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p2d6精品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愛下-第845章 試探我們的決心鑒賞-fsezq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红方指挥部。
临时搭建的帐篷里,范英明正在和副旅长焦守志谈论着什么。
作为这次演习红方的两名核心指挥人员,开战之后,这两位自然要对战局有一个探讨。
焦守志是刚刚从前线回来。
因为这次演习是在丘陵、沙漠地带,风沙有些大。
这位副旅长看上去稍显狼狈。
说起来,焦守志是范英明的老部下了。
在R集团军A师的时候,他就是范英明在一团的参谋长。
二人彼此之间的熟稔,那是不用多说。
在焦守志拍打身上尘土的时候,范英明就径自开声发问了。
“守志,听唐龙刚刚说,你带兵安营扎寨的时候,遭遇到蓝方先头部队的阻击的?是有这事儿吧?”
焦守志嗯了一声,往地上吐了一个唾沫,脸色似乎有些悻悻。
看到他这个表情,范英明就更好奇了。
“嗨,旅长,甭提了。”
焦守志哼哼着说道,“刚刚我带着机步1营筑建阵地的时候,蓝方一直有小股部队过来骚扰。等我们掉头过去追吧,这些家伙顿时又跑得没影,不知道想搞什么鬼。”
听了这话,范英明就忍不住发声道,“怎么回事?炮兵营那边应该就在机步营后方不远吧?这都没能锁定对方进行攻击?”
确实,进入信息化作战的时代之后,炮兵营、高炮营这类火力营的战斗力,是增长速度最快的。
借助着雷达、通信系统的威力,他们可以在很远的地方锁定目标,从而进行定点攻击。
怪物與變態 聖羅雅
恃寵而婚:豪門小萌妻
范英明此时质问焦守志,自然是觉得他应该果断让炮兵营动手。
焦守志当然知道旅长的言下之意,他叹了口气,无奈地解释道:“旅长,蓝方过来骚扰的,都是快速小队。看起来,应该是W旅装甲侦察营的小股人马。”
“他们一来靠得不近,和我们的前锋部队保持了很好的距离;再一个,我也担心他们后续有埋伏,是故意过来试探的。”
“因此,两个火力营的位置,我没敢提前暴露,生怕中了苏七月那小子的计策。”
毫无疑问,焦守志的战场判断力,绝对是没问题的。
此时听了他的一番解释,范英明就知道错怪了他。
不过,对于他对苏七月不怎么尊重的称呼,范英明就有些不太满意。
看到焦守志愤愤不已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提醒道:“守志,虽然我们现在和W旅是战场的对立方,但是必要的尊重还是要有的。”
听着老首长的提醒,焦守志的脸色一滞,旋即应喏下来。
两位旅领导说这些话的时候,一旁的唐龙自然不会不识趣地开声。
焦副旅长对W旅的苏旅长有一定的成见,这个唐龙是最清楚的。
原因很简单,他和苏七月本身都是W旅、T旅各自副旅长、参谋长,是最有希望接任旅长职务的。
T旅这边,旅长范英明前些日子就已经正式高配正师了。
估计用不了多久,就有可能转任其他更重要的岗位。
末世之黑科技基地車 巨人之槍
即使这位不挪窝,T旅这边焦守志的位置也是非常稳固的。
W旅那边,情况和T旅有些类似。
他们之前的旅长石青松,同样是高配的正师级。
苏七月这个副旅长兼参谋长的地位,也没人能动摇。
上次和W旅的对抗大获全胜之后,焦守志也没想到石旅长会直接被上面给调走。
但是石青松真的确定要调离之后,到底谁来接他的位置,就有些牵动了焦守志的心。
毕竟,师改旅之后,W旅和T旅一样,都是C军区重量级的数字化示范单位。
數據大魔王
这两个旅军政主官的位子,比其他改制旅都要隐隐高出一些。
而自己,在副旅级的职务上已经有一些年头了,做出的成绩还是很出彩的。
加上前次的演习,T旅大胜W旅,自己调去W旅接任石青松的位子,是绝对说得过去的。
然而焦守志的期待只延续了两三天,就彻底失去了希望。
就在石青松调离之后,上面很快确定了W旅代旅长的人选。
苏七月,这个上次演习都没有参加的副旅长、参谋长,顺利接任了旅长这一职务。
这样的安排,对焦守志来说,自然是很受打击。
他搞不明白,上面怎么就这么看好苏七月。
难道说上次演习就因为他一个人的缺席,才导致了W旅的失败吗?
有着这样的质疑,焦守志自然对苏七月有了成见。
这一次和W旅的二番战时间确定之后,焦守志就一直憋着一股劲儿,想要证明一下自己。
下面几个合成营、坦克营的训练,这位副旅长、参谋长都是亲自抓的。
这些情况,唐龙这个作战科长是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
从个人的角度来说,他能理解焦守志的愤愤不平。
毕竟W旅的战斗力,上次的演习中已经检验过了。
苏七月来到W旅也有一年多了,也没看出在他的治下,W旅的战斗力有多么大的提升。
但是唐龙对苏七月的能力是很了解的,他很清楚对方能做到什么。
如果上次的演习是这位代旅长指挥作战的话,结果真是不好说。
当然了,自己的判断唐龙也不好直说,只能当做不知道。
今天这场演习第一次接触之后,他已经感觉到了W旅相比上一次演习的变化。
血染長歌
对方不再追求大开大合、拉开阵势和己方对上,而是转而用快速反应部队的骚扰,来延缓己方的进攻。
这点,根本不像是主守的一方应该做的事情。
想到苏七月在之前的历次演习中,一向以战术多变、奇诡著称,唐龙就有些担心。
为此,他还特意叮嘱了一下自己的妻子邱洁茹,让她的信息中队一定要注意W旅装甲侦察营和战狼中队的动向。
原因很简单:W旅这两支营一级的部队,都是以快速反应著称。
从焦守志这边了解到了蓝方骚扰部队的一些动向,范英明就释然地点了点头。
他摩挲着下巴,信心十足开声道:“守志啊,苏七月今天对我方前锋营的骚扰,应该不是为了试探我方的虚实,而是在试探我们强攻的决心有多强。”
听着旅长给出的结论,焦守志就有些懵圈。
他张了张嘴,不解地发问道:“旅长,我能听明白您这个判断的意思。可是,光是这一点点的接触之下,苏七月就能判断出来我们到底有多少强攻的决心?这也太夸张了吧?”
“不,这个并不夸张!”
范英明肯定地表示道,“W旅和我们一样,他们下面的两个营,也都已经升格成了合成营。也就是说,他们至少有两个营,是有单独开辟一处战场能力的。”
听着旅长的侃侃而谈,焦守志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天命初啟
范英明的讲话还在继续。
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道:“通过第一天对我方先头部队的试探,苏七月和蓝方就能大概分析出我们前锋营的构成。”
“到底是步战车多一些,还是坦克部队多一些,这些细微的差别,肯定是瞒不过苏七月这样精明之人的。”
“通过这些,他就能判断出我方在正面战场的强攻,可能会投入到什么程度……然而,他们就能根据我方的战术意图做出应对。”
听到这里,焦守志终于恍然大悟起来。
旅长这番话的意思,总结下来就是四个字:见招拆招。
当然了,这见招拆招的前提,是一方要能通过仅有的这些战场信息,对另一方的战术重点做出准确的判断。
虽然对苏七月多少有些心结,但是对方有没有这个能力,焦守志不会怀疑。
沉默了一会儿,焦守志就忍不住开声道:“旅长,既然苏七月是打的这个主意,那我们今天的反应,是不是已经暴露了一些信息了?这不会对后面的作战造成影响吧?”
“不会!”
玄鏡司
范英明语气坚定地一摆手,“想要赢得一场战争的胜利,讲究的奇正结合。如果一直用奇招来对敌,很容易迷失了自己。”
“这一次演习的战场,本身就是开阔地带的攻坚,没什么战术迂回的空间。”
“只要我方步步为营,摆好了阵势,苏七月就只能正面应对。否则,他的奇招还没用出来,正面战场就守不住了。”
听着旅长笃定的判断,焦守志连连颔首不已:“对对对,演习之前,我们就让唐龙计算过双方火力的对比。”
“咱们T旅的两个火力营的火炮数量,是要超过W旅不少的。坦克数量上,我们也有绝对优势。即便是主攻的一方,这场演习我们也是手拿把攥。”
“也不能太大意了!”范英明忍不住提醒道,“丘陵和沙漠地带,也十分有利于装甲侦察部队的突进。明天开始对敌方阵地发起进攻的时候,你们一定要注意两翼的安全。”
焦守志唔了一声,拍着胸脯表示道:“旅长你就放心吧,前锋部队的两翼,我各自安放了两个机步连的兵力。就算是对方整个装甲侦察营过来,我们也能顶好一会儿的。”
大王令我來巡山 屋外風吹涼
听着焦守志信心满满的话,范英明释然地点了点头。
他知道老部下对这次演习寄予了厚望,就憋着一股劲儿想再赢一次W旅呢。
虽然对苏七月的能力很有些忌惮,但是这场演习的内容,决定了自家T旅是占优明显的一方。
只要自己按部就班,稳打稳扎地将攻击阵型展开,范英明不认为苏七月会有什么翻盘的机会。
在两位旅领导停下交谈的时候,唐龙就忍不住发声了。
“旅长,蓝方W旅的地面部队,综合战力确实比咱们稍逊。但是据我所知,他们的空中支援力量,是要强于我方的。”
“这个空中优势,我们还是要想办法解决一下。至少,也要拉近一下双方的差距。”
听了唐龙的意见,范英明眉头一蹙,缓缓点了点头。
T旅这边,因为是全军区第一次数字化合成旅,当初建立的时候,上面足足下拨了一个半的直升机小队,足足六架直升机。
加上雄鹰中队的两架,直升机数量达到了八架之多。
然而W旅那边,空中部队的数量却还在己方之上。
他们不仅有W旅原有的七架,战狼中队那边也有四架之多。
十八釵 暮蘭舟
而且,这十一架直升飞机中,不光有武装直升机,还有一架性能优良的运输机。
单单算空中战力的话,W旅是要远超己方的。
范英明这边想着对策的时候,焦守志就开声了。
“嗨,唐龙你这担心也太多余了。”
焦守志不以为然地表示道,“这次的演习和上次不一样,是开阔地的攻防演练。一片空荡荡的丘陵、沙漠,蓝方的空中部队还敢造次不成?”
“他们要是敢的话,我直接让高炮营给他们一锅端了!”
焦守志这话倒也不算夸张。
国内的直升机性能方面还没能达到世界顶级,飞行的高度和速度,都存在一定隐患。
尤其是在开阔地,更是很容易被地面的火力锁定。
尤其是两个旅都拥有全军区师旅一级中顶级的信息部队,地面部队对直升机的威胁就更大了。
唐龙本来还有些话要说,但是焦守志语气这么笃定,他就不好再提意见了。
范英明可能是看到唐龙面色窘迫,就打圆场道:“话虽如此,但是对蓝方空中打击的警惕也不能放松了。”
“唐龙,待会儿你去邱洁茹那边一趟,让她们信息中队多加防范。”
邱洁茹是T旅信息中队的队长,范英明让唐龙这个作战科长过去提醒一下,也在情理之中。
听了旅长的指示,唐龙应和一声,爽利地答应下来。
……
青竹夢
导演部会议室。
大厅内,听完了红方指挥部的长篇对话之后,向强军、杜敏生、雷克明三位大佬各有所思,都没有第一时间开声。
半晌,向强军才呼出一口气,转头看向了身边的二人。
“老杜,先说说你的看法吧。对范英明他们的想法和判断,你是怎么看的?”
被向副参谋长点了名,杜敏生也不好推脱。
他沉吟着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声道:“我觉得范英明他们作战思路是没什么问题的。T旅的账面实力,确实在W旅之上。”
“无论是装甲部队的数量,还是火力方面,T旅都要高出一筹。”
“恃强凌弱的情况下,最稳妥的打法,就是步步为营慢慢蚕室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