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69d6优美都市小说 無限之次元幻想 txt-第261章相伴-579jl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无限之次元幻想
“居然可以坚持到这个地步,苟延残喘的挣扎还真是拼命。”灵梦说。
“不过也到此为止了,你们天真的梦想,由我来终结。”
“既是龙神的力量也是我的力量,被大结界环绕的我,才是唯一可以获胜的人类。”
“那已经不是我们的潜力可以再开的。”
“融合了自已和龙神力量的第七层没问题,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林潇说。
“该粉碎混沌梦想的是你才对,觉悟吧,灵梦。”
“来吧,放马过来。”
“”啊哈哈。
“真是充满了绝望的漫长战斗。”
“灵力爆发,一次又一次让身体麻木。”
‘’但是最后,呵呵。
笑到最后的是我们“
“赢了。”
‘难以置信’”
“我们战争了灵梦?”
“真是强大,一群异变。”
“气息凌乱你已经站不稳了。”林潇说。
“灵梦,你没有办法继续战斗了,即便是和龙神之力结合。
“即便是可以给我们所有潜力都爆发出来的你。”
“败给了我们。”
“这是事实,你输了。”
‘我输了没有办法继续战斗。’
庶道难
“好可怜呢,被你们随手打趴在这里,本来是引以为傲的力量却这样脆弱的跪在这里。”
‘如果我说出这种话,你会相信吗?’灵梦说。
“的确有些勉强了,想要用这样的身体并且发挥出龙神的力量,果然是太勉强了。”
“真是不争气,。血脉传承到了是三代,身体软弱到稍微强大的力量都接受不了了。”
“真是可悲。”
‘说道现在这个年轻的身体依然在本能排斥着我的意志么,我的可爱后辈,要做到这一步’
“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
‘才注意到,难怪毕竟我一直用这个身体的记忆和你们交谈。’
“这样的伪装这样的隐忍,多少有些厌倦了。”
“真是太久了,从最初的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八云紫。
我以人类的姿态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又以人该有的方式的消失了。”
“我的意志和这个世界合为一体,我以一个旁观者的纸条默默注视这个世界。”
“我是最初存在于幻想乡,守护着这个地方,也是唯一具有守护这个地方能力的人类。”
“我是灵梦打,你是在你们的追忆中,还有一个麻烦名字,初代博丽。”
“有没有一点崇拜我,毕竟字啊你们心中只是对我有着概念上崇拜,因为真正见过我的人只有八云紫。”
“居然是初代。”林潇说。
“曾经在幻想乡的弱”
‘原来如此,初代。
所以才会对妖怪有着异常的政务刚,棉睡衣才对于现在背叛的同伴而毫不动情。’
“初代灵梦,曾经站在幻想乡顶点的人类,将退治进行到底的杀戮巫女。”
“终于不甘心以意识形态为观测点而占用你自已厚待的身体再次出现在我么面前。”
“所所以那样崇高的评价来真没我,真是让我受之有愧,妖怪贤者。”
“的确就像是你说的欧文已经无法忍耐领鞥呢渐渐子啊妖怪的鬼混中堕落所以才会用这样的姿态回来。”
“但更重要的是在漫长的岁月中我以无形的视觉默默注视着这个幻想乡。”
“从异变的发生扩散,直打哦这份异变最终导致了幻想乡的毁灭。”
“你什么都做不到八云紫。”
“引领者妖怪的你,象征着幻想乡创造主的你,终究也无法将幻想乡从毁灭的轮回中终究出来。”
“更不要说灵梦,所以我必须出面终究这里面。”
“而且我也像整个幻想乡证明,能够守护这片土地的只有我。”
‘妖怪是不应该从子啊,只要完全退治,幻想乡就充满了未来。’
‘你的理想是要这里所有人的生命为代价,你不明白么?’八云紫说。
“那又如何,你们这些一边,有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价值吗。”
‘是你么难道只了幻想乡的灭亡,难道你们不能现出生命吗。’
‘我确实有些小看你们了,又或许在漫长的时间中,一边也超宇退指着’
“但只要不被整身体舒服,龙神的所有力量在我的意志作用下就可以真正的完全解放。”灵梦说。
“那样的力量代表着绝对意志,谁都无法反抗。”
“从幻想乡诞生之初,直到幻想乡的毁灭,我都在悉心观察着众生之道。”
“我是看透一切,掌握一切,幻想乡唯一的真理,是最初设定中最杰出金的。”
“这样的我和龙蛇你的力量完全融合是你们无法颠覆的。”
“好强的灵力。”
‘初代本来就是这样,他和灵梦的身体要分离。’
‘或许她真的可以发挥出龙蛇你的力量,我们穷途末路了。’
已经什么都无法阻止了,世界将归于混蛋。
龙神之力,为了毁灭一切的力量。
不需要其他的东西。
就让纯粹的力量回归虚无吧。
“你们会明白了没有我最后也是终结。”
“消失了。“
“初代呢。”
‘她的身体只是复活工具。’
“她本身还在经历转世吧。”
“是么,死掉了吗。”林潇说。
“这也算是众望所归的结果吧。”
“背叛他人,伤害他人,为了拯救幻想乡化为罪恶。”
‘我们就这样将她彻底埋葬了,于是这样我们就可以迎来美好未来了吧。’林潇说。
“无法感受到胜利的喜悦。”辉夜说。
“即便哦我们获得了胜利,初代所说的事实无法改变。”
‘创造主将自已完全的生命永用于包孕遮盖’
“幻想乡是现实世界中十年之后完全建立的,而创造主也是在那个时候死亡。”
“我们站在历史的视点上,见证者扭曲的空间,扭曲的时间,还有扭曲的因果。”
“但是我没有办法避免创造主的死亡,创造主的死亡也必将带给幻想乡的毁灭。”
‘到头来,这种结局迟早发生。’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明明做好了所有事情,我们明明竭尽全力努力到了现在,可是为什么还是什么都做不到。”
“不要那么难过,你们做的足够了。”
“幻想乡的所有人都为了这片徒弟拼搏过,已经足够了。”
“幻想乡会迎来毁灭的结局,这看来是无法避免的必然。”紫说。
“和韩国人啊,所以我说我们的世界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什么偶然,一切都是必然的结果。”
‘我不能认同。’
“创造主将自已完全的生命用于保运处我们,而初代才会将我们当成异变”
但是这种妖怪的能够生产常识
如果到了这种地步还是无法解决问题,那我们继续努力有什么意义。
“好好想想,我们已经了解了幻想乡的全部。”
“不要放弃任何细节,将所有线索到链接起来,我们可以找到我们需要的大暗暗。”
“记得我们行啦之前的梦么,我以人类姿态生存在这个世界,又以人类该有的结算方式在这个世界消失。”
‘我的意志是和这个世界为一体的,灵梦说的那些话,本来就是龙神的力量。’
“这么说,初代是幻想乡的人类,人类的生命有限制,她在善终中结束了自已的生命。”林潇说。
“然后作为一个类似视点的存在,默默注视着幻想乡,她看到了幻想乡的全貌,比任何人都更加透彻。”
‘所以她才会知道这件事情。’
‘因为世界之间的干涉,常识并不属于常识也淡化成法则。’林潇说。
“妖怪们不在意自已的力量生活在这个世界,他们的强大,他们的妖力,都更有了信赖源。”
‘这不就是意味着最初的妖怪本来都是依靠自已的妖力而存在。’
‘然而,幻想乡中出现了什么棒骨,才会让人将所有灵力都开始依靠创造主。’
“初代将这种妖怪成为一边,想要将一边退治来拯救。”
‘即便她可以陈宫,这种办法绝对不可能辱她所愿实现幻想乡的解脱,原因是一边产生的缘故还没有消除。’
“只要异变产生的缘故没有被消除,就算妖怪的生命也都不存在的幻想乡。”
“人类拥有灵力,不过还是会成为消耗创造主生命力的异变吗?”
‘初代只是想要在最大程度保全人类的前提下来拯救幻想乡。’
‘所以说真正为幻想乡带去希望的办法不是依靠杀戮来驱除异变,而是消除根源。’
“异变的根源,难道指的就是世界之间的干涉,这是什么意思。”
“世界之家你的干涉,幻想乡和现实世界的炼铜足以这样描绘。”
“如果我猜想的没出,根源就是本来处于现世界的创造主,经历过幻想乡的事实。”
“那个事实,要被消除。”
‘如果昂事实被消除。’
‘’怎么会。
“怎么了?”辉夜说:“我觉得我们已经极其接近我们苦苦宣召的办法。”
“继续说下去吧,只要这样可以为幻想乡带来希望的办法,不管现在我们怎么样,我认为都值得一试。”
“这里的所有人也会有这种觉悟,客服如何几乎不可客服的苦难。”
“八云紫。”林潇说。
“好吧,如果我没记错吧,你喜欢的量子力学里面薛定谔的猫这个故事”
“你那怎么了。”
“印象是关在里面的猫咪,有一种说法是打开箱子的刹那间的观测,决定了猫咪的死活对啊吧。”
‘那是观测者的思考,猫咪在毒气是呀那种是死亡是活着,农谷决定这一点的是打开箱子的弱’
我的妖孽女总裁
‘在观测者打开时候CIA会确定而在者之间,无法确定。’
“你的观看我想说的是,因为创造主经历幻想乡的事实被某个人观察到了,所以幻想乡发生了改变。”
“妖力和灵力开始消耗她,我们无法改变穿高祖经历幻想乡事实,因为那是穿高祖创造幻想乡梦想诞生的机会,没有那个契机。
幻想乡连存在都不可能。”
“但是穿凿组在幻想乡留下了她存在过的证据,而这份证据被人发现和记录成为了事实。”
林潇说。
“留下的证据及随后发生异变你的原因,最后这个异变亏大了。”
“事到如今也就不隐瞒,那张纸条,就是梅莉你看到的。”
“这张纸条会挤在,是因为这张纸条被阿求捡到了。”
‘’这张纸条就是你穿越到幻想乡最好的证据,也正是因为这张纸条,导致十年后你的死亡和幻想乡的毁灭。
等等。“梅莉说:“你这样说那不是意味着。”
“梅莉还有莲子。你们来个就是幻想乡创造主。”
‘幻想乡是你们俩个在未来创造的虚拟世界。’
“这就是本来不应该说的真相。”
‘我竟然,幻想乡。’
“这完全不符合科学,幻想乡的结构,那种完美人工智慧,是未来的做的。”
“难道说最后毁灭幻想乡的人。”
“这怎么可能我根本不能接受这种说法。”莲子说。
“林潇说的就是最合理的情况,也是我们得到的事实。”辉夜说。
“这是通过经历,我们渐渐领悟到幻想乡本质。”
“梅莉曾经在梦境中游历到过幻想乡,所以你们俩个在旅行,是为了寻找境界的入口,为了抵达幻想乡。”
“加入我们没有项羽说不定你们不会拥有真正了解幻想乡的奇迹,那么你们对境界的寻找是无果的。”
“在那样的情况,莲子为了实现你对于幻想乡执着的梦想,运用科学手段按照你的想象,将幻想乡建立在电脑平台。”
‘这是幻想乡的由来。’
“而你在梦中穿越到幻想乡的事情,是真正发生的,大概是无意识释放了紧急的力量,从而你穿越时间和空间。”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那样的你,抵达了微辣世界你们创造的幻想乡,从而可以让这个神奇世界成为你追求的重要梦想。”
“可是这个逻辑不是太奇怪了。”
‘如果我和莲子在未来一起构建了幻想乡,这种创造本身就是基于我在梦中游历过的梦想。’
‘而这份梦想居然来郁郁我们在未来构建的幻想乡,这根本是逻辑不通。’
“是现有了幻想乡,还是先有了我对于幻想乡的梦想,这根本没有办法理解。”
“你稍微的那种无法理解的逻辑,正是一边产生的所在。”
“你可是幻想乡的创造主,这样的你真正来到幻想乡的时候根本不用考虑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