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我氣哭了百萬修鍊者 紫苑掌柜-第1369章 我們不屑與此蟲為伍讀書

我氣哭了百萬修鍊者
小說推薦我氣哭了百萬修鍊者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无量大师看看江北,又看了看另外两个,一脸恳切的主宰境带魔头。
心中一时也有些懵逼。
不过这毕竟是人家“家属”要求的,他也不好违背人家的意愿,便是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然后悻悻的站在了一边。
作为一个大师,他自然是不会无缘无故就出手的。
江北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位已经晋级为主宰境的大佬还能这么给他打工,其实也确实是很强了。
至于他……
他距离主宰境还差个十万左右的怒气值。
而且江北这次也想明白了,等到攒够了,他就把点给加上!
不然太危险了。
面对真正的强者的时候,他一肚子坏水……咳!一身的本事都用不出来,然后就直接被人家给秒杀了,那岂不是日了狗?
你就比如今天,多危险!
那小红刚开始吼一嗓子,他都觉得心神一阵阵动荡,险些就完了。
这给给了江北很大的惊醒,这个世界上的强者,是真的可以在自己毫无反应的情况下,就直接把自己给秒杀了!
嗯,快了,攒了这么久了,他也该挥霍一下了,不过到时候他可就也是主宰境强者了!
一下跨这么一大个境界,想来还是挺让人心动的,江北暗戳戳的想着。
圣殿内。
气氛就很是诡异。
各吃了一粒四品还灵丹的地狱君王和炼狱君王心太也多少有点崩溃。
主要不是别的,而是他们觉得……自己后半辈子可能莫得了。
刚刚他们又做错了什么?
这光头男直接一甩手就把那一罐子……哦不,误会人家了,是半罐。
他直接把半罐的天魔骨粉又给扬了!
说好的同甘共苦,说好的以后为了‘这天再遮不住我的眼’而奋斗呢,都去哪了?
现在,这不是……这不就是在欺负人吗!
什么东西!
但是这两大君王现在也没办法,这属于啥?寄人篱下吧……
现在他们活命的本钱都在人家手里掌控着。
这一颗丹药虽然挺好用的,但在他们这种“主宰境容器”下,也就相当于水滴入海的感觉。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我氣哭了百萬修鍊者討論-第1369章 我們不屑與此蟲為伍讀書
但最起码他们现在的基本活动能力是有的,如果心情郁闷的话还能吼上两嗓子,让江北感受一下他们的高音,当然,这是不敢的……
他们现在还惦记着这个光头男能多给他们几个丹药恢复一下呢。
江北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现在苍天大佬跑路了,他该怎么办?
一个无量大师应该……有点底气!一个无量大师是绝对压不住这三大君王的!
如果这四人真打起来了,到时候他丢骨粉也是个问题,一不小心就给无量大师也毒了。
那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现在江北也在思索着,要从这中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不然这三个魔头万一哪天心态又崩了,出来报复社会了,那不就完犊子了吗。
魔域的这些家伙,那可是说不好的,大家都是魔头,江北觉得他还是挺了解这三大君王的。
你看那血狱君王,心态崩了之后直接就摆出了一副“我他妈不想活了”的亚子。
……
这两大君王也在考虑着啊,这光头男到底想干啥啊?
不是说好的等我们实力恢复了之后,开启了天地裂缝送他出去,然后他拿那个什么小世界,给我们也装走,然后大家一起去修炼界浪,去找老魔主报仇雪恨吗?
可刚刚人家一言不合就撒粉儿了,太吓人了……
在这种情况下。
整个魔域持续了很久的沉默。
那两大君王心里难受,但也不敢说话,就只能等着这俩光头男先开口,而这俩光头,也不说话……
他们俩君王也就只能沉默,时不时的看着在旁边睡得很安详的血狱君王,然后对视一眼,无语凝噎。
天黑了。
血狱君王已经睡了整个半天了,不过这时候,他也终于缓缓苏醒过来了。
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升华了。
有多少年,几千年没有睡过觉了?
自打他成年了之后,就再也没有睡过觉,每天为了魔域的大事小事奔波着,为了自己的实力,努力的修炼着,一刻都不敢停歇。
这一觉他睡得很安稳……
安稳到了什么地步呢?
大概就是……死就死了吧,让我快点死吧,你赶紧砍死我吧!
老子,不想活了!
在这种心理下,血狱君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警惕心,他已经对生活绝望了。
太特么屈辱了!
然后他醒了……
他很迷茫,甚至还抻了个懒腰。
“你醒了。”江北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那边正抻着懒腰的血狱君王,声音沉重的开了口。
他已经等了很久了!
他已经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怎么才能让这三大君王翻不起浪花!
肉眼可见,那刚刚睁开眼的血狱君王,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身体猛地一颤,双眼的瞳孔剧烈收缩着。
这光头,这光头怎么还在啊!
“是的,我醒了。”血狱君王沉声道。
江北缓缓站了起来,看着已经艰难坐起来的血狱君王,“你本不该醒的……”
血狱君王:“……”
这话我怎么接?
又是良久的沉默。
倒是江北先轻叹了口气。
顿时,血狱君王后背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自己做好了赴死的心里,但是结果……
“你应该接,可我还是醒了,明白了吧?”江北暗暗地摇了摇头,接梗都不会,真是个蠢货。
“……”
血狱君王张了张嘴巴,愣是没想明白这其中的深意,不过看到那光头男满是失望的目光,血狱君王沉吟了一下。
“可我还是醒了……”
说罢,双眼中闪过了些许的灵动。
你别说,这一句话说出来,好像真的有一种……很是壮烈的感觉!
这很符合我血狱君王的身份!
江北没回应。
露出了关爱智障儿童一样的目光,就那么一脸无奈的看着血狱君王。
血狱君王面色一沉,他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实力可言,也不知是谁给他的勇气竟然还敢做出这种表情?
只听得,他缓缓道:
“可我,还是醒了。”
“……”这次轮到江北沉默了。
这血狱君王是不是睡一觉,虫就睡傻了啊?
“你醒就醒了呗……你这样的虫要是在我家,一天得被我爹打八百遍。”江北撇了撇嘴,一脸嫌弃的说道。
甚至他都开始想到,自己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站在老爹面前,一遍又一遍的说,“我醒了,还是醒了”这种话,那得是一种多么酸爽的感觉?
虽然……可能老爹已经打不过自己了,但江北毕竟是个大孝子,老爹如果抄着富贵竹过来,你总不能真让他落不下去吧?
咳,他顶多也就是把老哥搬过来挨顿揍而已。
“我……”血狱君王嘴角狠狠抽了两下。
他的面色突然涨红,这是对这光头男突然不按套路出牌的……羞愧感。
“你到底要如何,你到底是谁,你到底要怎么样!”血狱君王坐在那,突然一拍大腿。
心态又崩了……
怒气值+1+1+1
“我魔域,我血狱君王,招你惹你了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们又做错了什么!我们每天维持魔域安稳已经很难了,我们还被那鹏魔王中伤过一次,我们,我们……呜呜呜……”
血狱君王说着说着,突然就说到了某个刺痛了自己内心深处的点,然后哇的一声,直接就哭了出来。
果然,虫傻了,江北暗暗扶了扶额。
再看一旁的地狱君王和炼狱君王,他们齐齐的转过了头。
这一刻,我们不屑与此虫为伍,别说我们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