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笔趣-第281章 環環相扣展示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得知刘度和鲍隆跑了之后,赵云倒也没有立刻追击,而是决定先分兵将湘江流域的零陵各县传檄而定。
毕竟李素跟他交代的战役目标,就是先后拿下零陵、桂阳二郡,而非拘泥于一人的生死。
刘度跑了,充其量也就是继续盘踞几个不值钱的、湘江都流不到的山区县,加上刘度也谈不上多高的威望,不能为了斩尽杀绝而因小失大。
优美都市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愛下-第281章 環環相扣
进了泉陵县的第二天,赵云就召开军议,吩咐安排:“正方,你带兵两千,驻守泉陵,安抚百姓。同时提防刘度和鲍隆余孽万一杀回。”
李严:“喏。”
赵云:“仲邈,文长,你们各领兵一千,仲邈去通知资水沿途的都梁、夫夷、昭陵等县归降;文长传檄湘江上游的洮阳、零陵、始安。”
霍峻、魏延:“喏。”
赵云点点头,最后交代道:“我自领一千人,轻骑为主,走陆路翻山绕行至郴县,先劝降赵范。另外,我自会派信使通知右将军此间战况,看他是否会对刘度的处置另有安排。”
听闻此言,李严等人都紧张起来:“将军不可轻敌啊,郴县无河川可至、需轻兵急进不假。但也绝不是一千人马可定的。赵范若举桂阳之力,也能动用七八千人马,万一有个闪失……”
赵云一抬手:“无妨,就算赵范不降,大不了就是全师而退,奈何不得我。而且我看他此前对劝降使者的态度,也并不坚定,多半是打着让刘度顶在前面的主意。
现在要是让他知道刘度已经因为祁阳之战吓破了胆,放弃泉陵遁走,赵范怎会再有抵抗之心?”
李严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反驳。
还是魏延刚刚出道不怕得罪人,质疑道:“将军,军情多变,人心诡谲,赵范未必知道刘度已经放弃泉陵,也未必知道我军威势,若是质疑我军实力,反而不美,不光耽误了战事,说不定还逼得他下次真想投降之时,多有顾虑。”
赵云微微一笑,指着地图自信说道:“我用兵多年,这点自有办法——要让赵范相信刘度覆灭,而非我军使诈,最可靠的办法,就是从我军的出兵路线来显示实力。
如若我军为了图道路便利,绕回北侧经耒阳入耒水至郴县,赵范肯定会怀疑我军所说的‘刘度覆灭’是虚张声势。但是,我这次准备直接从泉陵往东,翻山经新宁至郴县。
这条路线虽然难行,无法携带军粮辎重,却胜在是从零陵郡中部横插桂阳。只要到时候耒阳依然在赵范之手、未闻急报,而我军却突然从西南方出现在郴县城下,还不足以证明我们是从刘度辖区的腹地而来么?赵范只要不傻,就能才到刘度已经完了。何况,你们可以搜一下这泉陵的太守府,看看有没有刘度遗留的信物,足以证明我军拿下了泉陵,不容赵范不信。”
優秀都市言情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281章 環環相扣
这番攻心的取证非常老辣,这才让李严、魏延不由甘拜下风。
伏波将军到底是带兵五六年的老将了,想得就是周全啊,一看就是见惯了大世面的。
……
此后五六天,一切都如赵云预期的进展,除了九嶷山区的刘度,和其他方向偏远山区的一些山越族酋长的地盘外,零陵其余部分都被控制住了。
刘度走的时候发了不少粮食,虽然拉走了一些民心,但赵云宣布租庸调法改革、承诺以后不会随意加征山越蛮族的贡品、一切有法可依,而且还宣布免除今年的税赋。
几招操作下来,零陵百姓得了实惠,暂时也稳住了。
唯一的损失就是因为免税和安民,赵云无法在零陵筹措到更多粮草。但这一点完全可以通过不再增派援军、减少粮草消耗来解决,反正目前这点兵已经足够用了。
五月初四,赵云带领的一千轻骑兵,在数日的翻山越岭后,终于突然出现在了郴县的西南方向。这一路上他们骑马行军占了三分之二的路程,剩余不方便骑马、实在过于陡峭的山区,就选择了下马步行,所以才耗时那么久。
赵云的出现,当然让桂阳太守赵范极为震惊,他谨慎地没敢立刻做出军事抵抗,而是立刻拼命搜集军情。
最后发现北面的门户耒阳县都没遭到攻打,赵云就突然出现了。
赵范心中的恐惧,反而比“耒阳先陷落”那种情况更甚,因为他知道是刘度完蛋了。所以赵范非常光棍地直接选择了打开郴县城门投降。
为了打消赵云的疑虑,也为了示好,赵范不但开城门,还主动带着一群城中大户,出城去迎接,以示绝对没有赚赵云进城的意思。
两人一见面,赵范就作揖行礼:“久闻伏波将军威名、汉中王仁义,范与将军同宗,前番劝书到时,便欲归顺,只恨道路不靖,有刘度阻隔、张津在侧,唯恐早降为二贼所害。
幸得将军到此,庇护桂阳百姓,也让范得遂归降之愿。郡中官职,但有伏波将军觉得非其所用的,尽管调整,范无有不从。”
这番话说得,赵云都听得有些鸡皮疙瘩了。
要不是早知道赵范是拍马屁,说不定还真会被他骗了,以为赵范是什么忠义无双的“敌后工作者”,在刘度和张津的包围圈内度日如年。
赵云微笑道:“赵府君有心了,大王肯定会知道你的忠义的。这样吧,别的也不动了,不过耒阳县令和郴县县令还是换一换,右将军会派人来的。”
郴县是郡治所在,耒阳是从长沙来桂阳的交通要道,所以在赵范这个太守留用的情况下,换两个县令,就足以确保翻不起任何浪来——历史上,刘备刚刚平定荆南之后,就说“耒阳县令出缺”,让刚来的、因为太丑而暂时只能当县令的庞统去干,其实就是这个道理。
哪里是出缺,分明是不放心赵范,所以被出缺。
赵范听了,也知道只要这两点人事任命听从赵云,自己就不会有事,也笑容僵硬地答应了,他还继续赔笑问道:“将军,城中大户已为将军设下酒宴接风,并慰劳军士。只是桂阳炎热,城中多有暑气。将军是想入城饮宴,还是在城外寻一处豪族的庄园、山水清凉之处驻军?”
这是问赵云“怕不怕我赚你进城”的意思。
赵云当然不怕,就赵范这点人,城门都献了,还能玩出什么花活?
赵云便用安抚的语气劝说:“府君不必多疑,进城劳军即可。”
进城之后,赵范立刻在太守府设宴,还请了桂阳郡的几个豪强大族的代表作陪,赵云酒到杯干,并无犹豫。
宴席间,一户姓樊的本地大族族长出列自我介绍:“久闻伏波将军威名,乃天下豪杰,小女素来仰慕,恳请为将军把盏。”
说罢,樊公招了一下手,就有一个十六七岁年纪、略具国色的姑娘上前,跪坐在赵云的几案边,给赵云倒酒。
可惜,偏偏遇到极为冷静的赵云,所以赵云身边将校虽然都管不住眼神,但他本人始终非常把持得住。
赵云不动声色,冷静反问:“老丈这是何意?云岂是仗势欺压之辈?入城以来,秋毫无犯,勿要相疑!”
樊公尴尬一笑:“岂敢疑将军欺压,实在惭愧,小女年近十七,尚未婚配,她生平只敬豪杰英武之士,闻将军来此,自愿侍奉。”
樊娟一直没有开口,此刻才盈盈下拜,细声细气附和:“妾仰慕将军已久,不敢妄图高攀,但求将军收容,为婢妾皆可。”
谁让赵云这一世来平定桂阳郡,早了整整十五六年,所以桂阳大户樊家的女儿,还没成为赵范的寡嫂呢,还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这就让赵云少了诸如“你我同宗,汝嫂即吾嫂”的拒绝借口。
赵云还真没遇到过女方这么主动逼抢的场景,只好说:“云身为边将,王命在身,不宜自作主张,使新附百姓疑虑我以势强占民女、损及我军令誉,此事当奏报右将军裁处,再行定夺。”
这也不算拒绝,只是公事公办,也没损伤女方面子,樊家找了个台阶,也就先退下了。
赵云搞定了桂阳这边的情况后,稍稍安抚几日,又把精力投入到了零陵那边,计划拿下刘度盘踞的最后几个山区县城。
……
留守长沙的李素,这几天倒也比较空闲。
主要是指挥驻扎巴丘的甘宁,拦截了一些想去益州进货蜀锦的扬州豪商、当中间商给他们发货、顺带散布《英雄记》,以及按计划进行外交流言。然后也顺带处理一些长沙郡的要紧民政工作。
五月初六这天,李素才得到赵云的报告,说零陵郡治泉陵县已被顺利接收,此后三天,零碎的捷报也陆续回传,各县都已平定,只剩零陵东南角那几个九嶷山区的县城。
五月初九,李素得知了赵云从新宁翻山奔袭郴县、赵范投降,接受改编。信中还说了桂阳当地豪强樊家献女,不敢自专云云。
李素看了,忍不住笑道:“这有何妨?子龙多年来纳妾无妻,四处奔走,勤于国事,也该多享受享受了。
他是天下知名的豪杰之士,英武之名是灵思皇后都亲口嘉许过的。有美貌少女自愿托付,谁会怀疑他是仗势欺压抢夺?太多虑了!告诉子龙,就说是我说的,让他纳之无妨。”
信使:“喏!不过……还请右将军写在信中,让属下带回,否则恐伏波将军不信。”
李素点点头:“确是如此,我回书一封,你在此稍候即可。对了,你出发之时,子龙可曾说过,他下一步如何安排?”
信使想了想:“伏波将军书中……不曾说要攻打舂陵?他口头是这么和我说的。”
李素谨慎地摸了摸胡子:“如今已是五月,荆南之地,如若只是在湘江两岸作战,尚且可保安妥。如若贸然深入五岭、草木丛杂之地,不可不慎呐。让子龙切切小心军中疫病。
设身处地,刘度和鲍隆既然觉得躲到舂陵能有助于他们挡住子龙,不会没有道理的。我和云长、翼德都是去过南中的,知道其中厉害。子龙从未涉足烟瘴,难免轻忽。罢了,我再让仲景先生去泉陵,随他督阵吧。”
信使连声应诺领命。
张机本来就是荆州人,去年刘备征集医方时,去汉中献《杂病论》刻印,才在益州住了一段时间,顺带还研究了一下南中的瘴气传染病。
今年开春,李素回荆州的时候,把张机也带回来了,让他回故乡住一段时间,当是放假,还给了张机一笔钱安置,所以张机现在就在长沙。
李素就让赵云的信使带着张机一起回泉陵。
当然也不止张机一个人,大军出征一个医生怎么够,李素当然要搜罗一下,把长沙城里擅长南方水土症候的医生多找一些,把张机那些徒弟也带上。
临走时分,李素还跟张机聊了聊大王对荆南新归附地区的政策,方便张机有需要的时候便宜行事。
五月十五日,张机和赵云的信使,就抵达了泉陵,见到了留守泉陵的李严。然后他们就从李严口中听说:赵云的部队被困在再往上游的湘江源头营浦县一带,似乎是因故无法进取舂陵。
李严则是得知回来的使者中有张机,大喜过望,连忙表示要派兵护送他们去前线:“九嶷山草木葱茏、烟瘴虫豸极多,赵将军颇受其苦,还请仲景先生相助。”
张机也不敢怠慢,在魏延带着五百个士兵的保护下,五月十八日才赶到靠近前线的营浦县。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281章 環環相扣相伴
他到的时候,看到的情况比预想的还糟糕,短短几天,赵云本人居然都病倒了,还在那儿寒热交替打摆子。张机一眼就看出赵云首先是染了疟疾,还有其他几种疾病。
幸亏赵云极为强壮,没有生命危险。张机虽然不懂“臭蒿”这种特效药,略一调治之后,还是让赵云能保持清醒。
但北方人没遇到过热带病,毫无抵抗力,张机很快就发现赵云有多种瘴疠病、寄生虫病。每一种都不致命,但加起来很麻烦。
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281章 環環相扣
张机惋惜地埋怨到:“深入这种地方作战,为何不多用犍为特产的‘花露水’驱虫呢?难道是军中准备不足、供给不够么?若是驱虫得法,起码能抑制军中一半的疾病。”
赵云躺在那儿,也是刚刚才清醒,惭愧地说:“云也知扎营要注意清洁,伯雅和云长他们在南中积累的经验我也读过,可惜推进太快,后勤有些跟不上,疏忽了。
早知如此,还是该更加稳扎稳打,避开暑热再战。不过事已至此,还请先生妙手施为,我军若是整个五月、六月驻扎在这营浦县,可能确保士卒不会伤亡过重?有必要退回泉陵或者长沙么?”
张机摸了摸胡子:“这倒是没必要,但将军得答应我一事,才有办法救治。我是荆州本地人,素知零陵之野产异蛇,专祛瘴毒、杀三虫,需向民间征集,才能疗愈三军疾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