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kdsc好看的都市异能 一線洞天 愛下-2-15 大豬蹄子熱推-jhfp0

一線洞天
小說推薦一線洞天
至于段西烈被害,其实是黄一冰指使疾控中心副主任徐文明做下的。徐文明为什么那么听话,甚至甘愿犯下杀人的罪名,只要一提审黄一冰,结果就会水落石出。只不过这是胡中显他们的事情,柳南禾不便多问。反正养尊处优的官员们只要丢了乌纱帽,乖乖的坐在被审的席位上,每个人都老实的很。否则的话,电视上的腐败官员们,为何一个个流着眼泪忏悔呢?
出了审讯室,严副局长首先过来跟柳南禾握了握手,赞许的拍着两人的肩膀说:“后生可畏啊,果然有一套,我原以为撬开他的嘴巴,还需要费点时日呢。”
柳南禾谦虚的笑了笑,说:“不见得,他落网的时候一切就定论了,局里的同志审起来,结果也是一样的。”
火影之潛夢未醒
这番话一出口,局里的领导们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这个年轻人,确实有点意思,不仅办案有一套,还懂得怎么给兄弟部门留面子。双方寒暄了几句,柳南禾推说还要给部里的领导汇报这次的案子情况,严副局长也没勉强他们,双方握手后分别离开。
出门上了车,迟伟闷声道:“头儿,这就完了?”
柳南禾笑道:“不然呢?”
迟伟道:“咱们刚来这的时候,好几拨人一直跟踪咱们,现在幕后黑手都垮了,咱们就吃下这个哑巴亏?”
柳南禾点点头,说:“吃下吧。”
心機
“为啥?”迟伟大惑不解。在他印象当中,柳南禾可是一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人。在明川县,他嫉恶如仇,那副不卑不亢坚持到底的样子,迟伟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宛若幻夢 禦宅煙魔
柳南禾没有故作高深,也没有长篇大论的去解释,只用了简单的八个字回答了迟伟:“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官场等于江湖,职场也一样。有多少人在自己的职位上受了委屈,也只能暗地里擦干眼泪继续坚持下去。人生不易,且行且珍惜。法治年代,很多事情不是肆意恩仇就能解决掉的。
四人在市里找了家酒店休息一整天。利用这个时间,柳南禾将来到上海之后的一切情况都向高宏达做了汇报。当柳南禾汇报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梁世业也在高宏达的办公桌前。听柳南禾将前因后果和现状叙述完毕,他才默默的点了点头,低声向高宏达说:“果然,背后又是腐败官员在作祟。”
九天至尊 永遠天涯
高宏达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咱们国家没有那么多高智商高科技犯罪,只要当领导当警察的尽心尽力,哪有什么悬案疑案啊。”
梁世业没有说话,泡了杯茶慢慢的坐在椅子上。过了一会儿,高宏达试探的问道:“梁老师,你看小柳他们几个怎么样?”
梁世业朗声一笑,道:“不错,很专业,很尽责。到了上海,受了不少委屈,但是刚才在电话里,可是一个字都没提。这几个小家伙,再熬个十年,不比咱们这批人差。”
高宏达似笑非笑的望着梁世业。梁世业瞪了高宏达一眼,道:“想说什么尽管说,别在这给我打马虎眼。”
高宏达笑道:“老大,我觉得你这句话不太对。这几天他们的表现,我可一直盯着呢,生怕他们给组里捅娄子。说真心话,他们还有一点欠缺,那就是老练。因为一开始盯住周宏建,那个法医就不会被害,他们在周的卢身上耗费的时间和精力太多了。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也多了一些我们曾经具备而现在丢失了东西,那就是锐气和勇气。咱们啊,坐办公室里的时间太久喽,还是应该多出去看看外面的太阳啊。”
豪門劫:權少的天後妻 殷小妍
梁世业挑着眉毛思考片刻,突然又瞪了高宏达一眼,道:“好你个老高,给我下套子呢。兜来兜去说这么一堆,是想给他们几个请功吧?”
高宏达眨着眼睛说:“怎么,梁老师,他们这不算立功吗?”
梁世业板着脸说:“当然不算,这是我们的本职职责!”
说完这话,梁世业端着茶杯走了。高宏达一本正经的看着梁世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吃吃的笑了。这个老梁,一辈子都这样,嘴上说的不近人情,估计回去后就开始考虑怎么奖励柳南禾他们了。
恐怖電臺 不洗澡的貓
柳南禾他们可没有想到这些,因为此刻他们正在上海的外滩闲逛呢。柳南禾是个土鳖,这是第一次来上海,方雅雅虽然之前也没来过,不过她追剧追的凶,看了好多以上海为背景拍摄的影视剧。跟大家讲起上海的事情来,说的头头是道。
夜晚的外滩,游客多的惊人。江风阵阵,清爽适宜。望着对岸高达468米的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柳南禾心中感慨万千。他是芒城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考上大学才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从芒城的穷癖农村到这个国际化大都市,他走了整整二十多年。而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依然住在那个小村庄里,至今没有机会来看看上海的样子。
方雅雅和秦一燕终于恢复了少女心,看到街边卖的零食便忍不住围过去。走了不到十分钟,两人手上就拿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吃零食。迟伟一边把嘴巴塞的鼓囊囊的,一边含糊不清的抱怨道:“你们是女孩子,注意一下身材好不好?吃这么多垃圾食品,肚子会长赘肉的。”
方雅雅胸部一挺,道:“要你管,又不嫁给你。”
迟伟不怀好意的笑道:“你挺啥,你又没资本。”
網遊之至尊逍遙傳
方雅雅气呼呼的在迟伟背上打了一巴掌,但手上可不停,依然不停的往嘴巴里塞。柳南禾跟在秦一燕身旁,慢慢的吃着老北京冰糖葫芦,一双眼睛也溜个不停。上海的外国人很多,没走几步便能碰到几个。柳南禾很想用英语跟他们聊上几句,不过大学里学来的英语已经很久没用过,也不知道说出来对不对,索性还是放弃了。
秦一燕瞧在眼里,忍不住笑道:“怎么,你还有不自信的时候?”
將門農女,炮灰王妃重生記 恬靜舒心
腹黑王爺在上:臣妾給跪了
柳南禾厚着脸皮扯谎,说:“这跟自不自信没关系。上海是咱们中国的地方,到了这儿,就应该讲中文,谁要跟他们说英文啊。”
秦一燕不置可否的笑了,她觉得柳南禾办案的时候跟现在的样子对比起来,完全是两个人。站在同僚的角度,再站在女性的角度,这个家伙都是一样的充满魅力。
不过柳南禾是个大猪蹄子,此刻还没有意识到秦一燕对自己的心思。吃着冰糖葫芦,忍不住想起来小时候流行的歌。可惜他歌喉不中听,大庭广众之下也没有高歌的勇气,只能悄声嘀咕着哼唱两句。
秦一燕和方雅雅逛起来耐心奇佳,从晚上八点钟一直逛到十一点半,依然兴致勃勃。秦一燕在商场里买了几件衣服,方雅雅也买了几件打折的。迟伟拗不过方雅雅,也跟着买了一套男装。柳南禾一个月领那点儿工资,还要考虑在市里买房,再加上他不喜欢在服装上挑三拣四,便什么都没买。
眼看着时间来到零点,秦一燕和方雅雅又换了一家商场。柳南禾和迟伟坐在等候椅上大眼瞪小眼,手里放满了两个女人买来的衣服。此刻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男人惧怕陪自己的老婆去逛街了。逛街对于男人来说,那是一种自带削弱功能的buff,可对于女人来说,那是连绵不断的肾上腺素。
时间来到凌晨一点半,在柳南禾和迟伟睡眼惺忪之时,方雅雅和秦一燕终于完成了她们的购物之旅。打车回到酒店,柳南禾连澡都没洗,直接趴在床上睡着了。迟伟虽然也想偷懒不洗澡,可他买了一套新衣服,心里正有点新鲜劲,便去洗澡试穿了。柳南禾趴了一会儿,门口传来了敲门声。爬起来开门一看,门外站着的是俏脸微红的秦一燕。秦一燕将一套衣服塞在柳南禾手上,什么话也没说,掉头就走。
柳南禾回屋拆开那套衣服,见是一套挺不错的正装,便拿出来站在镜子前比对了一下。迟伟推开洗浴间的门走出来,纳闷的说道:“什么鬼,你啥时候买的新衣服?我咋没看见呢。”
柳南禾笑道:“我请一燕挑的。”
迟伟撇嘴哼了一声,道:“省省吧,我咋没这个待遇?”
柳南禾道:“人品问题。”
有了新衣服,柳南禾也只能乖乖的去洗澡。洗完了澡,换上新衣服,果然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柳南禾此刻才发现,这套衣服居然大小正合适,也不知道秦一燕是如何挑选的。
躺在床上,柳南禾给秦一燕发了个消息:“谢谢。”然后发了一个大红包给秦一燕。秦一燕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但红包始终没有收。
睡到第二天的八点钟,胡中显的秘书打来电话,邀请他们去市局聚餐。柳南禾回想起高宏达交代的话,便婉拒了胡副市长的邀请,推说他们买好了票,正打算返回京城了。胡中显的秘书也不勉强,祝他们一路顺风便挂了电话。迟伟惊出一身冷汗,道:“什么情况,不会又挖咱们留在上海吧?”
方雅雅道:“你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走,快走,赶紧订票回去。”
市局那边,胡中显也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这个老梁,肯定猜到了我打的什么主意,这才催着他们几个赶紧回去。好了,咱们这边慢慢培养吧,光求人家来支援,这也不是个长久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