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5qr人氣都市异能 深淵歸途討論-78 背刺看書-voqd2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每个人的机动性都有一定的差距,除了陆凝和久住平真两个能飞的人以外,其余的人其实也各不相同。在庞大的内城中很快便分成了几个队伍。
柳云清留在了后面,给连笔生使了个眼色,一个束缚陷阱忽然从地上升了起来,将那个一直悄悄跟着众人的肤色略黑的男人抓住了。
“啊呀?嘿……两位,咱们都是一路人不是吗?”那男人只惊讶了瞬间便立刻说道,“到底有什么话好好说就行,没必要这样提前动手不是?”
“少废话。”柳云清咬牙切齿地说,“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殷天佑。”男人笑了笑,“朋友,把这个撤了如何?实际上这也困不住我,别伤了和气。”
连笔生啧了一声,将陷阱撤掉了,殷天佑落地之后活动了一下手腕:“朋友,有什么话不妨说个明白,我这人行事虽然谈不上什么光明磊落,但也没什么不好商谈的,况且现在情况紧急,不适合再闹内乱了不是吗?”
“果然是你……”柳云清眯起眼睛,“我们在外城的时候就听说过你们。”
“惭愧,惭愧。”
“我们离开王宫的时候,有一名队友被人袭击杀死了,尽管很多人说王宫里出现了很多怪物,可是我们很清楚根本就不是怪物的行为。”连笔生随手召唤出一把手枪指着殷天佑说道,“伤口只有一处,干净利落,没有反抗痕迹。尸体没有遭到损毁,只有伤处被制造了混淆视线的额外伤痕,这一切都说明……那是人类所为。”
“哦?所以两位怀疑我。”殷天佑点点头,“很有道理,毕竟我们不熟,之前互相也不知道对方出现在王宫里,如果不想怀疑队友的话,将问题转嫁到我身上确实是个好思路……”
“别试图推诿!我们自己都知道没有袭击李移居的理由!只有你们!我们可是知道你们实际上是个什么样的行事作风!”
“这可就是误会了。”殷天佑摆了摆手,“我承认我们是有点傲慢,如果实力不足的人根本就懒得理会。只是这也不至于构成杀人吧?更何况,我进入王宫不到五分钟就发生了那种空间切裂,根本没有机会去寻找什么人来杀。”
“你那两个队友呢?”连笔生挑眉问道。
“着我可就真的不清楚了,我们人少,要想获得更多消息就得分头行动。我倒也确实无法为我两个同伴可能的行为进行辩解,可至少我殷天佑能发誓自己绝对没有伤过你们的队友。”他说得信誓旦旦。
“可惜我们手里没有专门的测谎工具。”连笔生笑了起来,“你确实很情真意切,不过你觉得我们信吗?”
殷天佑苦笑。
“刚刚还说着要等候队友出来的人,听完我们的行动方案就立刻偷偷跟了过来,这样的人我们可不太敢信。所以——”
轰!
连笔生听闻爆炸声已经立刻扣下了扳机,但殷天佑也是反应极快马上矮身一躲。地面的陷阱再次延伸开来将他缠绕住,却不料殷天佑的身体骨骼一错愣是从缝隙中钻了出去,反手砸下一颗闪光弹,紧接着爆炸也卷向这边,两人再也无暇追击,只能先躲开爆炸。
是国王。
外务官的陆续追击已经开始让国王有些不耐烦了,但贵族升级调整武器的速度极快,他能击败一批马上就来下一批更加针对的,而每一批外务官能拖延国王的时间都更长,简直杀之不尽。
于是国王最后一发绯红终末打穿了十几条街,高度集中的热量将围攻的外务官全部蒸发,余波也扩散到了周围的街道,瞬间附近的建筑物全都燃起了大火。
“哪怕是无感情的思维机器,这么多年之后居然也学到了一些狡诈。”国王拎着火焰冲过了被打通的街道,他也不是无目的地乱转的,而是按照以前的记忆前往各个贵族超脑核心的埋设地点,但接近了就能感觉到早就被搬走了。
即使制造了如此的声势,外务官们依然在不断赶来。
“你们想耗尽我的力气?未免太可笑了一点!”
战斧挡住了一名从巷子里突袭出来的外务官,然后挥出了一条时光斩。国王看着那个外务官身上的甲胄慢慢枯萎,但是时间的老化生效速度开始变慢了,那名外务官依然在进攻,只是拖延了两秒,就会有新的赶过来。
这是机器学习最擅长的东西。
重复试验,得到结果,改善,无穷无尽,直到找到结果的那一天。国王清楚作为记忆网,超脑核心是能够以人的思维方式来进行命令执行的,但此时他们却选择了这种机械式的方法,这不是退化,而是贵族在数次和自己的对抗当中开始总结出最合适的泛用对策。
“看来国王陛下终于明白过来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国王耳边响起,不久之前刚刚被他切碎的Sacrifice外务官再一次出现,拿着崭新的武器。Sacrifice的人总是带着一种狂热在行动,这种狂热是绯绣带给他们的,此时也令国王感到更加难缠。
“您杀不死我们——正如我们也无法杀死你一样,但是不死的怪物之间也可以分出胜负的。”
越来越多的外务官开始出现,他们开始拿着一些远程武器,模拟国王的攻击所制作的仿品开始纷纷瞄准了地面的国王。
“看啊,您当初是否想过这般景象呢?国王陛下?”外务官大笑着再次用武器一个猛劈,国王单手接住了武器的攻击,火焰烧灼而上,融化的金属液体慢慢滴落在地面。
“说得也对……我需要的是七个勉强能够代替我的友人继续他们研究的记忆网,如果连出乎我的意料这一点都做不到,那我造出它们也没什么意义。”国王再次笑了起来,“我很满意。”
“难道国王陛下想到什么好办法了吗?”外务官甩开了手,从背后抽出一把霰弹枪对准了国王,枪口猛地喷出了橙红色的烈焰。
这个火焰被国王用虚空经纬切入了别的空间当中,他轻轻摇了摇头,将双手指尖轻轻对在一起,然后分开,银丝状的事物连接在他的指尖,随着拉扯而断裂,在空中起舞。
“王臣七景是我所拥有的财宝……这么称呼也差不了太多,它源自于我对七位友人的怀念,我想过去我从未展现过除此以外的东西。”
外务官微微一愣。
国王将那些银丝抛向天空,银丝飞得很高,甚至触及了防护罩,却只是被轻轻拦下,没有发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声响。
“他在干什么?”陆凝抬起头,这样的景象甚至整个内城几乎都能看到,那些银丝实在太过明亮了,在黑云刚刚聚集的天空下显得十分显眼。
“国王……咳,国王……”最大主教敲了敲手里的拐杖,声音中充满了忧伤。
“不太……对劲?”久住平真也皱起了眉,快速掏出一个通讯器:“小静!你们那里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通讯器里传来了一阵沙沙声,过了好半天才传来一个略带嘲讽的声音:“如果等你发觉,我们恐怕就都死了。”
“韩熙辙?怎么是你?小静怎么样?”
“丢了一条胳膊,万幸……”韩熙辙那里传来了还刀入鞘的声音,“我没抓住那个人,不过我想不止一个人。”
=
“啊啊啊啊!”
连笔生突然遭到攻击,根本就没有任何防备,锋利的剑锋从他胸口刺出,绚丽的光芒正在将热量灌注到他的体内,持续破坏着属于黑刻的生机。
灼光剑!
这把剑被交给祝沁源,而后又因为国王夺取了祝沁源的躯壳为他所用而丢失。国王手里的武器过于强大,以至于根本没人注意过灼光剑去了什么地方。
“柳云清!你……”连笔生抬手唤出了两个机器人,但柳云清也迅速将剑拔出,剑锋上散发出烈阳一般的光泽,甚至远胜当初握在罗贝手中的声势,一剑斩落,如同辉日沉山,霎时间浓烈的金光直贯整条街道。金光过后,只留下被烧成残躯的连笔生躺在街道上。
“不……对?那是……”
柳云清的目光没有看向他,她的眼睛里甚至没有任何焦距,在偷袭了连笔生之后,她略一思索,转身冲向了另外一条街道。
同一时刻,另外几个地方也发生了类似的事。孔秀被突然攻击自己的江月瑛刺穿了腹部,在他反应过来转手还击的时候江月瑛却飘然离去。苏立才则偷袭了让,不过让终归是个防御专精的人,并没让他得手,但苏立才想要离开,他也很难留住对方——动作过于迅捷了。
“那个偷袭的家伙……”韩熙辙看着正在为自己包扎的万代静,“身手相当好,而且先手掷出的回旋斧是照着小静的脑袋去的,要不是小静有直觉反应快,大概就当场被劈死了。”
“你和那个人交手了?”久住平真问道。
“哼,居然被判定威胁度更低,我当然要给他点教训,只可惜他浑身都缠着黑色的布,完全看不清楚是什么模样,一把锤子一把斧倒是耍得挺厉害,要不是我融合了财宝还真不好对付他。”
这边联络的时候,陆凝也接到了让的电话,相比于还对深宫囚牢不明就里的人,让的判断当然更加直观。
“陆凝,看起来你没有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
“苏立才,就是柳云清队伍里那个小伙子偷袭了我,不过没让他得逞。我之前联系连笔生时候发现已经无法联络了,恐有不测。”
“那是国王所做的……”
“没错,应当便是国王的影响,他很早就留了后手。像他那种人不可能对未来的处境没有准备任何应对。我认为这次所影响到的应该就是之前没有从深宫囚牢里被救出来的那些人。”
袁捷、柳云清、江月瑛、苏立才、鲁道夫、多萝西、丹生。
“等下……这不是正好七个人?”陆凝对这个数字都快犯了PTSD了,此刻想到得也很快,“难道国王将他们控制了?”
“差不多,反正我们现在应该留心来自队友的攻击了。”让沉声说道,“一般来说,这样被控制的人实力都会有突飞猛进的增长。”
=
“王不能是孤身一人的,广纳贤才,亲身延请,最后所聚集的可不止是你们一直听闻的那些。当初我的身边人才济济,而如今要选拔出一二人来亦非难事。”国王甩开了手里已经融成块状的武器,“我的成功从来都不是我一人造就,只是这样的事情记忆网恐怕很难搞得清楚,代表了众人的思维也就是说失去了作为个人视角的‘偏见’呢。”
三声枪响,贯穿了外务官的头颅,鲁道夫站在一座建筑物的屋顶,拿着一把左轮手枪和从时之馆里抢来的时光剑,向国王恭敬地躬身行礼。
“臣子以才干向国王寻求荣华权柄,而国王安排臣子发挥出最高的天赋。外务官,以及贵族,现在,让我的新臣子来展现一下他们的实力好了。”
仿佛响应国王这句话,鲁道夫从建筑上一跃而下,手中的左轮仿佛无限子弹一样连续开火,空中的外务官们试图抵挡,却惊愕地发现那子弹的贯穿能力远超预料,连续六七个外务官被击落之后,一部分外务官立刻冲上去试图击杀鲁道夫,没想到他挥剑在自己面前斩开了一道时间裂缝,将一名外务官吞噬了进去,紧接着躲在裂缝后面一剑刺穿了另外一名,一瞬间就将那个外务官抽光时间化成了灰尘。
紧接着,从另一条街道上爆发出了强烈的金色光焰,柳云清挥舞着灼光剑一路所向披靡;两名站在巷子口的外务官被两把铁瓜锤砸烂了脑袋,黑布裹身的袁捷提着斧头从巷子里沉默地走了出来;而苏立才和江月瑛也一同从后方被烧开的路中走出,同样眼神空洞,但表情严肃。
“过于针对我的结果,就是你们根本应付不了我的新臣。”国王此刻倒是轻松了许多,“贵族们,我会把你们的新位置找出来的,一个也逃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