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jwx精华都市异能 千秋不死人 線上看-第三百六十一章 鐵牛鎮江(一)看書-pciik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
释放蝗虫,毁灭一个诸侯国的生机,不论对于那个势力来说,都是难以忍受的。
这个锅,虞七是万万不能背下来的。
非但不能背,反而要尽量将自己摘出去。
终南山都被蝗虫给吃了,谁还能将这个锅扣在自己的头上?
他虞七也是受害者啊。
虞七眼睛里露出一抹精光,目光灼灼的看着费仲:“费仲大人,还要劳烦你引荐南伯候。”
见虞七果然不是来惹事情的,费仲笑了:“罢了,你随我来吧。南伯候这次丢了面子,成为天下笑柄,你还需给他个台阶下。”
“只要不是太过分,我倒愿意给他个台阶。但此事毕竟不是我的过错,须知南伯候是非不分,直接冲上门去找我麻烦,我又能如何?我总不能犯贱,将自己凑上去给他踩!”虞七看向费仲,声音里满是前所未有的郑重:“强者不可辱!”
是极,强者不可辱!
二人一路来到大堂,却见南伯候面色阴沉的坐在那里,见虞七进来后,低下头看着烧得滚烫的大锅,眼睛里露出一抹恼怒。
“南伯候,虞七这小子来给你赔礼了。这小子也是受害者,终南山被蝗虫啃了个干干净净,你当时确实不该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冲上山去找人家麻烦!”费仲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虞七将礼盒放在南伯候面前:“侯爷赎罪,在下年轻气盛,受不得委屈。再加上我重阳宫的弟子险些被侯爷打死,亏得我有三光神水,否则只怕那小子性命难保。”
“不过,我重阳道宫的修士,只有我重阳道宫才能惩罚。即便是犯了错,天大的过错,也唯有我重阳宫才能下手。”虞七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南伯候:“当日之事,在下年轻气盛怒火冲霄,折了侯爷的脸面,今日来给侯爷赔罪了,还望侯爷莫怪!莫怪!”
听了虞七的话,南伯候面色更加难看了几分,这小子究竟是来赔罪的还是来示威的?
重阳宫弟子只有重阳宫的修士才能出手惩戒,这是赔罪的话?
简直是天大的玩笑。
不过,事已至此,南伯候又能如何?
打打不过,骂又是自取其辱。虞七太强势了,除了用道门逼迫对方低头,他什么也干不了。
“罢了,你也是受害者,当时是我冲动,此事便作罢。切莫亲者痛,仇者快。你我还需合力,揪出那暗中释放蝗虫的人!”南伯候的声音了充满了疲惫。
他是真的累了,没心思和虞七计较,浪费太多的精力。他的领地遭受蝗灾,还有一大摊子事情等着他处理呢。
虞七领地遭受了蝗灾,各大世家心中却开始骂娘了,大家都已经将粮食都运送到了重阳宫,你他娘的才出手啃了虞七的领地,这不是闹着玩呢吗?
现在想要回来,却也没那个胆子,生不起那个气。
南伯候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他能怎么办?他什么办法也没有。
毫无办法!
不和虞七化干戈为玉帛,难道还能死磕到底吗?
死磕的莫名其妙。
当虞七从费仲府中走出来的时候,他依旧能感受到背后目光中的那一缕缕阴森。要是有机会,南伯候决不介意将其踩在泥里!
可惜,虞七这么稳的人,是绝不会轻易给南伯候机会的。
虞七在上京城准备自家根基,集聚香火信仰,此时西岐黑水河畔却又是风云汇聚。
西伯侯大公子紫薇,此时面色凝重的站在山巅,遥遥的看着黑水河畔那一群黑甲武士,一抹杀机在眼底闪烁。
当初他从大云手中被救出来,交到黄龙真人手中,然后过了八天时间,指物化形神通自然而然的破解,他才恢复了自家的真身。
对于虞七,他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亦或者说是发自内心的畏惧。
畏惧他那诡异莫测的手段,还是畏惧什么,他心中不清楚。
“道爷,那大铁牛当真有那般厉害?凭借那三只大铁牛,就能镇压黑水河的龙脉?那可是真龙,就算圣人也无法降服。这三只大铁牛不过死物,如何镇压龙脉?”紫薇的眼睛里满是不解。
“大铁牛?你当真以为,那是三只大铁牛?”大广道人意味深长的看着紫薇。
紫薇愣住了:“不是大铁牛,那是什么?”
“是大铁牛不假。大铁牛镇压不住浩荡的黑水河脉,但是大铁牛肚子中的宝物,却能镇压天下万物”大广道人背负双手,颇有指点江河的气势。
“请法师指教”紫薇不解。
“公子可知上古时代的九州鼎?”大广道人笑着道。
“九州鼎乃禹王铸造,其内孕育无穷伟力,有无匹的力量在其内汇聚。据传说,九州鼎内有先天神物铸造,更有人神符文加持,乃是无上神器”紫薇想都不想的直接道了句。
待说完后,猛然瞪大眼睛:“莫非那铁牛腹部……?”
“不错,九州鼎中的三个,就藏在那铁牛腹中。若是真龙显化,区区三只九州鼎当然镇压不得真龙。但现在真龙与黑水水脉相合在前,被镇龙钉钉在黑水水脉中在后。若是再被九州鼎镇在逆鳞上,日后黑水中的黑龙永无翻身余地!”大广道人叹息一声。
“所以,决不能叫铁牛坠入黑水河脉,更不能叫铁牛坠落在逆鳞之处!”紫薇的眼睛里有星光闪烁。
“可是据说鹿台中的老家伙已经到了,咱们想要暗中做手脚,怕不现实。鹿台中的那群刽子手手段狠辣歹毒,绝不是好招惹的!”紫薇喃呢道。
“是不好招惹,鹿台要是好招惹,八百诸侯早就各自为政了。咱们也不是为了和鹿台硬拼,只要能将铁牛盗走,便算大功告成”大广道人道了句。
“那铁牛奇重无比,其内有九州鼎破灭万法,镇压天地间的气数。想要将其盗走,唯有肉身力士、见神武者才可!”紫薇看向河岸边那喘着粗气的上古异种夔牛,眸子里露出一抹凝重。
错非有夔牛这等上古异种,只怕大商也没有办法秘密的将三只大铁牛自上京城运送到这里。
“咱们是拉不动这九州鼎,但若是挖空地面,叫三只铁牛陷下去呢?若是陷入千丈地底,只怕就算是夔牛也拉不出来。到时候九州鼎永埋大地深处,再也不可得见天日!”大广道人得意一笑。
他们是搬不动那大铁牛,就算见神武者也不能扛着那大铁牛昼跑多远,但是他们能挖的动下面的泥土。
只要是将铁牛陷入大地中,还有什么力量能够将其拉出来?
没有什么绳索能够承受得住大铁牛的重力。
“素闻道门十二真传中,有一人精通遁地之术,道长莫非是?”紫薇恍然。
“不错,正是如此。不过,想要拉动大铁牛,趁机将大铁牛陷进去,还需惹出点动静,吸引了鹿台中老怪物的注意力!”大广道人抚摸着下巴上的胡须。
“那可是鹿台中的老怪物,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谁敢去随意招惹?”
紫薇听了不由打了个寒颤。
大广道人抚摸着胡须,脑海中划过虞七的面孔,在他见过所有强者中,虞七的武道修为是最高的。
甚至于,他从未看到过虞七的底细。
但是刹那间却又将这个想法排除掉,虞七对于道门意味着什么,他在清楚不过。宁愿自己亲自犯险,也绝不能将虞七牵扯进去。
“咱们是无法动手,但宁古塔中不是逃出来不少魔神吗?”大广道人看向紫薇:“公子执掌天帝印玺,天帝印玺内有着这群魔神残魂无法拒绝的力量,可以打破其神魂内天帝留下来的封印。”
黑水河畔
椿静静的站在大铁牛前,周身被黑袍笼罩遮掩,整个人看不出表情。所有的气机收敛到极致,似乎处于另外一个世界。
铁兰山面色恭敬的站在‘椿’的身前:“老祖,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咱们运输大铁牛,这般大的动静,绝对瞒不过西岐的眼线,但现在西岐却迟迟没有半分动作,未免太过于不正常了。”
确实是不正常!
“现在还是大商的天下,大商气数未尽,谁敢在明面上对大商动手脚?”椿转身看向铁兰山,声音里满是道不尽的怪异:“整个过程,黑水河的龙脉,他们做不得手脚。唯一能做手脚的,只有这三个大铁牛。”
“你要是西岐高手,该怎么办?”椿问了句。
铁兰山围绕着大铁牛转悠了几圈,看着深深陷入沙土中的大铁牛,忽然脑海中一道灵光闪烁:“我会将地下挖空,然后将大铁牛陷进去,再也出不来。”
说到这里,铁兰山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地上泥土,生怕惹出什么动静,叫西岐趁机偷袭得手。
“西岐想要达成目的,也唯有这一条路。本来之前我还在忧愁,怎么将大铁牛扔入那逆鳞所在,毕竟河水中不比岸上,夔牛也无法进入其中,但现在我不愁了!”椿忽然笑了。
ps: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