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z1c言情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愛下-第八百一十四章 改變展示-hn7wt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张弛瞪了他一眼,这厮还是改不了好卖关子的老毛病。
曹诚光小眼睛眨巴眨巴,就是不急着说话,张弛对他太了解,也不追问,曹诚光终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跟你这种人说话真是没趣,你就不能装出好奇的样子问我一句?满足一下我的虚荣心。“
张大仙人笑道:“我偏不惯你这臭毛病。“
曹诚光哭笑不得,只能继续往下说:“白无天!那棺材里面躺着的人是白无天!“
张弛倒吸了一口冷气,白无天岂不是白云生的儿子,白小米的亲爹,秦君瑶的老公?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根据他得到的消息,当年白无天和秦君瑶夫妇为了营救白云生,结果白无天惨死,秦君瑶得到纪昌的帮助,方才逃入了幽冥墟躲过一劫,为何曹诚光会见到白无天,而且他还躺在圣城废墟地宫的棺椁里面。
张弛道:“你认得白无天?”
太後有喜了 芊蔚
曹诚光道:“我虽然不认得可是有人认得。”
“你是说纪昌?”
無上蒼穹 白鎮
曹诚光点了点头道:“幽冥老怪让我们在他的身上寻找镇魔珠,纪昌先我一步找到,就在纪昌找到镇魔珠,刚刚拿到手中的时候,白无天突然坐了起来,他一把将纪昌给抱住,死死咬住他的脖子,用力吸他的阳气,我当时就想去救纪昌,可是幽冥老祖阻止了我,你猜我看到了什么?“这次不等张弛提问他就自问自答道:”我看到了一只白毛狐狸,白无天变成了一只白毛狐狸,它吞噬着纪昌的灵能和阳气。“
张弛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当时的场景,可听曹诚光讲述也感觉到不寒而栗,白氏本来就是妖族,曹诚光看到狐狸应该就是它的真身。
曹诚光道:“纪昌将镇魔珠丢给了我,幽冥老祖让我把镇魔珠给他,我当时就想,如果我给了他,那么对幽冥老祖就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他一定不会管我的死活,于是我就带着镇魔珠想要遁入地下,可墓室内有灵能禁制,我无法使用灵能,当时的情形实在是险恶到了极点。”
张弛心中暗自奇怪,在当时的情况下曹诚光究竟又是如何逃出来的?
曹诚光道:“幽冥老祖对我动了杀念,他准备向我出手的时候,那白毛狐狸突然舍弃纪昌向他扑了过去,我本以为幽冥老祖杀死一只狐狸还不容易,可他却被那只狐狸扑倒在地,我看到机不可失,转身就逃。”
张弛暗叹,以外公的能力本不至于连原形毕露的白无天都打不过,应该是当时他刚好走火入魔,体内掠夺的各种异能相互冲突,导致他的能力大打折扣,也是曹诚光命大,居然能够在那种情况下捡回一条命。不过换句话来说,如果当时他把镇魔珠给了向天行,也许向天行就能够镇住体内纷繁复杂的诸多异能,避免走火入魔的发生,可如果是那样,重新达到巅峰状态的向天行只怕要对昔日的仇人展开疯狂报复了。
曹诚光道:“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张弛点了点头。
曹诚光低声问道:“你有没有见到幽冥老祖?”
张弛摇了摇头。
“有没有见到那只白狐?“
张弛依然摇了摇头,心中却想到了白小米,白小米从来到幽冥墟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现身,从接触秦君瑶时和她的对话可以推断出,她们母女应该已经见了面,白无天就在幽冥墟,秦君瑶对此究竟是不是一无所知?
镇魔珠真正的作用是什么?是避免吸收大量灵能之后的走火入魔?还是真得可以用来对抗幽冥?
曹诚光道:“我现在想想自己辛辛苦苦跑到这里来,就干了一件事,取走镇魔珠,唤醒了白无天。“
张弛心中一动,彼之蜜糖吾之砒霜,镇魔珠对吸收大量灵能的人可以起到帮助的作用,可是对白无天之流的妖族,却意味着一种封印,曹诚光盗走了镇魔珠,同时也解除了白无天的封印。白无天因此而苏醒,而纪昌恰恰出现在白无天的身边,成为白无天复苏之后的第一个祭品。纪昌怎么都没有想到,当年他救了秦君瑶,也许还有白无天,到头来他还是死在了白无天的手中。
现在回头想想,纪昌也许也有动机,作为深井的典狱长,掌控着从天坑进入幽冥墟的传送阵,纪昌所知道的秘密要比一般人多得多,只是他人已经死了,他所知道的秘密也随同他一起永远埋葬。
秦绿竹此时开口道:“我听说真正的幽冥老祖其实一直都在圣城废墟的地宫中。“
曹诚光道:“无凭无据的事情你也相信?”
秦绿竹道:“可不是无凭无据,我们遇到你的时候,当时圣城废墟地动山摇,闪电不断击落在废墟之上。”
小红樱道:“就是,后来圣城废墟整个都陷落到了地下,在原来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大坑。”
楚江河在人群中走着,曹诚光的话他自然也都听到了,可是他并没有插话,他清楚别人怎么看自己,何必自讨没趣。
萌妻上枝頭:總裁,愛不夠!
曹诚光忍不住笑了起来:“惦记镇魔珠的人还真不少,幽冥老祖和我们是第一波,张老弟你们是第二波,小红樱他们是第三波。”
赤骨天梯 紅噬
秦绿竹补充道:“还有一波。”她所指得是秦君实和何东来,现如今二舅秦君实已经死了,而何东来也因为身受感染变成了幽冥,命运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
曹诚光道:“无论第几波,笑到最后才笑得最好。”说这句话的时候抬头看了张弛一眼,张弛无疑是目前笑到最后的那个,只不过曹诚光并不认为张弛一定可以笑到最后,他们还没有离开幽冥墟,天知道还会有怎样的变化。
张弛道:“老谢一心想得到镇魔珠究竟有什么作用?“根据向天行所说,镇魔珠可以用来控制体内的各种异能相互冲突,也能够对付幽冥,可外界并没有幽冥,谢忠军显然不需要拿镇魔珠去对付他们,也就是说谢忠军很可能也同样面临体内异能冲突,难道他也可以吞噬他人的灵能?
曹诚光将祸水东引:“楚江河,你应该知道他们要这颗镇魔珠做什么?你老子肯定会告诉你一些内情对不对?”
楚江河摇了摇头,言多必失,还是沉默是金。
曹诚光道:“事情都到了这种地步,你保密也没什么意义,不如把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咱们弃暗投明,为人类的命运而战。”这番话他说得慷慨激昂正义凛然。
张弛都想为这厮的不要脸鼓掌,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反倒是小红樱被曹诚光的这番话打动,一双明眸望向楚江河,目光中充满了鼓励,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她也希望楚江河能够有同样的觉悟。
楚江河道:“你刚刚说,白无天还活着?”
曹诚光点了点头道:“如果那只白毛狐狸就是白无天的话,那他自然活着。“
楚江河道:“谢忠军为何会和白云生合作?“
曹诚光道:“那还用问,自然是他们之间有着共同的利益,人类的世界岂容妖族横行?当初白云生也是神密局的七位创始人之一,他立下无数战功,可到最后还不是落到了被赶尽杀绝的下场。“
楚江河道:“我只知道一件事,人类被感染后会变成幽冥,而妖族不会。“
听到他的这句话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雪花飘舞,冷风呼啸,秦绿竹的内心深处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难道克制幽冥大军的关键是妖族,可是只凭着一个白无天怎么可能逆转乾坤?
张弛想到了途中疯狂追杀他们的苍猿和雷鸟,忽然明白了什么,也许镇魔珠根本无法对付幽冥,可镇魔珠却能克制妖族的白无天,让他在圣城废墟长眠。
白无天的复苏会带来怎样的改变?强悍如向天行都无法征服的幽冥墟,白无天难道可以做到?
秦绿竹紧紧抿着嘴唇,俏脸已经失去了血色,张弛留意到她神情有异,小声道:“你没事吧?“
秦绿竹摇了摇头。
远方忽然传来此起彼伏的狼嚎声,张弛惊喜道:“闪电!“他感应到了闪电的存在。
风雪中出现了几道模糊的身影,疾风之狼,越来越多的疾风之狼排着整齐的队列逆风而行,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张大仙人目力强劲,辨认出那是由疾风之狼组成的队伍。
秦绿竹的脸色越发苍白,颤声道:“疾风之狼是不会越过冰雪长城的。”
至尊魂帝 牧子風
张弛道:“规则总是可以改变的。”心中也泛起了嘀咕,毕竟当时就因为这个规则,闪电才没有护送自己来到极北之地。
“原则却不能改变!”
羅布泊之咒 周德東
疾风之狼已经开始加速奔跑,张弛试图建立起和闪电之间的联系,可这种感觉似乎近在眼前,又仿佛远在天边。
曹诚光敏锐地嗅到了危险,他惶恐道:“不对,它们好像不是来帮助我们的,这明显是猎杀的阵势。”
嫡女當道 小果子兒
楚江河大声道:“把剑给我!”
秦绿竹冷冷道:“你以为可以对抗几千头疾风之狼吗?”
张弛道:“不用怕,我们去冰下躲躲。“
冰面剧烈震颤起来,初时他们以为这震颤是因为狼群奔跑而引起,可很快他们就意识到,这震颤来自于他们的脚下,冰面发出清脆的开裂声,一条冰封从他们的身后向脚下飞速蔓延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