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3hvc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藏輪迴 愛下-第0989章 一萬滴海水!白山被貶者分享-ve4th

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不同的船,渡不同的人。
南渊的船,在南渊海乃是无所不往的存在。从苏墨上船到他看见冰岛只不过片刻,但是苏墨之前就是找不到路。
“魔君,你到了!”南渊看着苏墨笑道,“从我这船上离开,你会直接回到莲台上,然后离开南渊海,回到一藏。”
“前辈,这慕容姑娘的肉身便一直在这里吗?”苏墨看着旁边冰岛上慕容海清的肉身问道。
悠哉獸世:種種田,生生崽 白頭夢
“各有选择,各有归处!”南渊点点头道,“她,选择在那个世界里生活,那么她的肉身便一直会在这里。不过,你不必担心,她的肉身一定会无损。她想回来,随时可以。”
“嗯!”苏墨应道,然后又冲南渊一抱拳,“前辈,我还有一事,不知您能不能替我解答。”
“魔君请讲!”南渊道。
三極衍異
我被黑成了大明星 一個補習生
天狼血刃 一劍九重
苏墨点了点头,然后他单手一挥直接从乾坤法袋内祭出了五儿。梅花精灵双目微合,呼吸均匀,便似睡着了一般。
“前辈,这是我的妻子。”苏墨道。
“哦?”南渊看了看五儿,眼底的一抹惊讶转瞬即逝。可惜,苏墨没有扑捉到这个细节。他的注意力都是五儿身上。
“前辈,她受过一次重伤。不过,她的伤势已经被我治愈了,可是却一直昏睡不醒。请问前辈,可能看出什么根由?”苏墨看向南渊。
“她,是一株梅花精灵!”南渊看着五儿皱了皱眉。
“是的!”苏墨道。
“她的神魂,受损极重。”南渊又接着道,“因为,她轮回的次数太多了。其实,每一次轮回都要是重铸神魂的。一般的轮回,我们会忘记前世。而唯有大修士最后才能完成觉醒。可是,这个觉醒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一旦轮回者在没有完成真正的觉醒的情况下,然后又强行轮回,那么就会对神魂造成伤害。而这种伤害一旦沉积下来爆发,便会成为现在的模样。”
“前辈,那她轮回了多少次?”苏墨皱眉问道。
“多少次?”南渊摇头苦笑了一下道,“魔君,这个我也看不出具体次数。我想,她自己醒了恐怕都不会记得了。因为,太多了。”
萌女來襲:校草別想跑
“前辈,您可有解救之法!”苏墨问道。
“诸界之内,能解救我们的唯有我们自己!”南渊无奈地一笑,“她,能不能醒来,主要看她自己。如今,她的神魂乃是空空荡荡的。因为,诸多世的记忆,彼此混乱消融了。她,只能慢慢恢复。”
“那需要多久!”苏墨问。
“我不知道!”南渊道。
苏墨一听,神色瞬间一黯。南渊都没有看出有多久,那么说明问题极为严重。这样的情况,即使他带五儿回到鲲蝶星海也是没有用的。
此时,苏墨想起藏魂坛洞府里的那几句诗——不朽仙骨不朽魂,不朽轮回不朽心。诸天有尽情无尽,万世红尘只为君!
还有,他见过的慕惊鸿的那幅画上的题字——尘归尘兮,土归土;虚化虚兮,无化无。万载慕红尘,一世倾白骨。
难道,五儿真的轮回万世了吗?苏墨不敢相信。
夢魘奇緣 弱水三千分之一
“不过——”此时南渊看着苏墨,沉吟了一下道,“我可以赠你一捧南渊之水。因为,我这南渊之水,蕴含万界之气或可助其恢复。”
“哦?”苏墨的眼睛瞬间一亮。
再看,南渊向船外一扬手,直接拘来一捧海水,然后又从怀中取出一只净瓶,把南渊水灌入其中。
萬能金手指
南渊把净瓶交给苏墨,苏墨双手接过。
“前辈,这南渊之水怎么用?”
“每百年给她滴一滴!”南渊道。
“每百年一滴?”苏墨不由一愣,“那需要滴多久?”
“一万滴海水!”南渊道,“需要滴百万年。百万年后,她或可苏醒。这,是我唯一想到的办法!”
苏墨愣了愣神,旋即冲南渊修士深深一躬。
“谢前辈!我一定一滴不落,百万年不算什么!”
南渊看着苏墨颔首微笑,心中却唯有长叹。
“魔君,祝你好运!你的身上,还有一片莲叶。那莲叶出了南渊,可化一叶青舟,乃是顶级莲宝,日后可助你游历修行!保重!”
说罢,南渊不待苏墨还有什么话,直接长袖一挥。
呼——哗——
苏墨只感觉眼前一阵玄光,随即周围一切飘忽起来。他再一次地失去了知觉。
南渊海上,南渊坐在小舟上。他看见苏墨的莲台在南渊海上渐渐消失,然后又是一声长长地叹息。
木樨 顏涼雨
死亡謎語 暗塵
此时,虚空中光影波动。戴着木质面具的修士,再一次出现了。
“师尊!”南渊起身施礼,“弟子不负所托。苏墨的生死莲意,本就没有什么缺憾。我已经送他离开南渊海了。”
“嗯!”面具修士点了点头,“可是,南渊你最后为什么要骗他呢?”
“难道师尊有救那梅花精灵的法子?”南渊的眼中闪过一抹希望之色。
“呵呵!”面具修士却摇了摇头,“南渊,虽然即使是在一些大修士眼中我们都可能被称之为神,但是我们自己明白我们并不是什么神。哪怕是白山上的大莲尊者,也不是无所不能的。那个小梅花的神魂已经消耗在诸多世的轮回之中了,怎么救?纵使是大莲尊者,恐怕也是回天乏术。”
“没错!”南渊叹息了一声,“正是因为这样,弟子才给了他一捧南渊之水。虽然我知道南渊海水根本不能助其修复神魂,但是给那三界魔君一个盼望吧!我见他至诚,不忍告诉他真相。”
面具修士轻笑了一声道:“诸多莲士都说南渊无情,如今看来未必是真!”
“那个莲魂,真的有些不同。他竟然会选择以身殉界,为莲而死?”南渊摇了摇头。
“呵呵!”面具修士笑道,“南渊,你在南渊大海呆的久了。有些事,恐怕不太了解了。落凡镇,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南渊笑道,“师尊您不就是来自落凡镇吗?”
“对!”面具修士一笑,“落凡镇上,有个风轮村。我记得,我曾和你提起过。”
“风轮?”南渊道,“当然记得。他们的祖师乃是从白山上被贬下来的,所以风轮一直想重返白山,但是差一个人圆满。”
“如今,这个人有了!”面目修士缓缓道。
“苏墨?”南渊看着师尊眼中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