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討論-700 因爲叫“掙錢”,劉大隊長看上這女人了相伴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不用,现在就可以谈。请给我一分钟时间!”
郑倩语气很平静。
随后对质疑她的王飞说道:“王飞,你被开除了,请你现在马上离开,晚点时候,我会打电话给公司财务,让他们给你结算工资!”
王飞冷哼了一声,“你以为你是谁?爷也不想伺候你这种靠着身体上位的女人!”
说完,转身就走了。
郑倩气得银牙紧咬嘴唇,脸色铁青。
当着客户,被手下如此说,她的心情,可想而知有多不美丽了。
“需要我回避一下吗?”刘春来见她气得直哆嗦,没有之前的精明强干,叹了口气。
这女人呐……
郑倩摇头。
连着深呼吸了几口气,又恢复了平静,对着刘春来说道:“刘老板,非常抱歉,让您见笑了。我们继续谈吧。刚才我说的这种方案,对目前我们双方来说,属于最好的方式……”
刘春来扫了一眼手腕上的表。
刚好一分钟。
这女人呐……
“补偿贸易么?我并不觉得这是最好的方式。因为这些产品,国际上并不是稀缺……”刘春来一脸玩味。
仅仅是对方被手下当着客户骂了,还能如此快恢复平静,进入谈判状态,就值得尊重。
国际上,补偿贸易主要用于大型工业企业,一般都是缺乏外汇、技术的国家采用。
不仅可以解决外汇、技术等缺口,同时也能扩大产品的销售渠道。
现在波兰向西方出口的电子跟机械产品,有40%~50%都是属于补偿贸易返销。
“不,大陆从改革开放开始,一直就是在采用这样的模式进行技术引进……”郑倩摇头,一脸严肃,“很多项目,都是这样的方式。”
“一条生产线的价格相对产品很贵,原材料、人工、厂房租金、税收等成本除开,利润也不是太高了……”刘春来看着对方。
如果是之前彩电引进,康力如果提出这样的模式,刘春来不会有任何犹豫。
彩电跟卫生巾不同。
奈何,康力公司的彩电技术本来就不行,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市场,自然不会需要刘春来他们生产出来的彩电。
要不然,也不会同意提供技术。
就连后面的研发,也是属于附加合同。
康力提供技术,以技术入股的形式占据部分股份,也算是对前面合作的补偿。
卫生巾,适合么?
产品的附加值本来就低。
一片的利润,那都是以分计算的。
“确实,所以我们的合作,需要有一点的改变。”郑倩点头,表示赞同刘春来的说法。
刘春来来了兴趣。
坐直了身体,对她说道:“说说看。”
对刘春来这种态度,郑倩并没表现出任何不满。
咳了一声嗽,清了清嗓子,脆生生地说道:“刘老板,其实我们也可以采用补偿贸易的形式,由我们先提供设备,你们每年支付部分设备款给。当然,这得占用我们大笔资金,资金需要成本……所以,利息是不能少的。在你们偿还完设备款跟利息后,我们还要拿一段时期卫生巾厂的收益分红。”
她的提议,确实按补偿贸易来的。
只不过,他们不要产品,而是把设备先提供给刘春来,生产出产品后,开始收设备款。
有点像分期付款。
照郑倩的提议,刘春来为了这批设备,支付的成本将会更高。
刘春来听完,直愣愣地盯着这女人。
他对郑倩突然有了很大兴趣。
平静地问对方:“你对这行业很看好?”
“刘老板,我是女人。我很清楚卫生巾在每个月那几天的用量及方便性。大陆人口很多,尤其是需要使用这种产品的女性……未来市场前途非常大,哪怕您拥有十条生产线,在保持极限产能的情况下,能占据的市场,也只是很小一部分。”
郑倩很有信心地点头。
作为女人,自己也在使用,自然更清楚这东西的实用性以及方便性。
目前唯一的问题就在前期推广,让所有用户接受。
传统的中国,这事情比较难。
刘春来既然敢买十条生产线,肯定有办法解决的。
“确实,市场很大。就因为市场潜力大,所以我才希望拥有全套的生产技术。”刘春来脸上的神情变得认真,“我并不缺钱,你觉得凭什么能打动我付出更高成本?”
说到后面,脸上浮现出不屑。
“凭我能提供更充足、更廉价的原材料,以及提供生产线的制造技术!”
郑倩毫不客气地说道。
“你们只是贸易公司。”刘春来强调着。
毫不客气地揭了对方的老底。
态度很明显,对方不够格。
“如果生产线能达到三十条,我可以做主,转让全套生产线的生产技术。”郑倩针锋相对,“这个,应该够了吧?”
刘春来笑了。
他真不知道这女人哪来的底气。
无知者无畏么?
“三十条生产线,上千万成本,一套生产线造价不超过15万对吧?”刘春来问对方,“另外,你可能不了解情况,我有一家机械制造厂,原本生产拖拉机以及纺织机械的,现在开始生产汽车……”
郑倩蒙了!
刘春来这是威胁。
手里有一家技术基础不差的厂,只要有了一套生产线,完全可以拆开研究,然后自己制造。
她比谁都清楚,刘春来一出手就是十条生产线,几百万,眉头都不皱,目标应该不只是这么点。
所以她才提出三十条生产线。
反正是一锤子买卖。
“企业要生存,需要利润。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以此为借口,漫天要价。如果你的条件不改变,我们没必要浪费对方的时间。另外,说一句,我的目标,是全中国市场至少40%的市场占有率!任何时候!”
谈判进行不下去了。
甚至,刘春来都没看郑倩提供的新一轮设备报价。
郑倩第一次体会到了刘春来的强势。
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
40%的市场!
任何时候!
可刘春来的语气、神态,让她都明白,对方绝对不是开玩笑。
也不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等郑倩等人离开,杨小乐不解地问刘春来,“春来哥,现在国内很多项目都是采用这种方案,可以不占用资金……”
杨小乐以为,刘春来这样说是为了压价。
对于刘春来说占领全国40%的市场,他不认为这有什么难的。
要知道,他们是做女装的!
舍得花钱买衣服的年轻女性,也将会是卫生巾的主力用户。
刘春来摇头:“这种方案并不合适我们。她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利润,把结算支付时间延长……几百万的设备,哪怕是贷款,利息也不会比她的方案高的。她不仅要我们承担利息,还要后面分红……咱们差那几百万?”
看着刘春来脸上的不屑,杨小乐没说话。
刘春来手里至少有上千万的资金……
说得起这话的。
“跟她进一步合作应该是没问题的。”刘春来突然说道。
“怎么合作?”杨小乐更是疑惑。
刚才都否决了对方的方案。
“让她为我工作。”
刘春来平静地说到。
“啥?”
杨小乐以为自己听错了。
一旁的白紫烟的嘴都撅起来了,不满直接表现在脸上。
刘春来要真让郑倩给他打工,自己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
小三上位的事情,这年头,随处都在上演。
可她也没理由反驳。
只能满脸幽怨地看着刘春来。
“这女人提出的方案虽然看起来异想天开,但很可能她能找到为这次合作提供担保贷款的人。那样一来,无论是她,还是担保贷款给我们的,都有很大一笔收益,唯一吃亏的就是我们……”
刘春来见识了无数种合作模式。
郑倩提出的这种方案,实在太狠了。
有些人可能不会觉得,甚至会觉得有香江人在中间分红,未来前途更靠谱。
但是刘春来却知道资本的侵略性。
八十年代,能有这样想法的人,需要一个更好的平台。、
“春来哥,我真不明白她哪里表现出值得你这么重视的……难不成,因为她漂亮?”
杨小乐毫不客气地问刘春来。
他不解。
同时也在为白紫烟打抱不平。
刘春来说的理由,他并不是很认可。
“以后你们或许会懂。如果有机会,先跟她谈谈吧。”
刘春来对郑倩,是真的动了心思。
相对来说,郑倩外貌根本没法跟白紫烟比,也就是打扮得比较撩人。
刘大队长并不是那种用下半身思考的人。
什么样的美女他不曾见过?
“郑倩,这名字,跟挣钱差不多。这名字,旺人……”
一众人对于这个理由,彻底没法反驳。
离开刘春来后,杨春荣一脸严肃。
“郑经理,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合作无法再持续下去了。”
整个过程,他都没说半句话。
原本是他联系的业务。
郑倩来了,一切由郑倩做主,他什么都做不了主。
郑倩所谈的东西,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卖设备。
别说杨春荣,就连他们厂,都干涉不了。
“为什么不能持续下去?设备交给你们开发大陆市场,该你们的分成,一分都不会少。”
郑倩以为杨春荣是因为她干涉了合作,怕公司拿不到分成。
“并不是钱的问题,合作方案已经不单纯是卖设备,我们只是一家设备厂……”
杨春荣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