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5hf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攻約梁山 線上看-725兩隻大野狼-m7z55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从容洗澡,吃早饭,赵岳饭后回床上躺了一会儿,闭眼消食,休息身体,脑子却没闲着。
即使没有情报部门的敏锐及时跟踪侦察推断,赵岳也已断定宋江与张宗谔必是达成了某种契约,要合力对付梁山。
宋江的本质是士大夫阴谋家,就好耍阴谋这种智力上的事,和宋国士大夫一样最爱的就是所谓智慧上的较量,这是空谈文人唯一自负的特长,也是唯一能压制愚弄和利用武夫百姓……占据统治主导地位的武器,不耍阴谋手段害人,文人就一无是处,在政治上根本站不住脚,何谈尊严体面?哪来的可对一切其他人都能耍傲慢自矜强势霸道的政治地位和相关的荣华富贵?文人耍阴谋窃权是传统,管理国家的能力和责任是次要的,玩阴谋才是当官的主要工作,有机会就得耍。
宋江现在只怕已经产生了政治野心,由当强盗也是为了忠君爱国……受招安当上高官得荣华富贵,光宗耀祖,不负此生,变成,当今天下形势大变。宋王朝已彻底失去民心而且越发腐败无能,只是靠着老底子苟延残喘而已,我何不争自己当皇帝自由实现救国救民的壮志抱负……
赵岳敢十分确定,宋江想自己当皇帝给自己的理由也必是救国救民这种最高尚感人的目标,而不是为了天下人皆得拜我…..唯我独尊,可纵情操纵众生享受天下至尊的权势与美妙无比滋味。
中国最讲究名不正则言不顺。最讲究师出有名。
士大夫最好的是虚荣美化自己,既能在当代享尽威福恩泽子孙,又能青史留美名佳话。至于真有那么一天坐上了皇帝宝座却是并不比其它烂皇帝好,也是个独夫王八蛋,就是另一回事了
宋江已是争世的枭雄。
赵岳想像了一下宋江当皇帝会是什么样的。
宋江,吃喝上有些讲究,不好女色,是英雄情怀还是身体原因而不好,这不重要,宋江应该不是个会因为女色而背上祸国殃民臭名的昏君,其它嗜好上也没大缺点。
至于治国用人等方面,赵岳不禁摇头。
宋江不缺政治权谋手腕,但也仅仅是基层小官的格局和能力,玩玩草莽英雄还凑合,掌国搞政治,他不行。对民,他即使关心民生疾苦却也不会是个为民的好皇帝,也没能力解决民生问题。宋江的出身、传统思想文化和能力…….方方面面的素质已经决定了只会是个维护地主等传统统治阶层的领袖,他统治的国家只会是一切还是老一套,甚至连宋国开明的商业他也会弊弃……他会是个符合儒教传统标准的那种皇帝,似乎品德没缺陷,却鄙弃科技,排斥其它文明发展……
这样的人只会领着国家民族搞历史倒退,还不如一身暴富小民习气及眼界的朱元璋……
宋江表面心胸大度,君子温润如玉有气量,实则有浓重的读书人骄傲自大自尊及由此产生的狭隘好斗与江湖人那种一言不和拔刀相向、快意恩仇作派共同构成的习气,睚眦必报,你得罪了他,让他遭罪吃了苦头,他宽容你,那只是为了目的或形象而暂时的,早晚他会报复上你……
赵岳家曾经为朱仝事件整治教训了宋江,让宋江当着山寨兄弟的面大丢了脸面,尤其是让他在竞争对手晁盖面前大失形象和威势,这,决不是宋江或儒教读书人所能容忍的耻辱。
宋江只怕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个耻辱,不狠狠痛快报复了,这事甚至会成为宋江的心魔。
其实仅此一点,赵岳得知宋江领军南下时就已断定,宋江必是想报复他会攻击他的梁山。
若是能攻占了梁山泊,这对二龙山的实际利益也巨大,宋江的地位会得到巨大加分。
张宗谔?
此贼,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个历史上多见的乱世野狼民贼。
每当历史进入乱世时期就会涌现很多这样的草莽野心家,欺官府控制无力,趁乱以各种非法手段聚集暴力团伙行凶抢劫,肆意破坏社会和生产,怎么有利怎么痛快怎么来,常常是人性泯灭,为目的丧心病狂不择手段,胆奇大,敢挑战和践踏一切人类社会规则底线,创造骇人听闻。
这种人还不如宋江的素质,宋江起码还注意守点儒教规则,张宗谔这样的什么也不守…..也干不成大事,野心与能力再大也只会化为暴贼尘埃作了历史肮脏残暴血腥的一个浪花点缀。
但,你若因此小视他敢不把他当回事,你就得栽个狠跟斗,凄惨之极身死族灭是极可能的。
这种人的标签是:极度危险分子。
必须对他高度警惕。
仙人傳奇 鬼面
具体看张宗谔的一系列事,能看出这是个极阴险狡诈极有谋划和决断力也极有行动能力的可怕家伙,是直接就有了趁着乱世又至全力以赴建立割据势力开国当国王甚至当皇帝的野心。他既然杀抢到了梁山泊周围,就必然是早拿定了占领梁山泊的目标。
从早早潜伏在沂州贼窝并混成张宗谔麾下一股势力的特务密报的,也知张宗谔的吞梁计划。
宋江和张宗谔是风格各异的两只强大野狼,都有了枭雄之姿。
二人实际上是都想吞掉梁山泊,都想在梁山泊及周围建立起割据势力,双方在利益上有根本冲突,又必然相互高度猜忌提防,似乎不可能成盟友,赵岳却知道这并不耽误双方能达成联手协议。
暂时的盟友嘛。
先联手收拾了梁山泊势力这个共同的大敌和绊脚石,然后再论梁山泊归属。
无非是做过一场。谁势力强拳头大计谋高打胜了,梁山泊就归谁。
这,很江湖传统,不会影响双方的名声。
他甚至能猜到宋江是怎么轻易说服张宗谔的,也能猜到达成的是什么契约。
宋江肯定会说他和沧赵家族有必报的大仇,比如说他爹就是死在赵岳家的势力之手,他此来就是为毁灭梁山势力杀死赵岳,报仇雪恨。二龙山强盗,根基地盘在山东北部,对山东西南没兴趣。双方联手灭了他赵岳,梁山泊自然归张宗谔所有。地盘归了张宗谔,梁山泊的财富自然得照顾二龙山多分些,比如梁山满山的肉食牲口……战马等等财富至少对半分。
张宗谔肯定会利令智昏很好骗的草莽一样爽快的答应宋江。
他此行反正总是要夺梁山泊,此时势力已足够庞大,兵力远超二龙山无数倍,却是大而虚,还不具备真正能打实力,若是单靠自己斗梁山,胜了也是惨胜,能不能守住既得成果是个很大疑问,怕是只会便宜了在一边观战做渔翁的二龙山强盗。双方结盟一起打梁山,这就好多了。
宋江说服张宗谔的理由以及双方达成的协议也正是赵岳猜想的那样。
这一新一老两股庞大贼寇势力共同大战梁山已是定局。
史上最強兵王 我自對天笑
毫无疑问。
当然,双方到底会怎么配合,宋江会不会守江湖道义真按承诺的办,赵岳也有得报的精准情报做依据来猜测,却无法断定,只能随机应变具体打着看。
他能判断的是,这两股强寇必是相互猜忌戒备谁也不敢真把对方当盟友。
这就是破绽。
这就有机会可钻。
exo之我心歸屬
但同时面对两头各有特色和所长的枭雄野狼,凶险压力是不小的。
赵岳躺着把掌握的情报和分析再仔细捋了一遍,确定自己思虑的没有大的漏洞,这才睁眼。
这时,红发女郎内务管家Rose也从通着他的房间的侧门轻轻走了进来。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她手捧着东西,看到赵岳睁着眼,就温柔一笑,轻轻道:“我的殿下主人,你该动身了。”
偏偏愛上你 德班
她说的是德语。
赵岳看着这个女友安排的贴身女管家,给了个笑,没注意这女人在称呼上象刚来时第一次拜见时那样很正规的加了个殿下词,他坐了起来,下床由着她一一伺候出征装配。
来到这个世界,他由前世的习惯自己穿衣打扮渐渐变成现在这样半由人伺候,尽管并不习惯也不享受这种被人尤其是被非母亲女友老婆身份的美貌女人这样伺候,他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的残废,他喜欢自己来,穿着也是后世现代的款式,很简单,不麻烦,很快…..但他必须这样,只能向现实环境妥协,否则,照顾他生活起居的人,比如小时候在赵庄家里时的贴身丫环,比如后来的潘金莲,又比如Rose这样的内务女管家,就会感觉自己没用,并且不是主人喜欢和信任的,不应该再待下去,应该自觉点申请调离。而这会直接影响到她们的身份地位甚至是命运前程。
尽管在梁山赵岳能一切自己说了算,Rose等人不会因为不能伺候他穿衣什么的就失去工作,不会有什么影响到她们命运的不好的事,但,仍会让Rose产生自卑、不是心腹等诸多负面想法。
没办法,时代就是这样。
贵族,你就应该由她们从穿衣到……能贴身周到伺候着,这是她们的职责也是身份标致。
主人的贴身女管家若是不能伺候主人穿衣,这样的内务管家就不会让人信服其权威。这是很操蛋的逻辑。但大家就是这么认定的。你没奈何。
这毕竟是梁山,仍是宋国封建传统氛围。
在新制度新社情的海盗国那能好点,但也好的有限。传统习惯观念不是那么容易就全面彻底改变的。这时代,全世界都处在封建或原始野人一样的野蛮落后的世情环境中,是主流影响。
再说了,无论在何时代,身为外人却能贴身照顾权威者起床穿衣这种事,这个人其地位也是毋庸置疑的,绝对的心腹甚至是老婆亲人一样的最亲密之人才能如此。
谁敢小视这样的心腹?
除非你是完全与此权威者无干,而且永远不会有交接(相求)的那一天。
而Rose来这的职责之一就是代赵岳女友和母亲贴身照顾好赵岳,你不让她照顾就是在砸她的工作饭碗,等于是在刁难她,不让她能待在这完成职责,这对Rose来说是致命的后果。
这倒不是赵岳女友会因此发怒惩罚Rose,而是信仰问题,或者说是精神寄托问题。
Rose在赵岳女友的长期影响教导下,有科技文明时代的女白领素质,而且素质很高,在海盗国不干贵族家的高级女仆管家,自己独立闯社会也有能力活好,至少当企业管理官或混银行高级人员不成问题,但,事实却是她完全信奉和依赖着赵岳女友才能活下去。
赵岳女友在Rose心中是神,降临人间悄然化为凡人行事的神,是Rose信仰的现世神,极尽虔诚信奉和追随。
赵岳女友若是不信她了不用她了,或干脆不要她了,她的精神就崩溃了,会认为是自己罪孽深重或不诚不洁,遭到了神弃……信仰的力量常常就是这么强大或可怕。宗教……很可怕的。
赵岳这样的长在红旗下的子弟是无法理解Rose的信念的,就象他无法理解已是高科技时代了,却为何仍会有那么多人愚蠢迷信漏洞百出的那些邪教甘愿沦落成没人性的牺牲品一样。
他鄙夷这种愚蠢,却得尊重Rose的信念和追求。
他也无力改变Rose一类人的思想。
那是时代进步的事,是时间的力量才能做到。
世间最无敌的是时间。只是时间。
Rose微笑着款款过来把捧的东西轻轻放在床上,先拎起那件暗灰色的甲,其实就是赵岳用的那件内甲,无袖,属于紧身的,所以在左肋下有开襟近腋窝部,方便套头穿。
Rose把甲给赵岳套在吊梁背心外穿好后,伸手轻轻抻了抻背心前后,让背心不会在甲里折叠歪斜有什么别扭不适。
赵岳默默抬起左臂。她含笑弯下美妙的腰身把甲在肋下的拉链拉上,又细心温柔地把一条条皮扣带收得松紧最合适在肋下一一扣好,防止大战中拉链坏了甲就敞开了。
烽火傾天下 牙擦
这甲象个小高领马夹,但有三块不相连的长下摆,分别护着臀和大腿,也方便骑马作战。
大腿处内侧的各一条甲带,赵岳自己利索扣好了,没用Rose。
他两世为人也无法习惯女友老婆以外的女人接触自己某些部位。