘阿莲的便当很美味,请务必品尝。’
‘我也做了便当,做的很躲,干脆分给大家一点。’
‘那么就让我和你的便当加起来,三个人份吧。’
“一决胜负吧。”小白说。
“啊,胜负。”阿莲说。
“是我的便当好吃,还是你的便当好吃呢,战斗即将开始了。”
“小莲?”
“那么我就冒昧的当一次评审。”
‘请多指教了。’
‘唉。’阿莲说:“什么超展开啊。”
“现在这个季节的确很冷。”
“好久灭有到天台来,感觉不坏和你舒服。”
因为千寻有拿着钥匙,才可以顺利进来。
无论如何还是想要一边欣赏着美丽景色,额一边品尝着美景。
“这边的太太和那边的音乐也一模一样,只是劲射不同。”
‘哇,好高呢。’
“千寻,不要走到太边上,很危险哦。”
“没有关系的啦。”千寻说。
千寻走到天天的边缘向下张望,迎风展开双手。
‘怎么了。’
“以前虽然听受过,不过真的和小金感觉完全”小白说。
真是非常坦白和迷人的孩子,虽然自已不是消息,但也有想要抱上去的冲动。
“在做什么。”
回来千寻问下道。
“说你和姐姐感觉完全不同呢,经常被说和姐姐不同,不过偶尔也有人说我和姐姐很相同。”
‘说不定很像是。’
她的可爱程度,和小金想必绝对不会输。
“那么,开始吃午饭了,已经准备好了好茶。”
‘阿莲,你真会做事情,会成为好妻子的。’
‘为什么是妻子。”
“现在还对这有反应我果然不行。”
小莲一边嘀咕着,一边将准备好的塑料布铺到地上在上面放着便当。
自已也将便当盒打开,打开了嘎子。
“这是我做的便当,别客气,尽管吃吧。”小白说。
‘哇,很好吃的样子。’
“这可真是摆放的哈哦皮哦啊两。”
“顺便一提,我做的便当有时候很难吃。”
“就像是抽签啊,抽中的话会有什么奖励。”千寻说。
“中签的话就有美味的料理,没有中的话。”消息说。
“呵呵呵,就是黑暗料理啊。”
‘’为什么在这里坏笑。
没有这种事情说出去就不帅了。”
本来是给被人准备的。
“糟糕了这个人和我老妈和阿九是同类。”听懂他在低谷什么放着不管。
“那么让我品尝一下阿莲的便当了,我开动了。”
重生逆襲之頭號軍婚
小白用筷子夹了便当,享用了起来。
“怎么样。”阿莲说。
“连我的心都开始平平跳了”千寻说。
“嗯。”
“这就是。”小白说。
“超级美味啊。”
“你做料理为什么这么厉害。”
“这种感觉。”
“真是不可思议。”
“到底为什么有这么强的厨艺。”
“你是个料理的天才呢。”
“吃起来营养好强。”
庶女棄妃:皇子太放肆
“天美味了,受不了了。”
“添加了调料和性感线条曲线,勾线出无数美味。”
“阿莲,你是从哪儿学习这料理的。”
‘哪有什么,只是从我母亲那雪莱的。’
“你的母亲,在料理培训班当老师哦。”
‘职业的继承者,看着其貌不扬,想必也没有多少水平。’
‘完全看走眼。’
“那个我被憎恨了。”阿莲说。
“就在刚才开始憎恶你哦。”小白说。
‘为什么啊。’阿莲说。
“阿莲什么的,死了算了。”
‘小白的脸上这么写着。’
‘千寻你刚辞啊吧鼖故意打’
‘是指什么的。’
‘不美好事情算了。’
一脸纯真说出去的汪刺鱼好危险。
“那么我们开始吃便当。”
錦瑟華年
完全无视小莲的泪水千寻开始盯着小白的便当。
“对了,还在比赛,来放开肚皮开吃吧。”
“那么先从煎鸡蛋开始吃。”
千寻看上去很高兴,假期煎鸡蛋,放入口中。
咀嚼了几下。
“怎么样。”
“非常难好吃,感叹二不油腻,这份煎鸡蛋,还加入了特别的东西。”
‘关键是赶萝卜。’
“难怪啊,吃上去很开胃。”
千寻一边吃着煎鸡蛋,。
“相当成姐姐一样崇拜的人又多了。”
千寻上钩了。
“小莲啊。”
“和姐姐一样,姐姐诶说的是小千寻。”
“小千说出自已的判断,我和小莲的便当哪个更好吃。”小白说。
“那个俩边都非常美味。”
‘不是在这决胜负中必须获胜一个。’
‘小编我们都子啊,不用那面墙千寻做出平阿基。’
‘小莲的好吃。’
打断了这句话,小千断然说。
“那个。”小白说:“唉。”
“真的很抱歉,我觉得小莲的便当要更美味。”千寻说。
“啊。”小白说:“这样啊,好,说的好,小千。”
“那个小白。”阿莲说。
“怎么了。”小白说。
“生气了吗,你好像输了比试哦。”阿莲说。
“不知用户啦,啊哈哈,我可米有傲慢到自已可以赢得过爱的力量。”
‘刚才不是傲慢吗。’
‘果然还是小禁断妹妹有什么说什么。’
“姐姐也一直教育我要坦率哦。”
“好可怕,这种天然无极限的迪化好可怕。”
‘真好啊,小莲,有这么可爱的少女爱着你。’
爱着什么的。
“就是说啊。”阿莲说。
“你们俩个的反应惊人的匹配。”
“那个队里,我也来品尝一下小白的便当。”
似乎是为了掩饰自已的害羞,小莲夹起了一个烧麦。
“总觉得味道有点。”
海洋告急
冰冷四公主的復仇戀曲
“这是什么感觉。”
感觉小莲扑通一声倒下了。
清情無悔 無非兔兔
“哇。”
“小莲好像虾米一样跳动着。”
‘哦。’小白说;
罗塘被恶魔附身一样不断前后摆动。
小莲看上去是个普通人,居然有如此有趣的演绎天赋。
那个是中奖了。”
“那个是放了季末。”
“如果那个真是演习,就算那他很年轻,也一定可以马上征服世界。”
‘对了,我想起来了。’
“怎么回事。”千寻说。
“为了让叶不负可以好好习惯超辣的难受滋味,并且可以为口袋吃着这些,追击那我做了超级辣的麻婆豆腐。”
“原来如此,难怪阿莲看起来那么凄凉。”
“现在的哦我们除了在旁边注视着她没有办法了。”
叶不负和小千用温柔的视线注视着阿莲。
“水,给我水。”
“真是令人意外的盲点。”
“快点啦。”阿莲说。
“那么我先去参加下午的考试了。”阿莲说。
因为还很糟糕,小莲的发音很不对劲。
“千寻待会儿见。”
‘我会为你应援的。’
‘多谢了。’
小莲和小千一起浮现出危险。
“真和谐你们这对闪光弹情侣。”
“那么我就。”
“干嘛瞪着我。”
‘我是非去不可,你可不要对千寻做奇怪的事情。’阿莲说。
“真是爱操心。”
‘’知道了你的性格,我会担心。
“没事情,小千有一个可怕的结界。”
“这个月欧说服力。”
“那么我就先走了。”阿莲说。
“是,路上小心。”
“88。”小爱时候。
在我们的回收目送下,阿莲走了。
“好了接下来,小千我们回去体验馆,小金的的说教应该结束了吧。”
‘’是的。”千寻说。
千寻,真是的,到哪儿去了。“小金说。
在进入体验馆,看到了小金。
“结界,我和小莲还有小白一起在屋顶上吃便当。”
‘是吗,是小白将千寻带回来的。’
‘算是吧没因为小汐有事情就回去了,小莲去考试了。’
“这样啊。”小金一副正在沉思着什么。
“千寻,小白没有对你做起卦ID事情吧。”小金说。
“说的好直接啊,小金。”
‘说起来我可不是小汐,我才不是什么奇怪的弱’
‘我不是在的耐心这个。’
“你不是只要有趣怎么样都行,不能否认我没么有被欺负的价值。”
‘这样啊,稍微有些受伤啊。’千寻说。
“抱歉不知不觉说出心里话了。”小金说。
“对,小金,据说比赛赢了呢,恭喜恭喜。”小白说。
“啊,非常感谢。”小金说。
自已和小小金联手错开话题。
“对了我还没有祝福姐姐。”
“祝福你姐姐。”千寻说。
‘啊哈哈,也谢谢千寻了。’小小金说。
总算是没有让小千哭了。
“果然厉害,小金受伤什么的根本不当回事,对不对。”
“还灭有那么厉害。”
‘’虽然说赢了,只是个联系比赛。
‘还是老样子的傲娇,那个就先丢一边。’
小白说;“刚才开始就很在意,倒在这里的男人是谁。”
“这个是一个笨蛋。”
自已的仆人小明被踩在教习。
“我只是管教一下你。”
“这小俩口子也不和谐。”
“这种事情怎么都好,比起那个有件事情要询问小金。”
‘是什么事情?’
“给我等等。”小明说;“别干脆丢下我,我正在被欺负啊。”
“这就是你的角色吧。”
‘这是何等的角色分配不但锕’
‘就是将这个干脆丢下吧。’小白说。
“喂,救命啊。”
‘请继续说。’小金说。
“连我的女朋友都背叛了。”
“我想要和你谈谈。”
无视那个,说明了一下叶不负的情况。
虽然笨人很有精神,但是却在拼命人手嫖。
他不回复精神可不安心。
“你在考虑这种事情。”
“你们姐妹俩个人都是毒舌啊。”
“如果有计划我早就实施了。”
在遇到自已之前,照顾叶不负是小金的责任。
“现在有你给他做饭,生活改善了。”
‘但不是每天,如果每天去会被认为很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