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2cin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 愛下-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再進陰陽路鑒賞-hdtzu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
不一小会儿。
挺着大肚子的无首老哥,就来到办事处与韩东汇合。
急忙赶过来的无首甚至还在手里抓着笔记本,似乎因韩东的请求,导致他在会议途中就急着离场了。
“无首大哥,会不会耽误到你办事?”
“不但没有,我还得感谢你……每隔几天总会有一些无聊透顶的例会,今天这会一样无聊。我早就想找借口开溜,正好给了我一个不错的离场理由。”
無限恐怖之我欲成聖
“行吧。”
韩东尴尬一笑,总感觉事情不像无首说得这么简单。
再怎么说,自己只不过是一位新会员,而且也应该是俱乐部里等级最低的一位。
至于无首的地位,从其它会员毕恭毕敬的表情来看,显然是比较高的。
但韩东这一次重伤来到黑塔时,都是无首在照顾自己……这次的帮忙也是主动赶来。
韩东总感觉无首老哥对自己有一种特殊的想法,是好是坏无从评判。
但韩东的直觉来看,应该是‘友好’的。
……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
由办事处的密道,来到一处设立着定向传送门的隔间。
“记住,请务必在48小时内取回你的仆从。
期间你无法触发任何该世界的任务,也无法获得任何奖励。
同时,因执行特殊事件,你所携带的装备数量将不受限制。”
“好。”
韩东的一切装备都带在身上。
不过左臂与躯干的伤势问题,若在阴阳路世界里遇到什么问题,尽可能交给右手来做。
明朝小公爺 貪狼獨坐
「伯爵,万一在里面遇到什么状况,身体就给你用了。」
本以为伯爵会很开心的应答下来,谁知却没有回应。
「嗯?伯爵?」
「……不了,我不用。」
韩东这才想起一个问题。
極品獸醫
之前逃脱尤金斯的追捕时,韩东将两人的意识间联系彻底断开,以免共同承受伤害。
察觉到伯爵的异常状态,韩东即刻恢复‘连接’……跟着感应到伯爵的情绪变动。
伯爵之所以拒绝,是因为他惧怕着【无首】,很大原因来自于无首体内不断向外释放的恐怖气息。
关于无首的等级问题。
韩东无法做出评估,只能大概知道无首已经完成了神话构造。
家有小受
因不同物种、不同世界以及不同的修炼方式,外加无首散发而出的恐怖气息掩盖着他的本质。
「本伯爵还是把机会留到下次用吧。
只不过是去一个小世界接人,没什么意思……再说,我前不久才重伤了第五原质,在你昏迷期间可是我一直在负责你的身体。
我现在有点累了,打算休息一会儿。」
「为什么会害怕无首?」
韩东很明了地问出这个问题,不是不给伯爵面子,而是想要知道其中的原因……毕竟,无首一直以来都在帮忙,虽本身比较恐怖,但为人还是很亲切的。
既然韩东问到这一点,伯爵也没有掩盖的意思。
「……不太确定。
自从你在黑塔里第一次遇见这个家伙,我就有很大的心理压力。不过待在你体内,这种压力感我还能接受。
昏迷期间,是我拖着你的身体找到搏击俱乐部的。
在与这家伙直接接触时,能感受到一种本能上的畏惧……可能是一种来自于异魔本能的畏惧。」
「异魔本能?」
末世之全職召喚
「嗯……毕竟,你没有感受到这样的畏惧感,只能这样解释了。这家伙至少也是神话层面的,有他作为帮手,你这趟接人根本不需要我帮忙。」
「行吧。」
伯爵提到的【异魔本能】让韩东很在意,甚至还联想到前不久在伦敦游戏接触的圣阶生物,也是一种针对异魔的群体。
跨入「命运之门」前。
韩东看向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武士长裙的无首,好奇地问了一句:“无首大哥,你不带装备吗?”
“不需要的。”
说罢,一只手掌搭在了韩东的肩膀上。
来自于【无首】的手掌,有些肥厚又有些带毛……搭上肩膀时,不但没有让韩东感到惧怕,反而有一种安全感
一同跨入传送门。
传送期间,眼前一片黑暗。
一系列关于阴阳路的设定与系统提示也传到了韩东的脑袋里。
实际在上次以「意识状态」接入时,韩东就通过一只鬼怪对阴阳路概念有着较深的了解……也是这一处人鬼并行世界存在的根本原因。
陈丽进行试炼的小世界里,存在着一个生死规则-【阴阳路】。
个体会因善恶因果的影响,在任何场所、任何时间遭遇【阴阳路】的降临,可能是一条乡间的岔路,可能是商场里的岔路口。
选中阴路时,必定会遭遇导致死亡的事件。
只要你愛我
就算成功度过死劫或选择了阳路,过上一段时间也会迎来第二次的【阴阳路】。
一旦个体成功活过三次,哪怕后续死亡,个体也能化作鬼怪,留存于世间……鬼怪的强度与个体生前通过的阴阳路次数有关。
而极少数运气极佳、或实力极强个体,若能接连通过‘十八次’的阴阳路将无路可选,而被困在其中,迎接接连不断的死亡灾祸。
若能继续保持存活,维持不死。
阴阳路有可能会妥协,并给予个体一个通过自杀来获得阴阳力量的机会。
从上一次的情况来看,陈丽似乎已经达到了这种状态……也同时影响了阴阳路世界的整体平衡。
……
籃壇第一外掛
传送结束。
韩东直接出现在一辆老旧的面包车上,而且他就是驾驶员。
后排座椅全部撤去。
无首大哥的肥大身躯正好塞满后排的空间。
獨寵伊人
一开始,韩东还在考虑如何掩饰无首大哥的形象,毕竟《阴阳路》的背景是九十年代的香港……这样一位没脑袋的个体走在大街上,必然会引起骚乱。
实际上却是韩东想多了。
“看来陈丽对《阴阳路》带来的影响很大,也难怪这里无法接纳命运参与者,黑塔会强制要求我在48小时将陈丽接走……已经变成鬼城了吗?”
传送进来的时间正好是【夜晚】
面包车行驶在城市公路间。
车灯所到之处,尽是一片‘末世’场景。
公路辆车停放着大量破损的汽车,城市里更是感觉不到一位活人的气息,全城的电路似乎都被切断除了面包车的车灯外找不到一丝光亮。
“这里的人去哪了?我记得几个月前,这里的情况一切正常……是被统一转移,还是死光了?”
就在韩东驾车驶过一条十字路口时。
目光偶然瞥见右侧本应该漆黑街道,却孤零零的立着一盏在发光的老旧路灯,因电压问题而不停闪烁。
这一幕立即让韩东想起之前的意识场景,立即将面包车拐了进去。
与此同时,躺在后排休息的无首大哥也慢慢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