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u9g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抗戰韓瘋子笔趣-925 意料之外的暴露相伴-a5vud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一个人的心理活动总会多多少少在面部表情上浮现,特别是在危及其性命的时刻,很显然,施文挥还做不到斧钺加身而面不改色的地步,正如他选择当汉奸,也是因为源自骨子里对日本侵略者的恐惧和害怕。
韩烽很清楚,这样一个大汉奸,若是身边有鬼子撑腰的时候,智慧之深,当真不可小觑。
可此刻不同,当那把锋利的匕首抵在施文挥的脖梗子上的时候,这个聪明人一脑门儿的主意,全都用在怎么保住自己的小命儿上了。
所以,当韩烽问道施文挥的抉择时,这堂堂大旅长竟是忙不迭地点头道:“韩团长若是宽宏大量,肯饶了在下的性命,在下定当全力配合。”
不仅如此,施文挥转身就是投诚加诉苦。
“韩团长,你有所不知,兄弟我也是有苦难严呀,兄弟虽然是给鬼子做事,却一直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这小鬼子侵略咱们的国土,残害咱们的同胞,但凡是个中国人,没有不对其咬牙切齿的,兄弟我也不曾例外。
……
……”
一番话语下来,狗屁的旅长营长连长和排长,这些被韩烽俘虏的伪军,似乎都是这些老生常谈的废话。
尽管朱国寿等人早就嗤之以鼻了,韩烽倒是也不戳破施文挥这最后的遮羞布,“施旅长既然如此深明大义,话不多说,这一次我们能不能成功突围出去,就看施旅长是否配合得当了。”
施文挥忙道:“韩团长放心,一定配合,一定配合。”
韩烽道:“既然如此,还是我之前的计划,不知道施大旅长可有什么主意?”
施文挥想了想,道:“韩团长且放心,这一点好解决,我手下的人马向来唯我命令是从。
毫不吹嘘的讲,就算兄弟我的部下明知道韩团长一行在我的帐篷里,在下只要愿意送韩团长出去,也绝没有人有二话。”
玉帶絲
朱国寿低喝道:“狗汉奸,少废话,老子还不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吗,这要是让你的部下知道你被我们给挟持了,那岂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把你抓走?肯定一路跟着,我们就是想脱身也没那么容易。”
“施旅长,我劝你把你那点儿小心思都收起来,你也看到了,我这帮兄弟没有一个是傻子,你要是想耍聪明,不管你怎么赌,我想第一个没命的总归是你,这一点无论如何你也摆脱不掉。”韩烽冷笑道。
“不敢不敢!韩团长只管吩咐,兄弟我一定配合,不敢有任何心思。”
“简单,按照我制定的计划行事,我想借口你总能找到的,更何况你这支队伍并没有日军掺杂其中,你施旅长在自己的旅想做什么事情,应该没人敢质疑什么吧?”
“是是是。”
“很好,现在你就以你的名义,把外面正在休息的士兵分成三拨叫进来,每次叫四个人。”
韩烽这么安排,是因为此刻在这帐篷里头,突击连加上他自己在内一共有十四人,一会儿想要在施文挥的配合下离开药泉山,总得准备一套干爽的伪军军服。
史小全和四眼儿是已经有了,那是从方才守在帐篷门口的卫兵身上扒下来的,其他人的自然还得准备。
“老朱,你看着这老小子,他要是敢有任何异动,就直接拿刀划破他的脖子。”韩烽说道。
“得嘞!”朱国寿十分欣喜地接过这个任务,闪着寒光的匕首经由他的手横放在施文挥的喉咙处。
器道無極 葉子
咕咚——
古代豪門:狂妃怒
網遊之亡靈大法師
老实说,此刻为了活命,施文挥还真不敢有什么小心思,特别是此刻又有朱国寿拿着匕首在一旁挟持,他可是清楚,在这一群人里边就朱国寿这个家伙最跳脱,总是动不动就要拿刀捅自己,明显是对自己最仇恨的。
匕首贴着脖子,施文挥老老实实的走到帐篷口,然后冲着外面喊道:“吴贵,吴贵——”
不远处,一个正在篝火旁熟睡的士兵猛地站起来,连忙应道:“旅长,您叫我呢?”
“废话,叫醒四个兄弟,带到营帐里来,我有事吩咐你们。”
書生美女恩仇錄 季月燈
“是。”
片刻之后……
吴贵四人被尽数打晕,扒了衣服。
韩烽倒是专门下令不要痛下杀手,因为不管怎么着,此刻有施文挥配合作为人质,总得顾及他的面子,当着人家的面杀人家的下属,的确不太好看。
就这么着,施文挥连续叫了三拨人,伪军们猝不及防之下被打晕之后,也不管衣服得体不得体,韩烽一行总算是换上了伪军军服,顺便把身上湿透了的衣服替换了下来。
湿透了的衣服也不方便再带着了,直接甩在施文挥的帐篷里,一支似乎是由先前进入帐篷里的伪兵组成的队伍,就这么跟着施文挥大摇大摆地从帐篷里走了出来。
施旅长似乎忽然有要事要做,带着这支队伍急匆匆的就出了帐篷。
毒女歸來,腹黑二小姐 暖蘇蘇
先前施文挥叫人的过程倒是惊醒了不少伪军士兵,只是施文挥接着又说,没有被点名儿的就没什么事儿,接着睡你的就是了,那些士兵原本就睡得浑浑噩噩的,自然也没有多想,接着睡了觉。
这会儿,当施文挥带着韩烽一行伪装成伪军的队伍出了帐篷的时候,外面虽然篝火重重,周围的伪军士兵们一个个却还沉睡在梦乡之中。
倒是几个巡逻的哨兵向这边看了看。
营长许长富也从睡梦中被惊醒了,眼看着迎着施文挥就要走过来。
施文挥摆了摆手道:“老许,你不用跟着,营地暂时交给你,好好警戒,防止敌人偷袭,我带着队伍下山检查一趟。”
许长富有些疑惑,“旅座,怎么这么晚了您还要下山检查?还有啊,咱们现在还没有搞清楚敌人到底是藏在哪儿了,您就带着这么一支队伍下去,万一碰着他们,搞不好会有危险,要不我再带一队人马跟着您一起吧?”
身在施文挥身后,几乎与施文挥紧贴着的韩烽将枪口对着施文挥的后背顶了顶。
咳咳咳,施文挥咳嗽了几声,说道:“少他妈废话,执行老子的命令就是了,等我回来。”
“是。”许长富再也不敢废话,连忙应道。
眼见有惊无险,韩烽也是松了口气,继续挟持着施文挥,经过伪装成伪军的桩子身边时,顺便把桩子带上,一行人向药泉山的山下行去。
可韩烽一行始料未及的是,就在他们一行刚刚离开这处篝火营地,那原本还一脸恭恭敬敬应声的许长富立马就变了脸色。
“起来,起来,都给老子起来,都别他妈睡了。”
水戀月 席絹
许长富一脸蛮横地将所有休息中的伪军士兵叫醒。
有个连长一脸迷糊道:“营长,咋的了这是?”
啪——
一巴掌甩在这发懵的连长的脸上,许长富骂道:“还他妈睡呢,咱旅长都让人给抓了,立刻集结队伍,准备出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