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np3i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興風之花雨 起點-第七百零五章 雌雄大盜看書-cngwr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离开仙洞茶坊,往保康门的方向笔直往南,一路走到底就是状元楼的路口。
到得路口之后,韩晶往东去码头,风沙往西回客栈。
车厢里,风沙一直阴着脸,琢磨怎么教训易夕若。
農門天師:元氣少女來種田 燕七雪
马车忽停,同乘的云本真掀开车帘,问怎么回事。
授衣从外面凑到窗边小声道:“巡城军封锁本坊。姐姐过去问情况了。”
过了一会儿,流火赶回来道:“说是有一对雌雄大盗逃进坊内,官兵正在加紧搜拿,目前禁止出入。”
她声音压低了些,继续道:“弓弩卫正在坊门处与巡城军对峙,好像打伤了一些人,事情闹大了。”
坐在主人另一侧的绘声忍不住道:“雌雄大盗?莫不是楚涉和白绫吧?”
云本真知机掀开车帘一角。
风沙眺望坊门方向。
巡城军果然正和弓弩卫对峙。
除了一群捕头捕快,还有十几名巡城军武卒。
官兵一方显然吃了亏,不敢靠太近,仅是隔空叫嚣。
云本真眼睛尖,伸手指道:“主人看那边和那里,有人在盯着坊门,沿墙。这些江湖人才是正主,巡城军只是被他们召来的。”
凡城门坊角,皆有军巡铺,驻有军巡武卒。
大城门百人,大坊三十人,小城门二十人,小坊五人。
一有犯罪,或者某处起火,便齐拥而上。
像状元楼这一片风月场扎堆的繁华大坊,一坊驻百人都不止,只是大多不在编而已。
原来驻坊的军巡铺武卒全是朱雀的人,现在自然被风门的弓弩卫所取代。
跑来堵门的巡城军吃亏就吃亏在这里,谁曾想他们一声招呼,赶来的武卒非但不帮他们,反倒帮着对方。
这三巷三街六坊之地,皆是这种繁华大坊,想要全部控制,至少需要千人才能够维持最起码的轮休。
风门的弓弩卫不过四百余人,其中百多人身负秘密使命,加上还要驻扎状元楼,剩下三百人不到,仅能勉强控制一坊。
风沙冷眼看清形势,淡淡道:“那些不是江湖人,是朱雀卫。绘声你去找他们的首领,亮我的身份。”
穿越千年夢之歡顏
绘声领命出得车厢,带着几个剑侍往巷内飞掠。
过了一阵,一个江湖人飞奔至一位捕头身边附耳。
那捕头明显不太情愿,最终拗不过,忍气吞声的让手下扶助伤员,率众离开。
绘声领着一个青年往马车这边行来。
云本真掀着窗帘看了几眼,向风沙道:“是何光。”
风沙微怔,转目透窗瞧去,恰好与何光对上了眼睛。
何光垂下目光,小步快跑了过来,行礼道:“卑职汴州朱雀上侍何光,见过风正使。”
強漢
他第一次见风沙的时候还是在潭州城外,风沙是流城玄武主事、下执事,他是潭州玄武副主事、上侍。
那时他还敢跟风沙掰掰手腕,毕竟他是地头蛇,风沙也不是他的正管。
现在风沙是北周玄武观风使、中执事,他还是个上侍,更从玄武变成朱雀,严格来说降级了,毕竟朱雀的权力远没有玄武大。
谁让他得罪了云虚呢!要不是任松下了血本给他赎命,他差点被活活整死。
总之,他和风沙的差距已经大到不敢直视的程度,他仅是底层中的高层,连中层都算不上,风沙则是高层中的底层,然而再怎么底层也是高层。
最关键,风沙可以管着他了,不由得他不战战兢兢。
风沙笑道:“故人相逢,何必多礼。”
他上次知道何光的行踪还是在江宁附近的迎銮镇。
判官妻 朱家三娘
侍卫司的人尾随张德,何光袭杀侍卫司于迎銮镇外,显然是在保护张德。
那时,他还让孟凡接近张德探探底,得知张德也对迎銮镇那条可以绕过江都的水道感兴趣,其时他着急赶路,并没有深查。
何光显得十分拘谨,干笑两声,不敢说话。
绘声扬着下巴,拿妩媚的大眼睛斜他一眼,冲主人道:“婢子问过了,他正在追杀楚涉和白绫。问他原因,他居然不肯说。哼!非要主人亲自问你吗?”
作为风沙的贴身侍婢,绘声负责很多对外联络,潭州的时候,她经常跟何光打交道,是以熟的很。
何光这家伙挺好色的,没少调戏,她原先只能装作没听见。
如今再见何光,这小子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敢了,更是战战兢兢的赔着笑说好话,还拍了她两句马屁,她心里别提多得意了,立刻就端起了架子。
何光见风沙盯住他,不禁嗫嚅道:“卑职只是奉命办事。要不,风正使找任正使问问?”任正使就是任松。
绘声冷笑道:“你别拿任正使吓唬人。这状元楼的地界就是任正使送给我家主人的,你胆敢带着人打上门,还堵门,你敢说也是奉了他的命令?”
何光都快哭了,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心道谁知道你们天上的神仙打得什么烂架。
风沙柔声道:“你转告任松,楚涉和白绫暂住勾栏客栈,如果他俩身上有什么事,最好先知会我一声。”
“这里是我的地盘,不准越过我插手”的意思。
“实不相瞒。两人身上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东西,就算卑职不能夺回来,也一定要确保此物不被转手。还请风正使与任正使沟通一下,别让卑职难做。”
风沙问道:“什么东西?”
何光看了看绘声,看了看蒙面的云本真,又看了看四周,十分不想说,奈何人家是玄武观风使,本来就有权阅览朱雀的所有机密,甚至有最终决策权。
所以,尽管犹豫,何光还是说了:“一卷羊皮纸。”
风沙皱眉道:“密写那种?”
何光再度扫量四周,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风沙似乎漫不经心的道:“不会是张德丢失的吧?”
無上天尊 貓小仙
何光神情剧变,结巴道:“你,你怎么知道张……”猛然闭嘴。风沙有资格知道他知道的机密,他没有资格知道风沙知道的机密。
戰帝
风沙心道这卷羊皮恐怕跟迎銮镇那条水道有关了。
这是一条可以绕过江都直奔江宁的水路,就算通行远不如大运河畅通,一支偏师奇袭,足以暂时截断长江水道,震动江宁府。
高手寂寞
如果配合大军压境的话,能有一战定鼎之功效。
前提是南唐对这条水道一无所知。
另外,张德乃是司星中人,最擅长堪舆,恐怕勘探过不止这一条水道,更会勘探与之相关的水文和地理。
如果张德丢失的羊皮纸上记满了这些东西,那么这份羊皮卷价值连城。
关键不在于上面记载了多少条水道。
毕竟南唐近水楼台,自己也能勘探。
关键在于北周知道了哪些水道。
南唐起码要弄清楚需要防备的大致地方,到时候才不至于被打个措手不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