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韓娛之我為搞笑狂 txt-第 2030 章 這就叫吃虧沒夠 (上)

韓娛之我為搞笑狂
小說推薦韓娛之我為搞笑狂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泰妍的想法虽然有些幼稚,做法也不高明,但是效果是真心不错,或许这就是了解小孩子的永远都是小孩子。
虽然效果很好,但是泰妍用力过猛了,把拔牙讲得跟恐怖故事似的,除了泰妍也真没谁了,小凤知道泰妍的目的只是吓唬下女儿,维护一下亲妈的尊严,但是小凤知道不代表小凤能接受泰妍把女儿给吓哭了,就算小凤拿泰妍没什么办法,别忘了给囡囡跟亲妈对抗勇气的可不是小凤,而且金爸爸和金妈妈这两座泰妍永远都越不过去的大山。
囡囡一哭,别管泰妍有多少理由,别管泰妍的所作所为正确与否,都是她这个当妈的不对,无数的事实已经像泰妍证明了,千万别试图跟亲爹亲妈讲道理,就算说不过亲爹亲妈也会用武力来让你明白谁说的是对的。
身为金家三个孩子中最能惹事而且头最铁的存在,泰妍享受过的男子单打和女子单打次数,比哥哥和妹妹加起来还要多,至于男女混合双打这种至高待遇,除了哥哥享受过一次外,其他次数全是泰妍享受的。
见事不好立马就跑,虽然泰妍十分果断,但是她忘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泰妍是可以装手机没电了,但是金氏夫妻还可以把电话打给小凤。
在泰妍哀求的眼神中,小凤接电话的动作都没停顿哪怕一秒,没人比小凤还清楚囡囡在岳父岳母心中的地位,这种锅别说替泰妍背了,就是挨边都不会好过。
在这件事上小凤选择了让泰妍一个人承担,他顶多也就是在泰妍被惩罚的时候不笑得那么开心。
没能阻止小凤接电话,更无法拉小凤下水帮她分担火力,泰妍选择了装睡,根据以往的经验只要把最初这个关键期熬过去了,那么遭受的惩罚就不会那么严重。
虽然泰妍无力反抗来自亲爹亲妈的暴政,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被教育了那么多次,泰妍多少也摸索出来了一套应对危机的方式。
发现泰妍没主动承认错误换取宽大处理的意思,小凤只能在基于事实的基础上帮泰妍说点好话,毕竟小凤可不想一会上床睡觉的时候又被泰妍吐槽是渣男,每当泰妍用这个词的时候小凤就十分的心虚,总会担心泰妍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虽然小凤已经尽力了,但是金氏夫妻还是勒令泰妍明天要亲自上门聆听他们的教诲,泰妍拔牙是要小小的优待一下,但是身为亲妈居然用十分夸张的方式来给女儿讲拔牙,还把女儿给吓哭了,这罪过可就大了。
对泰妍应对手段十分了解的金妈妈,还让小凤开了扬声器,然后威胁如果明天她看不到泰妍的话,那么就要给泰妍来个大清算了,金妈妈虽然说把选择权交给了泰妍,但是根本就没给泰妍选择的余地。
小凤拍了拍又把自己裹成蚕宝宝的泰妍,不用问小凤也知道泰妍的装死计划又失败了,岳母已经下了最后通牒了,在这种情况下泰妍可是不会冒着被亲爹亲妈杀上门的危险而头铁的。
一想到明天就要又一次面对盛怒状态的亲爹亲妈,泰妍觉得牙更疼了,还怪小凤就不应该逼着她今天去拔牙,要不然她就算不能用拔牙为借口拖延时间,亲爹亲妈也能看在她牙疼的份上下手轻些。
小凤无语了,如果没有拔牙这码事,你金泰妍也就没机会充满恶趣味的用拔牙去吓唬女儿,就不会因为女儿哭而被岳父岳母怪罪,但是这种必然会坑自己的话小凤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夹在泰妍和岳父岳母之间就够难了,小凤可不想再给自己增加难度。
泰妍爱嘚瑟这毛病估计这辈子是改不掉了,因为嘚瑟吃了那么多次亏结果一点想改的意思都没有,据说泰妍曾经发誓诅咒一定会改,但是发现改不了后就不在提这茬了。
这一夜小凤和泰妍都没睡好,不是夫妻二人贪恋床上运动忘了时间,而是泰妍不知道是疼还是因为担心明天的到来,在床上咕噜来咕噜去的,弄得小凤也没睡好。
虽然因为没睡好精神有些不济,但是小凤和泰妍仍然十分准时的起床了,小凤甚至觉得泰妍没休息好其实也不错,至少这样的泰妍不会有起床气。
抱怨了一下早饭还是白粥,小凤又一次见识到了拖拖拉拉的泰妍,就好想这样拖延下去就能把事情解决似的,在小凤看来泰妍的行为就相当于是等待死亡的来临,完全是自己找罪受。
既然避免不了,就干脆一些,态度好点就算不能减轻罪责,但是至少也能早死早托生,但是很明显泰妍并没有这样的觉悟,在小凤催了很多泰妍才勉勉强强的走出了家门,要不是小凤亲自动手,估计在穿鞋这一项上泰妍还能磨蹭个十分钟。
泰妍提议由她来开车,虽然小凤很想告诉泰妍在磨蹭下去也没任何的意义,而且就算开得再慢他们也得在规定的时间到达,但是小凤知道此时他无论说什么都改变不了泰妍的想法,小凤索性也就听之任之了。
泰妍虽然不是很多梗当中的女司机,但是车技也很一般,主要原因还是泰妍开车的时间很有限,工作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坐保姆车,就算不做保姆车也有司机,私人时间泰妍很少出门,虽然泰妍不是sunny那种游戏宅,也不是Tiffany那种天然宅,但是把睡觉当成常规消遣的泰妍还是达到了宅的标准。
泰妍开车,说实话坐在副驾驶的小凤比泰妍这个司机还要紧张,毕竟小凤可是很荣幸的享受过司机泰妍的服务,要么开得慢到了连小凤都会失去耐心,要么就抽疯式的去减压车的刹车系统和安全带的质量。
这次也不知道是不是泰妍的运气有些不好,刚出小区不久想要遥远走了小道的泰妍就跟一辆车顶了牛。
按理说这条路虽然不宽,但是只要其中一方稍微让一下的话还是可以过去的,但是遗憾的是双方都没有谦让的意思。
对方是怎么想的小凤不清楚,但是泰妍绝对是因为没有那技术,让泰妍谦让一下不如说让泰妍检验一下车的质量。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韓娛之我為搞笑狂笔趣-第 2030 章 這就叫吃虧沒夠 (上)鑒賞
虽然这次开的是小凤第不知道多少辆的破现代,但是泰妍也不想用她的车技去挑战一下国民汽车的质量,而对方开的是保时捷,虽然不是很贵但是仍然是小凤这款贫民现代的好几倍。
双方就这么僵持住了,只是不断的按喇叭来试图让对方进行退让,小凤问泰妍需不需要他帮忙,泰妍则是表示她要自己解决。
虽然小凤同意了让泰妍自己解决,但是也不能就这么僵持下去啊,于是小凤带着恶趣味给泰妍提供了一点私人意见,昨天居然敢把女儿给吓哭了,小凤可是一直在寻找不用担心被泰妍发觉的报复机会。
“你把雨刷器打开,然后挂P档,再把车灯打开,还不行就把窗户降下来把头伸出去向对方挥手。”泰妍虽然现在已经怒气上头了,但是还是愿意接受自家老公一些小建议的,只不过小凤说出来的话让泰妍有些摸不着头脑。
好看的玄幻小說 韓娛之我為搞笑狂 ptt-第 2030 章 這就叫吃虧沒夠 (上)
直到小凤说到让她把头伸出去,泰妍才领会了小凤提议的核心思想,什么雨刷器。P档和车灯都是为了引起对方的注意力,真正有用的是刷脸。
虽然泰妍很高兴小凤对她的人气这么认可,但是对于anti数量甚至要超出粉丝数量的泰妍来说,与其指望碰上粉丝,倒不如指望碰上的是路人,这样概率更大而且也会给她金泰妍这个面子。
“你要干嘛?把头露出去就可以了,不用摘墨镜,只要让对方看出来你是女的就行。”看到泰妍摘掉墨镜还用后视镜审视妆容,小凤有些不解的补充道。
而满心都是如果更好刷脸的泰妍则是懵逼了,虽然她金泰妍这张脸的辨识度很高,但是也无法保证在头带帽子和能遮挡半张脸墨镜的情况下,伸个头就让对方认出来,就更不用说双方还是隔了一段距离的,而且还都是在车里。
虽然心有疑虑,但是泰妍还是按照小凤说的做了,毕竟时间不等人,再耽误下去估计就算是换司机也很难在规定时间到达了,要是因为迟到而罪加一等,那泰妍哭都找不到地方,此时的泰妍完全不记得时间紧张完全是因为她的磨磨蹭蹭。
让泰妍惊讶的是按照小凤所说的流程做完后,表现得十分头铁的保时捷居然真的退让了,而且一退就退得十分的彻底,这让泰妍有些懵逼,她无法认为这是她刷脸成功了,又搞不清楚小凤这一系列安排的奥妙所在。
不过既然目的达到了,泰妍也没立刻就让小凤给她解惑,而是出了这条路后把就车速提了起来,全神贯注下泰妍的表现还是不错的,停好车后居然离规定时间还有十分钟,这算是超常发挥了。
“老公,为什么刚才我按照你说的做了,对方就让路了?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潜规则吗?”没了迟到危机,下了车后泰妍就询问道。
“不能说是潜规则,这就叫女司机的威慑力,我们开的是现代,对方开的是保时捷,撞了谁心疼?而且这种因为顶牛而出的事故,界定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是那一方的全责,换成自我也会怕。”小凤一脸淡然的解释道。
虽然女司机已经被各种各样的梗给妖魔化了,但是不得不承认妖魔化的那种女司机在现实中是存在的,而且数量还不是很稀少,甚至可以说泰妍其实有的时候就能离那种女司机很近,小凤甚至觉得刚才的所作所为并不能算是战术欺骗。
泰妍不开心了,虽然她承认自己的车技一般,但是也不该是那种令人闻风丧胆堪称马路杀手的那种女司机,最起码她安全驾驶意识很好,而且绝对不会逞能,曾经多次车速都没有自行车快就是最好的证据。
考虑到证据不怎么光彩,而且一会还需要小凤伸出援助之手,泰妍决定忍了这次,等危机过去后,泰妍一定要为自己的车技讨个说法,开正常的车她是不行,但是开卡丁车泰妍觉得她还是能完胜一次都没尝试过的小凤。
忐忑的按响了门铃,泰妍甚至考虑了要是风头不对是不是一进门就大礼谢罪,虽然泰妍坚持的认为自己的行为没多恶劣,但是形势逼人泰妍虽然不是大丈夫也懂得能屈能伸。
但是预想中比较糟糕的局面并没有出现,至少从开门的金妈妈身上感觉不到多少危险的气息,考虑到亲爹亲妈没必要玩什么请君入瓮的戏码,泰妍有些迷茫了,这情况不对啊。
相比于脑子转得有些慢而且经常抓不到重点的泰妍,小凤则是确定了一定是昨天挂了电话后出了什么不知道的变化,才让岳母的态度有了改变,至于这个挽救泰妍的变化是什么小凤不想浪费精力去思考,毕竟一会就能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韓娛之我為搞笑狂》-第 2030 章 這就叫吃虧沒夠 (上)看書
拯救泰妍的变化来自于囡囡的改变,被泰妍这么一吓,囡囡不但刷牙刷得积极并且认真了,而且也不每天都要使出浑身解数来要糖吃了,拔牙的可怕经过泰妍那带有恐怖化的解读后,给囡囡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看在泰妍坏心办好事的份上,金妈妈和金爸爸经过协商决定这次的基调是小惩大诫,而且伴随着囡囡的长大,乖小孩的个人想法也越来越多了,不像以前那么听话了,这个时候还真就需要一个人来当恶人。
金爸爸和金妈妈都自认为承担不了这个角色,以往在他们看来很无用只帮倒忙的泰妍就成了扮演恶人的最佳选择。
至于泰妍愿不愿意来当这个恶人,这根本就不在金氏夫妻的考虑范围之内,至于泰妍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来扮演好这个恶人,在金氏夫妻看来根本就不是问题,毕竟泰妍只需要本色演出就足够了,这个要求在金氏夫妻看来一点都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