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ed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真要逆天啦笔趣-第1473章 不必心急,是你們的,怎麼都跑不了!看書-wokgf

我真要逆天啦
小說推薦我真要逆天啦
屠昊焱的心跳砰砰砰的跟打鼓一样,鼓点密集如雨。
同时,血压狂飙,面色如潮,整个身体都跟着开始了轻微地颤抖。
太刺激了!
刺激得他都有点儿想尿了。
“除了这个原因,不会再有别的可能了!”
“没有道理会有这么人同时突破到半皇境界!就算是皇殒异象也不能!”
皇殒异象发生时,戴星城方向总共传来了几次半皇破境的气息,屠昊焱记得很清楚。
一共是五次,每发生一次,他在阮峰城内都会有所感应,当时可把他给眼红得不行,一个劲地感叹为什么破境不是他屠某人。
他记得很清楚,那五道破境成皇的气息之中,绝对没有章鸿信、邵寒云这些人。
所以,现在这突然冒出来的十四位半皇师兄师姐,最大的可能就是拜师傅所赐,直接灌顶破境!
不然的话,这些半皇至强,凭什么会舍下老脸不要,屈尊拜在杨帆的门下?
就如他屠昊焱一样,当初如果不是为了破境晋级到半步皇者境,他这样一个快两百岁的老东西,怎么也不会有脸称一个才十八岁的小娃娃做师傅呀。
“差不多都到齐了,不会再有别的半皇过来了吧?”
方百越朝着刚到的这十七位半皇瞄了一眼,全都是之前在戴星城破境的那些老伙计,一点儿也不意外。
他又抬头朝着头顶的虚空扫了一下,轻声向诸人问道:“如果没有别人再来的话,咱们现在就去拜会师傅吧!”
“再等等!”吴道突然接声道:“应该还会再有人来,再等几分钟吧。”
在从联邦中心城出发之前,吴道特意跟圣林岛的问天老祖联系了一下,不出意外的话,问天老祖应该也会过来。
唐志诚也在旁边点头道:“那就再等等好了,人族联邦之中,可不只有咱们这么些半皇存在。”
他们这十九人虽然也是半皇不假,但是却都是这两天才刚刚破境晋级的新晋半皇。
既然这次出现在宣褚镇守府的绝世机缘只有半皇才有资格参与其中,那么过来宣褚镇守府的半皇不可能就只有他们这些新晋的半皇存在。
果然。
唐志诚的话音刚刚落下不久,就有一道新的空间波动在众人的身前闪现而出,又有人来了。
“叶前辈?”
“叶岛主!”
“问天师祖?!”
看到来人的样貌之后,十九位半皇之中,就有近十三位出声惊呼,同时上前躬身与之见礼。
叶问天,圣林岛的创始人,在场这些半皇之中,有超过一半的人几乎都接受过他的教导。
纵是唐志诚这位联邦武大的现任校长,在叶问天的跟前也得执弟子之礼。
做为圣林岛的第一代岛主,叶问天的地位,甚至要比诸葛信诚,比古泽炎他们这些在联邦政府成立之后才重新开创建立起来的联邦武大与京华武大的第一任校长的资格还要更老更值得人尊敬。
毫不客气地说,圣林岛,其实就是联邦现在所有武大创校理念的最初模型,它的教学理念与教育方式,赶到现在都还在被各大武校严格贯彻执行。
在联邦政府成立的这百余年时间里,圣林岛,一直都是人族联邦所有天骄弟子都极为向往的武道圣地。
这一点儿也不夸张。
毕竟,就算是李良才、天蝉子、诸葛信诚他们这些老牌的半皇,当年其实都到圣林岛去进修过。
唐志诚、惠紫安、邵寒云等等这些人,虽然资格也很老,但是却也只是第二批甚至第三批入驻到圣林岛进修的学员而已。
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会对圣林岛出身的吴道如此客气、尊重的原因之一。
因为严格地说起来,他们其实都算是校友,是同门,心理上天然地就多了几分亲近。
“看样子,老夫来得似乎有些晚了啊。”
叶问天轻笑着一一向在场的这些熟悉面孔点头还礼,道:
“年纪大了,顾虑就多了,为了以防万一,出来之前,事先在岛上做了一些布置。”
“而且,刚刚在来的路上,还遇到了一个小尾巴,稍费了一番周折之后,总算是把它给甩掉了。”
吴道闻言,不由面露忧色,切声问道:“可是有妖族的半皇在暗中监视?老祖您没事儿吧?”
“无须担心。”叶问天道:“咱们圣林岛外,哪天没有半皇神念在暗中监视,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完,叶问天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多方,扭头四顾,轻声咦道:“怎么不见李小二与天蝉那个假和尚?他们没有一起过来吗?”
一句顺话,瞬间就让人群中的李同知与悟凡大师给听得尴尬不已。
也就是说这话的是叶问天,否则换成是第二人,敢这么称呼他们老爹与老祖,李同知与悟凡都得上前去跟他们拼命。
“禀老祖知晓。”吴道倒是没觉着有任何不妥,恭声回道:“李老与天蝉上师还要固守联邦中心城,真身不便离开。”
叶问天恍然点头,道:“对对对,他们两个现在可是联邦中心城的守护神,确实不能轻易离开。”
“那可真是有些可惜了啊,盼了大半辈子的机会,他们竟然不能在第一时间就体验得到,想来现在一个个地心里都很不是滋味吧?”
听到叶问天的这一声感叹,在场的这些新晋半皇全都是眼前一亮,唐志诚更是直接开口向叶问天询问道:
“这么说的话,叶老,您已经知道这次要出现在宣褚镇守府的绝世机缘是什么了?”
说实话,哪怕他们现在人都已经到了阮峰城,可是接下来他们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绝世机缘,这些人还都是一头雾水。
不管是诸葛信诚,还是李良才与天蝉子,他们似乎都在刻意回避,没有明摆地告诉过他们。
“绝世机缘?”叶问天稍愣了一下,继而点头轻笑:“这么说的话倒也不算是错,对于你们,不,应该说是对于我们这些已经成功步入到半皇境界的武者来说,这确实是一桩天大的机缘所在!”
“与它相比,纵是刚刚发生过的第二次皇殒机缘,也是多有不如!”
刷的一下,众人的心就变得更痒痒了,一个个地全都眼巴巴地看着叶问天。
“不过,隔墙有耳,有些话在这里不便明说,你们只需静静等待即可,不必心急,是你们的,怎么都跑不了!”
关键的时候,叶问天竟然也像李良才与天蝉子那样,跟他们打起了哑谜。
“行了,接下来应该不会再有其他人过来了,你们全都随老夫一起,去拜会一下杨帆小先生吧。”
叶问天轻摆了摆手,向诸人言道:
“上次多亏了杨帆小友出手,我这个老头子才能勉强苟活到现在,听说杨帆小友已经顺利突破到了巅峰帝尊境界,于情于理,我都得去向杨帆小友道一声喜去啊。”
唐志诚几人倒还是头一次听说这其中的隐秘,没想到杨帆竟然与叶问天前辈也有交情,而且还出手救过叶老。
“咦?怎么没有发现杨帆小友的气息,他此刻不在这阮峰城内吗?”
神念在城中扫过,叶问天的眉头不由微挑,颇为意外地低声自语。
屠昊焱这时这借机搭上了话茬儿,连声道:“在呢在呢,叶老有所不知,家师他人家一到城主府就在自己的小院儿外面布置了一些幻阵以防万一,您没有发现家师的气息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家师现在就在后院的客房之中休息,叶老还有诸位大人想要见家师的话,我可以为诸位带路引见!”
叶问天闻言,神念又特意朝着城主府方向仔细查探了一遍,发现城主府内一切如常,依然没有查探到杨帆的半点儿气息。
“杨帆小友的阵法造诣,果然是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布置出来的幻阵效果,竟比之隐居在联邦中心城内的天蝉那假和尚还要强大得多。”
叶问天轻声感叹。
天蝉子在联邦中心城布置的那套遮掩幻阵,叶问天当初一眼就能看穿,毕竟他也是以精神力入道,对于幻阵也是多有研究,寻常的精神幻阵,对于他这样最擅精神攻击的半皇来讲,根本就没有秘密可言。
可是现在,他的精神感知竟然在明知道杨帆就在某一方位的情况下,也是无法察觉到一丝一毫的破绽,甚至连一丝相应的阵法波动都没有发现。
这样的阵法造诣,真是让他不服都不行啊。
怪不得杨帆年纪轻轻,就能布置得出连半皇大妖都能轻松困杀的新型护城大阵,他在幻阵一道上的天赋,确实是前无古人啊。
“如此,就有劳屠域主了!”
整整二十位人族半皇全都客气无比地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这排场,这待遇,他这辈子都不曾经历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