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l0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柯南當偵探 ptt-第1085章 不戰而勝看書-3vb2g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诶?退出比赛?”
比赛会馆,一名领队老师大惊失色追上鬼丸猛。
“你、你是认真的吗?马上就是半决赛了,你不是说想和冲田交手吗?”
“啊,已经没必要了,”鬼丸猛面色平静收拾东西道,“我还需要继续修炼才行,这种比赛只是浪费时间……而且我还有件急事一定要回家才行。”
“不和冲田交手吗?”
领队老师怔怔目送鬼丸猛离开。
“明明都打到半决赛了……”
鬼丸猛虎拳紧握,静静感受着自己身体里的力量,走到馆外时又回头望了眼路边的警车。
既然发生了事件,他就不去打扰了,不过下次一定要好好交战一回,绝不能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出手的速度还要加快……
“竹刀袋内侧?”案发现场,众人诧异看向高成。
“对,”高成肯定道,“犯人原本的计划应该是带着凶器离开这里,只是没想到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发现尸体的小兰跟柯南又直接报了警,所以临时在厕所里处理了凶器……竹刀袋内侧有血迹的可能性很高。”
佐藤愣道:“你的意思是说,凶器一开始藏在竹刀袋里吗?可是为什么是竹刀袋?其他两个人……”
庶女有毒:凰傾天下 江月梓
方士世界
“因为凶器就是竹刀,拆开以后的竹条像刀刃一样把顶端磨薄后,只要速度够快,同样可以用来割喉。”
高成走到猩猩脸身边。
能力掠奪者的旅程
“男厕所墙壁上就有磨竹条的痕迹,那是法村先生仓促之下想把竹条磨钝的证据,总之检验一下就清楚了,即使竹刀袋内侧没有血迹反应……”
“应该有的吧。”
猩猩脸面庞肌肉抖动。
“虽然我在厕所里用水冲洗过了,但是只要检测还是能查出来,那个男人的血……”
佐藤才拿出重新组装的竹刀准备检查,闻言疑惑道:“可是为什么要用自己的这把竹刀呢?用其他凶器的话完全可以丢在现场……”
“因为这把竹刀是我儿子的,”猩猩脸怀恋看着竹刀,“2年前的这个大赛上,团体决赛时最重要的一场比赛中,我儿子得了关键的一分,下意识地摆出了胜利的姿势,结果被取消了分数……”
猩猩脸痛苦道:“我儿子的高中因此被逆转,责任心很强的他无法忍受这种耻辱而自杀,那场比赛的主裁判就是拔谷!”
“那个不是剑道比赛规则?不能摆姿势。”佐藤没想到还有这种内情。
“当然,我开始也觉得是我儿子承受能力太差,拔谷的裁定正确,”猩猩脸含泪喝声道,“直到昨天的团体比赛,京都泉心高中的次锋得分后也摆出了胜利姿势,可是那家伙却毫无反应,非但没有取消分数,还鼓励了那个学生,
就因为都是关西人,他明显偏心了!所以我要杀了这个充满偏见的家伙!”
猩猩脸反应激烈,不知不觉靠近了佐藤,怒火爆发间突然一把抓住佐藤手中的竹刀。
“用我儿子的竹刀杀了他!”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偷了泉心高中的剑道护具,”高成一手稳稳按住猩猩脸挥起的竹刀,转向服部还有冲田道,“好了,真相大白,你们两个也该回去比赛了吧?快没时间了,我还想好好看你们之间的决赛呢。”
“啊!居然都这个时候了!”
服部反应过来,虽然案子功劳被高成抢了不太爽,但还是匆忙拉着冲田就要赶往比赛会场。
“对了,”冲田临走前拿出自己的护身符朝面庞涨红的法村说道,“那个一年级的次锋大概不是摆出胜利姿势,而是捏着这个我借给他的必胜护身符,听说是得分后从道服里露出来了才捏在手里,主裁判还警告他比赛中不能哭之类的,所以,会不会是你误会了?”
“怎么会?”法村仿佛没听到,野兽般死死盯着高成,眼底露出难以置信与一丝恐惧。
“你儿子的死的确很可惜,”高成看着服部两人离开,反手从法村手中夺回竹刀,“不过你是不是该多想想自己的失责?如果及时开导未必就会变成这样。”
在他看来法村常年输给拔谷,本身就有怨气,儿子的事有可能只是爆发的借口,正常人也不会因为这个杀人,至少应该先举报看看。
……
“不战而胜?”
“是啊,鬼丸猛选手因为急事退出了比赛,所以直接进行的是服部的比赛,本来对手因为脚抽筋准备弃权的,结果服部来晚了……”
寒冰射手之抗日傳奇 水人母
“所以最后成了冲田不战而胜。”
“今年的冠军是冲田。”
“……”
比赛会馆,匆忙处理完案件后续过来观战的高成无语看着退场的选手们。
太儿戏了,服部这家伙关键时候又掉链子。
不过鬼丸猛怎么会突然退出比赛?什么急事不能等比赛结束……
京都泉心高中观众席,和冲田同伴的大冈红叶优雅坐在前排,这时管家伊织靠过来说道:“红叶小姐,已经查到了,比赛前鬼丸猛好像输给了什么人,所以比我们预料中还要早退出比赛,服部则是因为和城户侦探一起遇到案件耽搁了时间。”
“我们撤退吧。”
大冈红叶脑海中浮现出京都阿知波会馆里高成的身影。
盛世鴻途 鵝城知縣
这位名侦探出现的真不是时候,好像每一次服部错过比赛都是因为遇到案件,这位名侦探也都在场。
看来下次得安排一下。
……
“我回来了。”
城户侦探事务所。
全国剑道大赛伴随着案件结束,服部还有冲田也匆匆回了关西,高成观战的想法彻底泡了汤。
两人的身手他都很熟悉,只是一直没能看到两人比试有点好奇,不知道从他身上偷师的服部能不能打过冲田。
“哗啦啦!”
錦繡凰途:帝心獨寵紈絝妃
浴室小哀还在洗澡,高成打开电视靠着沙发看起假面超人,顺便查看起这次案件收获。
除了一张空白伪装卡外,系统居然抽到了久违的剑术卡,对他好像没什么提升,只是补充了许多剑道比赛方面的知识与经验。
应该是和被害者与凶手都是剑道比赛裁判,本身又都是段位选手有关。
長得太兇了怎麽辦 天明又一村
“咦?”
高成余光忽然注意到沙发边崭新的芙莎绘新款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