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gyl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大奉打更人 賣報小郎君-第一百一十六章 半生展示-iftq4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
许七安无奈的迎上去,不等走近,婶婶主动靠拢过来,抓着他的手臂,急切道:
“二郎怎么能上战场呢,他连一只鸡都没杀过的啊。他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皇帝让他上战场,这,这不是要他命嘛。”
说着,嘤嘤嘤的哭起来。
许玲月此时也在厅内,站在一边,清丽脱俗的容颜,做出柳眉轻蹙的姿态,为二郎的安危担忧。
“娘,我是七品仁者,是七品。爹也才七品而已。”许辞旧不服气。。
“有什么用?你爹早跟我说过了,七品的书生一样手无缚鸡之力,九品的武者都打不过。”婶婶气道。
许二郎顿时语塞。
许七安拍了拍婶婶的手背,以示安慰,而后说道:“倒也不是没办法解决,大不了辞官呗。”
“辞官!”婶婶抹着泪。
战争在婶婶这样的妇道人家看来,是天塌一般的大灾难,作为一个母亲,她宁愿儿子放弃前程,也不要上战场。
“不可能!”
许新年强硬的打断,身为书院的读书人,怎么可能因为害怕上战场而退缩呢。
婶婶坐在椅子上,垂泪道:“你是我肚子里出来的,你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你如果有你大哥一半的本事,我也懒得管你。可你就是个没用的书生,做做文章你在行,拿刀子和人家拼命,你哪来的这本事?
“二房就你一个子嗣,你要是出了意外,我,我也不活啦………”
许玲月愁眉苦脸的安慰母亲。
“娘,我修的是兵法,战场本就是我的主场,是我修行的地方。而今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他语气转柔的辩解道。
“你是不是蠢?”
婶婶尖叫道:“那狗皇帝是要你死啊,他和宁宴有仇,他巴不得我们全家都死。你还傻乎乎的自己送上去?”
她流着泪,激动之下,少见的有些面目狰狞。
萌妻來襲:大叔消停點! 天藍的藍
看到这一幕的许七安,忽然愣住了,婶婶其实心里很清楚许府的处境,知道侄儿得罪了皇帝,全家都被盯上,处在朝不保夕的危机里。
可她从来没有表露过这方面的担忧,更不曾埋怨过“多管闲事”的侄儿,不是因为笨,而是把这个一手带大的侄儿当做家人,当做儿子。
有些人嘴上不把你当一回事,其实心里是爱着你的。
许七安默默的退出了内厅,让下人牵来小母马,朝打更人衙门疾驰而去。
…………
浩气楼,七层。
茶室里,许七安皱着眉头,说道:“魏公,元景帝那狗贼果然没放弃迫害我,他见我声望如日中天,又有院长赵守、您还有监正撑腰,暂时不愿动我,便把主意打到辞旧身上了。”
许七安为什么没有离开京城,反而敢私底下查元景帝?就是因为背后有这三位大佬撑腰。
再加上自己还算低调,没有在元景帝面前作死。
但他知道,元景帝迟早会与他算账,这位皇帝擅长权谋,他有充足的耐心等待,比如这一次。
许七安自己不怕元景帝,但对于二叔和二郎,他心里颇为担忧,元景帝想“嫁祸”他们,实在太简单。
魏渊笑道:“你有什么想法。”
许七安试探道:“魏公能不能挡回去?”
魏渊摇头:“陛下钦点的,不好拒绝。”
许七安重重叹口气:“我原本想随二郎一起入伍,暗中保护他,但觉得如果我也离开京城了,家人才真正危险,于是只好来求魏公了。
“魏公是这次出征的主帅,您帮我照拂一下二郎吧。”
监正和赵守会保他,但两位大佬会给他当保镖,保护他的家人么?
许七安可没这个信心,唯独在魏渊这里,他有信心。
监正和赵守把他当棋子,所以只认他,不认他家人。魏渊把他当心腹,当重要的人,所以魏渊会顾及他的家属。
魏渊喝着茶,笑道:“我会把许新年安排到北方去,姜律中和杨砚与你关系最好。另外,楚元缜也会去北方。”
许七安猛的惊喜起来:“原来您都已经安排妥当了?您让楚元缜入伍,就是为了保护二郎?”
爸爸!
魏渊嗤笑道:“那只是顺带而已,楚元缜才情无双,当一个江湖散人太可惜了。他依旧是心怀天下的读书人,只是不满陛下修道才辞官归隐。
“只要还有心,就不会拒绝我,这么好的人才,不用白不用。”
楚元缜也是老工具人了……..许七安心说。
魏渊旋即问道:“你还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他似是有些期待。
许七安嘿嘿两下,起身,恭敬行礼:“祝魏公凯旋。”
魏渊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似是有些失望。
“许七安!”
但他告辞离开时,身后突然传来魏渊的声音,“九州天下,比你想的更加复杂。去吧,走好你的路。”
许七安等了片刻,没等到魏渊的解释,回眸看了他一眼:“好!”
离开浩气楼,许七安掏出地书碎片,向楚元缜发出私聊请求。
【三:楚兄,刚刚兵部传来消息,我与你一样,也得随军出征。】
【四:魏渊也找你了?那你堂哥是不是也要去?】
楚元缜很震惊,同时担忧恒远,如果没了许七安在京城坐镇,光靠“一二五”三个人,真能顺利解救出恒远么?
【三:我与你不同,是元景帝钦点。】
许七安没咒骂元景帝的恶毒,因为楚元缜肯定能懂,他那么聪明的一个人。
【四:无妨,我会照拂你的。】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许七安当即传书:【我会把地书碎片暂时交给大哥,嗯,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处理。】
不给楚元缜问话的机会,迅速结束私聊。
唉,做人还是要诚实啊,少在网上吹牛皮,一不小心就被架着下不来台……….许七安由衷感慨。
………..
另一边,许府。
许平志收到府上传来的消息后,立刻赶回了家,现在黑着脸,坐在椅上,一言不发。
“老爷你快说说这个孽子,赶紧让他辞官。”婶婶哭闹道。
“陛下用的是阳谋啊。”许平志叹息道。
要么从翰林院滚出去,要么去打仗,前者前程尽毁,后者九死一生。
许平志是经历过山海关战役的,知道自己当初能活着回来,纯粹是靠运气。北方战事肯定不如山海关战役那般凶险激烈。
可许二郎也不是武夫,在战场上缺乏保命手段。
许新年坐在一旁,沉默的不说话,他已经挨过大哥的打,没必要再挨父亲的打。
一家人愁云惨淡。
婶婶抽抽噎噎不断,许玲月软语安慰。
“我看大哥刚才出去了,肯定是想到法子了,娘,你先别急,等大哥回来再说。”许玲月柔声道。
“也只能等大郎的消息了。”
婶婶擦拭着泪痕,频频看向厅外,患得患失道:“可大郎能有什么办法?他已经不当官了,还得罪了皇帝。”
许平志脸色阴沉,不说话。
这时,他们听见外头传来许铃音清脆稚嫩的声音:“大锅~”
一家人霍然转头,看向厅外,果然看见许七安大步返回,一脚踢飞迎上来的妹妹。
许铃音顺势飞进一旁丽娜的怀里,她开心的娇笑起来,表示腾云驾驭的感觉很有意思。
许七安用的是巧劲,过去,兄妹俩一直都这么玩。
“大郎!”
“大哥!”
厅内的一家四口同时起身,看向许七安。
婶婶急切道:“大郎,你有没有想到办法让二郎不去打仗?”
许七安微微摇头,“陛下钦点,如何拒绝。”
见婶婶美艳的脸庞难掩失望,见许二叔脸色瞬间黯淡,他不疾不徐道:
“不过,魏公答应我会照拂二郎。而且,人宗的记名弟子楚元缜也会随军出征,他与我,与二郎关系极佳,答应我会好好保护二郎的。”
“老爷?”
婶婶朝丈夫投去问询的目光。
许二叔露出笑容:“有魏公照拂,二郎安全无虞。而且,楚元缜堪比四品高手,能御剑飞行。即使遇到危险,也能很好的保护二郎。”
三月桃花開:天降男神
婶婶一听,连丈夫都这么说了,她顿时安心不少。
抽噎一下,道:“多亏了大郎。”
青澀時光
…………
每逢战事,除了调兵遣将,征调粮草等必要事务外,相应的仪式也不可缺。
朝廷会让司天监择出吉日,而后祭天、祭地、祭祖,此为三祭。
三祭规格严谨,分别在不同的吉日,由皇帝带着文武百官举行。
要随军出征的士卒、将领,也会在这一天进行祭祖。
子孙上战场,祭祖是必不可少的。
许家的祖坟在京城外一处风水宝地,是请了司天监的术士帮忙看的风水。当然了,京城大户人家基本都会请术士看风水。
人人的祖坟都是风水宝地………
许新年和许七安兄弟俩,现在是许族的金凤凰,核心人物。
翰林院许二郎要出征这么大的事,几乎全族的人都来了,其中有两位白发苍苍的族老。
一位族老身子骨还算硬朗,瘦瘦高高,就是白发有些稀疏。
另一位头脑已经不太清醒,目光有些呆滞,却白发苍苍,甚是茂密。
主持完祭祖仪式后,白发苍苍的族老感慨道:
“当年其实没人相信司天监术士的话,京城就那么大,哪来那么多风水宝地。不过是讨个吉利罢了。现在看来,这确实是一块风水宝地。不然也不会接连出两位人中龙凤。”
周围族人们笑了起来。
这时,年老昏聩的那位族老,颤巍巍的在人群里搜索,嘴里喃喃道:“大郎在哪里,大郎在哪里?我们许家的文曲星在哪里?”
许平志拉着许二郎靠过去,笑道:“老叔,咱们许家的文曲星是二郎,武曲星才是大郎。”
族老浑浊的眼睛盯着二郎,看了半晌,不停摇头:“不,不是你,你不是大郎。”
恐懼之心
“他当然不是大郎,都说了他是二郎,是我们许家的文曲星。”边上,族人大声解释。
族老不理,自顾自的在人群里搜索:“大郎,大郎在哪里?”
许七安只好走过去,笑道:“阿公,我是大郎。”
族老眯着眼,仔细的审视着他,也露出了笑容:“是大郎,是大郎,是我们许家的文曲星。”
这位族老的儿子,在旁尴尬的解释:“以前总是和爹说大郎的事迹,他听的多了,就只记得大郎了。”
………..
皇宫,御花园。
魏渊坐在凉亭里,指尖捻着黑子,陪元景帝下棋。
杀了老皇帝几盘后,魏渊淡淡道:“听说皇后进来身体有恙?”
元景帝看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入秋了,许是着凉了吧。朕忙于政务,一时冷落了皇后,魏卿替朕去探望一下皇后。”
魏渊起身,作揖退下。
凤栖宫的路,他走过无数次,这一次却走的格外慢,明明路的终点有他最在意的人,可他却害怕走的太快,害怕一不留神,就把这条路给走完了。
凤栖宫里,风华绝代的皇后站在殿内,一手拢袖子,一手焚香。
一點星芒一點寒 酒醉飲痛狂歌
“你怎么来了?”
她见魏渊进入殿内,颇为惊喜的说道。
“马上要出征了,过来看看你。”魏渊笑容温和。
皇后引着他入座,吩咐宫女奉上茶水和糕点,两人坐在屋内,时间静悄悄的过去,他们之间的话不多,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和谐。
一盏茶喝完,魏渊感慨道:“宫里一直备着你做的糕点?”
皇后抿嘴轻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来,但知道你最喜欢吃我做的糕点。所以每天午后,我都会亲自下厨做一些。”
魏渊点点头,“有心了。”
皇后看了眼盘子,糕点只吃了两块,她轻声道:
“以前阿鸣总是和你抢我做的糕点,你也从不肯让他。在上官家,你比他这个嫡子更像嫡子,因为你是我父亲最看重的学生,也是他救命恩人的儿子……..”
“不说了!”
魏渊平静的打断,低声道:“我与上官家的恩怨,在上官鸣死后便两清了。过来,就是想和你说一声………”
他望着皇后绝美的脸庞,惊艳如当年,道:“我守了你半生,现在,我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魏渊说完,起身作揖,朝殿外走去。
“你守了我半生,却从不知我想要什么。”
身后,传来皇后的喊声。
魏渊脚步略有停顿,毅然离开。
宫墙里不知刮起了从哪儿来的风,吹起了青袍,吹动了他斑白的鬓角。
凤栖宫外是一条长长的路,两边竖着高大的红墙,他沉默的前行着,终于走完了这条路,也走完了自己的半生。
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
…………
一袭红裙似火的临安,带着两名贴身宫女,以及韶音宫的侍卫,向着文渊阁走去。
“咦,魏渊怎么进宫来了。”
临安远远的看到一袭青衣从后宫方向出来,好奇的嘀咕一声。
她一直不喜欢魏渊,因为大青衣是四皇子的铁杆拥戴者,而四皇子是太子最大的威胁。
直到认识许七安,她才对魏渊生出那么一丁点的好感,纯粹是爱屋及乌。
目送魏渊的身影离开,临安也没耽误自己的事,继续往文渊阁行去。
文渊阁总共七座阁楼,是皇室的藏书阁,其中藏书丰富,海纳百川,包罗万象。
临安准确的进入第三座阁楼,唤来负责管理文渊阁的吏员,道:“本宫要看京城龙脉相关的书,你去找来。”
身为公主,她不需要自己在书海里找书,自有“地头蛇”管理员帮忙。
得到记载龙脉的书后,临安又转道去了第六座阁楼,同样唤来管理员,吩咐道:“本宫要查阅初代平远伯的资料。”
管理员很快找来了初代平远伯的相应卷宗。
最終主神
这次临安没有借走书籍,展开看了一眼,初代平远伯是一百七十年前的人物,原先为北方将领,因屡立战功,后被封爵。
“平远伯府邸是御赐的……..”临安心里嘀咕。
…………
深夜。
内城,临近皇城的某片区域。
平远伯府静悄悄的,府门贴着封条,自从平远伯被恒慧灭门后,这座府邸就被朝廷收了回去。
其实,当时平远伯有两位庶子在外头风流快活,不在府上,因此逃过一劫。只是庶子无权继承爵位,自然也就没权利继承这座御赐的府邸。
一道黑影从容的避开屋顶瞭望的打更人,避开巡守的御刀卫,趁着打更人结束瞭望,迅速翻墙潜入平远伯府邸。
黑影穿着便于行动的紧身夜行衣,勾勒出前凸后翘的丰满曲线。
男人不可能有这么浮夸的胸大肌,也不会有这般纤细的腰肢,所以是女飞贼无误。
平远伯府一片死寂。
黑影顾盼片刻,贴着墙疾行,过程中,她从怀里摸出一张手绘的龙脉走势图,以及一块司天监的八卦风水盘。
美眸微眯,目光如刀,接着昏暗的月光,她一边观察龙脉走势图,一边审视手里的风水盘。
一点点的对照、分析,最后,她来到了目的地——后院花园。
平远伯府的后院花园格局独特,竖着一片规模不小的假山,因为无人搭理的缘故,杂草丛生,瞧着荒凉的很。
黑影轻轻腾跃,踩在一块假山上,她俯瞰了近一刻钟,无声无息的飘落在地,在锁定的几块假山附近摸索了一阵。
到最后一个目标时,终于有了收获,这座一丈高的假山是中空的,轻轻敲击,发出空洞的回音。
她围绕着假山走动,寻找蛛丝马迹,突然,伸手在某处一按。
只听“咔擦”的声音里,假山的侧面自动滑开,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斜着向下的洞口。
………..
PS:昨天写着写着就睡着了,醒来后继续码字,想着反正这么晚了,也不着急,就写多了一点,这章五千多字。
年纪大了,以前熬夜码字都不用打瞌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