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nyy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孤島諜戰 愛下-第八百五十章 做生意分享-s59yb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你撞破脑袋四处拜神,结果不得门而入。一旦找到正确的途径,一句话一场酒就能办好。
浙江省委被叛徒出卖,省委书计被捕,他的身份没有暴露,就给了胡孝民营救的机会。陆实声也没在意,以为胡孝民只想抓几个地下党撑门面。
就算胡孝民想救什么人,他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是换帖兄弟,
我們終將瘋狂的愛情 唐小小
胡孝民拿出一个小布包,推到陆实声面前:“虽是自家兄弟,但规矩不能乱。”
陆实声手放到布包上,眼睛一眯,佯装不满地说:“孝民,现在的生意都做到三哥头上来了?”
他的手指轻轻一捏,就知道里在有条子,至少有两条。
胡孝民正色地说:“这可不是生意,你来上海,小弟也不知道给你买点什么好。我想,最好让你自己去买。”
陆实声将布包收了起来,笑吟吟地说:“那好,三哥就却之不恭了。你的人,是我给你送来,还是你自己去选?”
法醫夫人有點冷 月初姣姣
胡孝民随口说道:“这又不是菜市场买菜,有什么好选的?不要太重要的,听说浙江省委机关在温州,最好是温州逮捕的,是不是地下党无所谓,有共党嫌疑就行。如果家境殷实,或是小老板就更好了。三哥知道,我是不做亏本买卖的。”
陆实声明白胡孝民的意思了,问:“要几个?”
胡孝民说到家境殷实,或是当小老板,这是要刮地皮。这一招,胡孝民在情报处时就轻车熟路,当了处长后更是运用得炉火纯青。
陆实声在情报处时,每个月的外快真不少。除了五福公司的分红外,光是胡孝民的孝敬就是笔不少的数目。这些钱,胡孝民是不会自己出的。一般是找个嫌疑人,扣顶反日分子的帽子,再让家里人拿到钱来赎。
胡孝民笑着说道:“五六个吧,七八个也行,三哥要是给十个以上,咱们就五五分账。”
陆实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孝民是宁波的吧?你们宁波人这么会做生意,难怪在上海的宁波帮惹不起。”
别人把抓捕反日分子当成工作和任务,胡孝民却当成生意。只要不是顽固的抗日分子,他都敢拿来换钱。
胡孝民笑了笑:“我纯粹是想帮叶明,又不想让三哥吃亏。至于我自己,能多赚点当然也好。人嘛,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
陆实声说道:“行,我明天就打电话,让他们挑几个人送到上海。”
在胡孝民拿出布包时,他真的怀疑,这是不是胡孝民的计划。想捞某个人,却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
撲街寫手的挽歌
听到胡孝民只想要家境好的,最好是商人时,他知道自己误会胡孝民了。胡孝民还跟情报处时那样,用生意的手段对待工作。
从浙江调一批共党和嫌犯过来,能换钱的换钱,不能换钱的换功劳。总而言之一句话,落到他手里的人,都要给他创造价值。
胡孝民叮嘱道:“多谢三哥,这件事不能走正常程序,最后剩下的那些人,才能留档案。”
打造異界 華任仇
陆实声突然问:“放心,不会让你为难。孝民,你就不怕担责任?”
胡孝民嗤之以鼻地说:“这有什么好担责任的?南京那帮人,都在暗中与重庆联络。包括周部长,据说……与重庆也是眉来眼去的。整个新政府,估计除了汪先生外,所有人都想脚踏两只船。这年头,没踏两只船的,都不算混得好的。”
恐怖谷
他说的是实情,周费梅、赵仕君,原来的孙墨梓,都暗中与重庆和延安勾结。
陆实声苦笑道:“这话你也敢说。”
他曾经觉得,自己干的事情,关系到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后来才发现,只要自己过好就行,至于国家和民族,真的与自己无关。
胡孝民突然压低声音说:“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听说了吗?德国将会在近期大举进攻苏联。”
自从认识德国退役军官克斯蒂安后,胡孝民经常会参加一些德国人的集会,听他们谈论德国的一些事情。之前就有人跟他说起,德国将征服红色苏联,这段时间更是有人说起,苏联将会成为德国的一部分。
陆实声诧异地说:“不可能吧?”
他到杭州后,这方面的信息很少听到。
胡孝民说道:“我觉得有可能,德国在欧洲已经无敌,他的占领区已经与苏联接壤。英法已经被德国打得无还手之力,当然想战胜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对手。”
向陆实声说起这些消息,不仅显得他掌握着国际最新动态。同时也是告诉陆实声,自己没把他当外人。
胡孝民没把陆实声当外人,陆实声自然也不会把胡孝民当外人。仅仅两天时间,杭州区转来的九名共产党或者共党嫌疑人,就到了上海的十六铺码头。
胡孝民亲自去接的船,所有人都关到了政治警察署看守所。这就是让诸福鸣当所长的好处了,让他腾个地方出来,专门关押这些人,也不办手续,简直神不知鬼不觉。
胡孝民原本想,在十六铺码头就把化名夏敬斋的林英释放。然而,看到九人后,他知道自己的策略不对。陆实声虽很合作,可这其中并没有夏敬斋,也没有长得像林英的人。
有几人倒是在温州抓捕的,但不是浙江省委的人,而是温州特委的地下党。
胡孝民交待叶明:“让他们每个人都写封信,限一个月之内送五根小黄鱼。当然,如果拿不出来,就不用写信了。”
这件事他是借着叶明的名义办了,当然要让叶明配合。五根小黄鱼,数目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算小。一般家庭,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
叶明担忧地说:“处座,会不会让真正的共产党跑掉了?”
商途漫漫
胡孝民不以为然地说:“跑掉又如何?跟共产党做朋友也无妨嘛,如果他们能举报同伙,我奖励十根金条。对了,给他们每个人都拍张照片,寄信的时候可以把照片放进去。记住,照片要拍得惨一点。”
这些照片,他也是要一份的,不为别的,是想让浙江方面的同志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