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hyw5熱門都市小说 大叛賊-第八百五十二章 想法分享-vnygg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
前脚刚进养心殿,就有太监来报,说是太傅邬思道求见。
朱怡成顿时就笑了,点头让人去把邬思道请来,然后坐在一旁拿着摆在案上的奏折慢慢看着。
一刻多钟后,邬思道到了,进了殿中向朱怡成行礼。
“邬先生腿脚不便,小江子,扶邬先生入座。”朱怡成笑着招呼道。
小江子这些日子一直在朱怡成身边伺候着,不得不说民间有句俗话,那就是天津的卫嘴子,保定的狗腿子。小江子是保定人,伺候起人来的确有一套,朱怡成的脾气性格也不像满清的皇帝阿哥们那样喜怒无常,平日里很是随意,但小江子却一直极为用心,令朱怡成很是满意。
小江子没见过邬思道,但作为皇帝身边的太监,对于朝中重臣那是必须了解的,自然清楚邬思道的身份。不过今天见朱怡成对邬思道的态度,再加上邬思道的反应,却依旧有些惊讶,因为他在满清时期就在宫中,却从来没有见过满清宫中康熙如此对待臣子的,那些臣子无论身份如何,那个见了康熙不是和磕头虫一般惶恐?
婚前婚後
“谢皇爷。”邬思道在一旁的软椅坐下,把拐杖轻轻放到一旁。
“朕昨天还在琢磨你什么时候过来见朕,谁想今日才来。”朱怡成让小江子上茶,笑着说道。
邬思道歉意道:“臣子的身子骨皇爷您也是知道的,这入京后臣有些支持不住,所以暂休了一日,今日才来拜见皇爷,还请皇爷责罚。”
蠻荒戰兵
朱怡成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邬思道这话的意思他心中明白,其实邬思道虽然腿脚不便,但平日身体还是不错的。之所以昨天没第一时间入宫,那是邬思道明白朱怡成和皇后、太子的感情,皇家团聚,自己这个外臣凑过来干嘛?不如让朱怡成一家好好聚上一聚,今日再入宫拜见也不迟。
劍道仙尊
不过这话邬思道是不可能直说,所以直接找了个这么个借口,这才是朱怡成大笑的原因。
道了一声无妨,朱怡成随意问起了他离开南京后江南的情况,邬思道也直言不讳讲了讲。朱怡成北上之时,南方一切都已安顿好了,再者军机处还有两位大臣在南京坐镇,再加上六部官员各司其职,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说完了这些,邬思道就提起了在前来的路途上碰上汪文的事,同时为自己擅自见了汪文向朱怡成请罪,毕竟他现在已经基本离开朝堂,不再过问政事,汪文作为朝鲜参赞大臣,他见上一见有些不太符合规矩。
“这件事先生无错,何况朕一直说过,先生如想问询政事朕是求之不得。再者,当时皇后和太子就在,先生作为太傅只不过陪同皇后和太子问询而已,更是理所当然。”
朱怡成不以为然地说了一句,邬思道连忙谢过朱怡成。其实邬思道也清楚朱怡成这样说是为自己找了个正当理由,这和他今天主动提起这事并且请罪的道理是一样的,这队君臣相互知之甚深,但有时候却也会把话用这种方式说开,这是邬思道的聪明,同样也是朱怡成的大度,或许就是这个原因,朱怡成才会一直如此信任和看重邬思道。
電影時空超級英雄
史上第一女配 冰檸橙
重生1
既然说到这,朱怡成直接就提起了前日汪文面圣说的那些,对此邬思道坐在那边静静听着,并不出声,直等朱怡成讲完后,邬思道依旧扶着须静想着。
“先生对于此事如何看?”朱怡成等了一会儿,见邬思道依旧没开口,直接询问。
邬思道长叹一口气,随后歉身道:“皇爷,朝鲜国是自寻死路,皇爷心中已有定论,何必又来问臣呢?”
“你呀你,朕就知道你早就猜到了朕的心思。”朱怡成伸指朝着邬思道点了点,摇头道:“朝鲜小国心怀叵测,表面尊我大明,暗中又勾结满清,的确是取死之道。依朕的脾气,直接派兵灭其国都不为过,但朕又知道朝鲜虽然国小,又久为我朝藩属,可一旦真的要行灭国之举,朕又有些担心不能尽其功。毕竟朝鲜不等同吕宋,有些手段无法施展。”
邬思道点点头,朱怡成这话说的不错,朝鲜这个国家虽然国力不行,以大明的力量直接派兵攻打朝鲜并不难,而且朝鲜的军力根本就挡不住大明的脚步,哪怕朝鲜和满清有勾结也是如此。
但是问题在于朝鲜不同于其他国家,作为大明的主要藩属国,朝鲜一向尊大明为主,就算是之前投靠了满清,但在朝鲜国中却依旧用前明年号,穿前明衣冠。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在中华大地,一些文人对于朝鲜的感官是极好的,再加上朝鲜这个国家又善于见风使舵装孙子,很是容易蒙蔽一些人。
更重要的是,朝鲜不是吕宋,大明在吕宋的那一套在朝鲜是行不通的。一旦仅仅以目前的情报用来攻击朝鲜的话,恐怕有些名不正言不顺,或者说师出无名。
因为到时候朝鲜完全可以推卸责任,找几个替罪羊说是被蒙蔽,然后再派臣子前来告罪什么。甚至连换一个朝鲜王也是有可能的,反正如今的朝鲜国王李焞的身体已经不行,恐怕应该活不了多久,朝鲜国中改朝换代父夺子位,甚至弟夺兄位比比皆是,之前又不是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
到时候找个理由软禁甚至流放老国王,再找个人登上王位,弄不好这件事就这样被糊弄过去可能性极大。
其实,在见了汪文之后,邬思道就想到了这点,而他今天入宫见朱怡成也是要谈这件事。
这一路入京的几天,邬思道对此事进行了仔细考虑,在他脑海中倒是有了一个主意,只不过这主意却有伤天和,一旦朱怡成用了,对于朝鲜国中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邬思道一直迟疑着不知道究竟是应该说呢还是不说。
“先生如有想法直言就是,今日并非君臣相对,你我只是探讨问题而已。”似乎是看出了邬思道的迟疑,朱怡成开口说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