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fjm人氣都市言情 永序之鱗 起點-第758章 不眠之夜相伴-1i9rw

永序之鱗
小說推薦永序之鱗
即便是趟着烂泥前来,可是拉姆齐联盟军建立的逆风小丘营地,看起来依旧清爽干净。
在木栅栏包围着的营地里面,一座用帐篷组成的城镇拔地而起。每一群帐篷中间都是指挥官的锥形营帐,它的主杆上面飘扬着各色的显眼旗帜。
而在这座营地的中心,来自翠木城的士兵郑重其事地搭建起了格林家族的金绿两色刺绣大帐。这是联盟军总指挥官尊贵和威严的视觉象征。
按照习惯,工程兵们将营地周围的一切都夷为平地,目的是为了防止有敌人暗中潜伏过来,同时也为箭塔中的哨岗提供了开阔的射击视野。
他们还挖掘了一条与栅栏平行的堑壕,挖出来的土石大部分被填入了木栅栏中间。剩下的则被堆在堑壕后方,筑起了一道矮墙,为敌人翻越堑壕提供阻碍。
营地的组织工作非常细致,各个步兵方阵都升起了自己的旌旗,既为指挥官下达命令时提供了鲜明的指示物,又方便各个方阵队长进行队内管理。
至于说军中的公共设施,最先搭建起来的是粪坑。它们全都被妥善地安排在营地的下风口处,以确保三万多人不会遭受屎尿臭气的折磨。
黑女配,綠茶女,白蓮花 玖月曦
因为是急行军的缘故,所以这支先遣部队携带的饮水并不多。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格林没有让工程兵挖井或者去河流旁边取水。而是将饮用水集中煮沸,然后再分发到每一个人手中。后续的辎重部队会携带补给品,其中就有用骡车拉的大型水罐。
黄昏时分,不少随军的牧师或者宣礼员们从营地的数十个地点发出召唤祈祷的呼声,这呼声萦绕回荡在营地上方,久久不绝。士兵们点燃篝火,将干粮和一些肉类熬煮成粥,分而食用。
由于是在战争期间,按照拉姆齐的传统,这是他们每日唯一的一餐(军队在作战开始时都会非常节俭)。所以每一个士兵,甚至连那些骑士都吃得非常仔细,将自己的餐盘舔得干干净净。
都市山神王
炊烟随风飘散。营地里响起了各种声响:喃喃低语的祈祷声,木槌的敲击声,打磨刀剑的声音,马匹、骡子和其它驮兽的响鼻和嘶鸣声,不绝于耳。
而仅仅过了半个沙漏时,这些声音就全都消失不见,或者说只剩下一种声音。整个营地都弥漫着呼噜声,几乎所有人都陷入了酣睡。除了军队的指挥官和那些在站岗放哨的士兵。
抗美援朝的故事
依旧是按照拉姆齐的传统,放哨也被分为了三种:
弒血魔君
第一种是在营地之中,以预设的线路不断巡逻警戒;
第二种是在高高的瞭望塔顶,监督着营地内部和营地周围的一切;
第三种比较辛苦且危险,作为暗哨的他们,必须要从较为安全的营地离开,潜藏在潮湿寒冷的堑壕里,或者更惨一点,必须要摸到营地周围空场之外,藏到树上和草窠里面隐蔽起来。
能够担当暗哨的士兵,不仅要兼具坚韧、灵敏和机警三种特质,同时还要有相当强悍的战斗力。不至于在遇到夜袭的时候,被劫将或者帝王派来清理暗哨的怪物,悄无声息地一下干掉。
所以,以小道尔顿为首的一众圣武士,当仁不让地承担了这个任务。
这些来自海若尼斯、托姆等神殿的神灵战士,并不像某些小说中臆想出来的那样,无论走到何处都会闪烁着耀眼的光辉——虽然他们可以做到这一点——事实上,对于这些在信仰的驱策下,受到过最严苛训练的战士,在夜幕下静悄悄地行动根本算不上是一种考验。
他们换下可能反光的板甲,穿上更为轻便的链甲,然后还在甲胄外边套上了一层既可以用来保暖,又可以用来隐蔽自己的罩袍,拎着轻便的武器,在夜幕之下很快便各就各位。
在昨夜急行军的时候,他们就接到了格林的通知。因此,这些圣武士是唯一骑在马背上完成了行军的士兵。他们一边前进,一边睡眠。甚至在所有人都在修建营地的时候,他们也在休息。
为的就是此刻。夜幕之中,每一位担任暗哨的圣武士全都精神抖擞,心中坚定的信仰让其无惧一切;数个沙漏时之前饱食了一顿肉粥,再加上本就健硕的体魄,让其不惧夜晚的寒冷。
怒火群英1937 人生若夢
除了趁手的轻便武器,每一个圣武士还都携带了一柄手弩。当然,他们并不是要依靠这玩意去杀敌,而是为了在发现敌人的时候,能够及时发射出响箭,向营地和其它同伴示警。
包括格林在内,所有拉姆齐联盟军指挥官都很清楚,逆风小丘营地的第一个夜晚不会宁静。驯犬者虽然在杜松子村遗址遭遇了失败,损失了大量的怪物军团。但是只要帝王不死,那么海量的怪物就能再次快速地制造出来。这几乎是他们的共识。
而联盟军修建营地的动静,肯定不可能瞒过近在咫尺(相聚不过三十里)的帝王。经过一天一夜,他那突出岬的老巢里,多半已经又有了新的一批怪物军团。只要有丁点战略素养,他就应该知道现在应该不断袭击联盟军的营地,以使其疲惫不堪。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虽然形势并没有格林及其同僚们想得那么严峻——帝王还在忙着复活地主神,因为祂的神性火花熄灭了,所以这项工作要比复活其他劫将困难许多——并没有太多的怪物被制造出来,突出岬能够派出夜袭的,只有由劫将噬骨带领的千余头恶鸦人。
“今夜无人能够入睡,”看着逆风小丘的方向,噬骨跟站在其身旁、恢复了兽人形态的驯犬者保证道:“我会让他们感到更加疲惫。说不定,明日一早你带队攻陷他们营地的时候,会发现没有人还能拿稳武器。”言语之中,充满着挑衅的意味。
與鬼相守 七夜忘情
然而,噬骨料想之中的口舌之争并没有爆发。虽然他十分想要用屡次失败的现实来诘问自己的同僚,但是驯犬者却不搭理他的话茬。嘴边的獠牙耸动了两下,驯犬者只是回应了一句:“祝你成功完成夜袭,明日那场决战……我也好省下一些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