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它貼着一張便利貼 起點-第三十四章 是人不是豬展示

它貼着一張便利貼
小說推薦它貼着一張便利貼它贴着一张便利贴
剧情世界,广场。
陆仁站在一旁围观猪头人做热身运动,同时思考等会该怎么利用有限的信息假装自己已经恢复记忆。
“陆仁,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有想起什么东西吗?”一做完热身,那个猪头教练立即小跑过来,关心问道。
“还好吧,虽然有些东西还没想起来。”他含糊不清地回答道,“但至少明白自己该干嘛。”
“能归队吗?”
“没问题。”他点了点头,很熟练地回答道,“你先带它们运动吧,我去拿材料做准备。”
暖 風 不及 你 情 深
“好。”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陆仁也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但他明白自己的工作职责是提升这些猪肉的口感,从这个角度考虑的话,发挥想象力就完事了。
他来到附近的一家无人售货店里,拿了些料酒、酱油等调味料,然后用铁盆将它们按一定比例勾兑好。
接着,他又找了些柏树枝和一次性纸杯,连着盆里的混合调味料一起搬到广场附近,然后用纸杯给每个结束训练的猪头人装调味料。
“陆仁教练,这是什么?”其中一个猪头人指着杯子里那散发着可疑味道的液体,不解道。
“这是一种药膳,能从内改善你们的体质。”
网游之创世游侠
另一只猪头人指着地上那堆柏树枝,问道:“那这些呢?”
“一种熏香,能杀死你们体表的细菌,并让你们闻起来更有气质。”陆仁拍了拍手,大声喊道,“各位学员,接下来将由我来教各位养生之道,都别走。”
“陆仁教练,你跟猪头教练教的东西有什么不同吗?”
“当然不同,它教的东西只能让你们有个好身体享受生活。”他大言不惭道,“而我教的东西,则能告诉你们,如何享受生活。”
“话不多说,大家都先过来领药膳,喝完它后立即原地高抬腿五分钟,要剧烈点,这样才能促进血液循环,让药效在体内的每个地方发挥作用。”
陆仁一边吩咐,一边走到广场的上风口,用火把那堆柏树枝点燃。
不过令他佩服的是,这群猪头人居然真的能将那些混合调味料一饮而尽,不带一丝皱眉的那种。
或许这就是种族天赋吧。
话说猪有眉毛吗?
等它们大汗淋漓地做完高抬腿后,陆仁继续甩出下一个馊主意:“各位学员,接下来是拍打自己的大腿小腿肌肉十分钟,每十秒更换一次拍打的部位。”
猪头人不疑有他,开始弯腰拍打大小腿,而站在一旁围观的猪头教练也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只是默默地围观着。
见它们拍完十分钟的腿,他又开始作妖:“各位学员一定腰酸背痛了吧,接下来我会示范如何帮助他人进行腰背按摩,猪头教练,你能否帮我个忙?”
“…可以。”
“稍等一下,我去拿器材。”
陆仁又跑到广场附近的无人商店里,直接将瑜伽垫和花生油洗劫一空,然后他回到广场,让猪头教练躺在瑜伽垫上,给它的皮肤抹上花生油,接着开始按摩。
相比伊依依,他的按摩技术其实不咋地,因为平时帮伊依依按摩的时候,他的手按着按着,就会跑到其他地方去,这一分神,注定他的按摩技术很难提升。
星际之通天战神 众神
但忽悠几只猪,应该没问题。
陆仁用腌猪肉的手法给猪头教练按摩,然后让底下的猪头人按性别分组练习。
就在这时,猪头教练突然感叹道:“陆仁,看样子你的记忆恢复得不错。”
“还行吧。”
它接着说道:“刚刚总部发来消息,说是想让你明天回去一趟。”
“…去哪?难不成是老板要见我?”陆仁还惦记着上次没能弄死的大boss,好奇问道。
“你想得美,老板日理万机,怎么可能有时间见我们这些打工的小角色。”它扯了扯嘴角,没好气道,“是医疗部的人找你复诊,他们好奇你是怎么恢复记忆的。”
“医疗部…对了,你知道我是因为什么失忆的吗?我想不起这件事来。”
“我哪知道,也许是当时回总部述职时,你不小心磕到脑子了吧。”
“好吧。”
半夜,一辆出租车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陆仁家门口,将他接到医疗部——一层看着很像医院的地方。
“你好,陆仁,听说你恢复了部分记忆,现在感觉怎么样?”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类用柔和的声音询问着,旁边还有个助手在敲键盘记录他们这次的对话。
“还好吧,虽然有些事情还想不起来,但工作和生活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陆仁散开感知力,一边盯着背对着他的手提电脑,一边问道,“对了医生,我到底是怎么失忆的?”
只见医生平静着说:“你在上楼梯时不小心滑了一跤,磕到后脑勺了。”
但一旁的助理却在电脑里敲击:试验者1号在进行意识传输后,记忆完全丧失,虽后来恢复了生活和工作的那部分,但仍有大量记忆没有恢复,恢复的记忆可能跟使用频率有关?
“哦,原来如此。”
“我给你开点安神药,回去后,你要努力尝试回忆过去,这对你恢复记忆有一定的效果。”医生叮嘱完后,例行问一句,“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有,医生。”他点了点头,如实相告,“不知怎么回事,我虽然能通过脑子里这段记忆过上正常的生活,但却对它毫无代入感,就像记忆里的那些事不是我做的。”
他确实是在如实相告,除了“不知怎么回事”这句话。
“详细说说。”
“就是感觉脑子里的这些事都是别人做的,而不是自己。”
听到这里,医生跟一旁的助理进行了一番眼神交流,然后认真地看着陆仁,问道:“出现这种情况的话,说明你在否定过去的自己,你,是不是在逃避着什么?”
而一旁的助理却在电脑上记录:现阶段的意识传输技术虽然能将记忆从旧个体转移到新个体,但在这过程中会出现丢包,导致记忆缺失,不仅如此,它可能还会产生一个新的人格,且由这个人格掌控转移后的记忆。
陆仁摇了摇头,否定道:“应该没吧,我没在那段记忆里看到什么不堪回首的过去。”
“那我再给你开点药,有新情况及时联系我们。”
“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