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h1eo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妖魔哪裏走 txt-444.古怪的世界(求支持呀)分享-4tu9c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对于画舫门后的世界,王七麟做过许多猜测。
比如看到一群死尸在行走。
比如看到一群鬼在摇晃。
比如看到一些正常人在饮酒作乐。
但他就是猜测自己打开门后什么都没看见。
里面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地上铺着地毯,墙上挂着水墨画和彩色画,房间里头有桌椅,外头有瓷器和一些雕塑。
可是没有人!
门后的世界像是一个刚完工的新画舫,一切已经备好,就缺姑娘和客人上船。
这就不对劲了。
刚才在外面的时候,他明明看到窗棱纸上映出了一些人的影子。
美人權術 懷箴公主
也听到了推杯换盏、鼓瑟和鸣的声音。
他倒退着走出去,然后看到窗户上又出现了人影,而且他记忆力出众,能够感觉到这些人影数量出现变化,比如说最靠外的那个房间之气有六个人影,此时只剩下四个。
就在此时,身后有一阵风掠过。
就像有人快速的从他身后飞过。
王七麟微微回头什么也没有看到,他对金翅鸟说道:“你往后看,我往前看,你看到什么告诉我。”
金翅鸟说道:“什么也没有看到。”
大蟒神似乎发现了什么,可是他无法张开嘴巴说话,只是吐了吐舌头。
王七麟叹气:“这时候就别卖萌了吧,有话就说,要不然以后你去学个手语吧。”
又是一股古怪的感觉传进他的心里,好像有许多人或者许多东西在看自己。
不少视线聚集在他的身上。
你是我的劫難 蘇小雨
这是一种很古怪的感觉,具体什么样说不上来,但他知道这是真的。
他回头往前看去,发现窗户后的影子都不动了,它们摆出了相同的姿势。
贴在了窗户后面。
就好像趴在上面透过窗户缝或者窗棱纸碎口在偷偷的看他。
王七麟忍不住捏听雷神剑要开干,但他念头一转想到了十咦,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十咦,进爹的眼睛!”
十咦:“咦咦咦!”
它钻出来伸了伸小身躯像是伸了个懒腰,然后跟跳水似的钻进了他身体中。
一股热乎乎的感觉游走到了眼眶位置。
王七麟眼前的一切变了。
就像有人在给他勾勒一幅画,他看到面前一步远的地方出现了两个人。
在他左手边很近的地方也出现了两个人,右手边有一个人,接着门口出现了两个身披纱裙的妩媚姑娘……
拜見大魔王
一个崭新的世界出现在他面前,大蟒神不为所动,他看到的这些并不是幻觉。
他知道自己又碰上了与当初在地眼中一样的遭遇。
在他的身后也有鬼,好几个鬼几乎贴在他身后歪头打量他。
王七麟回头冲它们微微一笑。
魔聖梵尊
他希望自己的笑容很倾城。
见此后面的鬼冲他发出声音,速度极快,语调简短,可是王七麟什么也听不懂。
他拿出了老办法来应对:面露悲苦之色,两手胡乱比划,嘴里发出‘阿巴阿巴’的声音……
我是个哑巴,你们能不能可怜一下我!
甲板上的声音一下子变得繁杂起来,出现的群鬼纷纷开口,而且看向他的目光确实颇有同情之色。
王七麟能猜到它们心中的想法:多帅多精壮的一个小伙子,怎么就是个哑巴呢?
他流下了泪水。
群鬼没有再管他,而是纷纷回到画舫中,原本趴在窗户偷看他的影子也摇晃起来,推杯换盏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时候有身披彩衣的姑娘从门口走出。
她长得格外美貌,瓜子脸、大眼睛,面色雪白唇红如血,另外她似乎有些西域人血统,瞳孔并不是黑色的而是淡黄色的,额头点了个朱砂火焰痣,三个红点像一簇火。
她走出来后用贝齿咬了咬下唇,然后眼波左右流转,像是没有在看他,而双手则背在身后,迈着轻巧的脚步慢慢的走到了他跟前,抬头对他轻微一笑。
王七麟也对它笑,它轻轻伸了伸舌尖、挑动了一下娥眉赶紧低下头。
虽然知道对方是鬼,可王七麟的心跳还是慢了半拍。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他忽然明白了画舫船头为何会雕琢一座盛开的莲花。
这里有一位莲花般的姑娘。
或者是曾经有这么一位姑娘。
姑娘上来拉他的手,他怕露出马脚,便只给出一个袖子,姑娘又冲他咬嘴唇,他做出羞涩状。
见此姑娘掩唇轻笑,轻踩莲步带着他进入画舫大门。
这次画舫里头就不一样了。
很热闹。
有人搂着姑娘在对墙上的字画点评;有人追逐着姑娘互相灌酒;有人抱着桌子上的瓷瓶往里吐;有人拉着姑娘淫笑着往楼上跑……
王七麟牢记使命,他进来后便睁大眼睛往包厢里面看,寻找俞飞祖的身影。
奈何包厢里头姑娘太多但穿得太少,一个劲的影响他的目光,弄的他不能聚精会神、全神贯注的找人了!
牵拉着他手的姑娘回过头来笑吟吟的说了句什么,王七麟不知道她是问自己要什么套餐还是说想玩什么项目,反正他就做出羞涩状。
一副情窦初开的菜鸟样。
结果彩衣姑娘看着他这样子似乎动心了,举起袖子遮住嘴巴给他一个欲说还休的轻笑,摇摆着纤腰翘臀拉着他的袖子把他往里头拽。
又有两个姑娘走来,它们穿的是薄纱群,走来后惊奇的看向王七麟,忽然伸手要去拉他。
这把他吓一跳,赶紧后退。
彩衣姑娘拍开它们伸出来的手臂,嗔怒的作势要打它们,口中说话语调格外的快。
而两个薄纱姑娘听着它的话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其中一个还冲他做鬼脸。
见此彩衣姑娘跺了跺脚,一副小女儿鬼的姿态,把王七麟整的热血沸腾。
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呀。
有一个穿着百币衫的富态中年人摇摇晃晃走来,他看到彩衣姑娘后露出耂渋赑的笑容,伸手要去搂姑娘,嘴里叽叽歪歪不知道说什么。
彩衣姑娘轻巧的伸手抱住他的手臂但避开了它的怀抱,娇嗔几句后它拉了把身边的薄纱姑娘,将其中一个推给了富态中年鬼。
富态鬼揉捏着薄纱姑娘并与彩衣姑娘调笑,它瞪眼看向王七麟,脸上露出阴冷的笑意。
一直作谦卑姿态的王七麟猛然抬头与它对视,他手捏外狮子印并默诵金刚萨埵法身咒。
斗字真言发动!
滔天斗志在他心头翻滚,一股煞气走奇经八脉往外喷涌,而眼睛成了喷涌的渠道,他心中的煞气全通过眼神传递给了富态鬼。
富态鬼哀嚎一声竟然踉跄后退,一下子跌坐在地呆住了。
他撞开了一扇房门,里面正在喝酒的鬼吃惊的看他,明白怎么回事后哈哈大笑。
彩衣姑娘急忙上去扶起他来,使了个眼色让两个薄纱姑娘将它给带走了。
王七麟记住了它的样子,特别是它嘴角那颗长了三根毛的大痦子,待会要是必须开打,他先整死这个鬼玩意儿。
彩衣姑娘要领着他上楼,但他摇摇头拒绝了,用袖子拉着姑娘继续在过道里走,并各种往房间里窥探。
有鬼发现他的意图后很不满,便愤怒的要上来找他麻烦,这时候彩衣姑娘会笑吟吟的上去安抚这些鬼,八面圆滑的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王七麟感觉自己在吃软饭,他全靠这彩衣姑娘给护着了。
一趟过道走下来,没有俞飞祖的尸首,这样他便有些着急了。
彩衣姑娘带他去二楼,他这次顺从的往二楼走去。
可是这画舫有三层,彩衣姑娘是想带他上三楼,但他必须要搜索出俞飞祖的尸首,于是到了二层他又不依了,强行拉着姑娘的手从门缝往里看。
里面正在真刀实枪的演练!
姑娘生气了,冲他皱眉跺脚。
王七麟更生气,一甩手臂将袖子拉了出来:老子今天要软饭硬吃!
见此姑娘委屈的嘟嘟嘴,又小心翼翼的伸手拉住他的袖子,像个小媳妇似的跟在他身后。
他挨个房间去看了看,依然没有发现俞飞祖的尸体,这样他就纳了闷,难道俞飞祖的尸体被藏在了三楼?
彩衣姑娘带他上了三楼,这三楼的房间简单,其实它整个就是大包厢,里面有小厮有侍女,还有一个满身珠宝的风韵熟妇在焦急踱步。
看到彩衣姑娘回来,熟妇气急败坏的上来伸手指点她额头,嘴里慢慢的说着什么。
王七麟诧异的看着这一幕:熟妇明明很生气,可是说话的语速却很慢,而彩衣姑娘明明心虚,说话语速却很快。
熟妇应当是这艘画舫上的老鸨,她扭着肥臀绕着彩衣姑娘转圈的骂,转了两圈看向王七麟,又虎着脸冲王七麟骂了起来。
王七麟一直找不到俞飞祖的尸首已经很不耐烦了,他在犹豫要不要直接在这鬼船上开干。
所以老鸨冲他恶言恶语的骂了起来,他决定动手:老子堂堂的听天监铜尉,还能被你个老母鬼给欺负了?
反正他有底牌,既然船上全是鬼,那天王轮回钟在手他就不必害怕,大不了最后直接敲钟送它们去轮回!
做出决定后他反手将听雷神剑给夹在了指缝之间,这时候彩衣姑娘猛的伸手握住他手腕冲老鸨发怒了,老鸨被她喷的下意识倒退两步,最后生气的跺了跺脚与她展开对骂。
一个姑娘忽然急匆匆的从楼梯口跑出来,她快速的说话,这时候平稳行驶的船身震了震,船上嘈杂的叫喊声顿时响起。
船尾翘起,画舫失去平衡,三楼的桌椅花瓶等东西全摇晃着滑动起来。
老鸨愤怒的去推开窗户,王七麟也推开窗户往后看,雾气更浓,已经飘上船来。
船上的绿灯笼被雾气所吞噬,只剩下一点模糊的绿光,摇摇晃晃的像老坟地里飘荡的鬼火。
王七麟凝神细看,隐约之间能看到有什么巨大的东西藏在船尾,它在江水中缓慢的起伏,好像是要钻到船下。
因为这东西的身躯是四周低矮中间高,像一座小丘陵似的,于是随着它身躯往船下钻,画舫便被它给慢慢的撑了起来,如同千斤顶撑起车子。
船上的人顾不上喝酒,纷纷冲到船尾。
这些人奔跑中冲散了雾气,王七麟偶然一瞥看到了船尾下巨物的真身:一头大鼋!
大鼋身躯庞大,甲壳漆黑而高高鼓起,上头老甲一层层分隔,就像背着个巨大的九宫阵。
婚飛煙滅 糖心小蘋果
在甲壳上似乎还站着人,可惜雾气很快聚拢,他具体没有看清甲壳上的情况。
音煞
老鸨和三楼的小厮侍女纷纷跑下楼去,彩衣姑娘也想下去,但是跑了两步回头看到王七麟,为难的咬了咬嘴唇慢慢的走了回来。
王七麟冲她挥手让她赶紧去忙,彩衣姑娘轻轻的跺了跺脚,提起裙摆往下跑去。
三楼没人,王七麟赶紧将八喵给拖了出来说道:“快点去给我找俞飞祖的尸体,你能找到它是不是?”
八喵看看周围没有任何诡异顿时胆子大了,它傲然的点头,王七麟将它扔了出去:“那赶紧给我去找它,找到它咱赶紧撤,这地方有诡异!”
船尾的吆喝声越来越响亮,王七麟站在窗户口盯着看。
他想看看这船上的人有什么本领。
就在他仔细往下看的时候,身后有阴凉的感觉侵袭而来,还有东西悄悄地走向他……
他猛的转头,看到老鸨出现在他身后伸手作势要推搡他,王七麟捏听雷神剑劈出,老鸨惶恐后退,指着窗户外慢慢的大叫。
她露出又愤怒又焦急的样子,跳着脚指着窗外喊叫,王七麟心烦,犹豫要不要直接斩杀它。
这时候浓密的雾气中忽然传来‘六六六’的声音,九六来了!
雾气抖动起来,船上有些人惊恐的坐在地上,还有的人冲到船尾张开嘴,顿时有黑气喷出。
王七麟纳闷了,这难道是一群墨鱼鬼啊?
熟妇听到九六的叫声后脸色变得跟擦了面粉一样白,连嘴唇也惨白。
她瞪大眼睛喘着粗气对王七麟摇摇头,忽然推开窗户窜了出去。
一个小毛球‘墩儿墩儿’的蹦跳上来,王七麟一看是八喵的小尾巴,知道这是八喵让它来找自己,便赶紧跟了上去。
小毛球在台阶上墩儿墩儿的跳动,一次能跳下一个台阶,竟然速度还挺快!
不过它一个不小心没跳稳,顿时化作滚地葫芦。
速度更快了。
王七麟追着它一路下到一楼,画舫里面鬼影全无,好像所有的鬼都去船尾了。
小毛球从三楼一直滚下来,连摔带晃弄的它小眼睛都花了,这时候一扇房门忽然打开,王七麟正要仗剑杀过去,结果八喵猫猫祟祟的露出个小黑脸。
它倚在门上温柔的看向王七麟,用尾巴冲他勾了勾,身躯好像水一样柔滑——
王七麟上去拎起它来给它屁股上来了一下子:“跟谁学的发骚?”
他关上这间房屋,这是一间杂屋,先前他开门看过,里面没有俞飞祖的身影。
八喵钻进一张桌子下,王七麟定睛看去,在它提示下才发现地板上有一扇门。
他恍然大悟,第一次坐大船,竟然忘记船有下舱这回事了!
门板方方正正,他打开后里面有一股阴冷的气息冒出来,下面漆黑,什么光线都没有。
八喵冲他点点头。
王七麟下意识想掏出火折子点燃了扔下去照明,但琢磨了一下他换了个主意,去旁边房间里拿了一支燃烧着绿光的蜡烛走下去。
绿光照耀,他依稀看到一张绿油油的脸在旁边正对着自己!
他赶紧将烛台转过去,确实是一个人。
确切来说是个人像。
它的皮肤光滑惨白,脸色也光滑惨白,反光能力很强,所以当烛光照过去,这人像反射回绿色光影,让它看起来成了绿色。
王七麟判断这人像应当是陶瓷的,只有陶瓷像才会这么白这么光滑。
他举起烛台看向旁边。
旁边也是这样一个陶瓷人。
与正常人一样高,与正常人有一样的五官,只是没有表情,它们闭着眼睛面无表情的立在四周。
緬領記 雲淏
四周全是陶瓷人。
整个船底都是陶瓷人!
这种环境下忽然碰到一堆的陶瓷人,王七麟感觉头皮有些发麻。
寂静黑暗的船底传来一阵摩梭声,像是有东西在撕扯什么,八喵爬到他肩膀上伸出一个前爪往声音响起的地方指了指,耳朵往后收拢摆出飞机耳架势。
这是战斗准备。
王七麟小心翼翼的从陶瓷人身边穿过,忽然之间一个声音在他后面飘乎乎的响起:“王七麟?”
这是个陌生声音。
他想要转身,可是微微扭头后看到八喵警惕但并不异常的蹲在他肩膀上。
它似乎并没有听到这异常声音。
王七麟索性不管,继续顺着摩挲声往前走,绿色烛火照耀四周,依然是一群白瓷人。
叫声追在他身后:“王七麟……”
“王七麟……”
叫你马币叫,叫死人吗?王七麟在心里暗骂。
然后他赶紧换了念头,刚才那想法不对。
就在他小心翼翼中,他终于穿过了白瓷人群,然后船底出现一块空当,一具尸体在抖动。
他总算找到了俞飞祖的尸首!
俞飞祖死的时候肚子鼓鼓囊囊,嘴里塞满了干茅草,所以他们推测它是被饿死鬼缠身所以拼命吃污秽、吃干茅草把自己给撑死了。
但他们的推测是错的。
肚子鼓鼓囊囊的不一定是胖子,还有孕妇!
俞飞祖的肚子被撕开了,有两只白惨惨的小手从里面往外伸出,还在一点点的撕扯它的肚皮,努力的往外钻。
王七麟先前听到的摩挲声,就是小手撕开肚皮的声音。
不知道是这小手没力气还是俞飞祖的肚皮过于结实,这小手撕扯的很费劲。
然后这一幕把王七麟给看呆了。
这莫非是传说中的代孕……
他扭头看向八喵,八喵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它要怀疑猫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