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qlh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何日請長纓》-第四百三十四章 你有沒有搞錯讀書-35jlt

何日請長纓
小說推薦何日請長纓
“唐总,你记得弗罗洛夫那个随从阿瓦基扬吗?”韩伟昌问。
“这怎么不记得。”唐子风说,“不太说话,像是专门来给弗罗洛夫拎包的。怎么,这人有问题?”
極道召喚
“他懂中文。”韩伟昌说。
“什么!”唐子风一惊,“你是说,他能听懂咱们说话,然后一直装成听不懂的样子?”
“正是如此。”韩伟昌点点头,“我一开始也没发现,但有好几次,我说什么事情的时候,没等小刘给他们翻译完,他就已经在看某个地方了,这就让我起了疑心。后来我认真观察,发现他一直都竖着耳朵听周围的人说话。因为大家都觉得他们听不懂中文,所以说一些事情的时候也没有刻意回避他们,结果就被他听了个正着。”
“有什么不该让他们听的事情被他们听到了吗?”唐子风问。
韩伟昌说:“倒是没什么技术秘密,但关于我们想和彼得罗夫机床厂合作的事情,这个阿瓦基扬肯定听到了不少,我们的底牌估计他们也掌握了一些。我发现有问题之后,就跟几个人打了招呼,让他们注意,然后还故意说了一些迷惑性的话,算是亡羊补牢吧。”
“这个弗罗洛夫,还真是够阴的。”唐子风把牙咬得格格作响。
实在是弗罗洛夫此前的表演太出色了,他自己学了几句蹩脚的中文,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让人觉得他们一行几人都是不懂中文的,所以在他们面前聊天的时候,也就不太谨慎了。
当然,该有的小心,唐子风等人还是有的,现在回想起来,他们在弗罗洛夫一行面前说的话,也不涉及到太高的密级,充其量就如韩伟昌说的那样,只是暴露了临机集团想与彼得罗夫机床厂合作的心思。对方可以抓住临机集团的这种想法,在谈判中做点姿态,但既然中方已经知道了这个情况,也就不会被对方拿捏住了。
说到底,商业合作拼的还是双方的实力,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伎俩可以发挥一些作用,但绝对不会是决定性的因素。
“老韩,对方对于合作,是什么态度?”唐子风问。
豪門錯愛:逃離狼性總裁 夜七朵
韩伟昌说:“根据我和弗罗洛夫交流的情况来看,他是想空手套白狼。”
杠上千面狼君:傻王明妃 官妃子
殺手房東俏房客 老施
“骗我们的货,然后不付款?”唐子风问。
“这倒不至于。我们也不可能上这个当,他们的货款不到,咱们肯定是不能发货的。”
“那么你说的空手套白狼,是什么意思?”
“他们应当是想以很低的价格拿到我们生产的光机,然后到东欧去卖个好价钱。”
網王之雨落下的音階
“低到什么程度?”
“咱们的生产成本,再加上一两成的管理费用。”
“这可就是让咱们白干了。”唐子风冷笑道。
光机的利润低,数控系统的利润高,这是泛泛而言的。事实上,不同的光机利润率水平也是不同的。龙湖机械公司生产的光机,属于低端产品,技术水平低,生产批量大,每台机床光机的利润不高,但总体收益还可以。
彼得罗夫机床厂想请临机集团代工的产品,是高端重型机床,批量很小,技术含量也很高,如果按照生产成本销售,临机集团就真的是在卖苦力了,这种事情是临机不可能接受的。
“弗罗洛夫知道我们想借他们的平台进军欧洲市场,话里话外流露出可以给我们提供这个方便的意思,目的就是引诱我们以低价向他提供光机。”韩伟昌说。
“这还真是抓住了我们的心理啊。”唐子风说,“这一点,是那个阿瓦基扬听到的吗?”
異能明星養成記
韩伟昌说:“他应当是听到了一些。不过,我问过赵兴根,据赵兴根说,弗罗洛夫在来临机之前,就知道我们有这样的打算,他是吃透了我们的心思才来的。”
“老韩,你的看法呢?”唐子风问。
韩伟昌说:“我觉得,我们不应当接受他的讹诈。和他们合作,对我们来说的确是一个机会,但我觉得,俄罗斯也并非只有他们这一家企业,我们既然想到了这种方式,大不了花点工夫到俄罗斯去找找,肯定也能找到其他的合作伙伴。弗罗洛夫想凭这一点来拿捏我们是办不到的。”
“没错,这也是我这几天在想的问题。”唐子风说,“我感觉,弗罗洛夫在对我们耍手腕,试图扰乱我们的判断,牵着我们的鼻子走。如果我们觉得这个送上门的机会是千载难逢的,就会接受他的所有条件。但如果我们能够冷静下来,就会发现,我们并非只有他这一个选择,既然可以货比三家,我们又何必要急着和他签约呢。”
“唐总的头脑,果然比我们这些人冷静。”韩伟昌大拍马屁,“我也是到了今天,才突然回过味来的。前几天,弗罗洛夫不停地跟我吹牛,说他们的企业如何如何有实力,在欧洲有很大的名气,让我觉得非和他们合作不可。
“现在想想,这家伙没准是在吹牛皮,他们的企业就算是有一些实力,也不见得就是俄罗斯最牛的企业吧?在前苏联的年代里,他们这家企业也不算是很出名的呀。”
我的男友王俊凱 易雨煙
“你让人调查过他们没有?”唐子风问。
韩伟昌说:“我让销售公司的人去了解过,得到的信息有些支离破碎的。有的资料上显示这家企业有点实力,有的资料则说它其实也挺一般的。咱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找不到什么俄语的资料,就算找到了,也没人看得懂。”
“没人看得懂?”唐子风打了个激灵,“是啊,你倒是提醒我了,咱们到目前为止,关于彼得罗夫机床厂的情况,都是从这个弗罗洛夫嘴里听到的,再不就是一些间接资料,还是前苏联年代的。彼得罗夫机床厂现在的情况如何,咱们是一点都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下,和他们谈判,不是盲人骑瞎马吗?”
“这也没办法啊,谁让咱们过去就没关注过俄罗斯这边的事情呢,弄到现在,公司连个像样的俄语人才都没有。”韩伟昌说。
临机集团其实有一些懂俄语的人,但都是一些已经退休多年的老工程师。这些人年轻的时候是学过俄语的,还有几位曾经去苏联留过学。不过,从80年代开始,中国就全面转向西方的技术体系,很少有人还会去研究前苏联以及现在俄罗斯的技术,那些曾经留苏的工程师因为搁置多年,俄语也已经不太灵光了。
因为不需要研究俄罗斯的资料,所以临机集团这边几乎找不到稍微新一点的俄文资料,想让人去查彼得罗夫机床厂的情况也无从下手。这年代虽然已经有了互联网,但网上正经的学术资源却是极其稀少,想查点明星八卦没问题,要找这种偏门的资料是办不到的。
可是,在临河办不到,不意味着在京城也办不到啊。唐子风这几天光顾着琢磨如何与弗罗洛夫讨价还价,居然忘了安排人到京城去查一下彼得罗夫机床厂的底细,这可就是极大的失误了。
知错就改,是唐子风的好品德。他也不管韩伟昌还在场,摸出手机便拨通了肖文珺的号码。
“亲爱的,你能不能找到几个懂俄语的人,帮我查点资料?”唐子风的嘴比涂了蜜还甜,韩伟昌在旁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查什么资料?”肖文珺在电话那头用慵懒的口气问道,她估计正在干活,心思并没有放到唐子风的电话上。
兼職涼夫 蜜果子
“有一家名叫彼得罗夫机床厂的企业,好像在数控技术上有点名堂。他们的厂长到了临河,想和我们谈合作的事情,我想找人查查俄罗斯那边的资料,看看这家厂子的实力到底如何,这关系到我们如何与他们合作的问题。”唐子风说。
“俄罗斯的企业,在数控技术上有点名堂?”肖文珺的声音显得认真了一点。
“是的,据他们自己说,他们在数控机床上的水平,可以和德国、日本的机床巨头齐肩,在欧洲市场上小有名气。”唐子风说。
“噗!”肖文珺在那边便笑喷了,“唐子风,你有没有搞错,俄罗斯哪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数控机床技术,他们的数控机床水平,现在在国际上连三流都够不上。”
“不会吧?”唐子风惊住了,“他们那边来了个工程师,可是把你家秦伯伯都给镇了。老秦说这家伙的水平很高,能够给我们苍龙研究院的工程师提供很多启发的。”
“启发当然会有。”肖文珺说,“俄罗斯的数控机床技术别出蹊径,有很多想法挺天才的,我们也经常会借鉴一下。但关键问题是,他们的想法都只是停留在概念层面上,别说具体应用,就连应用的思路都没有。”
“可是,老秦说,前苏联时代,俄国人的机床水平是很高的,尤其是数控机床,比我们强得多呢。”唐子风争辩道。
肖文珺冷笑道:“那已经是过去了。子风,我前几天刚才看过一篇文献,我跟你说个数据你就明白了。1991年,俄罗斯的数控机床产量是将近13000台,而到2001年,你知道是多少台吗?”
“3000?”唐子风猜道。从肖文珺的话里,他知道这肯定会是一个很低的数字,没准就只是过去的一个零头了。
“是250台。”
肖文珺的回答,直接就把唐子风给雷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