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fq8j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大隋國師 愛下-第七百七十八章 夜宴(上)閲讀-ikv8d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咯咯…..咯咯….
楼外花白的母鸡使劲刨着坚硬的地砖,歪着脑袋看着抓出一道道的抓痕,随后四下张望,寻找熟悉的短小身影,听着恼人的蝉鸣,扇开翅膀冲去跳去指头,啄下一只大蝉叼在喙下,落去匍匐树荫的身影头上趴下。
老驴睁了睁眼,炎热空气里,恹恹喷了一口粗气,阖眼继续瞌睡,
天光微微倾斜,阁楼后厨响起‘嗤’的油煎炒菜的声响,远来的沧澜剑派弟子看着自家掌门在另一边与国师说话,渐渐安下心,陆陆续续坐去‘木床’变回的圆桌四周,法剑搁在桌上,打量大厅陈设,屏风上孤舟逆流而上,河岸两岸山崖林野摇晃,另外一扇屏风响起丝竹声乐,屏风中美人儿长袖弄影翩翩起舞,这样的道法,让他们感到新奇。
“良生,可是为师徒孙来长安了?”
陡然一声威严话语响起木阶,刚安下心来的几人偏头,看到一个戴着冕冠,身披黑底金纹袍子的蛤蟆负着双蹼站在楼梯拐角处,本能的抓过上法剑,握住剑柄往外一拔,那边与随安说话的陆良生偏来目光,抬手一按,几人手中拔出一半的剑身,唰的一下,齐齐归鞘。
令得五人惊骇的望过来,片刻,才反应过来,论用剑一道,这位国师可还是自家掌门的师父,那是明悟剑意、剑心的人。
“不得乱来。”李随安赶忙起身让他们坐下,随后走去楼梯口,朝上面那身形短小的身影,躬身拜下:“徒孙随安,拜见师公。”
“…….”五个剑修微微张开嘴,看着掌门拜去的竟是一只蛤蟆妖,大脑瞬间陷入混乱,毕竟修道中人啊,那国师也是,怎么拜了一个蛤蟆妖为师……
那边蛤蟆道人脸色肃穆的朝徒孙点点头,一步一跳,下来楼梯,负起的双蹼抬起,拍拍徒孙裤腿。
“行了,师公很满意,改日,封你一个大将军当当。”
“呃…..”
李随安有些发怔,这才几年不见,怎么感觉师公变得神神叨叨的,下意识的看去师父时,蛤蟆道人背对着他摆了摆蛙蹼,口鼻间哼了哼,走去门口照进的阳光。
“师公可不是说笑,当年你们师兄弟四人,就属你最有孝心,师公怎会忘记,哼哼,如今师公可不一样了……”
负蹼走去门槛,微微仰去天空的蟾眼,余光里瞥到外面树荫下,匍匐老驴头上的花白母鸡,后者也唰的抬起脑袋望来时,蛤蟆道人跨出的脚步顿时收回去,向后又连退几步,蛙蹼放去下巴,干咳两声。
咳咳…..
“师公还是觉得修道中人远离世俗,别学你师父这般,成天到晚四处奔波。”
话还没说完,外面一道身影拂过外面老松,带着一连串叶子落下来,将准备冲来的花白母鸡吓得四处乱飞,落下的身形披着一件大氅,脚步豪迈的走来,看到厅中的蛤蟆,张开双臂哈哈大笑进来。
“老蛤蟆!!”
庞大的妖气弥漫,刚落座的五个剑修屁股像被电了一下,顿时跳起来,这种妖气,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又要去摸桌上的法剑,然后,目光下意识的看去那边坐着的陆良生,手停下,齐齐收回放去身侧。
蛤蟆道人连珠帘都懒得拨开,光听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负蹼转过身去,“哼,打架不见你,混吃混喝,就跑来了。”
“其实本王一直都在。”
进来的身影正是公孙獠,笑着说了句,抱拳朝这边走来的陆良生重重拱了一下手,“陆国师,本王特来恭贺!”
随即又朝李随安、燕赤霞、左正阳拱手一圈,寒暄几句,那边后厨一道窈窕的女子端着饭菜出来,看到门口站着的公孙獠,愣了一下,连忙将饭菜放去桌上,恭恭敬敬的低下头,身子有些颤抖,低声唤了声:“大王。”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朱二娘也在,多日不见了。”公孙獠朝她点点头,正想说什么,后厨的过道里,膘肥体壮的猪刚鬣抱了饭桶出来,铜铃般大眼在朱二娘、公孙獠身上来回扫了一遍,饭桶重重放去一边,一把揽过有些颤抖的肩膀,朝白狼妖昂起下巴。
“二娘现在跟了俺老猪!”
微微偏脸,朝低首的女子瓮声瓮气说道:“俺老猪给你撑着,往后见他不用这般低三下四!”
朱二娘抖了一下,慢慢抬起脸来,瞧了对面一眼,那边,公孙獠浑不在意,甚至笑出声来,一掀大氅,过来坐下:“老猪,不用这般紧张,本王可不是那般小家子气的人,你要她跟你,那就跟吧,别伤了和气,你说是吧,老蛤蟆?”
蛤蟆道人瞥了一眼,哼了声又将脸转开:“关老夫屁事。”
呵呵…..
陆良生看着厅里一幕,轻笑出声,呢喃:“一群妖一台戏,红怜都不敢这样演。”
“公子,你叫我?”
楼梯上,红怜飘然而下来,探出脑袋笑嘻嘻的问了一声,那边四个剑修无动于衷的站着,看着忽然出现的一只女鬼,脸上表情已经掀不起丝毫波澜,都有些麻木了。
“我说他们。”
伸手掐了下蹦到面前的红怜小鼻子,陆良生还是过去打了一下圆场,这么多人啊妖啊齐聚,一扫之前妖星的阴霾,挥挥手让那一猪一狼二妖停下话语。
“难得人凑的这么齐,不如今晚开宴,大伙齐聚一堂,也为赶走那帮神仙庆贺一番,如何?”
这话顿时让在座的人、妖满意的点头。
“这不错,老猪煮饭,我也信得过,他肯定学了不少来凤楼的菜式。”
冷王毒宠医妃 欲念无罪
猪刚鬣不干了,一搂袖子坐到凳子上,将身子转去一边。
“合着俺老猪就是一个伙夫啊?这么多张嘴,俺可忙不来,不干!不干!”
“我帮你。”一旁,朱二娘伸手搭在他肩膀上,“我……我手多…..只要你不嫌弃。”
顿时厅里响起一片唏嘘!
臊的朱二娘脸颊都红了起来,转身跑去了后厨,猪刚鬣瞪了瞪他们,也是一拂袖子连忙追上了上去。
“那就这么办吧。”
见众人都没反对,陆良生回过头朝李随安说道:“你去城里叫上你师兄宇文拓,也一起过来,对了,你三师弟也在,顺道一起叫上,另外,你二师兄应该会带小师弟来,到时你也可以见见。”
“还有小师弟?生的如何?那我可要好生教诲一番!”
李随安一听多了师弟,眼睛都冒起光来,也不吃饭了转身就朝外面走,那边剑派中弟子要跟上,被他瞪回去。
“我去见师兄,你们路上不是嚷着饿了吗,就在这里吃饭,等我回来。”
兄亲弟爱
全能鬼剑系统 七星烈酒
“掌门…..可是…..”
“俺做的饭菜必须吃完!!”
一道吼声随妖风冲出后厨走廊,扑在五人脸上,吹的须发乱摆,下一刻,立马坐下飞快拿起碗筷,就在一堆妖、鬼、人殷勤注视下,胆战心惊的往嘴里刨起饭食,感动的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外面,阳光倾斜,渐渐有黄昏余晖洒出云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