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mh1n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御九天 線上看-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閲讀-zg1se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
老王又惊又喜的看了看九头龙,然后用手指了指那九眼天魂珠,再指了指自己,露出询问的表情。
九颗高高在上的龙头同时上下点头,一副恨不得老王马上将它拿走的样子。
老王这个开心啊,此时赶紧将封闭在灵魂中的天魂珠气息敞开,都不用亲自伸手去抓,那蚌肉中的三眼天魂珠和他的一眼天魂珠立刻相互生出感应。
養屍為禍
呼!
蚌肉中的天魂珠猛然飞了出来,在老王的身前悬浮着,焦急的缠斗,嗡嗡作响。
有过上次认主天魂珠的经历,老王没有犹豫,伸手往那天魂珠中灌注入魂力,同时凌空镌刻符文。
小街 暗夜行路
有闪耀的符文在天魂珠表面上迅速的浮现出来,与空中的符文产生着奇妙的能量流拉扯,然后相互交融、相互改变。
嘭!
一种融合的气息印在了老王的灵魂中,那天魂珠在空中微微一震,四周的符文消失,紧跟着,天魂珠往前一窜,瞬间没入老王的身体中。
强大而充沛的魂力瞬间涌入灵魂,老王赶紧盘腿坐下,此时在灵魂意识中,两颗天魂珠已经碰面,它们相互吸引,宛若双子星一般相互盘绕旋转,而那些新涌入的魂力也开始迅速的流通灵魂的每一处、每一寸,滋养着灵魂、灌溉着灵魂,与之前的魂力相互交融。
老王能清晰的感受到此时身体的每一个变化,更能感受到那蓬勃无比的旺盛魂力,整个灵魂都仿佛完成了一次净化和蜕变,在他的意识中,原本还有些灰扑扑的灵魂,此时都已经变得晶莹剔透、宛若一个新生的不凡婴儿,正在散发着一种纯净圣洁的光辉了!
强大、舒坦!
前妻不認帳
阵阵氤氲之光环绕着盘膝而坐的王峰,就好像每一个毛孔中都有魂力在流通,最终统统收入他体内。
九头龙一直守护在旁边,事实上,在这片空间中也根本没有其他任何生物可以威胁到此时此刻的老王,不,还是有一个……
是那只被夺走天魂珠,气急败坏的银蚌,它扑了过来,巨大的蚌壳张开,想要把老王吞到肚子里去,这家伙的蚌壳张开时,也散发着一阵可怕的气息,扑击的速度飞快,蚌壳中光芒四溢、魂力纵横,隐隐有阵阵金戈绞杀之声,起码也是鬼级生物!
可迎接它的却是九头龙的一巴掌。
砰的一下,那银蚌直接化为一道流星,直接被打飞了出去,扑通一声跌落进不知多远的海浪中。
寵婚一星期 莫筱薇
九头龙看都没往那个方向看上一眼,九颗龙头此时都只是目光炙热的盯着浑身氤氲的王峰,满脸的期待和欢愉。
隔了许久,王峰身上那氤氲的光华才猛然一收……
再次睁开眼时,有耀眼的金光在老王的眼中一闪而过,他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微笑。
舒服……太舒服了!
充沛的魂力荡漾在身体的每一寸处,即便不用试,老王也能确信,若是现在的自己使用噬心咒之类的术法,不但威力大增,而且根本就不用什么补魂魔药,甚至接连来个两三发都没问题啊,那狗屁‘黑洞症’什么的,从此就算是彻底的一去不复返了!
“谢了兄弟!”老王冲旁边的九头龙海库拉竖起大拇指。
他站起身来,此时只感觉五感比之前增强了数倍有余,这孤岛本就不大,老王这感知一散开,瞬间就将整座孤岛的情况都掌控无疑。
第一个发现的就是传送阵!
传送阵还在,海库拉当时轰击小岛,只是将小岛打得整体沉陷下去半米,却并未真正破坏到传送阵,此时能看到那传送阵上微弱的光芒还在流转着,显然是能用的,只要海库拉不再封锁空间,自己随时能走。
不用在这孤岛上受困,老王大喜过望,随即他又感受到了左侧方向有一阵微弱的心跳声。
老王朝那微弱的心跳方向看过去,只见在大约三四十米外有一个凹坑,那里有点点破碎的金芒遗迹,里面陷着一个人,居然是傅里叶。
傅老哥居然没死?
老王又惊又喜,赶紧跑了过去,只见傅里叶整个儿都陷在那凹坑里,且那凹坑并非呈人型,而居然是一个弧度的椭圆形状,坑壁上还残留着不少破碎的金光,王峰也是用这玩意儿的老手了,一看就知道:黄金壁垒!而且绝对是使用α8级魂晶以上的顶级黄金壁垒,可以将这个魂器的作用在瞬间最大化那种。
想必是在老傅被九头龙的攻击拍进地底里的一瞬间,黄金壁垒自动启动护主,这……
神仙會所
老王也是服,人家老傅才是真正的人精啊,有这手瞬间无敌、连龙级强者一击下都可以保命不死的黄金壁垒……这也就是当时被海库拉封锁空间了,否则无论多危险的情况下,人家老傅开个无敌盾,再甩一手紫牌传送遁逃,谁能杀他?真正的保命无敌。
将傅里叶从坑里一把拽了起来,给他灌下一瓶疗伤药,感觉这家伙那已经开始逐渐微弱的心跳慢慢恢复平缓,似乎是稳住了伤势。
老王也是松了口气,拿到了九眼天魂珠,传送阵还能用,傅里叶也没死,那可真算是皆大欢喜的大圆满了。
此时也是怕夜长梦多,反正老傅的位置距离传送阵并不远,老王都懒得和海库拉打招呼了,抱起傅里叶就朝那边一溜烟的跑过去,可还没等他跑近,一只大爪子伸了过来。
噗,老王只感觉裤腰带一紧……真是亏得这海库拉生了一只超级大爪子,居然能准确的拽住一根对它来说那么细的裤腰带……
老王没敢强挣,鬼知道强行挣脱开的话,接下来会不会被喊面对疾风,只得无奈的转过头来。
海库拉的九颗龙头都凑了过来,那疙瘩嶙峋的龙脸上隐隐能看出一丝不悦,显然对老王打算不辞而别的风格表示不满,它伸出爪子,指了指那四条捆缚住它的锁链。
老王瞬间就懂了……MMP,就知道是要利息的。
这四象天雷阵的锁链,讲真,老王懂得如何解,刚刚在融合九眼天魂珠的时候,脑海里也多了一段东西,就是释放九头龙的方法和使命,那就是凑齐九颗天魂珠合九为一,才是真正的九眼天魂珠本体,承天命,夺天地造化,守卫九天世界。
王峰对这个还是相当不满的,给这么大的责任,好歹多放几颗啊,再说了,保镖什么的也不来几个,太没诚意了。
看着眼前有点急不可耐的九头龙,万一自己给它解开了,这海库拉翻脸不认人怎么办?好歹自己身上有着两颗九眼天魂珠,它要是想抢,回头一巴掌把自己灭了呢?
很严肃的一个问题,只可惜,老王没有选择的余地。
毫无疑问,不帮这家伙解开锁链,它是不可能放自己走的,没准儿一会儿烦躁起来,把自己直接拍死了也未可知。
这种事儿,要么不干,要干就痛快点,老王决定赌一把。
“你瞧我这脑子!”老王一拍脑门,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指了指那四个石头神像的顶端,再指了指自己:“兄弟,你我一见投缘,这是天注定的缘分!送我上去,今儿就是把血流干了,我也非救你不可!”
九头龙大喜,将一颗龙头附身下来,示意老王站上去,紧跟着,那龙头扬起,将老王放到了那神像的头顶。
老王摸出一柄短刀,在胳膊上拉了一道,鲜血汩汩的涌出,他毫不迟疑的露出痛苦的表情,但却坚强的将手臂凑在神像上,任其流淌。
九头龙见他表情痛苦,却一直在坚持,大为感动,一颗龙头赶紧凑过来,不停的在老王身上蹭着,安慰着他。
然后再是第二座神像、第三座、第四座……
等全部弄完,老王的脸色已经卡白,讲真,其实血并没有流多少,但就算是强行憋着,也得把这张脸给憋白了!
海库拉大为感动,让王峰踩在它头顶,将他小心翼翼的接了过去。
只见鲜血顺着那四尊神像的头顶缓缓流淌,嗡嗡嗡嗡……
四尊神像开始微微颤动起来,那鲜血发出光芒,就像是这神像的克星一般,将那硕大的秘金身体直接吞噬掉了,一节节的消散,最后连同四根链条都一起化归于虚无。
吼吼吼!
海库拉脱困,忍不住激动的想要咆哮出声,却生怕惊着了头顶的老王,只是小声的叫唤了几下,它附下头,将王峰直接放到了传送阵旁边。
被困了上数百年,那还只是外界的时间,在这幻境中,它已不知岁月流过了多少时间了!上千年?甚至是几千年!今朝才得以脱困,那喜悦之情简直是让海库拉无以言表。
它想要撒欢、想要狂啸,可皆怕波及到旁边‘弱小’的救命恩人,只能将这一切欣喜都深藏于心中,喜悦又感激无比的冲王峰不停点头。
老王这边的心还一直悬着呢,戏是演全套了,可鬼知道这家伙买不买帐,幸好现在看来结果似乎是好的?
“那我走了?老九?”老王试探性的问了一声。
“昂昂昂!”九头龙不停的点头,露出依依不舍之状,九颗脑袋挨个的朝老王噌过来,就像一只撒娇的宠物。
青冥
此时传送阵的光芒重新闪耀起来,九头龙海库拉已经放开了对空间的封锁禁制,老王吐了口大气,这心总算是放回了肚子了。
弄到了九眼天魂珠,这一趟可算是收获满满了,但要说和这九头龙多‘聚聚’什么的,老王可是不敢。
走走走,迟则就怕生变!
“那我走了,老九你要保重啊!”他一边说着,一边赶紧扛起傅里叶,往那传送阵中站了进去。
传送阵启动,老王冲外面的九头龙挥了挥手。
唰!
传送阵光芒一闪,两人同时消失。
……
龙城内外人声鼎沸,空中的光线明亮,那原本遮云蔽日的数层幻境已经消散了,仅只还剩下一片面积不大的、流光溢彩的幻境云层远远的漂浮在高空中。
第三层幻境是三天前消散的,当时从里面出来的黑兀凯、隆飞雪等人,着实是在刀锋和九神都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他们战胜了娜迦罗,甚至是通过了第三层幻境的考验,还都迈入了鬼级,是当之无愧的绝代双骄。
讲真,在这两人出来之前,刀锋和九神的高层以及各种报道,早都已经将黑兀凯和隆飞雪视为了刀锋和九神这场对决的最终决胜者,他们两个那一战已经快被渲染上天了,外围为此开设了数额惊人的巨大的博彩,甚至,两人的胜负被视为直接决定了龙城的归属,可万万没想到两人竟然胜负未分就已经离开了幻境,这着实是让许多人失望不已。
刀锋和九神的高层显然并没有把这些事儿放在心上。
讲真,胜负这种事儿到现在已经不再重要了,毕竟以彼此伤亡的真实损失来看,刀锋圣堂损失的普通弟子更多,但九神战争学院损失的顶尖高手却更多,这可以说是旗鼓相当,如此持平的结果,对刀锋和九神的无论保守派、还是主战激进派来说,都是一个无法利用的、也可以说是都能接受的。
同时,两边都说自己没输,那也代表着龙城的归属将无法界定,事后肯定是一切照旧,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当一切落幕的此时此刻,这事儿也终于开始回归纯粹,那就是对利益的争夺!
根据隆飞雪和黑兀凯等人的描述来推断,第五层的终极秘宝毫无疑问将有龙级生物守护。
龙级生物啊……这个魂虚幻境内必然有惊世秘宝,而且还是最罕见的灵魂向秘宝,虽说第三层有个不知名的鬼级强者混了进去,但无论是刀锋还是九神都是不慌的,面对龙级强者,一个鬼巅能做什么?
他们都在耐心的等待,都在不停的调兵遣将,大量的鬼级强者甚至鬼巅中的知名绝世人物,正在往龙城不断的汇聚过来。
而这些分属两大阵营的成名鬼级强者,相互间有仇怨的很多,且远远不是学生弟子间那种意气之争的仇恨,眼下不断汇聚,龙城这些天的火药味儿变得相当重,若不是因为还有一个圣堂弟子身陷幻境中生死不知,导致之前的双方龙城协议未曾完全撕破,只怕龙城中各方高手早都已经大打出手了。
“其实那个‘胜负未分前双方不得妄动’的协议完全已经可以作废了,第三层那个未知闯入者,显然正是想利用那份儿协议的条款来捆缚住刀锋和九神,这才随便掳掠了一个弟子进入下一层,眼下那弟子肯定已经死了,还死守着这‘不许妄动’的协议做什么?”
“你当两边高层是傻的?在等待正主而已……听说九神那边战斧竞技馆的冥刻老鬼已经在路上了,他最爱的小儿子冥祭死在魂虚幻境,冥刻老鬼为此已经发下宏愿,要在魂虚幻境斩杀十个刀锋鬼级来给他儿子冥祭陪葬!”
“他说斩十人就斩十人?真当我刀锋圣堂无人?德邦公国的第一高手已经到锋芒堡垒了,英勇之剑亚伦!嘿嘿,这可是出道即巅峰的无敌强者,对上那冥老怪,有他受的!”
“呵呵,现在叫得厉害,别到最后打不起来就无聊了。”
“怎么说?”
“今天早晨的时候第四层幻境已经消散,那个掳走王峰潜入的神秘高手还真是有点道行,现在两边人马汇聚的速度太慢,别等最后人家投机取巧的夺了至宝,两边人马却还没汇聚完毕,那才真是给人作了嫁衣!”
“哈哈,瞎操心,那是不可能的事儿。”有一背负大剑的男子大笑道:“第四层无论出现何种局面,又岂能和第五层的龙级相比?再说了,那人真要如此厉害,之前在第三层的时候就不至于去掳掠玫瑰的王峰了,选择王峰,还不就是看他最弱、最好拿捏吗?此人的实力必然不会太强,通过第四层或许也有巧合在里面,这第五层哪,非汇集两边顶尖高手之力不能解决,你就等着瞧吧!”
“只是可惜了那个姓王的小子。”他的酒友摇头道:“发明了融合符文也算是天造之才了,却因党派之争被送来此间,好不容易仗着运气挨到第三层,却又被人掳掠了进去,现在只怕早已是死无全尸了。”
“放屁!”在他邻桌,一个女孩的声音愤然道:“谁说王峰死了?他才不会死!我看你这老东西年纪也不小了,说话嘴怎么那么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