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fm1o精华都市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線上看-第170章 絕色仙君變成了一隻貓?讀書-wwgyv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冷千杨入了筵席,开门见山说明来意:“听闻药王谷的白神医在你处,不知阁下还需几日?我有急事寻他。”
青鸾面具后的丹七紧张地手心都出了汗,吊尖嗓子说:“十日。”
冷千杨上下打量着这位女魔尊,虽然与上次冥河边谈判同样的装扮,却又好像隐隐有所不同,他的视线落在她的右手时忽然顿住了。
上次她用匕首给自己削酥梨明明用的是左手,用膳却是用右手?
苏青之暗叫不妙,自己疏忽了一个大大的细节。
自己是左撇子,丹七可不是,这人过目不忘会不会开始怀疑了?
果然,只见冷千杨站起身笑的一脸阳光说:“魔尊削的酥梨极好,不知千杨今日可否有幸吃到?”
主座上的女魔尊身子微微一抖,视线遥遥地看了过来好像再说:魔尊,怎么办?
“千杨,我忽然浑身乏力,肚子好痛。”
苏青之暗暗将指甲上涂抹的药混入茶水里,捂着肚子说。
哼,冷千杨的脸色沉了几分,用起内力探查了一遍桌上的膳食并非发现异样。
可眼见苏青之小脸惨白,一脸心疼说:“我扶你回去。”
“这道八宝鱼吸食冥河的阴气为养分,小公子怕是有些水土不服,公子请跟我到这边稍作休息。”
丹七暗暗松了一口气,示意侍女上前解释。
女魔尊借机想留我?正好叫本君勘察一下地形。
冷千杨并未推辞,扶着苏青之进了旁边的侧殿。
她趴在床榻上暗暗窃喜,这间侧殿的密室有通道连着自己的寝宫,一会等冷千杨睡着了,赶快回去一趟。
可为何今夜此人神采奕奕,没,没有任何要就寝的意思?
他坐得笔直专注正在看书,苏青之心怀鬼胎,语调比往日都要绵软些:“千杨,亥时一刻了,你内伤未愈要好好休息才是。”
小狐狸,又想骗我睡着自己跑出去玩。
冷千杨板着脸说:“这个地方危险重重,跟紧我。”
“嗖!”
他手腕上的灵丝绳紧紧地箍着苏青之,还不放心地扯了扯。
一计不成,苏青之又生一计,摸摸他的玉簪子故作不懂地说:“危险?我看女魔尊对我们盛情款待,颇为客气。”
“人手我都安好了,敢糊弄我,就给她点颜色瞧瞧。”
冷千杨修长有力的手指在苏青之额头点了点。
糊弄?
苏青之越听越是心惊,眼皮却沉重的抬不起来,这狗仙君对我做了什么?
“等我回来。”
冷千杨安慰地摸了摸苏青之的脑袋。
苏青之猛地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与床绑在了一起!
凭自己这点内力根本挣脱不了灵丝绳。
男人心海底针,虽然你笑的惨绝人寰,但是我很生气,又打断我的计划!
冷千杨走后,候在门外的婢女迎上前来,个子又高又瘦的那个撕掉面皮说:“属下宋紫云见过魔尊。”
这粉嫩的侍女装穿在宋紫云身上竟一点也不违和,不过此时无暇调戏他。
“白神医为何会请来我魔界,是谁病了?”
苏青之一脸愁容地追问道:
總裁 言情 小說 推介
“是谭右使,五日前他在屋里吐血昏迷,丹七连夜去药王谷请了人回来,如今人刚醒。”宋紫云答道。
“还有件要事请魔尊示下,幽冥城城主方任昨日遭人暗杀,在现场我找到了一串血葫芦。今日天降红雪异兆,人人传言说我魔界有灾星降世。”
苏青之怒不可歇,又是暗杀,又是散播传言,会不会就是冷千杨的手笔?
他可真是个狠人。
她厉声说:“紫云,这灵丝绳你可会解?我去看一眼谭弟。”
“冷千杨设了很强的结界,我虽有法子,一旦解开他立刻就会察觉,不妥当。”
宋紫云围着灵丝绳叹了口气,缓缓地说。
狠人冷千杨穿着夜行衣,绕过侍卫越到了寝殿门口,他倒要看看这个女魔尊是个什么女人。
他蹲在烟囱的后面,轻轻解开屋顶的瓦片,还没来得及细瞧就被腾空跃下的一只灵鹿挑开。
黑色的鹿角顶着冷千杨的腰就是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冷千杨大吃一惊,顺着绳索刚稳住身形,就被一股强劲的魔焰扫到。
宋紫云咬牙切齿地说:“狼子野心,竟敢擅闯我魔尊的寝宫,今日我就剁了你!”
这要打斗起来必然会惊动女魔尊,倒是大大的不妥。
“地方太大,我是迷路了。”
冷千杨底气不足地辩解道。
切词狡辩的小白脸,宋紫云火冒三丈忽然熄火了。
他想到一个苏青之的计划,忽然有了一个绝佳的主意招待冷千杨。
“给我老实呆着,一会儿我再收拾你。”
宋紫云将冷千杨五花大绑捆起来说。
听到外面的怒喝声,苏青之的心都跟着揪起来,紫云跟他是宿敌千万别撞一起了。
不巧的是,转眼间就见冷千杨一脸狼狈被宋紫云推着走进来。
他水墨色袍子上沾了不少灰尘,俊雅的面容上被人描了几道胡子?
鼻子尖给涂了一个椭圆形的小三角,活像个偷吃的小花猫?
绝色仙君冷千杨变成了冷猫猫?
你别说还蛮可爱的呢,哈哈,知我者,紫云也。
“这位公子,请看好你的人,再有下次,我就请他好好喝杯茶。”
宋紫云眼底泛起一丝得逞的笑意说。
“我家仙君有点路盲,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苏青之强忍着笑意换上一脸忧色说。
“那他可真会挑地方,都路盲到我们魔尊的寝殿去了呢。”
宋紫云话说的毫不客气,还挑衅地瞪了冷千杨一眼。
眼见仙君气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苏青之又是好一番的解释和赔罪。
“再有下次,我给你画个熊猫大侠妆啊!”
宋紫云将手指关节捏的咔咔响,又冲冷千杨飞了一个眼刀子。
战神宋紫云走后,冷千杨避开苏青之探究的眼神,挥手唤出一只灵蝶说:“听我号令,那个地方给我毁了,立刻!”
“别!”
她脱口而出,带了几分急切说:“千杨不可,不要挑起战端,千万别!”
按照紫云的说法,激怒仙君,药性发作的会更快,走起!
“宵小之徒毁我清白,今夜我就烧了这里!”
冷千杨将手里的茶杯捏得粉末,带了一丝狠戾说。
他眉心红痣里的那颗眼睛疯狂旋转着,侧脸隐在光晕中,像是暗夜里的嗜血狂魔。
“千杨,这件事我不在乎,你如今内伤未愈,打不过他的。”
苏青之挣脱灵丝绳的束缚,摸着他的脸软语说。
金丝绳索,翻滚的岩浆,雄伟的炎魔殿,还有那座岩浆中心亮着灯的寝宫,自己绝对来过。
冷千杨怒火蹿升恨不得撕碎什么,甩开苏青之说:“我这就去质问她!”
这人今天疯了,苏青之紧跑几步跟着他说:“千杨,你冷静点好不好,冷静点!”
“咚!”
冷千杨的身影缓缓倒下,狂按着眉头说:“鹿角..有毒。”
苏青之扶着冷千杨上了床榻,嘴角忍不住扬起来。
奶奶的,费尽心机总算将他干倒了,呼风唤雨的女魔尊,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