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bm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萬界武俠大冒險-第八百三十章 白素貞救夫盜仙草,楊行舟夜上崑崙山(1)熱推-u3rid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但凡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基本上都听说过白蛇的故事,杨行舟自然也不例外。
听闻现在端午节刚过,他登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原故事中,白蛇误饮雄黄酒,现了原形,吓死了许仙,由此引发了白素贞盗取灵芝草,闯阴曹地府,抢夺亡魂等事情。
只是杨行舟对这件事一直存疑,白素贞修行了一千八百多年,修为深厚,怎么可能就因为一点点雄黄酒就显出了原形?
别说几杯雄黄酒,以她的修为,就是吞上几十吨雄黄,估计都不带眨巴眼的,这喝雄黄酒现形的事情,根本就站不住脚。
除非是有人故意在酒里加了点厉害东西,又蒙蔽天机,让白蛇觉察不出问题来,这才让白素贞中计,喝下了毒酒,抵抗药力之时,又要保护腹内孩儿,这才现了原形。
“玩蛇实在是太危险了!”
杨行舟啧啧称奇,这许仙要是玩野人,玩狐狸,都还能勉强接受,他竟然连蛇都敢玩,这胆子可就太大了!
试想有朝一日,你的老婆忽然成了妖精,还现出了原形,如果是狐狸,是孔雀,是野人,哪怕是条美人鱼,是一头母老虎,冲击力都没有一条大蟒蛇大。
一条长有十几丈的大白蛇,整个屋子都未必装得下,蛇尾巴都有房梁一般粗,一双冰冷无情的眼睛盯着你,这谁能撑得住?
别说许仙一个凡人,就连修真了道之士,乍然遇到此等情形,也会吓一跳,把杨行舟放在许仙的位置上,如果也是一介凡人的话,估计也会被吓个半死。
现在许仙死了,下一步就是白素贞昆仑山瑶池盗草,幽冥界抢走许仙的鬼魂。
“都说昆仑瑶池宝物无数,这才倒是一个探寻瑶池的好机会!”
杨行舟听到许仙身死的消息后,杨行舟无动于衷,他在乎的是白素贞下一步的行动。
一直以来,杨行舟在这这个世界里为了不太过引人注目,一直都在杭州内活动,只有在寻找阴阳河时,在中原游荡了一阵子,其余时候,都在杭州附近转悠,没有走过远门。
以他的修为,已经能感应到天地五极各处都有奇怪的波动,东海有苍龙气息,西昆仑有宝光摇动,北方肃杀苍凉,魔气滚滚,南荒更是妖气冲天,有大妖吞吐罡气,造化雷霆。
对于妖魔之流,杨行舟倒不以为然,这些妖魔早晚会被佛道两家干掉,最后要么被正道灭绝苗裔,要么就有绝世大妖自开空间,不再涉足俗世。
杨行舟真正在意的是当今天地正神们的修为到底怎样,是不是真有传说中通天彻地的本领?
白蛇、济公世界中的佛祖,与西游世界中的佛祖到底是不是一样的法力神通,还是说每一个世界的佛陀道祖都是不同的个体?
这些小世界里大神通者们,都是一个神通者的化身投影,还是说每一个小世界都有自己的运转规则,而这里面的大神通者也都是独一无二,永不交集?
杨行舟穿越不少小世界后,已经开始考虑这些小世界之间的联系,努力探索深层次的东西。
这次正好趁机打探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仆人走后,杨行舟想了想,吩咐官家杨忠:“你们好生看护庭院,若有强贼来犯,我许你摆下六合大阵,歼灭强敌。”
又递给杨忠一副弓箭:“这弓箭给你,若是阵法难挡,你就以此弓射他,三箭射出,敌人若还能不死,你们退下即可,到时候我自有道理。”
吩咐完毕之后,出门而去。
他如今经过阴阳河水锻打,修为突飞猛进,身子融入虚空,刹那间进入城内,依照冥冥中的感应,落在了一座庭院之中。
刚在院内站定,就看到一名红衣男子正怒气冲冲的向白衣女子吵嚷,大吼大叫:“汉文都已经死了,赶快给他穿衣服,过了头七,咱埋了便是,你这小妇人屡次阻拦,到底是何居心?”
这大喊大叫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昔日钱塘县捕头李公甫。
六年时间过去了,这李公甫修行日深,头顶气血升腾如柱,直冲高天,凡人虽然感应不到,但修行之辈和妖邪之流,却能清晰的看到,几乎无人不惊。
他气血如此惊人,如炽阳,像烈日,映照的整个临安城中都没有几个妖邪敢有异动。
杨行舟传了他战神图录中的功法和少林一脉的神功,李公甫又吞服了几颗丹药,如今修为提升,威严日盛。
等闲妖邪,只是一声暴喝,便足以将对方震的魂飞魄散,死于非命。
李公甫面前的白衣女子,相貌清丽,一脸愁容,在她身边还站着一名青衣丫鬟,看着李公甫,面露惧色。
“看来这便是白素贞和小青了!”
杨行舟此时身融虚空,无形无迹,就这么站在他们面前,李公甫和两女都未能察觉出来。
他眼力惊人,只是看了白衣女子和青衣丫鬟几眼,就知道她们两个是妖怪,而且还是两个蛇妖,再结合李公甫的言语,自然就知道了白素贞和小青的身份。
李公甫哼道:“素贞,你来历古怪,本领也非同寻常,一看就非是常人,但是看在你对汉文不错的份上,我也懒得查你。但现在汉文明显已经死了,心都不跳了,这还怎么活?精气神消散,阳气无存,你还说有办法把他救活,难道还有神仙手段不成?”
他目光如电,看了白素贞和小青几眼,道:“我告诉你,真要是想要救汉文,倒是有一人可救,那就是我的老恩师!西湖边的杨大先生!可惜他老人家这几年远游不曾返回,否则的话,只要他出手,定能将汉文救活过来!但是现在他人不在,可见汉文命该如此,还有什么好说的?埋了罢,万一臭了可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