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shem精华玄幻小說 唐朝貴公子-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熱推-d1m30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这是唯一一次,没有欢呼的放榜。
大学堂的考生们,显得镇定的多。
毕竟,他们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不同。
你看,自己的同窗们不是基本都中了?
他们都中了。
自己中了也就没什么值得喜悦了。
这就好像,如果你家里有一百多个兄弟,几乎人人都考入了清华北大,那么你考上了清华北大,会觉得这是一件祖宗积德的事吗?
不会。
因而,大家只是同情几个没有中的同窗,显然,他们并非是不刻苦,只是运气不太好。
没有中的人,只比刀割还难受,他们的心情,和其他的秀才是全然不同的。
其他的秀才,虽是觉得不可置信,为自己没有中试而惋惜,心里唏嘘着。
可学堂里落第的人,他们的感觉却是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抬起头来做人,心里万千的悔恨,仿佛此刻,正遭受着酷刑。
中華燈神 逍遙羽毛.CS
丢人现眼啊。
那先生们,似乎还在念着落榜的人名字。
这六个人,眼眶已红了,泪洒了衣襟。
可是……这一个个名字念出来的时候,这场中的所有秀才们,却已是脑中一片空白。
大学堂落榜六人……六人……
那么中榜的有几个……
人们疯了似的开始看榜。
果然……看到了一些有印象的名字,若是当初在雍州考试的秀才,对于这份榜单是记忆犹新的。
因为这份榜单,实在和当初雍州的榜单……太像了。
那么……整个大学堂,在关内道,中了一百一十九人……一百一十九个举人……
这可是一百一十九个预备的官员啊,有了举人身份,就有了入仕的途径,他们可以选择继续考下去,也可以立即去吏部点卯,选择入仕。
当然,举人为官,按规矩,是授九品官职的,起点较低,远不如进士为官。
可即便如此,人家已经有了官身了。
何况那举人的特权,也是不少,比之秀才,不知强多少倍。
无数双眼睛看着大学堂的人,眼睛都红了,那眼里所流露出来的羡慕,就仿佛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些普普通通的生员一般。
“这……这不可能,不可能,绝不可能……我寒窗苦读十年,如何竟不如这些学堂的生员……他们不是只死记硬背吗?何以他们都可中榜?”有人喃喃自语。
也有人狂笑:“哈哈,可笑,真是可笑……”
大笑者,显然是彻底的人生信念正在逐渐的崩塌。
从前所信奉的一切,现在竟好似是沦为了笑话,自己渐渐成了小丑一般。
人们从前坚信的东西,从而为了这个信念,而付出了无数的努力,可这许多个日日夜夜的努力之后,结果却有人告诉他,自己所做的根本没有意义,自己所作所为,也根本只是南辕北辙。这对于一个人而言,是一个极痛苦的过程,而这个过程……足以引发一个人精神上的崩溃。
等你自己割了自己之后,这大清竟已亡了一般。
洪荒養魚專業戶
终于,贡院之下,有人失声痛哭,有人流涕,有人怪叫,有人发出疯了似的咒骂。
好在……生员们是有准备的。
先生大吼一声:“预备。”
一百多个生员,毫不犹豫的自自己的长袖里抽出棍棒,这棍棒有点毒,因为棍棒的头部,嵌入了许多钢钉,这钢钉只露出了木头指甲长,完全可有保证绝不会对人造成致命伤害,但是足以让人一个月下不了地。
齐刷刷的棍棒,落在这些孔武有力的人手里,而它们的主人们,顾盼有神,眼里带着警惕。
出来看个榜,为免碰到强盗,带着一根形似狼牙棒的东西防身,这很合理,对吧?
棍棒一出,嚎叫发疯的秀才们疯了似的退开。
虽然现在很绝望,可是还不至于到寻死的地步。
这些生员的狠厉,他们早就见识过了,说打就打的,而且这些人你惹一个,就来一窝蜂,举人可以不中,命总还是要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將門之驚華嫡妃
而后,生员们列队,疾步而去。
李涛充耳不闻的再看了一遍榜,他陷入了深思。
此时,心里一个疑问,反复的在询问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自己竟会落榜。
他面上带着苦涩,摇摇头,身后几个仆从不识字,可见公子如此,心里已猜出大概了,上前想要安慰。
李涛将人打开,苦笑道:“天要变了。”
他目光落在那即将要消失的一群生员背影上,随即,打起了精神:“回去告诉刘管事,无论用什么方法,今秋,我定要入学,不管花多少钱财,需托多少关系,听明白了吗?”
“喏。”
李涛而后,也消失在人潮。
天要变了。
这是大势。
李涛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他的格局,显然是比平常要高得多的,
面对这样的情况,必须做出改变。如若不然,那便是螳螂挡车。
赵郡李氏,还可以躺在阀阅的簿子上,继续享受数不尽的荣华富贵吗?李氏的子孙们,若是没有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进入朝廷,那么迟早有一日,有会有被超越的一日。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这诗的作者刘禹锡此刻还未出生,可是此这样的感受,读史上见识过千古兴亡事的李涛,不会不懂。
或许还有人依旧固执己见,可李涛却知道此时必须悬崖勒马,做出选择。
……
相比于李涛的冷静,身后的秀才,就未必冷静了。
有人痛骂考官,有人骂大学堂,也有人大骂:“当初那吴有静,说什么满腹才学,跟着他读书,便有高中的机会。可是……跟他读书的人,有几人中举。此老贼……信口雌黄,误了不知多少子弟。”
“吴先生误我啊。”
“都说他满腹经纶,都说他掌握了中试的诀窍,可若只我一人不中,固是我愚钝。可为何,这么多人都不中。说来说去,是他吴有静耽误了我等的学业。”
误人子弟。
这可不是小事。
哪怕是学而书铺的那些秀才,中个十个八个,大家也不敢说什么。
可现在呢……有几人中了?
再看看那大学堂。
此时,大家付出了无数心血,跟着你学习,现如今……前程黯淡无光,当初对你吴有静多敬仰的人,现在心里就有多少愤恨,于是头人振臂一呼:“走,去学而书铺,把话说清楚。”
“同去。”
………………
太极殿。
此时,歌姬已至,在一番舞蹈之后,已喝的半醉的众臣们红光满面,变得有些放肆了,彼此之间品头论足,或有人低笑。
却在此时……那吴有静已有许多的醉意,他方才一番话,陛下再不理他,吴有静心里比谁都明白,自己并不得天子的垂青。
这……他早有预想,可是他不在乎。
自己是什么人,自己可是驰名天下的名士,纵得不到天子垂青,那又如何,自己得到无数人的推崇,被时人所仰慕,这……是多少人可以羡慕的来的?
既然天子对自己漠视。
他心里反而大怒。
他可一丁点也不怕李世民的。
自己在盛名之下,你李世民能如何呢?帝王大多沽名钓誉之徒,还不是最后,要叫自己一声先生。
他一口将酒水饮尽,而后大笑,随即便起身,竟开始脱了孝衣。
有人开始注意到这里的异样,这脱了孝衣的吴有静,此刻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一般,坦着大肚腩,腰间扎着一根布带,醉醺醺,摇晃晃的走到了殿中。
有人低声呵斥:“吴先生,这是要做什么?”
吴有静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张着迷糊的眼睛:“今日难得陛下召我来此,为表对陛下的敬意,自是为陛下作舞。”
说着,又大笑,旁若无人一般,顶着自己的大肚腩,身躯开始摇晃,白花花的双臂扭动,TUN部也开始摇动起来,一边作舞,一边大笑,而后又眼睛通红,失声大哭。
众人见了,竟都愣住。
膽小鬼
整个大殿,方才还喧哗一片,转眼之间,又安静的可怕。
有人面带怒色,也有人一脸崇敬的看着吴有静,似乎……已有人心知肚明了。
这位吴先生,很有魏晋之风,相传只之大贤,从东汉时起,就弥漫着这等的风气,他们放浪形骸,蔑视帝王,只在乎抒发自己的情感。
只是……这一切的背后……掩藏着的,却是对于帝王和朝廷的不满,表面上,吴有静这样的人剥光了舞蹈,且还在这天子堂,可实际上,却是通过羞辱和作践自己,来表达自己对于与世俗的愤恨。
面对天子,他们不能直抒胸臆,所以不得不采用这样的手法,隐晦曲折地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
而这些人,在魏晋时,为人所敬重。
李世民见此,不禁拍案。
原本他决定不理会这吴有静。
可现在……此人太放肆了。
陈正泰坐在那,不禁看待了,沃日,这个时代,竟有了脱衣服的舞蹈了啊。唐人开放,竟至如此。
李世民大喝:“卿这是何故?”
“作舞,取悦陛下。”吴有静身体旋转。
李世民冷笑。
吴有静道:“草民颇有几分才学,可是这些才学,并非是陛下所看重的,既然陛下不需这些才学,那么身为读书人,为愉悦陛下,自当以身作乐,好使陛下青睐。”
一个有才华的人,得不到器重。
而君王身边,都是那些谄媚的小人。
既然如此,那么有才学的人,自然无法展现他的才华,借着自己的才学,而获得帝王的尊重。那么,不妨在此作乐,取悦天子。
这话里,讽刺的意味很足。
李世民冷然:“拉出去。”
“陛下不想看草民舞蹈吗?”吴有静停止了扭动,随即肃然起来:“既然如此,那么草民想要见教,陈正泰这样的奸佞之臣,是如何取悦陛下的?”
“你也配和他相比?”
“如何不能相比。”吴有静坦然正视着李世民:“臣读书三十年有余,深得郑玄的经义,为人所称道,人们都说草民乃是道德高士。草民的才学,也为天下人所器重。草民有弟子数百,无一不是今时俊杰。陛下却只知陈正泰,何以不知世上有吴有静焉?”
他似是豁出去了。
只是这番话,真是痛快。
至少在某些人看来。
吴有静继续道:“陛下宠溺陈正泰,又是何故呢?他的才学,如何与草民比拟。他建的那个学堂,招收的又是什么人?所传授的,又是什么学问?他不过是处处讨好陛下,而陛下却不自知。以至这样的豺狼,竟可居于庙堂之上,敢问陛下,陛下器重这样的人,天下可以安定吗?这天下的读书人,又如何肯真心依附陛下呢?陛下可知道,这皇城之外,人们是怎样议论的吗?陛下又是否知道,多少读书人,为之寒心吗?陛下今日在此设宴,将草民请来此,是因为想要和草民同乐吧,是想告诉天下人,陛下也是仰慕名士的人。今日乃是放榜的日子,陛下想靠科举取士,借着这科举,想要亲近天下的读书人,可是陛下……纵是取了数百上千的举人,这些举人,见陛下如此,他们肯对陛下心悦诚服吗?”
吴有静随即落泪,慨然道:“陛下啊陛下……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啊。陛下……不将草民这样的人,当做是手足看待,却视为草芥,那么草民除了作舞,如何才能讨取陛下的厚爱呢?”
他这一番话,令人动容。
不少人为之心头一震。
哪怕是这朝中的百官,也有不少怀才不遇之辈,认为自己现在的官职,并没有匹配自己的才华。
反观那陈正泰,叫一声恩师,便可如此亲近皇帝,这令人不禁生出了英雄气短之心。
而现在……吴有静这番话,道出了自己的心声,怎不令人侧目。
李世民面上抽了抽。
论起口舌,他李世民还真远不如这吴有静。
吴有静骄傲的昂首,直视着李世民。
他此刻,仿佛因为醉意,而带着无以伦比的勇气。
其实他早就想明白了,皇帝不能将自己怎么样,可是今日自己直抒胸怀的勇气,足以让自己一举成名天下知。
哪怕李世民大怒,将自己赶出去,自己也将载入千秋史册,光芒万世,可以与那嵇康媲美。
所以,他面上甚至浮现出轻蔑的笑意。
眼角的余光,落在陈正泰的身上,陈正泰显然是一副错愕的样子,这表情,显得滑稽可笑。
李世民怒不可遏,他强忍着怒火,死死的盯着吴有静。
目中,已掠过了杀机。
却在此时,外头有宦官朗声道:“揭榜了,揭榜了。”
宦官匆匆入殿。
李世民这才回过神来,方才的杀机,也瞬间的消失了个干净,一刹那的时候,李世民真想将此人剁了,可现在神志清醒,他意识到,一但因此而诛杀吴有静,只会让自己遭受恶名,名声想要建立起来,就需积少成多,可一旦要坏掉,却只需要一件事就够了。
李世民冷冷一笑:“取榜来。”
吴有静朗声道:“陛下,为何不当众念出来呢,如此,也好与大臣们同乐。”
张千呵斥道:“大胆……”
吴有静却不在乎。
李世民倒是心里有些焦虑了。
这吴有静,莫非有许多弟子都中试了。
今日此人如此无礼,若是他许多弟子中试,岂不是让朕脸上无光?
殿中很安静,落针可闻,每一个人都盯着李世民,等候着李世民的反应。
终于,李世民淡淡道:“念。”
“是。”张千已接了榜。
他显得无奈的样子,随即打开了榜文,咳嗽一声,唱喏道:”乡试第一者:邓健!”
邓健……
这名字很耳熟。
李世民随即想起了什么来。
可就在他有印象的时候。
突然有人大笑:“哈哈,邓健,乃我大学堂的弟子,这个家伙……一向愚钝,只晓得死读书,不料他又中第一了。”
众人循声看去,不是陈正泰是谁。
所有人都露出震惊之色。
第一名,竟被大学堂占了去。
吴有静脸色也微变,方才他还自信满满的样子,可现在……
他脸拉下来,心里似在说,只一个第一而已……
“第二名:陈洪正!”
“呀,是他,此人上一次,考的不好,我狠狠收拾了他,万万料不到,他这样争气。”又是熟悉的声音。
只听这个声音,殿中已哗然。
婚過去,醒不來軍婚 鐮倉的海
又是大学堂的?
可是此刻,陈正泰得意洋洋,很是得志的样子:“真是侥幸,太侥幸了。”
吴有静脸有些僵硬,可是他的脖子,依旧倔强的挺着,使自己的脑袋,依旧可以斜角朝上,让自己的眼睛,可以直视李世民,露出桀骜不驯的样子。
“第三名,长孙冲……”
这时,声音已经不再熟悉了。
而是陈正泰身边的长孙无忌啪嗒一下,将手中的酒盏摔碎了一地,而后长身而起,激动的胸膛起伏,声若洪钟一般,大吼:“我儿子,这是我儿子……”
…………
第三章送到,这一章字数比较多,主要是字数少了,估计还要挨骂,本来还想再多写一点的,可是时间太晚了,读者们肯定在骂,先发上来吧。老虎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