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4h1v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米奈希爾之力 線上看-0641章 相信他!-ec1rm

米奈希爾之力
小說推薦米奈希爾之力
麦特沉默,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虽然我无法为刚才所发生的事情找出解释,但我相信这一定是殿下的安排,一切应该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坚定地说道。
他的情绪感染了其他人,船员们纷纷点头,任何一个洛丹伦人都绝不会认为他们的殿下会失败,这可能是特殊的安排,又或者是迷惑敌人的计俩。
但正是这种态度让卡德加越发有一种无力感,艾萨克斯的堕落影响巨大,但即便是要其他人相信都万分艰难。从卡德加从能获取信息来看,那些虚空中的恐怖存在很早就开始谋划,而他们的计划成功了,并且这种成功必然不可能只是一个阶段的成功。
艾萨克斯这些年到底取得了多大的成就,获取了多少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卡德加都只能做出大致的猜测,并且确定自己必然会低估,一个这样的存在落入虚空之手只能用一个词来概括,那就是浩劫。
艾泽拉斯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甚至会比亡灵恶魔还要可怕数倍,卡德加有一种汗毛倒竖的感觉,而更糟心的是他没有办法把这种感觉分享给别人。
“或许我们确实可以乐观一点,至少目前还看出什么端倪,我相信那个年轻人应该也不可能没做什么后手布置……”艾格文说道。
但这时候一个在休伯利安号控制台前操作的德莱尼技师却突然惊呼道:“已经无法维持与埃索达的能量连接!”
埃索达?卡德加立刻警觉起来。
那是与艾萨克斯一同回到艾泽拉斯的一艘光铸飞船,是德莱尼人对这个星球最主要的援助,一直作为卫星在艾泽拉斯的高空轨道运行。
卡德加不止一次见过艾萨克斯让埃索达向他灌注力量,这意味着他与其之前有一种直接的通道……
该死……
“你们应该立刻确认一下埃索达的现状!”卡德加大声喊道。
那几个德莱尼技师似乎是刚反应过来,几分钟之后,一道影像出现在众人面前,那是埃索达,但这艘造型奇特的飞船正在燃烧、爆炸、破碎,整体在迅速地坠落。
卡德加无力地扶助额头,他不用猜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来自艾萨克斯的虚空之力反冲至埃索达,两种截然不同力量产生的湮灭反应绝不是这艘飞船能够承受的。
德莱尼技师们脸色一片煞白,要知道埃索达中有他们数以千计的同胞,近一半来到艾泽拉斯的德莱尼都在那艘飞船工作,而现在却遭受了灭顶之灾。
至少现在没有什么疑问了,不久之后艾泽拉斯的部分居民将会看到一颗有着非正常亮度的陨星。
即便以艾格文的阅历她也不禁吸了一口凉气,“我这就去将消息带给巨龙们。”
“那么凡人这边就由我来吧。”卡德加叹了口气,看向麦特,“现在你应该不反对带我去见你们的国王陛下了吧?”
年轻的舰长以沉默回应,肃穆的氛围在这间指挥室中迅速蔓延开来。
……
红玉圣所。
一只精致的白皙玉手捏住了一只雏龙的鼻子,伴随着一声带着宠溺的责备,“不要对你的兄弟姐妹喷吐龙息,雷奥斯塔兹!”
雏龙摇头晃脑地想要挣脱,不满地吱呀乱叫着。
東周的東周
克莉斯塔萨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和这些年幼的后辈打交道是一件很需要耐心的事情,不过她也并不感到厌烦。
在她身边还有七八头红色雏龙,这些龙崽子身躯上都有着淡淡的金色纹路,借助从巨龙之魂得到的体悟,克莉斯塔萨改进了他们的红龙本源,这些雏龙将会成长为非常特殊的存在。
这也就是她回族群的目的,她对她的同族依然肩负责任。
当然这也并不代表她会长久地远离她的挚爱,红龙对感情极为看重,她打算等这些雏龙再长大一些就回到艾萨克斯身边。
“我的女儿。”她母亲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红玉圣所中阿莱克丝塔萨可以直接与任何一头进行精神交流。
“有什么事吗,母亲?”克莉斯塔萨敏锐地感知到了阿莱克丝塔萨有些怪异的情绪波动。
“到我身边来吧,我的孩子。”红龙女王简短地说道。
吩咐龙人护卵者照看好这些龙崽子,克莉斯塔萨回归龙形态,飞向她母亲所在的洞穴,她先是看到了她的父亲克莱奥斯特拉兹,他和红龙女王的脸色都非常严肃。
此外还有一位客人,一个人类女法师,克莉斯塔萨当然认得她,不久前正是她为她恢复了青春。
七劍神海 拔絲山藥
“艾格文带来了非常糟糕的消息,我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克莉。”阿莱克丝塔萨显得忧心忡忡。
克莉斯塔萨神情微动,已然猜到了什么。
一世兵王 我本瘋狂
三头红龙的目光都落在了艾格文身上,法师叹了口气,带着坏消息的使者是一个很尴尬的身份,但她却不得不充当一次。
因为有过往的交情,她和巨龙们的关系还不错,传送到红玉圣所只用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
她开始讲述自己所看到的一切,虚空、堕落、暂时关闭的尼奥罗萨。
下堂皇妃怒休夫
末日的小尾巴 北懶懶
“那个小子竟然被虚空给控制住了?”克莱奥斯特拉兹脸部抽动了一下,虽然横竖都看不惯这个便宜女婿,但对于艾萨克斯的实力他还是认可的,“他的力量几乎可以说是达到这个世界的极限了啊。”
“正因为如此才事关重大。”艾格文苦笑。
红龙女王眉头皱起,“你希望我们做什么,我的朋友?”她的声线依然柔和。
“现在应当再度召集巨龙,组建龙眠军团。”艾格文道。
劍毒梅香
“我们的族人经历了连番征战,早已疲惫不堪,很难再度出战,绿龙和蓝龙那边应该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克莱奥斯特拉兹微微摇了摇头,“艾萨克斯现在还没有现身,我们也不清楚他以及控制他的那个存在的意图,贸然行事是不可取的。”
艾格文耸了耸肩,“我只是将消息带到,该怎么做自然是由你们自己来决定。”
她知道巨龙们谋定而后动的行事风格,也明白他们基本不可能听从一个凡人的建议,即便他们称呼她为“朋友”。
克莉斯塔萨似乎是想说什么,但这个时候一个半透明的灿金色门户突然在他们面前出现。
“不用紧张,是青铜龙。”阿莱克丝塔萨对艾格文说道。
她话音刚落,一条纤细的青铜龙就冲了出来,几乎要扑倒艾格文脸上,“艾萨克斯发生什么事了?”清脆的少女音从青铜龙的口中吐出。、
艾格文只能无奈地将之前说的内容再复述了一遍。
但只讲到一半,青铜龙就呈现出精神恍惚的状态,“这怎么可能……”她不断重复念叨着。
“你冷静一些,克罗诺姆。”阿莱克丝塔萨忍不住出言道。
她的安抚并没有产生什么效果,克罗敏突然大叫了一声,“一切都乱套了!”接着身形直接消失,灿金色的门户也随之消散。
克莱奥斯特拉兹看向红龙女王,“您有见过青铜龙这么失态过吗?”
“从未见过。”阿莱克丝塔萨缓缓摇了摇头,“看来事态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我们差点都忽略了艾瑟诺姆本身还是一头青铜龙的事实,如果时光方面除了问题,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根本无从预料……”
气氛突然变得很沉默起来,但一个清脆而悦耳的声音却突然划破了寂静。
人神欲·逆天劫 金庸隱徒風笑天
“我相信他。”
克莉斯塔萨目光清澈,语气柔和而坚定。
……
“我相信他!”
刚进行完战斗训练的阿尔萨斯甚至来不及换下身上的盔甲便赶到了王座厅,推开大门的同时大声喊道。
三对目光朝他投射过来,除了老国王泰瑞纳斯,还有大法师卡德加以及休伯利安号舰长麦特·霍纳,空旷的王座厅里面只有这三个人。
“我不认为我们应当去防范我的兄长。”阿尔萨斯声音洪亮,姿态昂扬,已经颇有一番储君的风范,他直视着卡德加,目光灼灼。
“我能理解你感情,但我们终究无法无视现实,艾萨克斯已经彻底堕入虚空,他的意志和思维也必然会被改变。”卡德加也很无奈。
“就算真的堕落兄长也不会做出危害洛丹伦的事情。”阿尔萨斯很笃定,这种不讲道理的样子让卡德加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只能看向泰瑞纳斯,毕竟父亲总会比儿子更理智。
然而老国王却微微摇了摇头。
萬僵之祖 莫溟
“很抱歉,卡德加,我无法采纳你的提议,我不可能集结我的盟友去对付我的儿子。”泰瑞纳斯显得颇为疲惫,一瞬间似乎变苍老了很多。
溺宮
“洛丹伦现在是东部王国最强大的国家,也只有洛丹伦才有资格组建联盟,集合其他种族和国家的力量。”卡德加并不想放弃。
“这更不应该由洛丹伦来。”泰瑞纳斯眼中闪过一丝睿智,“毕竟艾萨克斯是我的儿子,避嫌总是应该的。”
卡德加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
这对父子一般的固执,卡德加突然有一种感觉,似乎在另一个平行时空,米奈希尔父子也是同样的不听劝告。
或许自己应该去一趟卡利姆多,兽人和暗夜机灵应该更容易被说服,现在也需要他们的力量,或者干脆说整个艾泽拉斯都必须联合起来。
……
失落群岛。
自十几年前被暴雪公司入驻之后,位于主岛西面的附属岛屿就由蛮荒变为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近三分之一的地下被掏空,建造了一座规模庞大的地下实验室。
实验室的最底部是最高机密场所,除了艾萨克斯本人之外没有任何人可以单独进入,但现在这里却有一个不速之客。
克罗敏看着眼前光洁的墙壁,双手捂头几欲抓狂大叫。
这里本该有一座稳定的时光之门,通向另一条还处于万年前的时间线,那是一座她和艾萨克斯合理开发出来的宝藏,可以说是对时间线资源的最高级利用,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焚天劍魔
那条上古之战时间线已经和他们所在的时间线达成了共生关系,作为一个整体被分离出了时光长河,这使得青铜龙们不可能凭借自己能力获取那条上古之战时间线的坐标,时光之门成了为了连通两条时间线的唯一通道。
而现在这唯一的通道不见了。
作为对艾萨克斯最了解的人,她自然也最清楚他被虚空控制之后所能造成的危害,这也让她愈发地感到心寒,或者说恐惧。
她将艾萨克斯带到这个世界是为了改变原先那个让人不满的时间线,却不想始终都落在某个存在的算计之中,对方的影响力竟然可以直接穿透时间。
她自以为控制了一切,是一名觉醒者,但实际上却依然受人摆布,被人利用。
这让克罗敏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笑话。
时光之门被艾萨克斯挪到了别处,又或者是关闭,而更糟糕的是在那条时间线中是有几条青铜龙常驻的,比如说他们的老伙计伯纳德就在那里维持某种秩序。
克罗敏能做的就只有为他祈祷。
勉强接受了自己的失败,明白留在这里毫无用处之后,克罗敏便离开了失落群岛,她很快就意识到另一个关键点,那就是被艾萨克斯改名为至高天的英灵殿。
那里有成千上万的英灵,一旦被腐化……
让她感到些许心安的是,至高天并没有虚空的气息,虽然从外部看这座殿堂显得黯淡无光,但这是自我封禁的标志,显然是在察觉到艾萨克斯的异常之后,便立刻切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
这毕竟是奥丁经营了数万年的殿堂,应对某些特殊情况的机制非常完善,这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