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j7z7精华都市小說 孤島諜戰 愛下-第八百四十七章 花錢鑒賞-99qpa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在政治警察署看守所,没跟施健吾见面,却又会了会郑士松。上次与郑士松见面,听到了史菊生的秘密,不仅消除了组织的隐患,也除掉了史菊生这个反共汉奸。
既然不能在言语上感谢郑士松,那就来点实际的。跟上次一样,几个硬菜:烧鸡、牛肉、红烧肘子还有两瓶酒加一条烟。
不同的是,上次这些东西要胡孝民自己准备,这次只要跟诸福鸣说一声,马上就会替他准备好。
郑士松从烤鸡上撕下条腿,大口嚼着,又喝了口酒,一脸满足地说:“诸福鸣是你的人,他来当所长,我的日子也好过了些。”
胡孝民点了点头:“上次你说起史菊生,让我对他留了意。这顿酒,算是感谢你的。”
郑士松放下酒杯,郑重其事地说:“孝民,以后如果我能出去,一定跟你做朋友。”
尋情戰國 fabregas
胡孝民说道:“就算没出去,大家也是朋友嘛。”
虽然之前上级对郑士松下过制裁令,可他将郑士松的情况汇报上去后,重庆却没有表示。沉默也是一种态度,胡孝民自然放弃了对郑士松的制裁。
否则,以诸福鸣现在的身份,要让郑士松步施健吾的后尘,实在太简单了。在看守所杀人,真的能杀人于无形。
郑士松高兴地说:“对,是朋友。”
而你憂傷成藍
胡孝民说道:“你在这里安心住着,有什么要求,只要不过分,可以找诸福鸣,他跟他打过招呼了。吃、住方面都会给你关照。”
既然不是敌人,就尽量做朋友,多个朋友总是多条路的。郑士松虽关在这里,说不定也有出来的一天。
下午,胡孝民把冯五叫到了包厢。这段时间冯五替特高科做事,牛成力虽死了,行动也彻底失败,但特高科还是欠了冯五的情。不别说的,这些天的津贴,得支付给冯五。
叶明来九风茶楼时,冯五不在,表面上跑车去了,实则是与古青奇见了一面。回来后,正好向胡孝民报告工作。
冯五警惕地望了一眼门口,轻声说道:“台州上海支部让我转达给你诚挚的感谢,还有他们真诚的歉意。”
古青奇这次的态度很诚恳,他完全意识到了上海地下党这份情报的重要性。因为牛成力,上海支部几乎毁于一旦。
貓貓迷迷計 塵花如瞳
網遊之暗黑年代祭 加工師
古青奇可以随时为党牺牲,但因为他只牺牲,而导致浙江撤到上海的同志,无法顺利转移到苏北新四军根据地,他哪怕死了也会不瞑目。
胡孝民缓缓地说:“上级让我们关心和帮助他们,只要他们有需要,我们都义不容辞。”
他和古青奇都是为了工作,他也能理解古青奇的做法,换成自己,也会这样做的。只不过,古青奇与牛成力谈话前,没有做足准备,反倒让牛成力掌控了局面,这就不应该了。
三國之袁氏梟
炮灰攻 莞爾w
冯五问:“古青奇提出,这段时间积压了不少人,他们只有一个去苏北的交通员,问我们能否给予帮助?”
胡孝民沉吟道:“你让他找耿生炳,多给点钱没事,只要人安全就行。”
如果他出面打招呼,甚至都不用给钱。但胡孝民觉得,有些事情,自己去招呼,反而会坏事。
冯五说道:“还有一件事,浙江省委也被叛徒出卖和破坏,省委书计被捕,与组织失去联系。省委的其他同志,将于近期来上海,他们需要接华中局的关系。”
凰妃誅天下
貴圈真亂
胡孝民叹了口气:“形势越恶劣,对我们的考验就越大。这就像大浪淘沙,最后剩下的都是有共同信仰的同志。”
越是在白色恐怖下,越要坚定信仰。像牛成力这样的叛徒,意志不坚定,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对共产主义没有足够的信仰。
真正的共产党员,意志比铁还硬,比钢还强,无论条件多艰苦,无论形势多恶劣,他们永远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冯五轻声说道:“古青奇希望,浙江省委的同志到上海后,我们能观察敌人的反应。同时,对省委同志给予照顾和保护。”
这次事情后,古青奇对上海地下党彻底信服。省委的领导干部来上海,台州上海支部没有足够的能力照顾和保护他们,这个任务只能交给上海地下党,他也只相信上海地下党。
胡孝民缓缓地说:“没有问题,这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还是由你去接触,既要保护好他们,更要保护好自己。”
名門棄婦:帝少,悠著點 安默晨
冯五问:“我们怎么安排呢?”
胡孝民说道:“安排到租界最好的饭店和宾馆,不要怕花钱。这段时间,你不要再拉车了,去华懋饭店和中央旅社、一品香旅社轮着开房,摸清这些地方的情况。等浙江省委的同志来了之后,分别安排在这些地方。敌人再厉害,也绝不会想到,我们能把同志们安排在这样的地方。”
他手头上的资金,轻易能应付这样的开销。或许在华懋饭店住一晚的房钱,是普通家族一个月的的生活费,但对胡孝民来说,跟抽根烟差不多。
冯五缩了缩脖子:“这些地方我进都不敢进,哪还敢去住呢?”
从懂事以来,他就一直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吃不饱穿不暖。能吃顿肉,那得等过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走进这些富丽堂皇的地方。他拉的客人,倒是有些能进这些地方。
胡孝民叮嘱道:“只要有钱,有什么不敢去的?以后,我们赶走了日本人,打倒国民党,还要建立新中国呢。到时候,我们是国家的主人,什么地方都要去。再说了,这是工作,是任务,必须完成的任务。你这是替浙江省委的同志打前站,是为了让他们住的更安全。”
做思想工作没用,但说到任务,冯五只能硬着头皮答应。这个连穿正装都不自在的人,为了工作,要走进全上海最顶级的饭店了。
冯五苦笑着说:“一想到每天要花这么多钱,我心里就在打鼓。”
胡孝民说道:“住着住着,你就不会打鼓了。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浙江省委的同志来,你都要住在这些豪华饭店里,同时,要做几套上等西装,从上到下都要换掉,再去剪个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