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全民魔女1994討論-第94章:作弊者看書

全民魔女1994
小說推薦全民魔女1994全民魔女1994
见江涵道谢,猫修梅低下头浅笑了声:
“被雇佣的猫的成就,体现在如何辅助自己的雇主获得更高的成就。这会是下一份工作的简历,也有可能是一份长期工作的邀约。”
她倒是颇有野心。
这是在暗示我长期雇佣她吗?江涵思忖,旋即含笑点头:
“看来猫灯和魔女一样,工作越好,上司就会写一封推荐信好让她们晋升和获得更好的待遇。”
“无论哪里都是如此。”猫修梅发出吃吃的笑声,掩着嘴巴尾巴乱抖。
…………
俱乐部的保安室,由南城曼德拉草与牧海者联合看管,但实际上只有五个牧海者缩在里面执勤。
南城曼德拉草俱乐部太烂了,烂到连租用别人的俱乐部训练场,都无法排出自己的保安,只能麻烦牧海者们联合看管。假如不是曼德拉草现在手上有着艾蕾莎,估计克拉肯也不会容忍这家混子俱乐部跟她们一起训练。
虽然目前曼德拉草俱乐部不太可能出售艾蕾莎,但未来如果要挂牌交易的话,良好的私交也许会成为推动力的一部分。
“登录新的俱乐部贵宾名单?唔,让我检查一下。”一位甜美系的海妖牧海者瞪大了自己的永结眼,在一个名册上面翻找了一下。
江涵的视野越过她,能够看见里面正在玩标准魔女牌的四位牧海者,不由得哂笑了一声。
同时,她目光扫在了旁边的大门上面。
永结眼佐以她的强大魔法解析力量,让她分辨出了门上挂着起码五十种不同的术式,十三种仪式法术,以及六种瞬间召唤法阵。
假如有意外闯入的邪物想要入侵这里,第一时间会被各种各样的法术效果覆盖,然后是咒诅,最后是一口气召唤出来六属不同的强大传奇生物。
由于牧海者与无底深渊(能够直达海潮之下,地心附近的炎河)的关系较为良好,以及最近克拉肯通过克图斯打好关系的克拉肯族。
江涵可以打包票,这六个传奇生物一定都是章鱼……深海传奇生物最大的特点就是血厚,拿来守门再合适不过了。
她还听见了猫修梅用猫灯语窃窃私语:
“喵嗷,防守看上去很松懈,但一但触发了警报,这里就是一座能坚守很久的堡垒啊……喵嗷!”
猫修梅的认知是对的,魔女是十分担忧战乱忽然发生的,说出来可能大部分种族都不信。
魔女在自己的世界的时候,姑且还算是爱好和平的了!
江涵没等太久,那位海妖牧海者就把名册登记了一下:
“唔,江涵小姐,你拥三个贵宾推荐名额,会员费用全免,授权人是槐安柔女士。请问你是要登记你身边这位……唔,猫灯娘?”
“喵嗷!”猫修梅得意洋洋的甩动尾巴。
槐安柔是牧海者俱乐部的管理层之一,她负责分发各种各样的福利,以及安排各种各样牧海者需要完成的任务之类的事情。
这种工作需要长年累月的积攒经验才能完成。
毕竟人际交往部分可以说是最复杂的一份,一个俱乐部里面更是有着各种各样的魔女队员,甚至是会员之间的冲突。虽然对于魔女来说,冲突可以直接上赛场去解决。
“嗯,帮我登记这位猫灯小姐,名字叫做猫修梅。”江涵摁住了活蹦乱跳的神秘客巨猫。
登记完之后,猫修梅就可以自由进出牧海者俱乐部了,更可以免费使用俱乐部的自助餐厅,对于一只猫灯来说,简直是猫生又一个巅峰了!(第一个是荣升巨猫)
…………
黑道学生IV
牧海者俱乐部的会员休息室。
江涵走进去之时,以为自己来到了夏威夷的巴拉塔烧烤摊,充满夏日风情的菠萝水果盘,以及各种各样的烧烤,还有不再穿魔女袍而该穿热烈花裙的魔女!
“喵嗷!我能去吃点吗?”猫修梅大大的眼睛盯着烤肉摊。
江涵第一次见到比自己还贪吃的家伙。
巨猫的食量似乎都不少……她点点头:
“去吧,我要走的时候再喊你。”
目送着小小只的猫修梅钻到烧烤摊旁边,江涵收回目光,迅速的找到了安洁莉特的位置,小步走了过去。
最终魔女此时正戴着蔬菜水果做成的冠冕,身披花朵织成的袍子,一只脚踩在沙发上,一只脚踩在地上,单手托着脸,一副极其嚣张的坐姿。
“安洁!”江涵喊道。
最终魔女看向她,眼睛一亮,露出一个优雅冷艳的笑容,用那没有起伏的声音说道:
“你来晚了,错过了最精彩的一幕。”
“我错过了啥?”江涵坐到她旁边。
“错过了克拉肯念她刚上学的日记……”安洁莉特那双迷人的红色眼睛中闪烁着,她微微抬高了语气,“…精彩,叹为观止。”
有的时候,有的女人微微抬高点音量就可以让人感觉到一股浓厚的阴阳之风……
念日记……妈耶!江涵都不敢想象这是怎么样的一种酷刑。
她顺着安洁莉特挑眉的方向望过去,看见了满脸通红但却拼命保持三无状态的克拉肯,正在辩解着什么。
“你怎么办到的?”江涵问。
能够让一个人把自己写的日记念出来,这种乐子可不常见。
只要一想到这个,立马就会联想到诸如‘你知道xx的痛吗?’以及‘撕裂伤口加个点’之类的事情。江涵相信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魔女都不会乐意分享自己的日记,像是小魔女之间的【分享日记】简直假的不能再假。
江涵就看过克蕾雅写的分享日记,那玩意儿,可以充分的让刚上小学的魔女学会‘如何做一个清纯的白莲花……但凡日记里有一件真事,那都是小魔女的诚信。’
综上所述,江涵十分的好奇安洁莉特用了什么办法。
安洁抬了抬下巴,示意了摆在面前桌面上的一叠扑克牌:
“…她想和我赌,就赌这件事情。”
她沉默了下,忽然笑了声:
“…虽然她作弊了,但过度的自信总是会带来惨痛的结果。我从她毕业那年就教育过不少次她了,令人愉快的是,肯宝从未变过。”
唉,肯宝,你何必呢?
和安洁这种铁闸种玩牌,怕不是找死。
……江涵对于安洁莉特赌术的印象就是,最终魔女能从一套标准扑克牌里,摸出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八张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