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起點-第1163章 勤王救駕鑒賞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朱和墿等人在准噶尔自主创业,自力更生,自给自足,使得部队过上了安稳舒适的小日子。
整个西域的明军,包括联军,总计几十万人马,就属他们的小日子过得最舒坦,天天有肉吃,真正的完成了从一穷二白到家财万贯的传奇逆袭。
谁也没有想到,徐明武他们在准噶尔部的经济试行,意义重大非凡,不仅开辟了大明服务业,更是推动了十七世纪世界服务业的发展!
原本摆设寒碜的王府大厅内,短短几日发生了大变样,布置的像模像样的,规模直达老财主。
朱和墿等人聚在一起,开始研究下一步的发展。
“殿下说的不错,只要军民一心,没有过不去的困难!”
朱大能哈哈笑道,他跟他老爹朱有能一样,说话就是好听,三句话不离拍马屁。
徐明武呵呵一笑,插嘴道:“人的创造力是无限的,有限的是人的格局,我们不应局限了自己,应该趁机扩大经营!”
“咱们经营的还不大?”朱和墿问道。
“是不齐全!”徐明武一本正经道。
“这还不齐全?”朱大能叫道:“吃的,喝的,住的,洗澡,洗脚,托儿,陪聊,棋牌,这他妈的该享受的都有了,比老子在国公府时还舒坦,还不齐全?”
徐明武道:“大能兄,你应该读过书吧,孔夫子曾言:食色性也……”
“放屁!那是孟子说的!你真当我没读过圣贤书啊!”朱大能表情严肃的站出来纠正。
徐明武老脸一红,摸了摸鼻子道:“不管是谁说的,现在咱们这里服务欠缺……”
朱和墿一怔,随即拍桌子喝道:“徐明武你个混账玩意,你要本王开窑子?”
“殿下言重了,这叫配套服务……”
徐明武一本正经道:“就算是开窑子,在咱大明也是合理合法的呀,秦淮河还是洪武皇帝整出来的呢!只要有人人愿意卖,顾客有人买,明码实价,童叟无欺……”
汉王朱和墿被气的脸色涨红,却是无话可说。
朱大能坐不住了,站起来叫道:“放屁,还童叟无欺,老头和小童也能逛窑子?我说老兄啊,你想赚钱也不能昧着良心啊!”
徐明武哂笑道:“这个简单,只需在门前挂一张牌子,上书‘老人与小孩严禁入内’,再安排士兵严格执法,逮到一个往死里罚!”
“听起来很不错……”朱大能似乎被说动了。
开青楼这种事,向来为读书人所不齿,但在大明,这是合法的,连朱元璋都干过,搞了教坊司和秦淮河红deng区,为大明国库搞创收。
想到冬天即将来临,这数千明军将士还要过冬,朱和墿思想有些松动了,便说道:“咱们军中哪有女人,总不能让将士们女扮男装吧!”
宝藏密码之寻访石达开宝藏 华叔志在千里
其实,明军中倒是有个女人,那便是昭阳公主,可谁又会吃了熊心豹子胆,把公主跟这事联系到一起。
徐明武道:“殿下,咱们之前不是缴获了一批女人吗?这些夷人有不少长得凑合的,应该可以撑得起场子。”
这些女人有俄国的,有哈萨克汗国的,还有一些漠北的蒙古人,她们是准噶尔军几次征讨四方时的战利品。
最強 狂 婿
准噶尔军继承了不少蒙古军的传统,如他们征服一地,男性要么被杀光,要么沦为奴隶,女性则充当战利品。
他们还喜欢在征战中携带女人,以解决长期作战中士兵的后顾之忧,让准噶尔军在作战中可以为统治者更好的卖命。
战争是残酷的,女人在战争中的处境,战争中的女人们:一个残酷的却难以回避的事实。
徐明武虽是过来人,却不是圣母,现代人甚至比古人更没有底线!
眼下,徐明武正在趁机疯狂追求公主,开青楼这种事,他本是不愿做的,毕竟这事要是被公主知道了,很不光彩,还惹人嫌。
然为了部队更好的生存下去,他完全顾不上这些了,不要说开窑子,就是前面有瓶尿,他都能一口干了!
闻言,朱和墿认真的看了眼徐明武,重新将之审视了一遍。
他忽然发现,这个看似放荡不羁的徐二少,完全没有读书人的种种顾忌,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甚至可以不择手段……
见汉王望来,徐明武呵呵笑道:“殿下,咱们这项服务,目的是完善服务项目,健全服务体制,为准噶尔诸部提供更全面的优质服务,重要的是,实行经济跨越式发展,更好的为我军渡过冬天创造条件!”
徐明武嘴里一套一套的,让众人听得一阵无语。
朱和墿叹了口气道:“也罢,这事就交给你全权负责了!”
说完,他背着人离开了。
有了三十名赞画的坐台办公,王府的断案效率大大提高了,不到半个月就将长期积压的官司全部判决完毕。
没有了牧民前来排队打官司,然而王府外一条街的服务产业却是越来越红火了。
按照徐明武的解释:消费是有惯性的,牧民在一定程度上不受外界影响和理性的支配,重复消费以前的服务,哪怕是不打官司,他们也要如常消费,这就是经济学上的消费惯性!
徐明武按照自己制定的策划书,继续扩大经营,拆除了临时搭建的茅草棚,用赚来的钱买下了永久产权,提升了服务档次,堂而皇之地开起了青楼。
徐明武开的窑子,是准噶尔部第一家青楼,填补了准噶尔地区青楼业的空白。
有条件的牧民们消费意愿强烈,尝到甜头后愈发不可收拾,明军的生意蒸蒸日上,大量的牛羊涌入明军大营。
铿格尔图喇城内,逐渐形成了红红火火的“王府大街”商业圈,成了准噶尔地区的CBD(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中枢)。
好景不长,半个月后,出去采办的李尚勇回来了,带着伤回来的。
这小子险些死在外面了,说是被联军的骑兵拦截,明军好几拨传令兵都遭了难,而且还有大量的联军骑兵绕道截断了明军的补给线!
李尚勇还还告诉众人一条重磅消息:“联军围攻伊犁河谷,陛下被围了!”
闻言,朱和墿面色瞬间惨白无色,险些站立不稳。
待喝了两碗羊肉汤,这才恢复过来,挺直了腰杆,有力道:“本王要去救驾,何人愿往!”
“末将愿往!”
“末将愿往!”
“……”
在场诸将,皆响应救驾,无一客气!
开玩笑,这种立大功的机会,谁能错过?莫非脑子有毛病?
就连生意精徐明武,也放下了手中日进斗金的项目,拼命请战。
当天,汉王朱和墿带着徐明武、朱大能、王大操三员大将,亲率四千精骑匆匆南下伊犁河谷,勤王救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