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fzg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劍卒過河》-第624章 流亡地展示-cktxz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娄小乙踏出时,感觉自己还是在一个山洞里,还是一个竖眼,但这里已经不是崤山了。
看守通道的仍然是轩辕剑修,两名金丹向娄小乙施礼致敬,从他们年纪很大却又略显薄弱的气息来看,这是两名在流亡地结丹的假丹,也只有他们才能在流亡地久留,没有上进之路,空耗岁月。
但他仍然口称师兄,这是起码的尊敬,
“这里是虫洞,在逆天宗山门内!师弟可以选择是自己离开,还是我们带师弟离开?”
易聖
其实意思就是,如果是自己离开,就避免不了逆天宗的盘询,如果他们带出,就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一个流亡地内最大的宗门,其内部却有如此大的漏洞,和轩辕的从属关系可见一斑。
“有劳两位师兄了。”娄小乙致谢。
没必要搞的大张旗鼓的,也没必要偷偷摸摸,但如果他想更自由自在,还是悄悄离开的好。
其中一位师兄领他走了大阵的轩辕专用通道,并告知了使用方法,他们很清楚这样年轻的实力金丹是可能有未来的,结个善缘总有好处,也不费什么事。
出了逆天宗门,缓缓飞行在流亡地的上空,娄小乙这是第一次见识反物质空间的界域风光,其实真正看上去,与主世界也没什么不同,那么,反物质,反在哪里呢?
这不是他这境界的修士能够理解的。
他没有收起自己的剑匣,在流亡地,轩辕大大小小的剑修不少,隐约也成为了这里的一大势力,还是最强大的势力,只不过没有严密的组织形式,大家都是各行其是罢了。
在轩辕进入流亡地的两万年中,崤山高层也曾考虑过在这里设立一个统筹管理的体系,但后来发现弊大于利!
可能确实能做到在一定程度上约束弟子们的行为,但对流亡地的其他势力的压力太大,当初轩辕进入流亡地时和土著势力达成的协议中的最基本的一条,就是不成体系的进入流亡地,否则这里也就没其他势力什么事了。
而且从轩辕自身角度来说,在这里支起架子也没什么好处,这里终究只是一个筑基结丹无望后的最后一个增寿的方式,却不是真正的修行之道,搭起了架子,就会引来无数的贪生怕死之徒,他们不会想着在主世界绝死争取最后一线上晋之机,反而会把这里当成一个理所当然的归宿!
久而久之,和土著势力的冲突就是必然的,这对轩辕来说没意义!他们在流亡地不需要太强的力量配置,而且还有真君的天花板,反而让这里变的越发的混乱!
三界邪皇 幻糖公子
是严格断了筑基们的侥幸之路,还是給他们一个可能增寿数百年的机会,崤山高层在选择上一直游移不定;前者太过冷酷,后者又失之纵容,不能两全。
从地域面积上来说,流亡地大概有数个北域大小,也不算小了,山川秀丽,四季分明,城市散布,假丹们在这里养老,没有生存上的太大压力,日子会过的很舒心,只要你不考虑未来家族的传承问题。
卡牌籃球
術醫鬼咒
有雄心的修士不会选择这里,哪怕在北域建立家族,家族子弟中仍然有可能出个大修,在这里就一切休提。
但人类是个最善钻营的种族,就有很多筑基假丹把家族建立在这里,在族中发现优秀的后辈时便把他送去主世界,是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崤山也不是吃素的,两万年下来,竖眼通道的收费标准也是越来越高,到了现在就是一个惊人的价格,身家不丰厚的就根本送不起!
既能控制通道的使用频率,还能创收,更能限制修士们扎堆一窝蜂的往流亡地跑,可谓是一举三得!
錦色風華,謀個驕婿做靠山 涵葉今心
天道规则完美的世界的修士,往天道欠缺的世界跑,这听起来有些不可理喻,但这才是真正的修真世界!
能最终一路走下去的毕竟是极少数,修道意志坚不可摧的也是少数,大部分人不具备一生为道,永不言弃的精神,就不能拿娄小乙这种精英的情况去类比!
他在流亡地上空飞了几日,初步见识了这里的山河地貌后也不再继续,只凭感觉,找了个山势雄奇,灵机却一般的山峰,开始继续自己的修行。
雄奇,凡人便上不去;灵机一般,就不会有修士来冒然打扰,他现在的星辰功,在千颗星辰的聚啸下,拉拢吸引周围灵机的能力很强,倒不必太在意灵机强度上的些微差别。
豪門之霸道總裁偏愛乖乖生 傾城天下的傲嬌
天高峰孤,视能及远,心情为之一畅;也怪不得修士都愿意把修行之地安排在高山上,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油然而生,这就暗合了修者的心境,视众生为螻蚁。
在这里练剑,有一种支配天地的感觉!
至于南真人所说的督查流亡地假丹剑修们的风纪,他才懒的刻意去管呢,像这种事,碰上了再说,碰不上何必去刻意?
不正常的超凡世界 狂獵
人皆有贪图享受之欲,尤其是在上进之路断绝之后,崤山真有励精图治,背水沉舟之意,就应该断了竖眼通道,一劳永逸,而不是派个所谓的督查来找人家的后账,这是督查能彻底督的了的?你能督查他的行为,还能督查他的心境?
娄小乙也不是一味的在山上苦修,他也不属于苦修士那一种,作为心境上的调节,隔三差五的,他会去山峰下邻近的城市,村镇,一壶酒,一盘肉,坐看人间种种。
造物宗師 斤塵
他不是想融入其中,现在的他也融不进去!只是一种旁观,一种接近,在他的潜意识中,过早的远离红尘之气会让他感觉到孤独。
他也没想过在这地方一待就是十年八年的,通道很方便,都不耽误时间,在这里三年后他便离开了流亡地,回去了崤山,
在崤山他还有些事要做,草原人的春祭,冰客的榜样,查阅典籍,向南真人黄老头等讨教些问题,等等……
这是个很愉快的三年,没有乱七八糟的事情,逆天宗,血河教,蛊道,都没出现在他眼前,
这很好,他希望他们永远不要出现,他现在的麻烦已经够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