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qju2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重啓全盛時代 線上看-第一百六十九章、努娜的倉庫級親故讀書-qi4q0

重啓全盛時代
小說推薦重啓全盛時代
韩国人挺有意思。
或者说,起码在感情方面,韩国人很喜欢找合适的托词。
用一个理智或者克制的借口,掩盖自己本来直白又伤人的意思。
就像是这句“整理关系”,几乎是韩国年轻人在分手时的必用语录。重新整理关系,重启定义彼此,用这样的方式去说,好像真的比“分开吧”这样的话,要和善很多。
王太卡刚刚和帕尼重新定义了彼此,现在又和泰妍整理关系。这是王太卡的悔过,他想和充儿好好在一起。既然决定是充儿了,那有些感情,怕是必须要辜负。
王太卡曾经有过贪心的念头,其实哪怕是现在都还有。但是他明白,他根本做不到全部拥有。这种梦荒诞又美好,确实容易让人着迷,但是也不能一觉不醒。
好在王太卡善于压抑内心,他克制住了自己的贪婪,学会断开那些割舍不了的关系。
網遊之我是策劃 辣子雞丁
曾经王太卡真的是千方百计的挽留泰妍,都没有任何办法。此时的王太卡虽然不想放弃,但是事实情况上,他已经没有了任何周旋的余地。
就像泰妍说的,她就算给王太卡一个好的态度,也不过是随机的心情决定。两个人已经穷途末路了。
王太卡忽然想起国学大师王国维在《蝶恋花》里面的那句词: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星囚
是的,真的就……留不住了。
也许真的是目的性太强,惹人反感。但现在没有了目的性,那一切也能如初吧?
哪怕像是亲故,就算不是客厅级,走廊级也可以。
而听到王太卡的话之后,泰妍居然沉默了许久,像是在想事情,又像是在放空。
在王太卡疑惑回头的时候,正好看见泰妍从沉默到笑出声的瞬间。
神聖巨龍吸血鬼
“这么开心吗?就不能遮掩一下?”王太卡尴尬的说着。
泰妍摇摇头,说道:“不是,不是的。只不过……我拒绝过很多人,每次都会用这样的话去作为开头。说着我们整理关系吧,其实想的是离我远点,不要再来烦我。你不是也知道,之前最多同时有十几个人在追我吗?那些人,每一个在跟我告白的时候,我都会这么说,我们整理关系吧。这样,他们也就懂了我的拒绝。”
“只不过…..”泰妍笑着:“我从来没想过,我居然也会被同样的话……鱼达,这又是一项我此前没有过的人生体验,谢谢你,我也被拒绝过一次了。虽然我根本没有表白。”
反套路快穿 良心
王太卡说道:“上一次,你这么健谈的和我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好像已经是很久之前了。你是在开心吗?”
“我承认,是有遗憾,但是那样也没办法。与其我们彼此这么浪费时间,不如你好好对允儿。终于,你还是相同了。我们起码没有用最残忍的方式告别。”泰妍继续走着。
王太卡跟上,问道:“那,我们现在是什么级别的亲故?”
泰妍想了想,说道:“你呢?你怎么想?”
王太卡说道:“最起码,也是个客厅级别吧。要是走廊级别也可以。”
泰妍摇摇头:“不是。”
王太卡倔强又幼稚的追问:“玄关级?”
泰妍依旧摇摇头。
王太卡没有了笑容:“如果是在门外,已经算不上级别了吧?这完全是外人,连亲故都不是了。起码也要留一个敲门级的亲故。”
泰妍说道:“嗯,厕所级怎么样?”
“努娜……”王太卡举起手:“我要是真的生气,女人我也照打不误哦!神经病的话,打人也是不会坐牢的。”
“开玩笑了,应该是仓库级。”
王太卡懵了:“这算是什么?”
泰妍说道:“就是仓库咯!曾经是很喜爱的东西,就像是我小时候的一个可爱的布偶小狗,得到的时候也是视若珍宝,也是寸步不离,甚至害怕别人抢走。每天放学回来都会看着,甚至会抱着一起睡觉。”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学,上班,工作。很多以往的东西,已经没有时间去触碰。可能是长大了,不喜欢了。也可能是太久了,已经遗忘了曾经喜欢的感觉。但是人生总要往前啊!可这个东西毕竟曾经喜欢的,丢掉也不舍得。最后就只好放在家之外的小仓库里,虽然已经没有在这个名为‘家’的区间里,但是还是无法放弃。但因为各种原因,也不可能回去仓库再取出来。于是这个布偶,就会在仓库里锁上一辈子。”
“虽然拥有过,但永远也没有关系了。这样的仓库级关系,我觉得很合适。”泰妍看向王太卡:“你觉得呢?”
王太卡沉默了一下,说道:“有些事情永远尘封在心底,就足够了。是这个意思吗?”
“哇!鱼达果然是鱼达呀!我这么啰嗦的话,居然被你这么精简了。”泰妍缓步走着,说道:“但是这样很好。”
極品紈絝 南陽
王太卡跟着问道:“但是仓库会满,总会有清理的时候。难道不会丢掉吗?”
觸墓驚婚,棺人榻上來 畫莎
“那样和丢掉,有区别吗?没有吧,本来也不过是心理安慰而已。”泰妍抿抿嘴:“就像说我永远爱你,不是说多少年以后还会爱,只是说现在这一刻,我对你的爱,让我有勇气说,我永远爱你。”
王太卡摇摇头,但也没有再说什么。因为说不出来,没必要了。泰妍说的也是对了,都仓库级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两个人走在街上,旁边的店面是一面大玻璃,顺着夜晚路灯的光,隐隐约约照出了王太卡和泰妍的身影。
泰妍停下脚步,指了指镜子里的影子。隐隐约约,模模糊糊,只能看清个大概,看不清楚长相。
王太卡问道:“怎么?”
泰妍浅笑着:“没什么,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我和你认识了这么久,居然连一张合影都没有。”
拼命
王太卡想了想,说道:“有一张,之前在景福宫的时候,你,我,还有充儿,我们三个的合影。不过也确实,只有那一次,只有那一张。”
泰妍看着王太卡,再次说道:“我说,我们认识了这么久,我们,居然连一张合影都没有。”
王太卡说道:“现在?”
“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脸上没有笑容,照出来也不好看。倒不如这样,看看镜子里,我们还能站在一起,好像很熟悉的样子。这个角度我第一次看,居然有些满足,也是够好笑的。”
说到这,泰妍居然伸出手,虽然个子有些矮,但还是踮起脚,用手搂住王太卡的脖子,无礼的说道:“看着玻璃里面,记住我们现在的样子。现在我问你,你喜欢我过吗?”
王太卡这一次没有迟疑和犹豫,看着镜中彼此,点点头。
泰妍终于露出了因为王太卡才绽放出的美丽笑容。
“谢谢你的坦诚,虽然你已经永远失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