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0ng精品都市言情 《維度侵蝕者》-第568章 如魚得水莎爾芙-oq7id

維度侵蝕者
小說推薦維度侵蝕者
除了来旅游消费的地球阔佬外,没人在伊甸能绝对安全。
哪怕白浪今天花费不菲,来到一位下位邪灵开设并庇护的中立酒店用餐。当地狱修道院抓壮丁给他派任务时,浪也只能匆匆将没吃完的食物投喂给莎尔芙,然后硬着头皮选择参赛。
拒绝?不存在的。
他看到第一条提示时,一切还在预料中。但第二条就刺激了,瞬间无法淡定。当白浪静下心认真分析时,被随机拉进一场危险的未知比赛中,看似无妄之灾,却有脉络可循。
富贵丸造出pocky不超过5天,就遭受了未知势力的暗杀。当‘舞神-杂技丸’诞生时,都不需要外人插手,便引来pocky的正面击杀。
猥琐发育是不存在的,你持续受苦还好说。一旦变强,必然遭遇更大的危险。没有危险,伊甸也会为你创造风险。
如今自己与小芙芙,一个掌握着‘准供物-邪能图腾’,并直接控制了‘舞神牌电池’。而另一个刚成为新生灵‘无名’的祭祀。然后父女俩还凑在一起,招摇的在13区这个邪灵中心吃大餐。
白浪认为自己的行为足够低调,殊不知父女俩背后所代表的‘巨大邪灵能量’,远非持有普通信物,并背负了大量‘狩猎血债’的信徒可比。
这座城市的主旋律,就是嘉年华一般混乱无序的狂热厮杀派对。没有人会被遗忘,快乐就完事了!
在‘无名’诞生前,白浪能安稳十几天,完全是他和富贵丸遭遇了一次pocky的袭击,并将其成功反杀掉。
单杀‘邪灵一次’所生成的‘愉悦’,暂时麻痹了伊甸园对他的‘善意’。如今,他和芙芙的总资产再次膨胀,原本的‘愉悦麻药’迅速被冲淡,自然需要更多的‘愉悦’后者‘血债’来平衡他如今的地位与实力。
高冷校草,寵寵寵!
当白浪想通这一点后,他悲伤的发现‘迅速发财计划’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
如果今天这场比赛没有死掉,随着他将第三灵、pocky收入囊中,遭遇的‘快乐事’只会越来越多。尤其这种快乐完全不需要逻辑,更不给你理由,转角就能遇到爱。

当他放下餐刀时,浪与芙芙所在包厢中,空间开始扭曲,自动旋转形成一个黑色椭圆形漩涡,漂浮在二人身侧,阴森气息从另一端蔓延开。
分支任务再次变化,给了他一个【9:48】的倒计时,催促他赶快进入,并刷新一条提示:
【足够多的杀戮、战斗、祭品,可降低伊甸对你的关注与恶意。】
【主动点!信徒取悦邪灵,邪灵取悦伊甸。】
修羅王妃VS病癆王爺
妖仙傾世
后面那句翻译过来:主动作死,万事大吉。被动等死,全年无休。
只要我主动给自己招惹到足够匹配或超越身价的‘血债、麻烦’与‘敌人’后,乐园就不会来骚扰我了对不对?
莫名有些哀伤的白浪看向乖巧坐在椅子上,正用餐巾优雅擦拭嘴角的闺女,开口道:“那么,让我们一起去搞事吧,芙芙!”
莎尔芙期待点点头,将她的供物【陀螺仪】从储物空间中取出,又掏出一盒装有白色药片的维生素C,将两者摆在一起,对自己供奉的灵嘀嘀咕咕一番。
很快,邪灵之力被灌入药瓶中,‘无名’被莎尔芙疯狂透支到干涸后,才被重新收入储物空间。
月小似眉彎
白浪此时身边没有富贵丸,受到小芙芙举动影响,也取出‘邪能图腾’,借伊甸无处不在的‘邪灵网络’,将身处11区的‘舞神-电池’隔空榨取抽干。
根据他刚刚上网搜查的信息判断,这场比赛显然不在伊甸园的表世界进行。这条漆黑通道,明显连接着‘异维度魔域’。在那个邪灵专属的领域中,他无法沟通外界的‘舞神’。这种垃圾游灵,连筑巢都没做到,根本干涉不到更高等的‘魔域’。
完成这一切,倒计时只剩下【4:17】。他看向芙芙:“参加比赛,还是当观众?”
“比赛!”小芙芙跃跃欲试,抱着白浪大腿,撒骄道:“小绵娘!”
想到【咆哮的怒罗卫门号】那还要凌驾宝具的神秘属性,白浪毫不犹豫点头:“好!”无论参加哪个阵营,他都有把握。
接着,他一把捞起小芙芙,迈腿跨入漆黑漩涡,随即一股恶寒席卷全身,让他毛骨悚然。片刻恍惚后,耳畔传来一片嘈杂、喧哗、吵闹,与轰鸣声。

再次恢复视觉时,他发现自己出现在一处乱糟糟十分吵闹的街道口。
这里的天空昏暗沉闷,一片血色,没有太阳,仿佛末日的黄昏。周围大量破败高层建筑物,仿佛荒废了近百年,窗户破碎、水泥风化、墙壁斑驳,局部坍塌,露出钢筋结构,艰难的坚持着。
再看向地面道路,也是年久失修几十年的样子,路面严重破裂,但残留这清晰的轮胎痕迹、血迹、垃圾、枯草。路两边是各式各样的报废车辆与爆炸痕迹,不少车辆还燃烧着火焰,也有少量看起来被人荒废的‘车辆’。
此时的吵闹声,一部分来自路边密密麻麻的车辆,从普通摩托、轿车、跑车,到黄色学校巴士、皮卡、公交,甚至还有一台坦克,都歪歪扭扭毫无规律的停在路边,发出引擎的轰鸣声。
这个路口距离前方的主路很近,是一条随时能够汇入其中的分支入口。这些载具停在外围,再车群的周围,则是更多面带兴奋与狂热的信徒。
他们无一不携带者若干件‘信物’,并且配备了大量枪械、RPG,甚至有人在高出加好了机枪。还有一些人在喝酒、叫骂、仰天狂嗥;有的不断忙碌设置路障,朝着路面撒下铁蒺藜;有人举着喷火器朝天空喷射长长的火龙,接着粘稠的燃料跌落进人群,引发一场骚乱。
元娘
当白浪搂着莎尔芙出现时,瞬间遭受一大群不怀好意的注视。
也就在他进入这里的瞬间,脑中明悟这场比赛的规则:
整条赛道八成以上,都不在伊甸园的现实空间。这场比赛由14个大区共同举办,途经不同邪灵的地盘,它们会各自接管一段赛道,与自身邪灵之域连接,打造出‘里世界’赛道,设置重重障碍,以及隐藏奖励。
白浪与芙芙属于随机被选中的幸运观众,并不从比赛起点开始,也不一定要抵达终点。如果他只想单纯逃离这里,只需毁灭30辆载具做保底,就能从某个路段出口逃离。算上闺女,需联手摧毁60辆。
若想要争夺名次,就必须抵达终点,并在有限的赛程中,累积超越其他对手的成绩。至于最高奖励,甚至可以强化自身供奉的‘邪灵’,也可以挑选无主的‘供物’。
这场比赛,针对范围很广,而且奖励丰富。诸如莎尔芙、白浪这样的‘祭祀’,门槛设立的偏高,奖励偏低。而那些被随机选中的平民,只要能坚持一段时间,跑出成绩,就能获得大量赏赐。
虽然对白浪很不公平,但从平民视角出发,倒是相当公平公正。
未曾相識
在周围暴徒们不怀好意的挤挤攘攘中,白浪来到路边待发的载具区。并没有从废弃的‘正常车辆’中挑选,也来不及焊接改装。他直接召唤出‘核子鬼火小绵羊’,然后跨了上去,并给小芙芙戴好头盔,抱她坐在前面,靠在自己怀里。
当莎尔芙开心的抚摸小绵羊车头,按动喇叭,并发出极具穿透力的可爱电音绵羊‘咩咩咩’后,瞬间引来一大群暴民的嘲笑声。
无他,骚气的炫酷紫色涂装,再搭配标准的女士踏板电瓶车结构,那种突破天际的违和感,与周围被焊满撞角、刀片、电锯、保险杠的猛兽一比,简直比绵羊还要无害。
分支任务的倒计时还剩【2:23】时,剧烈的轰鸣声已经从赛道传来。一辆又一辆将油门踩到死的重型大卡、泥头车,毫不犹豫的从路面冲过,狠狠撞向横在路中央的油罐车残骸。
预料中的爆炸并没出现,只有刺耳的撞击声、钢铁扭曲声,伴着巨大轰鸣,地面开始震动,油罐直接变形,被撞得飞起,一路碾压而去。
为首那辆擎天柱也是瞬间扭曲,车头与车身断裂,无数零件如弹片般飞射,洒向人群,引发阵阵骚动。巨大的集装箱翻滚倒地,摩擦出一串串刺眼火花,发出刺穿耳膜的难听呻吟,在路面划出一道扇形圆弧,横扫而来。
大地不断颤抖,集装箱破碎,里面装满的钢铁零件飞溅而出,如同海潮向着白浪所在的路边席卷而来。
这辆擎天柱引发的剧烈事故,不仅将路障撞开一个大缺口,更让卡车在侧翻时扫清一条道路。而随着集装箱翻滚、倾斜、滑动,飞溅出大量零件激射向路人,并且阻挡、碾压向路边启动的车辆。
白浪有理由怀疑,为首几辆大车是被控制住的牺牲品,专门以命开路,通过事故为他们这批半途新加入的参赛者制造麻烦。
轰轰轰!
白浪身后的众人立刻发起反击,提前埋好的炸弹被引爆,将一辆辆正在通过的车辆炸翻天,旋转着再次落下,又被后面的车撞飞。
火箭筒发射的炮弹,纷纷在道路中央引爆,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然而在这处特殊的‘里世界魔域’,事故虽然惨烈,却不存在连环车祸后的拥堵场面。
在邪灵们的操作下,更多的狂飙车辆如迁徙的兽群从旁边狂掠而过。仅仅在路边注视片刻,白浪就发现这条赛道拥有神奇的规则力量,将那些扫兴却真实的可能性删除掉,只留下劲爆刺激的场面,让这场比赛更加激烈也更耐看。
并存着多米诺骨牌一般的连环车祸,最终将道路堵塞挤满。只要你油门踩的够狂野,撞击的够疯狂,就能将一切车飞,当然代价同样惨烈。那些报废退出比赛的,也能支付祝福来修车,重新参战。
甚至个别已经在车祸爆炸中狗带的,也能在‘死亡保险’庇护下,燃烧着熊熊大火从废墟中爬出来,就近寻找车辆继续比赛。他们已经付出了如此代价,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弃?不拿到排位名次,获得中位、上位邪灵的赏赐,又如何赚回‘保险’的损失?
彼年錯愛 陌小伊
至于死亡?已经陷入狂热的他们,只会想到连最珍贵的保险都没了,如果不赚回来,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死了岂不一了百了?奥利给就完了!
随着大部队通过,现场一片枪林弹雨,不同人从不同方向发起攻击。路边向路中央扫射的,车队内部互的攻击、碰撞,直到一个人惨叫着被抛飞,从路中央一辆车中被弹射而出,在空中张牙舞爪的扭动,发出惨叫,然后轰的一声炸裂,洒下密密麻麻腥臭的绿色粘液。
“瘟疫!”
白浪身后传来怒骂声,此时倒计时恰好归零,小芙芙眼疾手快,突然从储物空间掏出一把彩色的儿童伞,‘咔嚓’一声张开,替她和白浪抵挡住漫天坠落的绿色粘液与碎肉,再一脸嫌弃的将伞丢掉。
轰轰轰!
咩咩咩!
白浪一扭油门,排气管喷射出蓝色离子火焰,将挤在他身后的幸运路人烤的放声大叫,接着在‘电音绵羊叫’中一骑绝尘,贴着一辆大巴瞬间冲出车队。
在他即将汇入主路时,身后的车身传来乒乒乓乓的子弹射击声。
呼!
伴着一声疾驰呼啸,一辆在主路行驶的跑车窗户中,甩出一个手雷,砸向趴在车头,带着粉红色儿童头盔的莎尔芙。
啪!
黑色残影在空气中甩过,仿佛有人有力抽动皮鞭。在小箭头的灵活抽击下,那枚手雷划出弧线,以更快速度被抽回车窗内,接着‘轰隆’一声,火光迸发,车门被炸飞,重重击中与车身平行的另一辆的竞速摩托上,为白浪腾空道路。
權欲王座 瑪麗住隔壁
風雷震九州 梁羽生
核爆小绵羊再次电音长啸,白浪在小芙芙欢呼声中,汇入车队,向前方冲去。
【击毁数量:白浪0/30,莎尔芙2/30】
直到此刻还有些没适应的白浪,拿着如鱼得水对隔壁一辆皮卡笔出中指的小芙芙,心中惊叹不已。
我闺女不可能这么野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