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4me8超棒的玄幻小說 南明洶涌 txt-第圩三章 一意孤行推薦-dvzj2

南明洶涌
小說推薦南明洶涌
“朕不需要任何人负责,朕自己负责!”朱由榔听武丹说自己没用,当下血气上涌。
武丹从来也没把朱由榔放在眼里,不过是因为李存真告诉他一定要对西营诸位大将,特别是李定国、白文选这些人客气,更要尊重永历皇帝,他这才不得已说话客气许多,若是放在平时,管你什么皇帝、晋王,统统大耳刮子此后。打你个傻逼,让你犯糊涂!
如今听得朱由榔竟然耍起了脾气,武丹心中一股无明业火升腾而起,他也不去搭理皇帝,对着李定国大喊:“晋王,这里你说的算,你说怎么办!我武丹忠心耿耿,一心为了汉家江山,皇帝一意孤行,如果去了昆明,吴三桂若是反正还好,若是有什么变故又该如何?有一个闪失你承担得起吗?”
这句话终于说动了李定国。其实李定国心中也很是纠结,更多的是对吴三桂的不信任。毕竟两军交战多次,岂能说尽释前嫌就全都不计较了?
暗帝獨寵:娘親,爹爹追來了
我的雙面先生 三千調兒
本来李定国认为皇帝陛下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去昆明的,身为晋王的他认为自己对皇帝还是有所了解的。果然,在第一次廷议的时候,永历表现出了自己的“犹豫”。但是,让李定国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仅仅过了一天,皇帝陛下居然点过头来,一反常态,要只身犯险为使吴三桂反正而去昆明。
李定国稍微有一些震惊,但是过了一小会便“明白”过来。皇帝这是“以进为退”,毕竟如此重大的事情,只要吴三桂反正便很可能不战而平南方,皇帝说自己胆小不该去是不可想象的。而皇帝陛下又着实胆小不敢去,于是干脆说自己要去,只身前往,这么一来众人必然反对,皇帝陛下也就可以顺势而为,不再提去昆明的事,就可以顺理成章留下来了。
李定国认为,皇帝陛下的盘算是非常正确的,实施也是非常巧妙的。南洋的武丹大叫着反对也是好的。万一以后西南地区展开大战,今天的讨论也可以给西营一些“帮助”。
因此,当武丹拼命反对的时候,李定国在一旁一直也没有做声,尽管武丹十分粗鲁李定国也没有插话。
然而,事情并没有向李定国想的那样发展。字里行间,李定国听出皇帝陛下不是什么“以进为退”,反而是真的想要去云南,这就让李定国坐不住了。
这是谁使的坏?陛下怎么突然非要去昆明?
当武丹叫嚷过后看向他的时候,李定国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沉默了,立刻对永历说道:“陛下,忠言逆耳。武丹将军说话虽然粗犷,但是确实是句句在理,臣以为陛下昆明之行应当三思。”
其实,李定国这就是在旗帜鲜明地反对永历去昆明。听得李定国都如此说法,永历一时之间还真的没了主意。
白文选在一旁思量再三,趁机说道:“臣也以为此行不妥。虽然说若是押宝开对了,能有大利益。但是需知道陛下安危最重,岂可当成筹码?不管吴三桂是否诚信邀请都不该去昆明。”
此时,马宝开口说话了,此时的马宝还是一头的短发,因为曾经在吴三桂手底下呆过一阵子,不得已才剃发,现在回归大明,虽然剃发,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束起发髻。
由于在吴军中呆过,所以对吴三桂非常了解。此时,马宝听了众人的话之后说:“某听得众人议论,其实认为武丹将军所说非常有道理。某观吴三桂,其实是个很重家庭的人,看中亲情。若是想要陛下去昆明,怎地也需要吴三桂出个血亲过来。”
“他能让谁来?吴应熊吗?那家伙现在在北京呢。”
马宝说道:“可以让吴应麒来。吴应麒是吴三桂次子,早些年过继给他哥哥,名义上是吴三桂的侄子,其实是吴三桂的次子。”
武丹嗔笑一声说道:“吴三桂最爱大狗熊,你让二麒麟来做什么?怎么说那都是他哥哥的儿子了,不是吴三桂儿子,你们这些中原人不是注重伦理的吗?既然过继了就是过继了,还说什么次子?”
马惟兴说道:“某以为还是应当争取一番。让吴三桂送个人之过来也是好的。正所谓富贵险中求,去昆明虽然冒险,但是陛下义薄云天,实在令人敬佩,去了昆明当有大益!在下愿率亲兵护卫陛下去昆明。”
異世之兵行天下
武丹听了气不打一处来,说道:“你以为你是赵子龙吗?护着刘备去江东?我跟你说,你不要太过乐观。孙权怎么说也是英雄,终究要脸,吴三桂是个什么东西,王八蛋一个,若是要脸怎么会和满清混在一起?出尔反尔正是他的拿手好戏。你以为带着亲兵护卫去就没事了吗?你才几个人,吴三桂有多少人,你的人跟没带是一样的,你等于这是让陛下自己去。你这一去,搞不好你也会深陷其中。毕竟你现在是大明的人了,吴三桂还会对你客气吗?”
马惟兴刚要说些什么,马宝却抢先说道:“吴三桂不是这样人,我等几个在他手下供事,对他多少有些了解。吴三桂断不会如武丹将军所言。”
“哎呀!”武丹心中十分气恼,怎么这些人油盐不进呢?说道:“当年王莽大家都觉得好,还记得吗?为了一个家奴的命都能让自己的儿子去死。可是结果怎么样?你能保证吴三桂不是第二个王莽吗?我和你们说他最擅长作秀了,什么为崇祯皇帝报仇不全是作秀吗?”
冷夫萌萋
然而,武丹的话好似大家都听不到一样。
马宝说道:“陛下若是去昆明,某也一起去,拼着性命不要也要保着陛下万全!”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半天。最终晋王、巩昌王等人都“劝谏”皇帝陛下不要去昆明。
佐唐 何常在
武丹见众人终究还是有明白事的,便放心满意地回去了。
五天以后,武丹正在操练人马,忽然有人来表现说:“武爷……武爷……武爷,不……不……不……不好了……那个什么……”
“妈的,都告诉你叫我武将军了!猪脑子吗,记不住!”武丹狠狠地瞪了自己亲兵一样,“把舌头捋直了说话,别他妈结巴!”
旁边的人赶快递给那人一碗水,那人也顾不得礼仪,其实根本也没有礼仪,接过水来一饮而尽。
不死邪魔
然后擦了擦嘴说道:“武将军,不好了,永历跑了!”
“跑了?”武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问道,“跑……跑哪去了?”
“去昆明了!”
“什——么?”这个消息着实让武丹吃惊不小,转而又说,“不可能!绝不可能!”
“真的!武爷,你信我。永历偷偷跑的,跟着的还有马宝和马惟兴,一起去了昆明,去见吴三桂。”
武丹听罢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如同抽空了的皮囊堆在一边,兀自说道:“马宝、马惟兴都在吴三桂手底下干过。这是自认为自己懂吴三桂。永历肯定是打算在复明大业上立上一功。如果吴三桂反正,那便是千军万马都做不到的事,他永历凭着一张脸做到了,这可是千古奇功啊!可是,吴三桂是什么人,大头领在的时候不是没讲过,那是汉奸,出尔反尔的杂碎啊,永历这傻逼,一直胆小如鼠,跑得比兔子还快,不然在清军的进攻下能活这么多年?现在可好了,去送死去了。我武丹……妈的,对不起大头领,对不起吴王的嘱托啊!”
说完,这汉子竟然哭了起来。
凰落九州
帝宴1·步步殺機
一边的亲兵全都傻了眼。报信的亲兵安慰道:“武爷,晋王亲自去追了……”
“追不上,你们看吧,肯定追不上……”武丹说道,“没了永历,西南方面怎么打?以后搞不好会收到永历那傻逼让西营退兵的敕令,或者是调令。到时候,咱们也得跟着吃锅烙……你们说我怎么这么笨啊!”武丹捶打自己的脑袋,“我怎么就没派人盯着白皮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