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ncop精华言情小說 《仙宮》-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明月仙人讀書-mu6wh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偷听之时,不知道为何,叶天本能地知道要怎么做。
尽管他对修行之人了解不多。
可是他好像很清楚怎么偷听才一定不会发现。
就像现在面对两个可怕的敌人,叶天笃定不会发现,极其冷静地偷听两人谈话。
这份定力和经验连他自己都奇怪,就好像这种事他做过许多次了。
听到自家师姐“恨铁不成钢”的话,那何师弟无奈苦笑了一声道:“那个小村是她必经之路,她竟然没有出手,这太说不过去了。对了,金师姐,这个陈蝶到底有什么不凡值得掌门注意的?”
听到陈蝶两个字,叶天的心一下子悬起来,连忙聚精会神地听了起来。
那魔女却是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道:“又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老一套。先让她做圣女,好吃好喝地养两年,然后咔嚓一声。”
叶天听到这里心中一怒道:“他们竟然还想草芥人命,这些人称我们为凡人,难不成真是仙人,这又是什么狗屁仙人?”
他心神一乱后边的话就没有听清楚,而那魔女也很快离开了。
等到脚步声消失很久,叶天的胸腹仍旧充塞着一股怨气,愤恨地想道:“我道一路上如此多灾多难,不是我运气不好,而是有人故意为之。这些人怕真是那些能够呼风唤雨的仙人,连妖怪都能驱使,不过我不会怕他们的。”
叶天暗暗地再次起誓道:“无论如何,我要战斗到底,妖要阻我,我就除妖,仙想灭我,我必斩仙。”
他的誓言没有天雷滚滚,也没有豪情万丈,有的只是坚定不移的内心。
晚上叶天选择继续跟着魔女赶过去,想要找到他们的落脚点,然后见机行事。
正走着,他猛然发现前往蓝光一闪,心中一惊,急忙跳到一棵大树后边,然后瞬间开启了那是神奇的感知之力。
这时候一个声音突兀地从背后响起:“小子,你鬼鬼祟祟地看什么,莫不是打我洞府的主意?”
这一下子突兀至极,叶天丝毫没感知到背后有人,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此他被吓得“哎呀”一声,跌倒在地,接着急忙回身看去,却见一个白发苍苍却脸色红润的老人正冲着他哈哈大笑。
一见这个老人,叶天就是心中一震道:“这老人真是奇怪,明明就在眼前,怎得我感到他就如那皎皎明月一般高不可攀,不可接触,不可揣测?”
受此气势震慑,一时间他讷讷不能言。
然后他才注意到在老人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多了一个小小的庭院,蓝光闪闪,庭院中有一个八角小亭和一方小池塘,看起来气派非凡,像极了传说中的仙家洞天。
见荒山野岭突然出现这等宅院,他更是吃惊,忍不住开口道:“老人家你到底是人是鬼?”
那老人听了叶天一问,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你说我?连我都不知道,看来你不仅是胆小,还孤陋寡闻。你听好了。”,接着这老人念了一首不伦不类的诗歌:“我生岸未生,我成道未成,曾见冥河破天流,曾闻道祖论大道,曾负五德化圣碑,曾经一梦过万载,曾经一跃俯昆仑。若问吾是谁,吾之道号名明月。我不是人也不是鬼,老人家我是明月老人。”
这位老人虽然气度恢弘不可揣测,但是交谈起来一点架子都没有,颇有潇洒不羁的名士风范,让人顿生如沐春风之感,。
听到这位老人的自我介绍,轻松下来的叶天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心想道:“这位老先生好大口气,难道真是一个神仙。只是不知这五德,圣碑又是出自什么典籍,怎么从没听过?”
不过这五德圣碑的名头倒是挺熟悉的,也不知道在那本古籍或者话本上看到过。
一想到话本中那些仙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他就怦然心动,心想着要是求这位老人出手,救回陈蝶还不是一眨眼的事。
心动不如行动,他马上行了个大礼道:“小生叶天字通玄,前几天和同伴陈虎一起出行,谁知道他被殭尸所害,他的妹妹也被一些妖人劫持,还请老神仙不辞辛劳,救回友人的小妹。”
那老人听了叶天的话,却是很不高兴,看着他道:“无趣,无趣,难得碰上一个人又是俗人,小居怎么会选择你呢?”
说完,这明月老人回身一指那如画中的小庭院道:“本来荒山野地的能见到人我还挺开心的。不过,你小子这么无趣,就别想进我的小居了。”
叶天听了这话,只感到哭笑不得,只能拱手道:“既然如此,小生就告辞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向着树林外走去。
金色的月光洒在叶天面前,他大踏步走在清风徐徐地山林中,只是马上觉得眼前一花,身体瞬间来到了一处小小的庭院中。
他苦笑了下,久久回不过神,这才知道传说中的仙家手法竟然是真的。
最近的种种离奇遭遇无形中增强了他的承受能力,很快他就镇定下来,向着亭子中央的明月老人看去。
这老先生正像模像样地坐在小亭中拿着一杯茶对月长饮道:“一月当空照,万人仰目看。
清辉落四海,金芒遍群山。”
说完,这位骚包的老先生一口气把茶水喝干,然后无比感叹地说道:“好诗啊,真是好诗。我想我这辈子再也写不出这么好的诗了。”
听了这话,叶天忍不住低下了头摸了摸鼻子,差点笑出声来。
叶天的默不作声,却让对方误以为是认同了他的话,这下子这位明月老人彻底开心起来,嘴中念念有词地说道:“别人不识货,说我是什么附庸风雅,他们懂个屁。这样吧,你对我说说到底什么情况,我不好出手,但是可以给你参谋下。我的这个参谋能力乃是天下数一数二。”
虽然对老人的最后一句话,叶天觉得极度怀疑,但是他确实对绑走陈蝶的人两眼一抹黑,因此他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那老人听了他这番话,怪眼一翻道:“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那让我救什么人。”说完用很鄙视的目光看着叶天。
好在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也有点摸透了这人的脾气,很客气地道:“别人或许不知,但老神仙见闻广博,定能解叶道友心中之惑。”
果然,这明月哈哈一笑道:“哈哈,算你有眼光,他们的根脚自然瞒不过我。年轻男女,一个穿红衣,一个会遁术,这个倒是有点意思。”
沉吟了一会他继续说道:“绑人做圣女这一套,一看就是燃火观的路数。嗯,是了,那会遁术的男的也是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定是他们招来的鬼雄,真是不长进啊。要我说你也不必管了,这些人是兔子的尾巴,它长不了,你还是回家吧,反正也有人替那被掠走的小女娃报仇。”
叶天苦笑了下,对明月的这个“良苦用心”的建议只当没听到,只是又一拱手道:“小生‘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岂能半途而废,还请老神仙教我道法之术,让我可以救回友人小妹。”
听了这话,明月一愣,像是记起了什么,接着淡淡地开口道:“修道成仙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资质不行,此道是无望了,还是老老实实地读书吧。不过,我们可以以文会友啊。你看我的这小居怎么样?”
话题一下子扯开了,叶天也不好在说什么,只好回答道:“风雅别致,人间仙境。”
这话倒不是违心之言,这个庭院虽小,但是匠心别具,清雅别致,一看就是园林大师的作品,叶天也很诧异对方在这方面造诣这么高,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过下一句话彻底崩塌了明月的高人形象:“哈!我就知道是好东西,要不那老鬼怎么藏得那么严实,赚大了。”
说完,明月搓着手看了看他,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你把这个庭院说得这么好,你觉得什么名字比较适合它。”
叶天很客气地对这性格古怪又好面子的老头说道:“不若就叫二月居。”
说完,他还指了指天边的圆月解释道:“天上一满月,地下一明月,岂不正是天作之合。”
那老头听了这话,一拍大腿道:“好名字!我怎么没想到呢。”接着,像是反应过来马上道:“尚可,尚可,这样吧,我再斟酌下。”
叶天一边为这老人的变脸之快感到好笑,一边也知道是该告辞的时候了,这个二月居看起来不像是有客房的样子。
因此,他一拱手道:“打扰老神仙多时,小生救人心切,还请老神仙放行。”
那明月老人正乐滋滋地不知道想着什么,听到他这么说,这性情古怪的老人突然说道:“别说我明月老人小气,什么都没给你啊!”
在叶天不解地目光中,这老小孩一样的明月老人对他一挥手,接着大量的信息在他脑海中出现了,让他一下子呆立当场。
良久后,叶天才吐了一口气,心中想道:“原来世界这么大,修士也是有高低好坏之分。对了,不是所有的修士都是仙人,笼统的分的话是凡人境,仙人境和天人境。那魔女最多是凡人中期的境界,也不过是一个凡人罢了,亏我还以为他们都是仙人。”
等他回过神来,那明月已经无影踪,只留下了一个奇怪的面具
看着手中明月留下的面具,回忆着脑海中的常识,叶天一咬牙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婆婆妈妈怎么能救出陈蝶。这个面具可以改变我的样子,我就拜师燃火观,这样既能求道获得力量,又能方便探查陈蝶的下落,岂不一举两得。。”
如果不是有了明月老人给他的面具,叶天绝不敢下此决定。
一边想,他一边来到一处潭水边,马上戴上面具,顿时那面具像是活了过来一下子贴到了他的脸色,然后融进皮肤无影无踪。
因为这是明月特意给他准备的,因此虽然他现在没有灵力,仍然能够使用这神奇的法宝。
他在脑海中开始想象起来,潭水中的面孔也开始变了起来,最终一个满脸横肉的脸孔出现在他的眼前。
九界修神1
更让他赞叹惊讶的是,随着他的面孔变得凶悍起来起来,就连身上的气息都似乎彪悍起来。
銀河維和部隊 伴星倚月
叶天惊喜地看着“面目全非”的自己,开心地想道:“真的有用啊!可惜这法宝只有此妙用,而且面对修为太高的修士也有被看破的危险。”
看着天边的满月,遥望燃火观的方向,化身成“恶汉”的他心中默默想道:“陈虎,保佑我吧!”
然后,他踏上了这条稍一不小心就粉身碎骨的道路。
清冷的月光给大地洒落了一片淡淡的光辉,叶天踽踽地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
一阵冷风吹来,他心中陡然一寒,似乎被针扎到了一样,他忍不住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同时抬起头向前看去,心中想着:“又是这种感觉,这次又是什么猛兽呢!”
前边是一片黑黝黝的树林,今晚月光很淡很稀疏,普通人是绝对看不到树林那的,但是他不是普通人。
晶莹的眸子中射出一道精光,他很轻松地看清了树林里面,那里枯枝纵横,几株被雷劈倒的大树杂乱地倒伏着,连小动物都没有,看上去并无异常。
他松了口气,暗笑他最近也疑神疑鬼起来,继续向前走去。
無上仙國
但是马上他听到一声尖锐的鸣叫,似乎像是鸟鸣的声音,顿时双耳刺痛起来,那种轻微的阵痛也从眉心间传来。
就在头昏脑胀的他打算逃跑或者躲藏的时候,他的头皮开始发麻发酥,他的身体一动也不能动,就像是被大蛇盯住的老鼠。
这时候,脑海中的“念”字血光大作,他心中一惊接着发现他的身体能动了。
叶天活动了下有点僵硬的脖颈,然后握了握拳头,开始一步又一步缓慢而坚定地后退着。
蓦地一道红芒自树林中疾飞而出。
召喚之高手如雲
“这是什么鬼东西?”一看见这道红芒,他心中就忍不住发出疑问,即使是面对那条会说话的妖蛇,他都没有这种全身血液都凝固的感觉。
他想也不想将所有的力量灌注双腿,飞快地向后跑去。
那道红芒如同电射而至,紧紧地追上了狂奔的啊。
感受到后背针扎一样的森寒,叶天逃跑的速度更快了,然后毫不犹豫地跳下前面突然出现的斜坡。
长长地山坡很快就到了尽头他顾不得摔得生疼的后背,一下子跳起身,警惕地向山坡上看去,同时大口喘着气,拼命地将清冷的空气压到肺里。
在他的感知下山坡上那道红色的光芒就停在那里,蜿蜒不已,因为距离太远,他无法感知到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看起来像是活物,但是老实说他也不确定,因为那东西比他所能想象的最可怕的怪物还要恐怖一百倍。
大概是为追丢敌人而感到愤怒,这道红芒猛地围绕着几株大树转了几圈,然后快速地沿着原路飞去。
他看着那几株瞬间被烧焦的大树,瞳孔收缩成一个小点。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叶天再一次发出了这个疑问。
刚刚那短短的一段路他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才险之又险地逃过这恐怖鬼东西的追杀。
他不得不为他的好运和快速的反应感到庆幸,要是在犹豫那么一点点时间他就已经是一堆灰烬了。
无论这东西是什么,它杀起人来绝对不费半点力气。
“这个世界实在太危险了!”,他一边想,身子一边慢慢地向后退去,打算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这时候,一声清脆地娇叱传进他的耳中,如黄鹂鸣翠般婉转的声音在黑夜中显得这样突兀。
“有人!”叶天心中一颤,听到这动听的声音,他心中一阵激动,犹如“他乡遇故知”一般,好久没见人了,终于又碰上活人了。
想起来那只怪物,因为担心声音的主人,他急忙沿着山坡爬了上去,想要提醒这个少女赶紧逃,只是眼前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月光下,一个美得如梦似幻的少女正在静静地站立在清冷的月光下,她做了一个握剑的姿势,看起来美妙无比,只是手中并没有剑。
少女肌肤如雪,容颜之美倾国倾城,让人看了还想看,但是又有种不忍亵渎之感。
大唐第一偵探事務所
叶天忍不住心中一动道:“好美,这是仙子吗?怎得如此美丽动人?”
不正赞叹时,他眼前一花,那道让他心惊胆战的火红色光芒出现在少女身前,叶天根本不知道它是何时以及怎么出现的。
他差点惊呼出声,那少女却开始翩翩起舞,一时间美妙的姿态让他头晕目眩,不能自已,而那道红芒似乎对少女非常忌惮,正围着她团团转,却并不是太敢上前。
他松了口气,仔细观看起场上的打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